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湖北封多市 疫情失控或更嚴重

圖為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NOEL CELIS / 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3061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4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截至到當地時間今天(1月23日)晚12點,官方稱武漢肺炎已經蔓延到全國27個省區,僅剩下青海和西藏沒有傳出疫情。中國大陸確診634例,全球642例,死亡17例。香港病毒學研究專家管軼在武漢調研後指出,這次病毒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是SARS的10倍起跳。病毒像是完全瘋了,在瘋狂地肆虐。

不過最讓人恐怖的是當局瘋了。他們在隱瞞疫情、導致爆發擴散後,採取了一個非常極端的決定:把武漢封了。封不住疫情,就封鎖武漢1100萬人口。

而且湖北23日已經宣布,除了武漢外,鄂州、黃岡、赤壁、枝江、仙桃、潛江,這6座城市也一起封城。

距離武漢一小時車程的黃岡市和鄂州市,24日凌晨也開始封城,整體檢疫隔離。專家指出,將這麼多人非自願封鎖,可能造成疫情更嚴重,甚至武漢將成為一座「死城」。

我們不禁要問:疫情這麼嚴重,誰該為這場災禍負責呢?

武漢封城,進入「戰時狀態」

今天凌晨,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要求,「全面進入戰時狀態,實行戰時措施」。從上午10點開始,「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

有網絡消息說,中共軍委命令中部戰區封鎖了武漢,為的是防止民間出現恐慌情緒而產生群體運動。部隊配備了生化裝備,出動了裝甲車和輕型坦克。不過這個消息沒有得到當局證實。

世界衛生組織駐中國代表高登·加利亞(Gauden Galea)對美聯社表示,將1100萬人實施封鎖,「史上絕無僅有的」,「這樣的公共衛生措施過去從來沒有嘗試過。此時不能說會不會奏效。」

全球發展中心高級研究員柯寧戴克(Jeremy Konyndyk)告訴美國之音,非自願隔離的先例表明,「可能導致更多病例隱藏,更少人自願遵守公共衛生措施」。

民眾恐慌大逃亡 疫情或更擴散

封城消息引爆了逃亡潮。大批民眾湧向高鐵站、汽車站,其中以年輕人和中年人居多,個個神色慌張,很多拖著行李箱,像是遠行一樣。出城公路也大排長龍,都要趕在10點死線之前逃離。

在天河國際機場,凌晨4點開始人群逐漸增多。到了上午,幾乎所有航空公司的櫃檯前,都擠滿了辦理登機手續的民眾,更出現了百米長的人龍。

有網民說,「寧可逃走,不願等死」。還有的說「這不擺明了告訴市民『不跑就等死』嗎?」這話雖然有些絕對,但千萬人被圍城,的確很恐怖。

大陸獨立作家思文登機後推文說,「一夜驚魂」,「從所未有的緊張」,「政腐,深夜發布封城消息,無恥,混蛋,去死!」

專家:新病毒感染規模超SARS十倍以上

武漢肺炎失控,「新聞看點」在18日第一個作出了判斷,疫情氾濫,當局壓不住了。但是疫情究竟多嚴重,此前沒有專家出面說明,今天終於有了。

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講出了一個令人驚悚、但他自己認為是「保守估計」的數字:「這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SARS的10倍起跳」。

管軼經歷過禽流感、SARS、甲流H5N1、非洲豬瘟等等,但對武漢肺炎,他「感到極其無力」。SARS最初在珠三角城市發病,之後是北京和香港。而且六七成感染者來自個別「超級傳播者」,傳播鏈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幾個人的接觸者就可以了。「但是這次,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要做流行病學調查已經做不了了。而且控制成本,應該要幾何級數字計」。

大家都知道「保守估計」的意思,就是最低最低的限度。當年SARS在全球造成8069人染病,775人死亡。僅中國境內的死亡人數,中共官方稱是349人。我們不再質疑中共這個數字的真實性,因為即使這個數字,也已經非常沉痛了。

按照管軼的「保守估計」,大家自己計算一下,這是非常恐怖的景象!

據網絡爆料,中華護理學會祕書長應嵐20日表示,當局疫情防控會議上通報的信息顯示,疫情嚴重程度「超過想像」。「中重症率14%,致死率4%」。

變異風險徒增 專家:這次我怕了

還有一種令人擔憂的可能性存在:一些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攜帶著病毒,或者症狀輕微,甚至沒有症狀。如果這樣,他們可能不會被發現。《金融時報》表示,這將使與他們接觸的人群處在危險之中。而病毒傳播範圍越廣,變異的風險就越大。

世衛組織發言人塔里克·亞沙雷維奇(Tarik Jasarevic)告訴《紐約時報》,「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人受感染」。「接受檢查的人越多,你將發現的感染者也越多。我們不知道是否有『沒有出現症狀』的病例,如果他們沒有症狀,會傳染嗎?」

