小企业奋斗史:陆王(中)

作者:池井户润(日本) 译者:叶韦利
font print 人气: 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续前文

无论如何,他希望大地能过着跟自己不同的人生。光是为此,就不能让儿子一直待在小钩屋。

“上次给您添了不少麻烦,真是非常抱歉。”

看到在办公室里深深低头鞠躬的宫泽,采购专员矢口说:

“唉呀,下次多注意一点就行了。”

他没多抱怨什么,爽快接受了宫泽的道歉。

两人提到的是上次检针出状况的事情。对于品质管理很严格的大德百货来说,检针出错是很重大的疏忽,弄不好的话,很可能导致将来取消交易。幸好业务窗口是老交情的矢口,才没演变到这个地步。

矢口是过去宫泽在大德工作时便很要好的老同事,现在是掌管传统服饰部门采购的负责人。

“话说回来,你们工厂会出现检针的疏忽,还真罕见。”

不方便坦承是自己的儿子一时大意,宫泽随口蒙混过去。

“因为拉了个新进员工来帮忙的关系。真的很抱歉。”

说完两手放在腿上,坐正了身子又深深低下头。

“好啦好啦,事情过了就算啦。”

矢口高举卷起了白衬衫袖子的手摇了摇。

“倒是我要跟你商量一件有点麻烦的事情。”说着,脸色一沉。

看着正襟危坐的宫泽,矢口接着说:

“其实七楼的卖场要重新装潢,‘日式服装’的面积可能会少三成。”

不想听到的消息。

大德百货公司是小钩屋的主力客户之一。这里的卖场面积一旦缩小,当然会导致业绩下滑。尤其总店的卖场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缩小之后,将严重影响整体销售量。

“你也知道,日式服装跟相关商品的业界都是惨淡经营,要维持现状已经不容易,坦白说,市场是有减无增。每次遇到要讨论业绩、如何提升卖场坪效时,这个部门都处于劣势。”

消费者平均年龄偏高,也是日式服装部门的特色,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女性。现在就连在大德百货,这个部门也要列入被检讨的对象,其它百货公司的情况可想而知。现在举凡婚礼、成人式等传统活动所需要的服装,都逐渐以租借为主流。前阵子像菱屋那样老字号的工厂倒闭,追根究柢也是因为这般艰困的现况。

“为了在年底折扣战前做好准备,我们希望最晚要在十月中旬改装完成。至于之后的采购细节,可以到时候再讨论吗?遇到这种状况,我也很难做啊!”

跟矢口谈完后,宫泽也只能叹着气走回停车场。

开着车子,下一站前往银座。绕了几家百货公司、专卖店,接着转往涩谷、新宿拜访几位客户,却很难说有什么实质的成效。

最后一家是池袋的百货公司,那里同样白忙一场。和卖场负责人道别后,宫泽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向下楼的电梯。这时,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查看,发现有一则讯息,是高三的女儿小茜传来的讯息。

别忘啰!

看了讯息一眼,宫泽想起来了。

女儿托他买一双运动鞋回去,但可不是要爸爸帮她挑,而是从品牌、颜色到尺寸都一一指定,简讯里还贴心地附上照片。

他从工作人员的专用出入口走出去后,再次进入百货公司,来到位于体育用品卖场旁的运动鞋专卖区。

宫泽说了想要的尺寸,在店员到仓库取货的这段空档,无事可做的他在卖场东看西看。

这里跟静悄悄的日式服饰卖场截然不同,运动鞋专卖区里,有不少穿着时髦的顾客。陈列在这整面墙上的鞋子,到底有有多少种呢?而且每一款都要价一万圆左右,更有要价数万圆的高级品。

同样是穿在脚上的产品,但业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远啊。宫泽感触良多,这时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只鞋。

“这是什么啊?”

外型很奇特的鞋。一般跑鞋前端都是圆的,但这只鞋的五根趾头是分开的;而在大多数将脚跟垫高的跑鞋中,这只鞋看来特别扁平,就像忠实重现喜马拉雅雪人的脚掌般。

“您要找跑鞋吗?”

宫泽聚精会神盯着那只鞋时,年轻店员过来打招呼。

“这鞋很有意思啊!”

“这是 Vibram 出的鞋款,叫做‘FiveFingers’。”

店员以熟练的口吻介绍。

“如您所见,这双鞋的外型完全保留五根脚趾,跟以往的跑鞋相比,跑步的时候更有抓地感。虽然看起来有点另类,不过很受欢迎喔!”

“这款鞋很受欢迎啊?”

宫泽拿起鞋子,仔细端详。比想像中来得轻,看起来跟地下足袋倒也有几分相似。

“跑步时可以体会到前所未有的裸足感,也有顾客穿过之后就上瘾了。您要不要试穿看看呢?”

