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乃:我不愛國,我愛人

人氣 235

【大紀元2020年05月07日訊】本文原是寫給小朋友看的,內容粗淺,但是所講解的觀念,多少可以增強對中共洗腦的抗體,進而產生「愛國癌免疫力」。我們要反洗腦。

【永恆不變的「小我」、「大我」】人只有兩個永遠不變的單位:一個是個人,另一個是人類,即世上所有人。個人是「小我」,人類是終極的「大我」。

在個人和人類這兩個單位中間,有各式各樣會變的單位,例如:部落、氏族、民族、國家等等。

中間的單位都是人為劃分出來的,會隨著時空、條件而變化。「國家」的大小、領土會變。例如:現在越南是一個國家,可是越南的部分土地,卻在唐代的版圖內,等於是中國的。清代初年的版圖也非常大,領土跟現在的中國不盡相同。誰屬於一個「國家」也會變。例如:我跟你都是廣東人,現在廣東的人都自認是「中國」的人。但是古代的中國人,卻認為廣西、雲南、福建、廣東等地方的人是「南蠻」、「百越(粵)」,是文化落後的「非我族類」。廣東等地被中原的人統治久了,也受了中原文化的薰陶,慢慢才變成了「中國人」。

【愛人是一切人際關係的根本】「大我」是一個以上的人聚在一起,所以不同的大我都基於人與人的關係。人際關係要怎樣才好呢?要愛人,要互相關懷。

人會關懷別人,是經過幾十萬年演化出來的。因為互相關懷的一群人,生存、繁殖的機會比別的團體大;而這種關懷的機制,具體而言,就是大腦的「同感」本能。人生下來就會設身處地,就能對他人的經歷有同感。你看見別人笑,不自覺地跟著笑;看見別人挨打,自己好像也跟著痛。所以愛人是自然的,從最親近的人到遠方不認識的人,愛的強弱不同,卻都源於同感的機制。

孔子說「推己及人」,是合乎科學、合乎人情的道理。人總是愛親人多於非親人,但是孔子教我們把對親人的愛,由近而遠的推廣出去。儒家的理想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好比小石子丟在水裡,由圓心泛起一圈圈的漣漪,近圓心的圈子波動強一些,就像對少數親人的愛強一些一樣。越遠的圈子越大越弱,就像對眾多遠方的人的愛弱一些一樣。我們無法愛非洲挨餓的孩子像愛親人一樣,但是仍然可以關心他們。總之,從「個人」的修身,到家庭,到國家,到超越國家,以全人類、有文化所及的「平天下」,都是基於愛人。

【什麼叫國家?什麼叫中國?什麼叫中國人?】「國家」有幾種含意:

1. 文化單位。這個意思有點複雜。用具體的例子來說:大陸、香港、台灣,以至世界各地的華裔人士,大都認同於孔孟漢唐以來悠久博大的傳統。所以一個住在紐約、美國籍的華僑會自認是「中國人」;人在美國的著名學者余英時常常批評大陸政府,也自認是「中國人」。他們是政治上的美國人,文化上的中國人。文化含意的中國稱為中國1。

2. 政治單位,有政府管治的。國家離不開政府,從來沒有沒有政府的國家。英文裡有幾個表示「國家」的字,state就有政治的含意。為方便討論,政治含意的中國稱為中國2。

3. 空間單位,即世上某片土地、某個地方。中國人常說「鄉土」,也是這個的意思。英文裡的country是國家,就有鄉土的意思。

4. 人的單位,由某一群人形成的。英文裡的nation就有這個意思。

上述是國家幾個主要的意思,政治、文化兩種意思尤其重要。

【文化與政治】文化與政治相關,卻沒有絕對的關係。一種文化的人可以分別成立多個國家,多種文化的人也可以合組一國。這兩種情形在歷史上、今日世界政局都非常普遍。

美洲當初是新發現的大陸,後來許多英國人渡海過去,美洲漸漸成了英國的變相殖民地。後來美洲的人乾脆獨立,就變成了美國。英國、美國文化同源,卻分別成為一國。英國從來沒有採用「一個英國」政策。而馬來西亞包容了馬來人、印度人、華人等等不同文化的人,卻是一個國家。

總之,文化同源,政治上不一定會變成一國,不但實際不一定成一國,而且在道德上、責任上,沒有理由非成一國不可。

如果硬要講道德上、責任上的理由,惟一可以講的只有地球村,即以全人類為一國。因為人類的命運息息相關,地球上的任何一國都無法長期獨善其身。

【政府是用來做什麼的?】著名歷史學家資中筠說:「國家是用來保護人民的。」(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8J0t7oKHTQ)這句話裡的國家是國家2,是政治上的,其實等於說:「政府是用來保護人民的。」因為一大群人在一起,要有人來管理公眾的事;換言之,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叫做「公僕」。

