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 蕭若元:七一實施可能大 石山:北京舉棋未定

【有冇搞錯】港版國安法 美英三大核彈級反彈

石山

人氣 3172

【大紀元2020年06月12日訊】《有冇搞錯》。6月11日。

大家好!我今天請了一個嘉賓上來,大家知道我請嘉賓上來都喜歡跟他比試一下廣東話。但今天就不敢了,因為今天請來的是蕭生,(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前電視、電影編劇、主持人)蕭若元先生。

蕭若元:因為我是廣東人,但你不是,對嗎?

石山:對,我不是。前幾天我們做的節目有人很關心留言說蕭生去哪裡了?蕭生不見了!可以講一下你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嗎?

蕭若元:根據YouTube講是出了行政錯誤,我的所有片子都不見了,我很害怕,因為這是我很多年的心血。

石山:兩萬多條對吧!

蕭若元:對!後來YouTube說是行政錯誤,所以說要修復,一般需要五天,最後有很多人去投訴,YouTube就把它列為環球緊急事故。所以一天就修復出來了。

石山:那恭喜你了,逃過一劫。但香港現在面臨另外一個劫,你在台灣就逃過這個劫,但在香港的人好像正在面臨另外一劫。

蕭若元:對,我真的想提醒你們,你們真的要小心!根據我的判斷大約26日、27日左右,人大就會開個特別會議通過,人大常委會,如果通過了就會執行。

石山:你覺得,應該大有可能性就會在7月1日開始執行了?

蕭若元:對對對,7月1日。

石山:因為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說香港警隊將成立新部門執行國安法,由鄧炳強領導。你覺得,真的在香港執行國安法的話,哪些人是最危險的?

蕭若元:首先他針對四條,我相信如果這麼快不會有追訴力的,不會有追訴力。首先,要開刀的就是如果7月1日有人出來遊行的人,打著港獨旗幟的一定會以「分裂國家法」入罪。第二,他看你們的言論,如果抓到那些投汽油彈的,或者製造汽油彈和相關的人士,會以「恐怖分子」法律告他們。那7月1日之後,比如講個例子,袁爸爸,袁弓夷去了華盛頓後回來就很危險了,如果他過了7月1日回來就很危險,就會屬於「勾結外國勢力罪」。還有就是你們如果7月1日之後批評共產黨,或者叫人退黨,這種就叫「顛覆國家政權」。一般來講,我想一般像舉標語的那些會馬上抓起來,或者刑法(判得)會相當重。如果是顛覆國家政權刑法通常在10年以下左右,但分裂國家罪可以判終身監禁。

石山:但現在有另一種說法,說北京已經軟下來了,因為美國、英國反應很強力,所以北京就先看看再說,會不會是這樣呢?

蕭若元:我可以告訴你,要嘛26、27日通過,要嘛永遠都不通過,沒有看看再說的講法。因為越看外國的反對勢力就越大。一拖就讓人知道你軟弱,就是這樣。他是想先做出來,先把它變成事實,然後再討論。他覺得你們為了利益不會制裁他很久的,這就是北京的看法。

石山:你覺得這次如果真的在香港實施國安法,做了,美國人或者英國人會採取什麼行動?會不會像中共想的,這只是暫時的?美英制裁的強度有多大,你覺得?

蕭若元:這是他們(中共)想不到那麼強的,習近平還活在兩年前的世界裡,他看不到這兩年的改變。那時候就是這樣的,中美關係會因為利益的問題永遠都不會真的成對立。但他不知道現在已經改變了,現在真的會成對立。變成對立包括了幾樣:第一,可以告訴你的絕對就是,開門讓你們(香港)絕大部分人能走出去,這個五眼聯盟。加上日本、台灣也是,一起聯合的。可以收香港四五百萬人。

第二,一定保留不了香港集資的力量的。北京最重要的是它正繼續在香港集資,正在上市,這是血管。美國就是不容許再輸血給它,一定要切斷它的血管。既然能切紐約上市,一定要連香港這條血管也要切斷。他們一向都有忌諱,不敢切中國外股在美國上市,是因為切斷了就要回香港上市,而香港不能切斷,因為要顧忌到香港人的利益和香港美籍的利益。現在這些都不顧了,現在就是這樣。所以中共的決定(強推國安法)就是賭博這個。中國(中共)不明白是(美國會把紐約、香港)兩道門一起關的。

石山:因為以前大家是朋友啊,你做錯了什麼就算了吧,改下,讓一下就算了。但現在就不同了,現在就是完全對抗那種,關係像敵人一樣,當然乘著(這個機會)拿它的命,要拿到盡。

蕭若元:就是乘著這個機會,就是這個川普要贏那個選舉,一定要很嚴厲對付中國(中共)才行,因為就好像同中國打一場戰爭這樣,戰爭就不會換統帥的。

石山:是,沒錯,沒錯。戰時總統。

蕭若元:戰時總統。這個一定做到那個氣氛緊張,就是這樣。

石山:是呀。不過其實那個股市或者資本市場對香港普通人來講,影響有,但不是那麼大,最大那個是聯繫匯率,港幣和美金,你覺得那裡會不會出問題?

