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觀】單挑毛江 黃萬里預言三峽加劇災情

人氣 7834

【大紀元2020年08月26日訊】各位觀眾好,今天說說老英雄黃萬里的故事。

黃河與長江,是中華民族引為自豪的兩條母親河,五千年來養育了無以計數的世代中國人。然而,自中國共產黨暴力奪取政權後,沒完沒了地與天鬥與地鬥,總是和這兩條河過不去。從而導致中國大地70年來水患頻仍,造成無數國民永遠失去生命和財產。

2020年入夏以來,老天報應不爽,大雨、暴雨傾洩幾十天,數百座水庫或潰壩、或被迫洩洪,江河決堤,半個中國變身澤國。耗費巨資、用二十多年建成的三峽大壩的安危命數再次舉國熱議,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也再次叫響,他,就是黃萬里

黃萬里1911年8月20日辛亥革命前夜,出生在上海川沙縣。父親黃炎培是中華民國先驅、近代著名教育家。黃萬里大學畢業赴美國深造,獲得康奈爾大學碩士學位後,又進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攻讀工程博士學位,並成為該校第一個獲得工學博士學位的中國人。

抗戰爆發的1937年黃萬里學成回國。1945年他出任中華民國水利部視察工程師。1947年起出任甘肅省水利局長兼總工、黃河水利委員會委員。1949年大陸變天後又被中共任命為東北水利總局顧問,1953年他調北京清華大學任教。

業界是這樣稱頌黃萬里的:傾畢生心力,治理國內大江大河。以學識淵博、觀點獨到而蜚聲中外,更以敢講真話、仗義執言而在學界獨樹一幟。黃老先生的人生故事精采而令人心酸。按現在的標準看,他簡直就是個逆流而行的劍客。

黃萬里生平 反對建三門峽大壩

20世紀50年代,為了治理時常泛濫的黃河,中共邀請蘇聯專家出謀劃策。1954年1月,蘇聯電站部派來列寧格勒水電設計分院專家為主的綜合組,幫中共制定治理和開發黃河的規劃。副總工程師A.A.柯洛略夫經過近兩個月的實地考察,讚賞三門峽是一個難得的好壩址,而對於洪水淹沒損失大的問題,小柯竟說:「任何一個壩址……為了調節洪水所必需的庫容,都是用淹沒換來的。」

1954年10月,在蘇聯專家指導下,水利部和燃料工業部為主成立的黃河規劃委員會完成了《黃河綜合利用規劃》。此規劃展現了非常嗨的圖景:

在黃河幹流上修築46座河壩,500噸的拖船能由渤海入海口上行到蘭州。裝機總容量可達2300萬千瓦,年平均發電量達1100億度,相當於中國1954年全部發電量的10倍,灌溉面積由原來的1659萬畝擴大到1.16億畝。在計劃修建的河壩中,三門峽是最大也是最重要的。

美麗規劃出籠半年後,1955年4月,水利部召集學者和水利工程師七十多人討論三門峽水利規劃方案。會上,眾多專家都對蘇聯專家建議的規劃交口稱讚,惟有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反對。他嚴厲指出:「你們說『黃河清,聖人出』,我說黃河不能清。黃河清,不是功,而是罪。」

在耿直的黃萬里看來,「黃河清,聖人出」的說法是出於政治阿諛,拍老毛的馬屁,缺乏起碼的科學精神。雖然歷史記載黃河也確實有43次水清的奇景,但沒有一次是這種共產黨與天地鬥,要以人為之力讓黃河水變清。這樣做,無疑是反自然的。

這一年,還有一位德國水利專家到現場勘測,之後也斷言:「在三門峽建起大壩,無異是在修建一個禍害關中的死庫!」

1946年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曾聘請美國專家組成黃河顧問團往三門峽實地考察。顧問團的4位專家之後提出報告認為,三門峽建庫發電,對潼關以上的農田淹沒損失太大,又是無法彌補的,建議壩址改到三門峽以下100公里處的八里胡同。而且首要任務是防洪而不是發電。

1955年7月30日中共全國人大一屆二次會議通過了《關於根治黃河水害和開發黃河水利的綜合規劃的決議》,修建三門峽工程決策形成。工程委託蘇聯列寧格勒水電設計院設計,那位小柯被任命為三門峽水利樞紐設計總工程師。