范德比爾特大學傳染病學專家馬克·R·丹尼森(Mark R. Denison)博士指出,與症狀更明顯的疾病相比,症狀較輕的疾病有可能傳播的更遠,引發持續時間更長的疫情。

昨天,英國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傳染病學專家尼爾·福格森(Neil Ferguson)又出面了,他更新了17日公布的研究數據。這位權威專家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武漢可能已經有4000人被感染」。考慮到誤差範圍,他估計「目前可能有多達9700人攜帶這種病毒」。

據武漢多名醫師透露,當局已經安排了大量床位給相關醫院,估計這次疫情的感染人數,武漢最終有可能超過6000人。財新網報導,武漢同濟、協和等7家市屬醫院已經預備了至少5400個床位,專門收治武漢肺炎病人。

了解武漢情況的管軼說,「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中共當局不作為 專家:趕快逃

管軼怕的是什麼呢?他告訴大陸財新網,他和團隊21日和22日曾到武漢調研,希望可以幫助找到動物源和對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無力,很悲憤」。

他看到當地市場地面潮濕,衛生狀況十分惡劣,通風設備很差,而且只有不到10%的人戴口罩。隨後他見了一些當地部門,晚上就作出判斷:疫情在武漢已無法控制。於是他趕緊訂了22日出城機票,選擇逃離。

他慨嘆地說:「就連我這種也算『身經百戰』的人都要當逃兵」。到了機場發現,他發現地面沒有消毒,有人手持體溫表在測體溫,只有星巴克等零星地方放著消毒液。

看到安檢人員戴著最簡易的一次性口罩,他好意做了提醒。但對方說,「上面」擔心影響形象不讓戴,這個一次性口罩還是自己準備的。

這一切,讓管軼深深感到了大陸百姓的可憐。「說明即使前兩天中央已經發話高度重視,但當地衛生防護根本沒有升級。這都『戰爭狀態』了,怎麼還沒拉警報啊,百姓好可憐。」

武漢總面積約8500平方公里,總人口1100多萬。這座位於中國中部的第七大城市,四通八達,是重要交通樞紐。雖比不上「北上廣」這些超級城市,但它的規模和經濟影響力也不容小覷。據估計,武漢春運的人口流動規模在3000萬左右。

對於封城,管軼認為已經錯過了黃金防控期,效果並不樂觀。他指出春運大潮快結束了,洶湧人群出城可能都是移動的病毒。而已經出城的人,會不會懂得怎麼自我隔離?「我看當地政府似乎不作為,連個隔離指引也沒有給到出城的人」。

他表示,雖然國家採取了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但直到22日,「武漢還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他直言:疫情「爆發是肯定的」。

千萬人口城市癱瘓 如何生活?

封城,在法廣看來「是一個激進極端的決定」,產生的效果可以說「地動山搖」,連世界衛生組織都說「太厲害了」。

當局封城,為的是減緩病毒向其它地方擴散,但這裡有很多疑問。

有網民模仿香港人的口號,也提出了「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要求「隔離疫區、罷免瀆職官員、完全收治疑似病患、禁絕野生動物交易、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一位叫「弦子」的網民說,「感到疑問的是市內交通為什麼要停掉?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市內醫療系統已經撐不下去,停掉地鐵公交,各單位企業怎麼維持?普通醫護工作者要怎麼上班?普通人要如何就醫?病人家屬如何探望?老人病患要如何就醫?」

另外還有,當局凌晨兩點發通知,「對此一無所知的yi’wu工作者明天上午怎麼到崗?武漢三鎮橫跨長江,大到常人無法想像,去掉市內交通系統,整座城將面臨癱瘓」。「我們沒想出去,我們問的是我們自己的生活怎麼繼續下去?」

超過1100萬人口的巨型城市,市內交通被停,不知道這個禁令能維持多久。如果強行維持下去,留在武漢的居民該怎麼辦?在生活物資沒有保障,衛生用品不能調運的情況下,會不會出現嚴重的人道災難?武漢會不會變成一座死城?而且當局建隔離區的速度可能趕不上傳染速度,萬一人們被感染,能得到及時收治嗎?

此外我們還有疑問,12月初傳出疫情,為什麼當局不處理疫情,卻抓捕傳播消息的8名網民?中共專家說沒有很好的檢測方法,為何習近平、李克強20日表態後,新增病例猛增?

最讓人不解的是,疫情如此之重,武漢百步亭社區為何在19日舉行4萬多家庭參加的「萬家宴」?20日還向全市派送20萬張「惠民優惠券」,讓市民免費遊武漢?從12月8日到1月20日,北京為何需要40天才有反應?究竟是武漢當局隱瞞不報,還是北京有意遲報?或者是網友說的為了進入小康,而採取消滅肉體達到消滅貧窮的目的?