蕭若元:大陸現在就是傾了全力在托著香港的股市。那這個去做空的人Kyle Bass那些,就是有人接完盤,有人和他對賭的。和他對賭的人就是賣了香港股票,來到對沖的,這個對沖基金的賭法。

就是如果香港股票沒事,他們就是賺錢;如果香港股票出了事,聯繫匯率出了事,就是要他們賠錢,就是用這樣東西是對沖的,這樣東西是殺完給持有基金的人。

炒港幣有贏,就好像買一個保險擺在這裡,那些人就買了這個保險。

石山:但美國政府會不會用什麼方法來對付這個聯繫匯率這個制度呢?

蕭若元:就是這樣的。我們看回原來1984年那個時候,聯繫匯率就是英港局和聯邦儲備局交換了一封信,聯邦儲備局說理解。因為香港人民生的問題做這個聯繫匯率,那他可以理解亦都可以不理解。因為你鉤到我這裡其實就影響了我的貨幣。我是有權不被你鉤。他有權不給你鉤的。這個是,我說不承認這些你就沒有了,這個問題就是這樣。

石山:其實他有很多方法的,就是銀行那些美元結算那些機制,起碼可以提。

蕭若元:中美貿易戰是一年多前提出,美國有個殺手鐧叫SWIFT(銀行結算系統)。就是全世界85%的港幣交換都是經過SWIFT這個系統,而美國掌握了這個默契,在布魯塞爾;那這個就是如果大銀碼就叫CHIP(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又是美國掌握了這個。

美國有三個選項,一個就是使用SWIFT和CHIP,一個就是對整體高科技的封殺。就是半導體的全面封殺,美國的技術都不賣給你(中共),那這個就要連結上日本,最要緊是日本,如果日本站在美國那邊,你基本就是沒有了;和英國,英國就拿著 ARM,英國有幾間的。這三個國家合起來,你就沒有了。

石山:就是(中共)沒半導體了。

蕭若元:沒半導體。沒半導體就是高鐵都開不出的,核電廠都維修不到。手機又回到諾基亞時代。

石山:是呀。我知道大陸那些核電廠,最關鍵那些芯片都是美國的,因為其它地方生產不了。

蕭若元:因為那個Control Panel,我看過了,全部是Westinghouse(西屋公司)的。所以就用美國的芯片,這個是第二個核心選項。第三個核心選項就是關你(中共)的互聯網,就是全部大陸IP都不准進,踢出來,和拆你的防火牆。

石山:這個就講了很久了。美國國會很多人出來講要拆了它的防火牆什麼的,但是一直都沒什麼動作,現在會不會真的?

蕭若元:如果翻了臉,這個是最便宜的。因為拆它的防火牆,中國每年維護那個防火牆要使用100億美金左右,但是拆只需要30億美金,三四個月。已經評估過技術上切實可行。

石山:就是拆。

蕭若元:中國(中共)沒牌打的,真是沒牌打。

石山:這一次如果真是在香港做這件事,你覺得美國會用三個殺手鐧,有用的會有多少個?

蕭若元:我真是不敢講,因為這三個都是核彈級的。最容易的用的呢,就是對部分銀行,整理一些銀行看一下先看怎樣,尤其是,如果中國(中共)一去制裁iPhone,它就一定全面奉陪到底,隔壁手機全部死完。

石山:是呀。

蕭若元:如果(中共)一整滙豐銀行,就一定是整回你們(中共)的銀行,這個是一定這樣做的。

石山:蓬佩奧昨天批評那個滙豐,說你有沒有搞錯你這樣。那滙豐很難做的。現在香港的銀行,如果要賺錢要靠這邊,如果它不聽話……

蕭若元:我昨天在YouTube都講,滙豐其實沒辦法做下去的,唯一做的方法就是分拆了中國業務出來做恆生銀行,就是賣了給匯豐的股東。這邊在香港上市你就聽大陸講,那邊就聽美國、英國講。