但黃萬里還是不妥協。1956年5月,他向黃河流域規劃委員會提交了《對於黃河三門峽水庫現行規劃方法的意見》。這篇文章刊登在《中國水利》1957年第八期上,還被收進1958年4月水利電力部印製的《三門峽水利樞紐討論會資料彙編》。

黃萬里得罪毛澤東 被打成右派二十二年半

黃萬里的意見書全盤否定了蘇聯專家關於三門峽水庫的規劃,而不是只在個別問題上持不同意見。然而,這篇科學論文居然成為他後來被打成「右派」的罪證之一。

1957年6月10日,三門峽水利樞紐討論會再次召開。但此時三門峽工地已經開始籌建。作為唯一反對建造三門峽大壩的與會者,黃萬里在會上力戰群雄,一人與其他專家進行了7天的辯論!

黃萬里認為,在黃河淤積段上不能建壩,否則黃河下游的水患將移至中游關中平原;而且,河道裡的泥沙是上游切割、下游造陸地的自然作用,建壩攔沙讓黃河清,違反自然規律,不現實。他還指出,大壩建成後將淹沒田地,造成城市災害。

然而,7天的辯論並沒有改變其他專家的想法,之後3天還幾乎成了黃萬里批判會!黃教授只好退而求其次,建議不要堵塞6個排水洞,以便將來可以用來排沙。所幸這個觀點被全體通過了。可誰也沒想到,在施工時,老毛子磚家堅持按他們的設計,生生將6個底孔堵死了。

到1958年11月25日,三門峽工程開始黃河截流。1960年6月大壩建築到340米,也就是相當於100多層的摩天大樓的高度,同年9月關閘蓄水、攔截滾滾河沙。正如黃萬里和美國專家的預言,這一年,潼關北側的黃河支流渭河出現「水漫金山」,淹毀良田80萬畝,一個縣城被迫撤離,連西安也受到嚴重威脅。從此,淤沙問題日漸嚴重。

鑒於此,1962年3月,水利部在鄭州召開會議,不得不將三門峽水庫的運作方式由當初定的「攔蓄上游全部來沙」改為「滯洪排沙」。儘管泥沙淤積有所減緩,但因為後來被迫打出的洩水壩底洞的底檻高,洩流量還是太小,於是造成渭河、洛河、黃河淤積的連鎖反應。三門峽工程因此被迫進行多次改建。

諷刺的是,改建後的三門峽大工程,和沒修建水庫前的自然情況並沒有太大差別。三門峽後來被迫力求入庫泥沙全部下排!這和興建三門峽工程為攔蓄上游全部來沙、下洩清水的初衷,完全南轅北轍。折騰了三十多年,花了巨量人力、物力、財力,卻又回到了初始點——沒建三門峽水庫時的狀況!這不是倒楣催的嗎!

而且恐怖的是,滔滔黃河從1972年起開始出現斷流,到了90年代,每年平均斷流一百多天,完全改變了自古以來的黃河生態。黃萬里的分析和預見不幸都一一驗證了。

更悲催的是,由於三門峽工程建成,四十多年裡幾十萬人口被迫離開原本富裕的家園,遷移到土地貧瘠的偏遠地區,其中一些人甚至來回遷徙了幾十次,最終生活一貧如洗。連後來國務院派去視察的高官見到此情此景都忍不住落淚,痛心地道歉說:「國家真對不起你們!」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算了一筆帳,三門峽工程總結算時耗資40億元人民幣,相當於40座武漢長江大橋的造價,加上之後的改建費用,如打開一個洩沙底孔就需要1000萬元,而命令堵塞這些孔洞的老毛子專家,絕不會為此賠償一毛錢。受災地區所遭受的損失更是無法估量的龐大數字。

要知道,當時因為毛的「大躍進」所導致的大饑荒正在全國蔓延,共產黨如果肯拿這些錢購買糧食賑災,或許就不會有幾千萬人被餓死的慘劇發生。

除了經濟上的巨大損失,三門峽工程對環境也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危害。其一,由於水庫周圍地下水位提高造成耕地鹽鹼化五十多萬畝;其二,由於水庫蓄水,導致塌岸而損失了大量耕地;其三,毀掉大量文化發祥地的珍貴文化古蹟,等等等等。

更讓人辛酸的是,準確預測了三門峽工程上馬將帶來無窮危害的黃萬里先生,卻被打成了「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