權力傲慢 信息封鎖 恐釀人道災難

還有一個奇葩的事。災難當頭,領導人按理應該前往視察,安撫民心。但習近平去了雲南視察部隊,慰問官兵,遙控要求「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李克強去了青海紅十字醫院,說醫護人員「是人民生命健康的守護者」,「救死扶傷是光榮使命」。

在疫情氾濫失控的情況下,兩位最高領導人一個在雲南遙控,一個在青海關懷武漢肺炎。法廣表示,以往的作秀都省了,何談與百姓共患難?難怪有網民說,中共又要「把喪事當成喜事辦」了。

知名文化人許知遠撰文表示,剛入行做記者時,覺得SARS迫使中國會重新思考自己的治理模式。但現在想來,上一場危機還有蔣彥永、鍾南山這樣的醫生,以及大批追蹤的媒體。但現在只有財新一家在繼續正常報導。

許知遠指出,這個系統「最成功之處,就是摧毀了正直的人、值得信賴的機構,以及一個社會自我敘事的能力。只剩下一個傲慢的權力,以及一堆雜亂的信息與脆弱、孤獨、憤怒的個體」。

北京當局也許不會直接對武漢肺炎發展到如此程度負直接責任,但是誰營造了這樣一個社會政治環境呢?法廣指出,官員只想邀功升官,只想按照要求保證正能量,一切為維穩服務。遇到問題儘量壓住,遇到輿論儘量摀死。

如今的中國社會環境,還不如非典時期開放。媒體越來越不敢說話,只懂得唱讚歌。維權律師一個個遭到打壓,被強力噤聲。這一切都是誰的責任呢?

其實不管誰負責,這都是一場不折不扣的人禍!這個體制,不可能為百姓辦事,中共官員只看重自己的權力和利益。他們「視天下人性命如鴻毛」,欺上瞞下,錯過了封閉病院的最佳時機,使中國百姓遭受無法承受的苦痛。中國人指望中共政府?瞎扯!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回應網友:抓住機會保命

最後回應一下網友的留言。昨天我把一位法輪功學員告訴我的「九字吉言」轉告給了大家,因為法輪功學員告訴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夠化險為夷,遇難呈祥。

不過有幾位網友持不同觀點,其中一位網友質疑,說「你怎麼知道我躲過去,是因為運氣比較好,還是因為我默念了『九字吉言』呢?」

我給那位朋友的回覆是:不論什麼原因,只要您躲過瘟疫,都是最大的好事!如果能保住命,您還在乎採用什麼方式嗎?

我是這麼看,現在武漢肺炎已經完全失控了。而且專家說沒有特效藥,疫苗正在研製當中,面世至少需要一兩年。那麼這種情況下,尤其是被封鎖在武漢市區的人,都面臨著死亡的威脅。

我相信沒人真的願意死,尤其是年輕人。那麼多一個保命的方法,有什麼不好呢?如果您的運氣好,沒有染上疾病,那是最好的。但是病毒可不會選擇對象,萬一有誰染上疾病,在沒有特效藥醫治的情況下,念一念這九個字,有什麼關係呢?在保命的緊要關頭,非要選擇保命的方式嗎?

知乎上有一個寓言故事,分享給大家。有一個虔誠信奉上帝的人,他的家鄉發了洪水,淹沒了他的房子。他孤身一人站在房頂,洪水已經淹到了他的胸口。

這時上游漂過來一個大木盆,這個木盆很大,足以支撐他的重量。遠處的鄰居大聲對他喊:「快抓住木盆!爬上去就不會淹死了!」這個人搖搖頭,堅定地說,「沒必要,上帝會來救我的!」

又過了一會,水淹到了他的脖子。這時有一艘救援艇開了過來,艇上的人喊道:「快上來,上來就能得救!」他還是搖搖頭,信誓旦旦地說:「不用了,上帝一定會來救我的!」

洪水越來越大,已經淹到了鼻子位置。這時一架直升機飛來,向他拋下了一條繩子。飛機上的人向他喊:「快抓住繩子,把你拉上來」。他又倔強地搖頭說,「不用了,上帝一定會來救我的!」

最終,這個人被洪水沖走了。死後這個人有機會見到了上帝,非常氣憤地向上帝怒吼:「上帝!我對你那麼虔誠,那麼相信你,為什麼你不來拯救我!讓我死了?」

上帝說:「我忠誠的孩子,你冤枉我了,我救了你三次。第一次我派了一個木盆去救你,你放棄了。然後我又派了一條船去救你,你又放棄了。最後我派了一架飛機去救你,你還是放棄了。」

說這個寓言,是想跟大家說,每一個機會都應該抓住,誰知道那是不是上帝派來救命的呢?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20-01-24 6: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