石山:就是分開兩間。

蕭若元:要分開兩塊才行。因為你(滙豐)六成的利潤來自中港,但是那個監管來自美國。這美國在紐約抓住你的外匯轉換那些,這個是取命的。

石山:是呀,雖然你收到水在那裡,但水龍頭在別人那裡。

蕭若元:同時英國政府有些議員說撤銷它的納稅的協定。現在在香港賺錢是不用在英國納稅,是基於一個協議。現在一撤銷這個決定呢,就又要納回英國稅,這個又是致命的。

石山:那就慘啦。這邊賺的錢就要交稅給英國。

剛才你說到核彈級的制裁措施,我覺得北京其實是估計到的。它已經全部攤在那裡,我覺得它們會比較小心。因為我觀察,中國的新華社、《人民日報》那些(中共喉舌),它們做什麼之前一定有一個很大幅度的宣傳的,但它對美國可能制裁或者英國的反應,這一個星期以來什麼都沒有說,廣州報都放軟了。所以我覺得習近平或者北京的最高層那些現在有一些猶豫,它要衡量損害是有多大。所以我覺得會推遲這個國安法,即大陸的國安法,它希望香港害怕的時候自己立一個23條出來,其他人沒有的制裁了,因為是香港人自己搞的一國兩制,沒有變化,自己搞23條,我覺得它們想這樣走。

蕭若元:這個是做不到的,要立23條是做不到的。因為香港人不願意。泛民黨什麼都沒有意思,他們控制不了香港人,香港人不願意。

但是北京是……這些很難說的,歷史上重大事件經常都在嚴重誤判的。

石山:沒錯。眼一閉,一拍桌,不管你那麼多,做啦!

蕭若元:(中共認為)做了沒事的,當年的論點就是這樣的,八九(六四)他們說制裁,結果還不是放鬆了,挺一兩年就行了。習近平就是這樣想的,他那套理論就是中國的經濟那麼大,14億人,你們都很想來做生意,還有我們挺一挺,要收緊控制,全國意志一致。就是中國是一個大海,風吹不翻這個大海的嘛,我們還在這裡的。習近平他這麼想的。

石山:我之前聽過一個錄音,之前國信辦的主任叫魯煒,現在他下了台。那時候未下台之前他有一個講話,很短的。吃飯的時候別人幫錄下來,取回來給我們聽到。他說我們中國不怕的,什麼關閉我們的互聯網,因為你關了之後,你們變成什麼局域網,你是小數,我這麼多人14億人,我才是變成互聯網,是主體嘛,你關了我,你不就變成少數,是嗎?他大概是這個意思的。所以那個時候真的,他完全是不怕的,那個講話他覺得無所謂的。你關了我,你封了我,等於是你自己邊緣化你自己,不用理會你的,自信心爆棚。

蕭若元:是呀,是呀。

石山:可能說不準他現在都是這樣想的,你覺得北京?

蕭若元:現在都是這樣想的。如果習近平這件事搞得這麼高調,他一退真是沒有辦法交代的。這次他用人大通過了,即全世界知道了,就是完全下不了台。

石山:是呀,是呀。所以中聯辦就說,駱惠寧就說決定了的一定要做,什麼什麼宣布了的一定要執行。如果不做的威信就沒有了。其實這個對於中聯辦或者港澳辦來講,但對於習近平來講,對於北京來講都是有這個壓力的,就是黨內的反對聲音都會好大。可能現在很難講的,看不清楚。但我覺得它們會衡量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這件事。

蕭若元:而且現在它們一退,要退到給香港雙普選的了,局勢才能穩定。美國會要求它這樣的了。

石山:沒錯。而且明擺著同美國人已經開始開戰了,現在沒有得退了,收回來自己安全了才講啦。反正到了月底就知道了……

蕭若元:是呀,我都替你們擔心的,你們是(中共)首要的目標之一。

石山:不過我們是首要目標已經很久了,差不多20年了。

蕭若元:是呀,他們奈何你們不了,他們牙癢癢已經很久了。

石山:好,我們會小心的。你也多保重呀,蕭生。

蕭若元:好的,好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中央猶豫 港共急切 林鄭北京碰壁
【有冇搞錯】香港公務員要忠誠中共?
【有冇搞錯】中共下一步?知己知彼才能堅持
【有冇搞錯】台海戰爭危機 美國對共的作戰計劃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霸氣哥:國際反共 始於香港
【有冇搞錯】中共的雅貪政治 張曉明一字賣470萬
【重播】川普介紹病毒新測試系統:快速簡單
【直播預告】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張愛玲的上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