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人:「紀念」「燒木炭」而死的張思德

人氣 1050

【大紀元2019年03月21日訊】以前年齡小,不懂事,人家說什麼就相信什麼,也不用動腦子多想。中共叫背什麼書就背什麼書,叫唱什麼歌就唱什麼歌。現在細想一下,有很多疑問都無法解答,比如說張思德「燒木炭」這件事。

官方檔案顯示,張思德1915年生於四川省儀隴縣韓家灣。1933年參加紅軍,1935年到達陝北後,擔任中共警衛營通訊班班長,1937年加入中共。1943年擔任中共前黨魁毛的警衛戰士。1944年,參加大生產運動,在安塞縣燒木炭,9月5日,因窯洞塌方身亡。

一、為什麼毛要高調召開張的追悼會?

從張思德的履歷看,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一個普普通通的士兵,為什麼要高調召開追悼會呢?儘管毛稱:今後不管誰死都要給他送葬,開追悼會(毛為此寫了一篇《為人民服務》),此後毛很少參加中共黨徒追悼會,難道這有什麼特殊原因嗎?

二、「燒木炭」幹什麼?木炭又不值錢。戰爭年代,購買槍枝彈藥需要很多錢,這是為什麼呢?

三、張思德是否真的燒了炭?燒的炭都哪去了?

八十年代後期曾有一位大學教授,專程到了延安,找到了張思德當年住的地方。經調查,得出的結論是:

1. 當地沒有木柴,不可能生產「木炭」。

陝北地處黃土高原,樹木極少,站在寶塔山上往下望,一片光禿禿的,見不到幾顆樹木。沒有樹木就燒不了炭,當地人煮飯燒菜用的多是草,部分柴草還得從外地擔來。延安根本就急缺木柴,還生產木炭,不可能。

2. 炕床最暖和,不需要炭火,張思德沒有「燒木炭」。

教授還說延安人也不需要炭火,延安降雨量少,住在乾燥的窯洞裡,加上炕床就足矣。不但普通人家沒有炭爐,連中共高層也沒有用炭爐的記錄,都是燒炕,炕床是最暖的。因此該教授得出結論:當時張思德沒有燒木炭。

3. 燒另外的東西,不便透露。

教授說當地的老農告訴他,當時張思德是燒另外的東西。具體是什麼,這位教授表示不便透露。

4. 眾多士兵忙碌,生產規模很大。

只說如果是燒炭,肯定用不了這麼多人力。當時燒炭規模很大,不但眾多士兵參與,連張思德這樣的「毛身邊的警衛」,都要抽出來日夜鑽進炭窯裡,可見是大規模生產。

試問他到底做了什麼?

四、張思德是個製毒者(燒制鴉片)。

1. 販毒:毛密令做販賣鴉片生意

1941年初,中共借新四軍軍部奉命北上之機,挑起皖南事變,國共翻臉,國民黨停止撥發經費,中共經費陷入極大困難。為了解決面臨的這個難題,毛示意財政廳長南漢宸做販賣鴉片的生意。鴉片價值特別高,小米一斗125元(法幣),鴉片一兩1400元,從鴉片入手解決中共的經濟困難,這是毛策劃已久的。

根據毛密令,南漢宸親自帶領武裝緝私隊到保安司令部軍需處繳獲「肥皂」(鴉片)十三箱。這批毒品一出售,中共財經困難一下子就解決了。

1942年2月,毛召見南漢宸。南漢宸很自負地說:「我們眼下是棧道已毀,只剩下暗渡陳倉一條小路了。不走這條小路我們就得憋死,困死,餓死,除此之外,不會有第二種結論。」

南說的「明修棧道」是指運鹽。南說:「當時儘管已經想盡了一切辦法,1941年財政收支還是虧空40%,現在會計手裡一個錢也拿不出來。邊區5萬多部隊,機關、學校要正常地工作學習下去,只剩下一條我們不能不走的陳倉小路。這就是種植鴉片、販賣鴉片。」毛表示:「你的意見很好。」他拍板同意大量種植鴉片,兩人暢談了四個小時。

2. 種毒、製毒、賣毒:

中共從做販賣鴉片生意中嘗到了甜頭,延安的鴉片生產也就不難想像了,由鴉片專員任弼時領導,三五九旅王震具體布署實施生產。

—-中共黨內統一認識,形成決議。

共產國際聯絡員、《延安日記》作者彼得?費拉基米洛夫披露,毛在一次政治局會上說:「種植、加工和出售鴉片到蔣管區,毒害那裡的人不是好事」,為了中共的生存顧不得那麼多了。「在目前形勢下,鴉片是要起打先鋒的革命作用,忽視這一點就錯了。」,政治局支持毛的看法,形成了一致意見。

—-統一部署,全面鋪開,付諸實施。

製販鴉片全面鋪開,從此中共過上了「豐衣足食的好日子」,卻毒害了不知多少國統區人民。(後期傳唱的「南泥灣」那是罌粟花,沒有莊稼牛羊,倒是唱出了中共當時的那份得意)

政治局任命任弼時為鴉片問題專員。隨後任弼時召開會議傳達政治局會議精神,在會上說,政治局討論了經濟困難問題,找出了一個相當別出心裁的辦法,批准發展公營的鴉片生產與貿易。同時決定,作為緊急措施,要在一年內為中央政府所轄各省的市場(叫作對外市場)至少提供一百二十萬兩鴉片。鴉片的種植與加工,大部分將由部隊來管。任弼時宣布中央鴉片交易的命令,把鴉片運到延安或其它特區指定地點。從那裡運往中央政府所轄各省,以高價出售。中央決定成立西邊財經辦事處,統一領導陝甘、晉綏兩區財政,任命賀龍為主任。

在這次會議後,延安地區大量生產鴉片的任務全面鋪開。

邊區機關所屬各局、各縣及下屬機構部隊駐軍各團部承擔鴉片生產任務,一時,做鴉片生意形成高潮。生產鴉片,成立銷售公司,在國統區接壤地區建立商店。當時商店林立:102師後勤部有晉綏過載棧,359旅旅部有大光店,中央警衛團有民興店,延安邊區教育廳有匯興隆店,獨一旅有大成永店,延安地委有公裕棧等,競相出售鴉片。

據《財經史料》第四冊第73頁記載:

1941年8月15日到11月30日,平均賣出鴉片3000斤;

1942年賣出鴉片3.12萬斤;

1943年賣出鴉片3.6萬斤;

1944年賣出數更大。

又據《財經史料》第6冊第426—427頁記載:

邊區鴉片貿易收入統計:1942年139,623,000元(邊幣)占稅收入40%;

1943年65,347,927元(券幣)占稅收入40.82%;

1944年135,388,778元(券幣)解決財經開支26.63%;

1945年757,995,348元,解決財經開支40.07%;

出售鴉片換回法幣、金銀和必需品:棉花、洋紗、土布、軍工器材、電訊器材、醫藥器材等,滿足了邊區各種急需。用毒品從國統區換回商品,過上了所謂「豐衣足食的日子」。

更多相關描述、記載:

1)、關於中共在延安種植鴉片並出售賺錢,塔斯社記者、莫斯科駐延安特派員彼得?弗拉基米若夫尤的《延安日記》裡曾寫道:

「到處在做非法的鴉片交易。例如,在茶陵,遠在後方的一二零師部,撥出一間房子來加工原料,製成鴉片後就從這裡運往市場……」,當彼得問及毛:「特區的農民往往由於非法買賣鴉片受到懲辦,而現在甚至是共產黨領導的軍隊與機關也在公開地生產鴉片──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時,毛沒有吭聲,一旁的鄧發代毛回答說:「從前特區只是把鹽和鹼運往國統區。我們一掛掛大車滿載著鹽出去,帶回來的錢袋卻是癟的,而且還只有一個錢袋。現在我們送出去一袋鴉片,就能夠帶回滿滿的一車錢。我們就用這些錢向國民黨買武器,回頭再用這些武器來收拾他們!……」

2)、一些學者還查到1945年中共冀魯豫邊區第六專區所轄淮太西縣允許鴉片煙合法經營以及徵收鴉片煙土稅的檔案:《淮太西縣煙土稅徵收與管理暫行辦法》。

3)、大陸學者張耀傑透露,據其研究中共黨史的朋友告知,這些事情在中共內部文獻中也有記載;但中共卻欺騙了中國人民半個多世紀,把南泥灣種鴉片說成是種莊稼養牛羊,而煉鴉片的張思德則被說成是燒木炭。