怎麼回事呢?不是說黃先生剛直不阿,誰都敢頂嗎?我們看看他怎麼得罪的太上皇老毛,被老毛批語戴上「右派」帽子的。

1957年6月19日,黃教授在清華大學校刊《新清華》上發表散文《花叢小語》,老先生開篇即賦詩曰:「乘迴風,撥開霾氣,宇清如激。人世烏煙瘴氣事,一霎薰銷燼滅。」您說這哪是小語,分明是反詩啊。這還不算,老先生居然還借《紅樓夢》曹雪芹筆下賈雨村、甄士隱兩人的名頭,造出甄無忌、賈有道2人,加上主人,3人一起喝茶妄議政府修路工程,好一通指桑罵槐。

其中精采的是甄無忌曰:「照你說,這是工程設計的錯誤。王八蛋!(我畫外音:大知識分子這就開罵了)市政府誰管這種事的?净説美帝政治腐敗,那裡要真有這樣事,納稅人民就要起來叫喊,局長總工程師就當不成,市長下度競選就有困難!我國的人民總是最好說話的。你想!沿途到處翻漿,損失多麼大,交通已停止了好久,倒楣的總是人民!王八蛋!也不知該罵哪位坐汽車的官大爺。」無忌可真動了肝火,肆無忌憚地破口大罵。

但黃教授再罵,也不過是發在清華校刊上的文藝作品,卻不知被哪個五毛黨的前世爹捅到毛皇那裡。同樣是「紅樓迷」的老毛怎會看不出個中端倪呢?這不犯上嘛!於是老毛批示了一句話,叫「這是什麼話?」,而且在《人民日報》以「什麼話」為標題發表。後來「什麼話」三個字也被《人民日報》拿來作為批判右派的專欄題目。

黃萬里被老毛打成了右派,1961年「奉命在密雲勞動」,與民工同吃同住同勞動,住的是自己挖的半地下土洞。8年後又放逐到江西鄱陽湖勞動,1974年還被揪回清華大學挨批鬥。1976年老毛死了,文革結束。1980年2月26日,度過22年半的右派生涯後,黃萬里收到中共清華黨委短短幾行字:「黃萬里同志原劃右派問題屬於錯劃。經中共北京市委批准予以改正。恢復政治名譽,恢復高教二級教授的工資待遇。」這就是中共慣用的「平反」術。

一個業界頂尖教授,因為一篇小文得罪了匪首,活活耽誤了生命最寶貴的黃金半生,直到1998年87歲時,黃老才又被共產黨清華大學批准給研究生授課。而那些不惜禍害中國、支持三門峽上馬的所謂水利專家們,卻相繼飛黃騰達。

黃萬里至死反對建三峽大壩

可惜,歷史的教訓總不能為共產黨所汲取。89六四後,江澤民登上中共總書記寶座,表現出對三峽工程的極大興趣,緊鑼密鼓助地推。江1989年7月21日第一次外出視察,目的地就是三峽工程壩址。江1990年7月接見三峽工程論證匯報會的與會專家,1991年又在政協提案人李伯寧的信上做批示,稱要對三峽工程進行正面宣傳。

1992年2月中共政治局常委討論、批准了三峽工程,但是擔心走全國人大審批程序時,贊成票不足半數就很尷尬。江居然稱他將親自到「兩會」黨員領導幹部會上作動員。果然,這貨3月18日在二會期間舉行黨員負責幹部大會,就三峽工程講了兩個多小時。可惜,江澤民文選中沒有將這個兩小時的講話選入,可能是難以見陽光吧。說興建長江三峽大壩工程,是第三代領導人立志要實現老毛「高峽出平湖」的宏願。黨中央和他都對三峽工程投了贊成票,黨員代表和委員,要和他思想上、行動上保持高度一致,支持三峽工程。

中共總書記用黨的意志和紀律約束二會代表為三峽工程投票,影響工程決策,這在中國工程決策史上是第一次。讓後人聽來也是醉了。

黃萬里斷言:三峽工程會導致生靈塗炭,大好山河糟蹋,富饒的四川盆地將淪為澤國。圖為三峽大壩。(STR/AFP/GettyImages)

五年後,1997年11月8日江在長江截流儀式上又大讚三峽工程,稱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綜合效益最廣泛的水利水電工程,將對國民經濟發展起重大促進作用,是一項造福今人、澤被子孫的千秋功業。

然而,沒過幾年,蛤蟆就下台了,它的豪言壯語再也沒人敢重複。因為,報應來了!雖然三峽工程決策錯誤,應由江蛤蟆承擔責任,但誰都知道蛤蟆打死也不會認錯。事實上,據稱江澤民當時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中共人大沒能通過。在一片爭論聲中,江澤民等人強行拍板三峽工程上馬。李鵬在回憶錄中說,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由江澤民主持制定。

我們只管等待大審判時刻的到來!