所以政府的人,就算叫做「官」,也並非高人一等,官之所以擁有比一般個人大的權力,是得到群眾的授權。授權的方式有很多,例如傳統部落用推舉。怎樣的授權方式最合理呢?現代的民主選舉,用政治上的制度來授予政治上的權力,最合理。所以西方的民主國家都定期舉辦自由的選舉,由人民投票來表示同意,得到最多人同意的人,就得到授權,即所謂當選。當選的人做得不好,下次人民就投給別人;所以有人說,這種制度是西方社會的「糾錯機制」。

愛國跟愛人不一樣】愛人是自然的。愛因親疏遠近而有強有弱,也是自然的。我們會愛父母多一些,愛別人的父母少一些。但是我們愛自己的父母,並不意味要討厭別人的父母,甚至把別人的父母當成敵人。同樣,我們愛自己的家庭,也並不意味我們要把別人的家庭當成敵人。因為父母、家庭、親戚、朋友等等都是人的延伸,是自然的單位。他們好比池塘裡的水,我們是小石子:小石子丟到水裡,泛起一圈圈的漣漪,最靠近中心的圈子最小,波動卻最大,那是我們最親的人;然後一圈圈的擴大。他們是遠近不同,而不是敵我之分。

愛國跟愛父母、愛家庭、愛朋友等等不一樣。愛國不是愛親人、愛家、愛友的自然延伸;因為親人、家庭、朋友都是自然的單位,國家是人為的單位。「國家」的實質意義會隨時空、條件而改變,更重要的是,愛國往往跟愛人矛盾。因為凡是講愛國,必然有相應的敵國。愛國意味把某一個或多個外國當成敵人。

【一定要愛國嗎?】中國人最喜歡講愛國。對日抗戰時,愛國是勝利的關鍵;但那是非常時期,不足為訓。其實愛國是個很危險的觀念,常常變成糖衣毒藥、藏了陷阱的青草地,被掌握權力的人利用。怎樣利用呢?最常見的有兩種:

1. 掌權的人只顧自己的利益,侵害了人民的自由、平等、人權,破壞了社會的法治、公義。有人抗議時,政府卻勸大家要愛國,說大家團結、和和氣氣,社會才安定進步云云。

2. 掌權的人為了私利,發動對他國的戰爭,於是鼓勵自己國家的人「愛國」,支持對外戰爭。演流浪漢差利的默劇大師卓別林就明白的說「不愛國」,因為「我很討厭人家叫我去把誰殺了、去為什麼什麼犧牲──而且通通是為了愛國。」

所以,下次有人叫你「愛國」,你要回答說:「我不愛國,我愛人。」

【以文化掩護政治目的的詭計:混淆愛黨和愛國】中共是不民主的政府,常常做侵害人權、法治的事,害了無數人。為了轉移人民的注意,舒緩對政府的批評,用了許多方法來維護自己。

有一招就是對內混淆文化與政治,利用洗腦教育、官方媒體操縱輿論:好像你認同中國1,就理所當然要認同中國2,而中國2又等同中共一黨專政;好像愛國家就一定要支持政府,支持政府就等於愛國家。換言之,中共以人民對文化傳統的感情來合理化自己的政權。這是非常荒謬、又非常狡猾的策略。

【以文化掩護政治目的的詭計:「一個中國」】中共還對外混淆政治與文化,即「一個中國」政策。「一個中國」政策之所以有強大的號召力,在於以文化掩護政治。中共(大陸政府)針對的是台灣在政治上的名分,包括加入聯合國、參加以「國家」為單位的國際組織、活動,在外交上爭取他國承認,任何象徵台灣主權的大小事(例如非大陸航空公司訂票網頁裡的國家清單),通通都是政治。中共利用壓制台灣來凝聚大陸人的向心力,同時轉移大陸人民對政府的不滿,加以舒緩。

中共這一招為什麼會有用呢?因為許多人熱愛中國的文化傳統,對中國1很有歸屬感,因而被大陸政府利用。簡單說,中共利用大家對中國1的感情,來掩護中國2的目的。

【感情容易誤事】人很容易受感情左右,而且有時候並不自覺。

美國有個歷史學家叫費正清,是美國的中國歷史權威。美國政府那些「中國通」,幾乎都是費正清的徒子徒孫。費正清是很厲害的學者,但有一個迷思:他總相信中共是為人民好的。他寫書,寫到中共的大躍進,為了袒護中共,就含糊的說:「也有人死」云云。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大學生等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和平抗議,要求政府改革。政府不聽,出動軍隊、坦克車鎮壓,殺了一兩萬人),費正清才大徹大悟。不久,他重新寫一部中國歷史,寫到大躍進時期,就把歷史學者的專業拿出來,明確地說:死了「2000-3000萬人」(別的學者認為更多,一說6500萬)。這份書稿等於推翻了他一輩子的說法;知錯能改,是叫人尊敬的道德勇氣、學術良心。他當時已一把年紀,早上親自把書稿拿到大學出版社,下午就心臟病發,兩天後就死掉了。余英時在新書的序裡引《論語》裡孔子的話:「朝聞道,夕死可矣。」(早上明白了真理,晚上死掉也沒關係)。