4)、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後期的一份供中共高級官員看的「內部參考」中有這麼一條新聞: 延安,30年代初秋的一個傍晚,紅軍專員任弼時和美國記者斯諾順著延河邊一同散步來到了寶塔山下,任專員摸了摸那為要顯示自己黨內地位而刻意蓄留的山羊鬍,手指著一大片金黃待收的作物,欣慰地對斯諾說:「又是一個豐收年啊!」帶著稚氣的年輕的斯諾,顯然還沒有跟上任專員的思路。任專員繼續著他的話題:「往年,我們延安蘇區根據地生產出的棉花、布匹,一車車拉出去,換不到什麼根據地急需的用品;近些年來,我們改為種鴉片,一車車鴉片拉出去,一車車的槍枝彈藥、食鹽和醫藥等急需品滿載而歸,延安蘇區根據地一天天地擴大著……」(據說任弼時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好。1950年10月底突發腦溢血不治身亡。或許是因此傷天害理遭到的折壽報應)。

3. 張思德為製毒(燒制鴉片)而死

張思德到底是怎麼死的?史料披露:燒制鴉片,煙窯坍塌時,他被活埋致死。

—有人質疑張思德燒鴉片

有人依據張思德背木炭的照片反駁這種說法,那是因為這些人不知道鴉片是可以熬制的。鴉片通常分為生鴉片和熟鴉片。熟鴉片就是生鴉片經過燒煮和發酵後,製成條狀、板片狀或塊狀,通常包裝在薄布或塑料紙中。吸毒者吸食時,熟鴉片可發出強烈的香甜氣味。所以,張思德在窯洞中熬制鴉片也沒什麼不可能的。

—-為何選警衛團?

中共自然也認識到了燒制鴉片的名聲確實不好,因此參與者必須是信得過之人,即既要能保密,又要保證參與這項工作的人不會中飽私囊。而「黨性強」、「紀律性強」的中央警衛團戰士是首選。據說,除了張思德,中央警衛團很多幹部、士兵都輪流參加過加工煙土的工作。

五、張的可悲,毛的無恥。

張思德為了這罪惡的鴉片,遭惡報失去了年輕的生命,年僅29歲。就像大毒梟手下員工死了,影響財路,能不傷心嗎?1944年9月8日,毛為「毒品加工者」舉行葬禮,發表了欺騙演說:

—「加工毒品」是「燒木炭」的;「大煙土」像木炭,毛的詭辯和騙術使無數人中招。

—為加工毒品而死,會「比泰山還重」。其實那是鼓動活著的涉毒同夥「別怕死,繼續干!」。

—加工毒品「是為人民的利益」,內部會議說毒品害人。表裡不一,嘴翻舌掉,真是厚顏無恥。竟然耍弄全國人向「製毒者」學習半個多世紀。

年產毒品三萬多斤啊?!為了中共的利益不擇手段,毒害世人,罪孽深重,真是比泰山還要重。「塔利班」恐怖組織、「金三角」大毒梟都望塵莫及。

這下我們清楚的意識到:中共黨魁都在帶頭撒謊、欺騙,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邊人不跟著學啊,所以,建政後的很多造假也就不足為奇了。所有塑造的」典型」、所謂「英雄人物」都是假的。

那些還被蒙在鼓裡的人,不知要被欺騙、毒害到哪一天。「兼聽則明 偏聽則暗」,只要多增加信息來源渠道,用心去辨別,就不會被中共迷惑。

欺騙的目的是利用,真心希望被騙民眾早點醒悟,退出中共邪黨及其相關組織,遠離邪惡,不能再被其利用了。

註:(文中第四部分大量引用了:中共機密檔案中的歷史真相之二【祕檔】南泥灣「大生產運動」種植罌粟 ,在此對作者王世三表示感謝)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林輝:「為人民服務」的張思德死於燒製鴉片
胡椒粉 : 張思德燒的炭都去哪裏了?
林輝:還原中共「英雄模範」之張思德
南泥灣種鴉片 張思德之死背後有祕密
最熱視頻
【唐浩視界】學生墜樓扯出案外案 中共統台5部曲
【探索時分】遼寧號出海 海軍副參謀長出事
【拍案驚奇】中共欲房產稅試點 共軍練搶灘登陸
【預告】專訪余茂春:中共統治模式威脅世界
【珍言真語】袁弓夷:襲梁珍應是中共610指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