其实,这就跟有些人爱穿地下足袋的理由是一样的。因为能保有像是赤脚抓地的感觉。宫泽不需要试穿就能体会,毕竟地下足袋和足袋同样是小钩屋的主力商品。

“不用了,谢谢。”

宫泽向对方点头示意,转身离开时,刚才那位店员刚好拿着运动鞋盒走过来。

5.

“你的学业成绩不是很好耶。除了念书之外,还有投入什么活动吗?”

对于面试官的提问,大地回答:

“社团活动的话,我参加的是足球队。名义上是社团活动,不过在大学联盟里算是强队。”

“足球啊⋯⋯”

发问的是个年约五十岁、头发斑白的男子。旁边有另一名年轻的员工,手上抱着资料夹,双眼不停打量着大地。无论经历过多少次面试,大地就是无法适应这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所以说,你是这支强队的先发球员啰?”

“不是,我是候补的守门员。”

看得出来,提问的人一下子显得兴趣缺缺。其实即使身为候补,也有出赛经验,广义说起来,也算在先发名单内。但大地很不擅长这样的临场反应,不知道该说他是老实还是笨拙,总之他常觉得自己这种个性太吃亏。

对于已经习惯失败的大地而言,求职面试的此时此刻,除了痛苦还是痛苦。大学成绩确实谈不上亮眼,但也没糟糕到平均以下,说起来就是个很普通的大学生吧!

然而,对于面试时常常出现的刁难提问,他却似乎少了些足以反击的“某种特质”。该说是经验呢?还是个性!总之,就是那个无法一朝一夕培养出的“特质”。

“你是工学院毕业的,为什么会找业务的工作呢?”

“我想,懂得技术面的人来跑业务,应该会有种优势。”

大地说出早就想过的答案,因为这是一定会被问到的问题。他觉得自己回答得不错,但对方毫无反应,只是在资料上写了几个字。如此而已。

“你现在是⋯⋯”

主考官瞄了一下大地缴交的履历表。

“这是制作足袋的公司?”

“是的。”

“为什么会到那里工作?”

“这是家业。”

一这么回答后,对方就问:

“你不用继承吗?”

这也是意料中的提问。

“这一行是夕阳产业,我认为未来没什么发展。”

“但你现在不是在那里工作吗?”

“只是当做找到理想工作前的过渡时期。毕竟总不能成天游手好闲。”

“也是啦,足袋工厂经营起来很辛苦吧!”

男子的口气中似乎带了点嘲讽。接下来又问了两、三个不痛不痒的问题。

“有缘的话,之后人事部门会再跟您联络。”

面试就在公式化的最后一句话中划下句点。

刚刚的面试过程,实在没什么相谈甚欢的部分;最重要的是,完全感受不到面试官对自己有兴趣,笔试的成绩应该也不是太理想。

会被刷掉吧!

离开那家公司后,大地抬头望着雨停后的天空,努力对抗不断在心里扩散开来的失望。

这段时间,他应征的公司不下五十家。

“我这个人,难道真的这么没价值吗?”

面试前的那股雄心壮志荡然无存,大地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车站。

6.

在东京拜访各个客户告一段落,从最近的交流道开上高速公路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宫泽和各家厂商的采购人员都是老交情,聊起生意没完没了。不过,想到大德百货的卖场要缩减一事,还是让他大受打击。

多年来累积的业绩,就这么一点点,又一点点地失去。

就算谈什么文化或传统,但所谓的社会变化与趋势,就是会硬生生地把那些跟“潮流”无关的消费者需求抹除。如果这就是时代的浪潮,那么抵抗本身或许正是徒劳无功的行为吧!

车潮从拥挤的首都高速公路转入东北高速公路后,终于动了起来。

雨停了。但此刻宫泽心中下着雨。

(对了,大地的面试不知道怎么样?)

宫泽驾着车,心里不断浮现各种念头,但全是零碎的片段,一出现马上又消失。这些碎片抓不住,毫无秩序,就连意义也不明确。在这之中,突然冒出头来的,就是刚才看到的那双五趾鞋。

能以赤脚抓地的感觉跑步⋯⋯

“这么说来,以前也穿过足袋跑步呢!”

现在虽然已经看不到了,但是在宫泽小时候,运动会时穿着足袋赛跑并不罕见。仔细想想,跑步和足袋也不是毫无关联啊!

再进一步想想,从某个角度来看,那款“FiveFingers”不就是足袋吗?虽然鞋底是橡胶,外型也有些不同,但说穿了其实就是地下足袋的跑鞋版嘛!