文革又害死多少人呢?中共元老葉劍英說2000萬,有人不同意。現代學者用人口的自然變化率來比較,估計文革死了300萬人,比大躍進少,卻都是精英、知識分子。

個人信不信宗教是一回事,在法治社會,政府該怎樣處理宗教是另一回事。大陸那樣對付法輪功,不只可笑,也可悲。任何中國人,如果一聽見有人為此批評中共,就為中共說話,什麼迷信啦,死過人啦,實在該反省一下。如果他那麼理性,那麼看重人命,中共又該當何罪?在中國,黨八股的另類迷信,麻痺了千千萬萬人的良心。

中共掌權後,做了一連串的壞事:土地改革、反右運動、大躍進、文革等等,害死了上億的中國人,可謂殘酷下流、慘絕人寰。

大陸的新一代固然大都被中共洗腦了,許多有點年紀的人也不認為現代中國還會再有土地改革、反右運動、大躍進、文革之類的事。這是徹頭徹尾的一相情願。六四之後,他們有些覺悟了,有些卻沒有。到目前為止,文革雖然不是完全不可以提起,但是一般人所知極少,而且始終無法深入全面的討論,不要說認真反省、嚴肅檢討了。為什麼呢?因為一反省、一檢討,就必然牽涉「權力機制」的問題:光是毛澤東一人喪盡天良,是沒辦法故意流老百姓的血來爭權的。換言之,掌權的人憑什麼掌權?為什麼竟然是「十年」浩劫,十年無法阻止?這是體制問題。既然今時今日的中共,權力機制跟文革當時基本上一樣;檢討文革不是給現在當權的人找麻煩嗎?

然而,既然權力機制是一樣的,從前的慘事怎麼不會再發生呢?有可能發生呀!六四就是現成例子呀!

【名分和事實】中共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也不准其他國家承認,好像不承認名分,就沒有了事實似的。這當然是荒謬的。假設:中共硬要說月亮是三角的,任何國家說月亮是圓的,都不准做朋友。假如許多國家為了去中國做生意,跟著說「月亮是三角的」。請問:月亮會變成三角的嗎?不會,月亮仍然是圓的。他們的不承認,不能否定事實。

任何人想到台灣來,跟台灣政府申請入境證件,就表示他承認台灣在政治上的主權。否則,既然認為台灣向來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為什麼不跟大陸政府拿入境台灣的證件呢?就算是大陸官員要到台灣,都必須跟台灣政府申請簽證,可見「一個中國」云云多麼荒謬。

中共為什麼要歪曲事實呢?這一方面讓部分中國人閉著眼睛自欺欺人,另一方面,名實的混淆也為一旦軍事侵台鋪路:這是不容他國干涉的「內政」。

【因為愛人,所以要監督政府、改革政府】政府的權力源自人民,政府是人民的公僕;公權力是為人民服務的工具。不論一般國家、屬國、宗主國等等的政府,都是為人民服務的公僕。

政府如果不善盡責任,甚至侵害人民的權利,損害法治,人民有權抗議,有權要求政府改善。

如果政府不肯改善,又不肯讓出權位給肯改革的人,而人民堅持抗議,社會就紛爭不斷。

請問有這個惡果,是不肯改善的政府錯,還是堅持要改善的人民錯呢?

如果爭持不下,有些人民(甲派)乾脆不承認這個政府,甚至想革命,推翻這個不肯改革的政府。另一些人民(乙派)認為不承認政府、搞革命太過分,甚至不對。請問你覺得甲派對,還是乙派對呢?

國家要有政府,是用來保護人民,促進人民福祉的。政府的目的,不應該是維護自己的權力。如果政府不肯為人民謀幸福,就失去掌權的目的。如果政府倒過來,運用權力來謀私利;而當人民抗議時,卻運用權力來逼害人民。請問這樣的政府對嗎?

在法治的國家,你要寄《聖經》《可蘭經》,要讀《聖經》《可蘭經》,沒有人管你;你要散播講民主、講人權的書,要讀講民主、講人權的書,也稀鬆平常,甚至很多人鼓勵你。然而在大陸,這些事都不自由。

有人說,如果中共給了香港人要的民主自由等等,新疆、西藏等地也要求民主自由,不給就鬧獨立,中國會大亂,所以為了維持社會的穩定,中共不給香港人民主自由是對的云云。那為什麼不把民主自由也給新疆、西藏呢?通通都給不就沒事了嗎?因為中國如果全面民主化,現在掌權的人就一定要下台,一定會失去權力,而失去了權力,就無法謀私利了。

所以問題的關鍵是中共。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蔡慎坤:炫耀愛國一不小心也會翻船?
愛國歌曲比賽 凝聚向心力
陳破空:川普質疑「一個中國」,北京跳腳 難以反制
司法院長重申司法獨立 陳師孟:自欺欺人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賓州講話:拜登贏就是中共贏
【橫河觀點】川普總統的疫情應對和科學
【新聞看點】川普拜登衝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拍案驚奇】川普勝負看十指標 拜登選前隱身
【新唐人晚間新聞】川普促司法部查拜登家醜聞
【遠見快評】習近平兩因素決定攻台時間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