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回應紐時不實報導:輕事實 重偏見

人氣 11375

【大紀元2020年10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原泉編譯報導)《紐約時報》10月24日發表了由科技專欄作家凱文‧羅斯(Kevin Roose)撰寫的關於《大紀元時報》的文章。10月25日,《紐約時報》週日版頭版刊登了該文章。

羅斯為這篇關於《大紀元時報》的文章至少用了八個月的時間。然而,結果是令人失望的。羅斯沒有試圖公正地描述《大紀元時報》作為一個新興媒體的形象,而是用不合事實、含沙射影和歪曲報導的方式,試圖抹黑競爭對手。

此外,羅斯和《紐約時報》媒體專欄作家本‧史密斯(Ben Smith)(也參與了羅斯的文章)之前在社交媒體上發表對《大紀元時報》的評論,他們討論共同努力反對《大紀元時報》,這讓人對這篇文章背後的意圖產生疑問(見「個人偏見」部分)。

這篇文章的核心是《紐約時報》對《大紀元時報》已經成為——用《紐約時報》自己的話說——「美國最強大的數字出版商之一」﹐這一事實明顯抱有不滿。這篇文章應容易被寫成一群華裔美國人珍惜第一修正案權利,成功地發展成為一家大型獨立媒體的故事。

相反,羅斯依靠「遮遮掩掩」等字眼,並試圖將我們與一家不相關的媒體聯繫起來,以質疑我們獲獎新聞的質量。

羅斯對我們批評中共及其不斷侵犯人權的立場特別不滿。他淡化了對虐待行為的描述,聲稱這些報導「過於誇張」。這種對中共不同尋常的辯護和姑息,在道德上是可質疑的。多年來,《紐約時報》一直在尋求擴大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並接受中國國有媒體的數百萬美元的廣告收入。

不合事實和錯誤陳述

儘管在出版前已被告知有一些明顯的事實錯誤,但羅斯還是將這些錯誤寫入文章中。

例如,羅斯寫道,「也許最大膽的實踐是一個名為《美國日報》的新右翼政治網站。」

《大紀元時報》與這家媒體機構沒有任何關係,這一點在通過電子郵件回答羅斯的問題時已經指出。

羅斯本人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來支持這一說法,而是搬出一名曾為《美國日報》工作的《大紀元時報》前雇員當說辭。不過,這種參與是在這名員工離開《大紀元時報》之後發生的,與《大紀元時報》沒有任何關係。

讓《大紀元時報》為一個在別的媒體公司工作的前雇員的行為負責是沒有道理的。同時,這也顯示出羅斯為了讓《大紀元時報》看起來很糟糕,把它與不相關的實體聯繫在一起所做的努力。

羅斯在文章中還含沙射影地暗示《大紀元時報》在臉書(Facebook)上的增長是某種程度上「點擊農場」(click farms所謂點擊農場是出售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的「讚」、「粉絲」和「評論」的公司)的結果。 羅斯沒有為這種說法提供任何證據。

然而,正如在回覆羅斯的電子郵件中所說,《大紀元時報》利用臉書自己的推廣工具獲得了更多的天然粉絲(organic following),而不是像羅斯錯誤認為的那樣是通過「機器人或虛假帳戶」。

羅斯還在他的文章中寫道,「《大紀元時報》一直是「間諜門」(Spygate)最突出的推動者之一,這一指稱是一個毫無根據的陰謀論,聲稱奧巴馬政府官員非法監視川普先生2016年的競選活動。」

這是故意歪曲《大紀元時報》關於聯邦調查局(FBI)2016年代號為「交叉火力颶風」(Crossfire Hurricane)的調查行動所做的專題報導。《大紀元時報》在報導這一話題時,確實一直處於主導地位,其它媒體﹐包括《紐約時報》也曾引用過該報導。此外,美國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仍在調查FBI的這一行動。

