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磊:決戰小康 奮鬥有我 vs 炮灰有我

人氣 230

【大紀元2020年06月13日訊】公司響應上級組織,號召近期要開展「決戰小康奮鬥有我」主題演講比賽。又是一場鬧劇拉開了序幕。

「小康」到底是什麼,小康社會有什麼標準?古人云「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識榮辱」。共黨對小康社會的解釋是:小康社會是古代思想家描繪的誘人的社會理想,也表現了普通百姓對寬裕、殷實的理想生活的追求。所謂全面的小康社會,不僅僅是解決溫飽問題,而是要從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等各方面滿足城鄉發展需要。

共黨的目標是今年年底全面實現小康社會。我們就說說中國的現狀和小康社會的可操作性。

政治:魔鬼在統治著中國,民主和自由已經成為天方夜譚,不對!是談都不敢談。他們封住了我們的網絡、封住了我們的口舌、封住了我們的思想;我們上交了人權,上交了我們的血汗錢,上交了我們做人的全部,像一條狗搖尾乞憐的活著,不對!我們連狗都不如,狗可以通過搖尾乞憐獲得主人的供養,而我們卻是幾乎付出全部的心血供養著我們的主子(共黨),還要搖尾乞憐才能苟活,這是天大的諷刺。

經濟:中國經濟的現狀就是一團糟。美國跟中國脫鉤已經成為定局,英國也將要跟中國脫鉤,那些沒有跟中國脫鉤的國家只是因為中共金錢外交政策維持。而疫情以來中國經濟已經是改革開放的最糟糕的狀態,中共的金錢外交還能堅持到幾時?說實話經濟我不懂,只能從我身邊舉例。我在一個國企公司工作,別的單位我不清楚,我們公司每年虛報產值能達年總完成產值到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我們公司下屬有很多項目,我前段時間正好看到他們拖欠工資情況,有些項目拖欠職工工資達到一年以上。據我了解有些買了房還不起貸款的項目人員靠刷爆一張張信用卡活著。做個不恰當的推論,如果以我公司的現狀放大到全國,可見中國經濟衰落的恐怖。

文化:中國現狀就是根本沒有文化。自從中國共產黨建立中國偽政權以來,就消滅了中國文化。所謂的文化大革命就是消滅一切文化。如果非要說有文化就是中共自稱的「黨文化」,一種滅絕人性的文化。下面就談一下我們公司執行黨文化的情況。我們公司每週的黨課、每月的主題黨日活動還有中間穿插的各種黨組織的活動,能讓我崩潰,公司黨委、我們支委時時刻刻都在給我們洗腦,而我們熱情洋溢的讚頌著共產、一尊和他們推選的所謂模範人物。每次看到他們對共黨的狂熱,我真希望他們是違心的,不然這個世界太恐怖。而我對這種活動是能躲就躲,實在躲不過去只能分裂自己去參加。每次參加完黨課、黨活動,我像想吃了蒼蠅一樣噁心,只能通過看文昭、破空、石濤、江峰、沐陽等人的節目來清洗自己。其實真正的大恐怖是每年必須開的組織生活會,每個支部黨員必須向支部的其餘黨員挑毛病提意見,每個黨員必須在會上表態發言改正自己。當然給領導提意見就很藝術,比方說:領導您不能老加班、領導您要注意休息,領導您注意身體等等,給其餘人提的意見就比較直白,組織生活會真成為製造矛盾、拉仇恨的溫床,這種制度根本就滅絕人性的。共黨的文化最大的優勢可能是它總能喚起人們內心深處的邪惡,讓邪惡在人間肆意泛濫。

社會:中國社會真是一個「大同」社會,全社會14億人現在只能有一個組織、一個聲音、一個思想。他們動不動就代表14億人,我們14億的大眾永遠都是在不知道任何事情的情況下被代表了,我很想問問中央我們什麼時候能代表自己一下!中國社會的現狀就是唯錢論,有錢可以得到一切,沒錢就要失去一切。中國人活在錢上、活在肉上、活在欲上。我不懂這個社會,只能以小見大的說,通過企業見社會。現在大多數企業辦公通過微信,基本都有微信群。我們公司領導在微信群發言,不管是什麼,所以的職工都要舔屏,都要回復要落實,誰要是不回復,不好說意思,公司的紀委、督查部門就找誰談話;公司領導在群裡批評一個人,不管對錯,所有人都要在群裡表態,對那個被批評的人都要踩上幾腳,誰不表態還是紀委、督查部門就找誰談話。

生態:中國改革開放就是以生態為代價發展經濟,如今經濟快崩潰了,而生態在已經是滿目蒼夷,中國早已經嘗盡生態破壞的苦果。關於生態我不想再談,只是默默的關注的三峽大壩,看最後是炸堤還是潰堤。

我們拋開什麼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就從一方面談小康,就是錢。我們總公司年初下達的全面脫貧奔小康的紅頭文件,把職工平均收入3000元以下都歸入貧困人群。但是李中堂在今年兩會記者會石破天驚的說,中國有6億人口平均收入不到1000元,財新網更細化的說中國人口6億人口平均收入不到1090元,9.5億平均收入不到2000元,平均收入3000以下的人口估計應該是11億。一個國家14億人,有11億人生活在貧困線下,居然要利用半年的時間消滅貧困,集體奔小康,這也許是世上最冷的笑話。也許共黨要表達意思可能是把貧困線下11億人消滅了,中國不就小康了,呵呵。我覺得演講主題不應該叫「決戰小康奮鬥有我」,應該叫「決戰小康炮灰有我」。

如果說面對邪惡沉默是罪,那麼明知道是錯,卻違心的支持。違心的做那就是罪上加罪。我身為一個共產黨員本身就是一種罪,明知道這次主題演講就是一場鬧劇,我身為演講的組織者之一,像一個小丑去鼓動職工參加這場演講比賽,真是罪過、罪過。

我想自由的呼吸、支持我想支持的,反對我想反對的,但是我是個懦夫,什麼都不敢,一個簡簡單單的發聲都不敢,只能清醒痛苦的活著,只能在心裡默默地大喊「天滅中共,光復中華!天滅中共,光復中華!天滅中共,光復中華!」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地獄裡的革命——共產主義的來源與本質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6):輸出革命
燒殺搶如何成為中共土地革命的「初心」
三峽大壩給人們真正帶來了什麼
最熱視頻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