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日常】丈夫想要辭職出去創業,怎麼辦?(1)

文/綺芳

人氣 451

按了幾下髮雕罐的噴頭,流出些許透明、黏稠的液體,我在手心揉搓著,產生了一點溫度讓髮雕液微微起泡,手心輕柔的觸碰、調整著柔軟的髮毛,一綹綹的髮絲就自然呈現大波浪般的造型,有點微捲又不太捲。每天早晨,這是我在化妝台前的最後一道梳妝程序。

「這是⋯⋯白頭髮。」望著鏡子中的自己,眼皮下有點黑灰和厚重的眼袋,我呆愣了幾秒,在心中和自己對話起來。

「好像是新長出來的白頭髮⋯⋯還不只一根。」銀白色的髮毛折射出光影。

「這個⋯⋯要被黑色頭髮蓋住有點困難。怎麼辦⋯⋯」

「噠噠噠⋯⋯」安靜的房間浮現秒針的規律震動聲,我的思緒滑落現實生活。

「上班要遲到了!」我快速起身收拾,走出家門。

面對痛苦回憶,我們要學習放下而不是收藏

夫妻之間平實的相處,書寫的是日復一日的流水帳。忙碌的城市裡,我們依偎在鐵灰的水泥樓層,以鋼筋的硬實框住了幸福,譜寫著兩個人的歲月樂音。

家,並非單一建築物的概念,人性的冷暖賦予它更豐富的定義。

或許,夫妻之間美好的記憶是一段旅行的安排。但是,刻骨銘心的扶持點滴更令人難以忘懷,痛苦的生活歷程會讓人尋找舒緩的解藥,獲得喜樂時又會感到滿足、感恩,進而加倍珍惜所擁有的。

曾經,我以為母親說的「一夜白頭」是神話,她說:「我為了你那不爭氣的弟弟,頭髮在一夜之間變白了。」當時,我還在高中就學,年紀不到十八歲的我完全不能領會母親表達的意思,也看不出她那頭烏黑的頭髮有什麼異樣。

就在我開始工作的前幾年,有一天一覺醒來,驚覺頭上長了很多白髮,當時我不到三十歲,是全家白髮生長紀錄史,年紀最輕就出現白髮的。我吃驚得不能接受,因為自律的規律運動、充足睡眠,我對自身健康情況很有自信。

記憶猶新那一段過往時光,我因為拼命三郎的性格,在崗位上急速取得主管級資格。但是,公司團隊裡面有一位優秀成員永遠無法按照我的指示行事,她的我行我素讓我頭痛至極,偏偏她又是老闆僱用的資深員工,沒有人可以改變她的處事態度。

我攪擾在複雜多變的人、事之間難以掙脫,久而久之,困頓、疑惑、脾氣暴躁、不安、各種負面情緒接踵而來。後來,我主動辭職了!老闆非常惋惜也挽留了我,當時我的體重日漸下降,我深憂自己身體出現警報,毅然決然離開了那份高薪工作。

結婚後,這份工作歷程被我收拾好放入記憶的深處,我不知道有那麼一天還可能被挖掘出來。 自從,丈夫因為工作輪調不適應,跟我提及他想放棄公職資格出來創業,讓我翻起過往不願回首的傷痕。

丈夫想要創業,勾起過往不願回首的傷痕。(Fotolia)

「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要陷害一個人,讓他萬劫不復,就叫他去創業』」我這樣對丈夫說。

「有這麼誇張嗎?做自己的事業再累、再操我都不會抱怨,我為什麼要被公司壓榨假的?」丈夫情緒似乎有點上來了。

「我不管啦!這件事情要再好好想想。我現在不想談。」我從餐桌上起身回房內。

那晚,我們再也沒說過什麼話,彼此靜靜的在同一張床上朝向不同方向進入夢鄉。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茉莉

相關新聞
從職場看世間:三年仇恨心
生子後辭職 4成女性很後悔
【人妻日常】錢花在刀口上
【人妻日常】丈夫在意我的外表?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美官員歷數休斯頓中領館罪狀
【紀元播報】蓬佩奧:情報顯示 譚德塞已被中共收買
【珍言真語】徐考澧:憂臨立會 工會團結反抗
【重播】美宇航員乘「龍飛船」海上降落
【薇羽看世間】守護台灣 李登輝的故事之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