羅斯還聲稱,「與《大紀元時報》有關的出版物和節目宣傳QAnon (匿名者Q)陰謀論,並傳播歪曲選民欺詐和『黑人命也是命』運動的說法。」注意他是如何撰寫與《大紀元時報》相關的「出版物和節目」的。由於無法直接攻擊《大紀元時報》,羅斯引用了這些「關聯」實體,甚至沒有說出他所指的內容。

實際上,《大紀元時報》從來沒有「宣傳過QAnon陰謀論」,也沒有發表過關於「選民欺詐」和「黑人命也是命」運動的不實信息。

斷章取義

羅斯在文章中專門引用對大紀元不滿的前員工來攻擊《大紀元時報》,而忽略了受訪者的正面評價。

例如,羅斯為他的文章採訪了中國異議人士郭文貴,但郭的評論沒有被收錄在文章中。在YouTube的一段視頻中,郭文貴告訴羅斯(郭文貴說,羅斯建議該篇文章是關於郭的,在採訪過程中只向他提出了關於《大紀元時報》的問題)﹐《大紀元時報》「非常好」,「很成功」。

郭還稱讚《大紀元時報》面對中共的恐嚇,在香港的報導中表現得無所畏懼。

郭告訴羅斯:「我非常尊重他們。《大紀元時報》(的記者們)站在香港的街頭,他們的攝像機,直接對準中共進行直播。你認為這很容易嗎?」

郭還質問羅斯:「你為什麼不追擊中共?你是什麼主流媒體?」

郭文貴的評論沒有一個被寫進羅斯的文章中。《紐約時報》只引用那些對他們所報導的話題發表負面言論的人的話,這很正常嗎?這何嘗不是一個嚴重偏見的例子?

個人偏見

羅斯發表在社交媒體的帖子表明,在他報導我們之前,他就已經對《大紀元時報》有了定調。在2019年11月發表的一系列推文中,他嘲笑《大紀元時報》及其對共產主義的批判立場,現在這些推文已被刪除。

在2019年12月的一系列單獨推文中,羅斯和其他三名記者提議他們應該從臉書獲得「賞金」,因為他們讓臉書禁止了《大紀元時報》的廣告。

羅斯興沖沖地評論道:「上帝啊,我們現在都會有這麼多的度假屋了。」

推文的基調是歡快的,四名記者中的三名記者,即羅斯、史密斯和NBC新聞記者本‧柯林斯(Ben Collins)已經參與了對《大紀元時報》的公開攻擊,史密斯也參與了羅斯的文章。

羅斯在這一評論中使用了「我們」一詞,而來自競爭對手媒體的記者們共同慶祝《大紀元時報》所遭受的不幸這一事實本身就引出這個問題:他們是否參與了針對《大紀元時報》的協調和有預謀的活動?

此外,《紐約時報》的編輯們對這種表達方式的偏見和可能的合作持什麼立場?

淡化中共對人權的侵犯

在羅斯的文章中,他試圖淡化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遭遇的持續迫害。人權組織以及美國國務院等政府機構已經廣泛記錄了這種迫害。羅斯沒有引用這些公開的信息,而是試圖淡化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

羅斯還無視大量證據顯示中共為了器官而殺害良心犯,特別是法輪功學員,他將這種罪惡描述為「指控」。

這正中中共的下懷,多年來中共一直致力於影響美國媒體。這樣的文章對中共來說極有價值,因為可以利用這些文章進行內部宣傳,為其持續的迫害辯護。《紐約時報》已將羅斯的文章翻譯成中文了。

原文New York Times’ 8-Month-Long ‘Investigation’ of The Epoch Times: Light on Facts, Heavy on Bia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張林:《紐約時報》為何突然攻擊《大紀元》?
楊威:評《紐約時報》兩篇奇怪的文章
華云:談「紐約時報」詆毀翻牆軟件
《紐約時報》撤下數百個中共媒體網絡廣告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左媒露陷 巴爾想說什麼?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喬州大選舞弊聽證會
【財商天下】比特幣狂飆 中共重判「幣圈大案」
【新聞大家談】川普最重要演說釋何信號?
【直播】內華達法院「選舉欺詐」聽證會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