和反對黃河三門峽工程一樣,黃萬里一生堅持反對建長江三峽大壩,但他的意見均未被決策者採納。被「平反」後,他多次向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和國務院總理李鵬去信,闡述自己的觀點,但沒得到任何答覆;他甚至向中紀委舉報國務院對他的申訴置之不理的行為違憲,但依舊沒得到任何答覆。

1986年,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對三峽進行工程論證,頂級專家黃萬里教授竟然沒有被邀請參加。可見此論證毫無權威性。江澤民才不管這些,三峽工程議案於1992年被七屆人大五次會議以1767票通過,反對177票,棄權664票,25票未按表決器,贊成票數之少,在中共人大歷史上是空前的。

三峽大壩最終建成後,包括胡錦濤、溫家寶在內的一眾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都沒到現場,他們已經意識到三峽大壩是個錯誤的工程,但已無可挽回。

黃萬里苦口婆心地上諫,斷言三峽工程會導致生靈塗炭,大好山河糟蹋,富饒的四川盆地將淪為澤國。他還詳細陳述了12項弊端:

1. 長江下游幹堤崩岸;2. 阻礙航運;3. 移民問題;4. 積淤問題;5. 水質惡化;6. 發電量不足;7. 氣候異常;8. 地震頻發;9. 血吸蟲病蔓延;10. 生態惡化;11. 上游水患嚴重;12. 終將被迫炸掉。

說明一下,黃老的公子黃觀鴻先生對各界流傳甚廣的12條弊端的5、7、8、9條有質疑,提出了自己對父親陳述的意見,大家可以收看新唐人電視台對他的專訪。黃觀鴻先生倒是補充了父親給江澤民寫信說的另外兩條意見:1. 修三峽在國防上是資敵軟肋,人家不用原子彈,一個普通炸彈一炸你就崩潰了。國防上行不通。前中共國防部長張愛萍也提了同樣意見,但江澤民就是不聽。2. 建壩預算600億沒算複利,三峽大壩建成十幾年沒有收入,光有投入,不如在烏江或者金沙江上游花同樣的錢修4個小水電站,很快就修成,還就可以把錢賺回來了。黃萬里警告江澤民說:不要在兩個大城市的幹流上修壩,那是要闖大禍的,你們非要修,終將被炸掉。

如今,被江蛤蟆標榜「澤被子孫的千秋功業」的三峽大壩,建成僅僅14年,如果加上黃觀鴻先生補充的兩項,14項預言大多實現,最後一項「被迫炸壩」也已在路上。特別是今年長江中下游的驚人水患,7月2日已發生在被中共水利部命名的第一號洪水的焦點——三峽大壩,這個懸在中國人民心中永遠的痛,必將在不久後,成為李銳之女李南央書中所定義的——愚蠢的紀念碑。

2001年8月27日,90高齡的中國脊梁黃萬里撒手人寰,病重彌留之際仍然喃喃呼喚:「三峽!三峽,三峽千萬不能上!」之後,帶著無盡的遺憾,離開了他牽掛一生的悲劇祖國。

黃萬里挑戰魔頭、護衛母親河的故事講完了。謝謝您,我們下集再見。

欺世大觀》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冰點主編李大同博客被刪 轉發文章二篇
三峽工程遺禍無窮 習李表態透何信息?
三門峽前書記獲刑12年 曾與女市長相互舉報
中國第一壩三門峽大壩悲歌 為何壩成即禍出?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廣州傳下死令 G7歐盟溯源火烤世衛
【遠見快評】反外國制裁法 北京揮「七傷拳」?
【秦鵬直播】《無間道》恐成絕唱 疫苗大戰打響
【小宇宙傳説】男孩天堂一遊 帶給您新的思考
【財商天下】白鶴灘水電站 抄到世界第一
【珍言真語】梁振英爭特首?程翔:沒必要演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