“如果能掌握时代脉动,说不定能让更多人接受足袋。”

宫泽在车上自言自语。他从来没想过把足袋的特色和“跑步”结合;这有一部分也是太受到传统与先入为主的观念局限。

从钻研“跑步”到最后开发出五趾鞋,真叫宫泽甘拜下风。照理说,这应该是自己要想到的点子啊。然而,宫泽内心却早有成见,认为跑步当然是穿一般的跑鞋。

要在市场投入这类颠覆既有印象的产品,虽然需要相当大的勇气与决心,但这正符合所谓的“全新业务内容”。

这时,浮现在宫泽脑海的,是在不同的创意与着眼点之下,自家产品是否还有打入市场的空间。

回想刚才看到跑鞋卖场的盛况,市场似乎很顺利地成长中。

如果类似地下足袋的跑鞋很受欢迎,那么反过来说,将地下足袋改良成跑步用品,说不定消费者也会接受。而一讲到地下足袋,宫泽可是自信满满,不输给任何人。

“我们公司是不是也能推出这种产品⋯⋯”

这想法也太天马行空了吧!

的确,概念或许天马行空,却值得讨论看看,说不定还能一举开发出新的客源。

宫泽想像着刚才在那个运动鞋卖场里,陈列着一整排小钩屋地下足袋的景象。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

守护传统和受限于传统,完全是两回事。

如果要打破这层硬壳,此刻不正是最佳时机吗?

回到家时,已经快晚上九点了。

“两个孩子呢?”

宫泽发现家里异常安静,问了妻子美枝子。

“小茜去补习,应该快回来了;大地说直接找朋友喝酒去。”

“‘直接’是说面试完直接去吗?”

看着宫泽不耐烦的表情,美枝子皱起眉头。

“好像不太顺利。”

宫泽在餐桌前坐了下来,拿起美枝子递给他的罐装啤酒,拉开拉环,将酒倒进杯子里。

“这种事还真是没人帮得上忙,我又不是面试官。”

没想到,美枝子提出意外的建议:

“我在想,你跟他聊聊吧!”

“我是没问题,但我觉得大地不会想跟我聊。”

“才没这回事。”

美枝子摇摇头。

“我想他的心情也很复杂。他心里应该有部分是想追随你的脚步,而勉强自己硬撑着吧!”

“追随我的脚步是什么意思?他不是老看不起做足袋的小公司吗?”

“我想啊,那孩子其实很喜欢小钩屋吧!”

宫泽大感意外,啤酒喝到一半,抬起头。

“你说什么?”

“他一定很爱小钩屋。我觉得大地心里很希望能继承家业。他应该以为:原本一定会要他继承,没想到结果却跟他预想的完全相反。这下子只好慌慌张张地找工作,但内心还是有哪里无法坦然接受⋯⋯”

这番心情宫泽倒是第一次听到。

“我怎么可能叫他继承嘛!”

宫泽无奈说道。

“这可是一家做足袋的公司喔,你想想,公司还能撑多久呢?对那小子没有好处呀。”

“可是,你不是常把‘足袋不会消失’这种话挂在嘴边吗?”

“呃,是没错啦!”

从这个角度来看,宫泽根本自相矛盾。

总之,这样下去是行不通的。必须想想其它法子。

就在此刻,回家路上冒出的“跑鞋”想法,伴随着势在必行的急迫感,降临在宫泽心中。◇(待续)

——节录自《陆王》/ 圆神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世上有所谓“恶魔的呢喃”,在我这样的精神状态中,所谓的恶魔肯定就是我自己。这呢喃就是精神即将因为压力而崩溃的声音。
  • 第一次亲笔写给妈妈的母亲节卡片、来自天国的丈夫的道歉信、文豪的情书、太太给先生的休书、给心爱人的最后一封信……准备好一起重温书信与手写字带来的感动了吗?“山茶花文具店”依旧等待你的光临。
  • 当你更明白,人生不是兼得而是选择。你会更了解,怎么去做“选择”,怎么在自己选择的人生中活得快乐、无憾。
  • 那一年的冬雪让我乐歪了。雪可以支撑我的体重,就像水一样,只是更冰冷,感觉更畅快。我会站在外头的雪地,闭上眼睛,舒服到我觉得自己可能睡着了。
  •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工作?以中小型企业为舞台的故事,陪着你直视那些假装看不见的职场丑态。
  • 父亲说的没错,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开拓。但到目前为止,原岛却从没有“开拓人生”的感觉。他只是搭上这班无趣的上班族列车,为了避免急转弯时翻车而不得不紧抓着不放。
  • 在日复一日的独居生活中,原本认为年老等于失去、等于忍耐寂寞的桃子,开始了解到一个人才能体会的乐趣。在迟暮之年里,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热闹的孤独。
  • 唐美云戏演得好不说,出身戏曲家庭,她对于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担,更有深深的自觉。她成立戏班,培养后进,年年推出新戏,作可能的探索却永远不忘戏曲的立基,她将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显一个演员在生命承担与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唐美云出身歌仔戏世家,感于父母对歌仔戏的热爱,不忍见其逐渐没落,故投身歌仔戏成为一代名伶。
  • 埼玉县行田市的“小钩屋”是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足袋制造商。“历史悠久”听起来很了不起,但说穿了,小钩屋不过是一家小型地方企业。在时代的冲刷下,业绩持续低迷,随时倒闭都不意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