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88)落海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19
【字號】    
   標籤: tags:

第八十八章   落海

初冬的日本海,白浪滔天,朔風陣陣;低矮的彤雲似乎降低了天空,擠壓著海面上的飛行物與風帆。

兩架直升機一前一後在日本海的海面上低空飛行,一尊乘坐的直升機在後邊。他們從大連起飛,穿越了東海、日本和南韓之間的對馬和大韓海峽,進入日本海。

因為要避開朝鮮和南韓的防空識別圈,繞了很大一個圈才進入日本海。離得最近的是俄羅斯遠東邊疆行政區的海參崴,但是俄羅斯遠東軍區司令部卻把他們安排到哈巴洛夫斯克邊疆區的首府伯力附近的一座軍用機場降落。

不得已,他們得穿越日本海進入哈巴洛夫斯克邊疆區的水域。

在進入日本海的時候,已經出現油料告急信號,又聽聞只讓他們降落在哈巴洛夫斯克邊疆區,直升機內一片沉悶。

「這老毛子太不地道了,這不是要讓我們落水嗎?」終於陳祕書忍不住開口抱怨道。

「是啊,這樣的話,我們根本到達不了目的地,就沒有油了。」丁祕書冷靜說道。

一尊臉色難看,但此時自己一定要鎮靜,否則內部就要譁變了。「再打電話,給他們解釋我們的情況。」

丁祕書拿起衛星電話,一陣操作之後,回過頭絕望說道:「對方根本不聽解釋,就把電話掛斷了。」

每個人都了解到目前狀態,這個普京並沒有把一尊當回事,也許迫於情面,答應讓一尊在遠東降落,但估計降落之後也是軟禁。

目前來講,一尊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想到這點,陳祕書偷偷看了一下丁祕書,兩人心領神會。

丁祕書開口說道:「主席,我們右邊就是日本,您看我們不如去日本,那是一個法治國家,或許比去俄羅斯要好。」丁祕書小心謹慎地把話說完。

一尊陰著臉沉默一會,「不行,原因都不用我說。」一尊嚴厲說道。

是的,這個不能說的原因在於日本是美國盟國,而這次反叛就是美國背後支持的,去日本等於入虎口,一尊肯定被遣送回來。

大家沉默不語,飛機一路向著哈巴洛夫斯克區前進。

在接近哈巴洛夫斯克邊疆區五十海里的地方,油料終於告盡了。直升機發動機像是喘息的老牛,發出一陣陣低吼。

駕駛員解脫了安全帶,把飛機交給副駕駛,站起身子來到後艙對丁祕書說道:「丁祕書長,我們必須迫降,你叮囑主席繫好安全帶。」

丁祕書面露恐懼說道:「安全嗎?」

「我們儘量爭取降落到海灘,不發生傾覆,不會有大問題。」駕駛員是個王牌駕駛員,很鎮靜地說道。

其實不用丁祕書轉告,一尊已經聽到他們的話語,緊閉雙目,用手把安全帶繫緊了一些。

此刻,多餘的話沒有必要說,只能祈求運氣。

直升機內除了兩個駕駛員,還有四名警衛在機艙內,加上一尊、陳祕書、丁祕書,總共有九名乘員;前邊的直升機有八名警衛,兩個駕駛員。

駕駛員向前邊那架直升機駕駛員通告了迫降的命令,就看到前邊直升機頭一低,向著海岸線扎了下去。

確實直升機再不降落只能墜落大海了,但是前邊那架直升機還是沒有迫降在海灘,而是衝進了海岸邊的山林裡,眼見著直升機翻滾起來,好在沒有發生爆炸,但機內的人員有的被甩出機艙外直接摔死,留在機艙內的人員估計也受傷不輕。

後邊這位駕駛員趕緊壓下駕駛舵,飛機沒有迫降到海灘,而是像一坨重鐵機頭向下扎進距離海灘兩里地的海水裡。

隨著一陣劇烈的震顫之後,每個人都像經歷了一場過山車遊戲,一種不規則的過山車,平復下來,機頭開始往下降,海水滲進了機艙。

駕駛員大聲喊道:「趕快穿上救生衣,準備下海。」

陳祕書、丁祕書和四位警衛都很快行動起來,解脫了安全帶,穿上座位底下的救生衣,唯有一尊面色發青,臉色顯出痛苦之色,坐在座位上不動作。

丁祕書看到,趕緊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藥瓶,擰開來,倒出幾粒藥丸,捏開一尊的嘴巴,讓他吞咽下去。漸漸一尊不再抽搐,臉色也恢復了正常。

劇烈的波動讓一尊的心臟病發作了。

飛機滲水越來越厲害,駕駛員有點著急,打開了艙門,大聲喊道:「趕快走,不走出不去了。」

四名警衛員趕緊幫助一尊穿上救生衣,駕駛員領頭進入海水,向著岸邊泅渡。陳祕書、丁祕書隨後,兩個警衛引領著一尊出了艙門,另外兩個提著四個皮箱還有兩件小箱子在最後。

這裡和日本的北海道只有一個海峽之隔,海水很冰涼,幾個中年人都感到受不了,只有四個警衛還沒有特別感覺。

一尊被四個警衛牽引向著海邊游去。

半途之中,一尊已經臉色發白,渾身顫慄,顯然是抵抗不了海水的寒冷。四個警衛加快了游動的速度。

花了大約半個小時,才泅渡完這兩個海里的海程。

儘管穿著防水的軍用服裝,每個人還是濕透了,癱在海灘上喘著粗氣,只有一尊一動不動。

一位警衛高聲喊道:「丁祕書,主席不行了,開始發燒。」

大家爬起身子,圍攏過來。

駕駛員學過一些醫療知識,摸著一尊的脈搏說道:「脈搏微弱,身體冰冷,我們得趕緊生火。」

大夥趕緊去附近的樹林裡拾取枯樹枝,在岸邊點起篝火,將一尊靠近篝火取暖。取出乾糧來,就火燒了一些熱水,飲用起來。

陳祕書和丁祕書在竊竊私語,「丁祕書,我們只能去俄羅斯嗎?」陳祕書假裝疑惑問道。

丁祕書沉悶回應道:「不去那裡,還能去哪裡呢?」

「你知道我們手裡有兩千萬美金現金,還有兩箱珠寶首飾,如果去了俄羅斯,估計這些都要被沒收了。」陳祕書不甘心地說道。

丁祕書明白了陳祕書的心思,以俄羅斯方面這個態度,他們估計連人質也做不了,只能是被監禁;那些金錢和珠寶,肯定會被拿走。俄羅斯人的貪婪、不守信用是出名的。

「可是我們沒有船啊,想去日本也去不了啊。」丁祕書無奈說道。

「事在人為,現在就派人出去尋找附近漁民的漁船,我們只能偷渡到日本,才能保住這些財物。」陳祕書顯然已經考慮過。

丁祕書眼睛一亮說道:「是的,必須想辦法,否則我們什麼也得不到。」

丁祕書站起身子來,和四個警衛中的一員說道:「伍班長,我們現在必須趕快離開這裡,所以必須去找交通工具,你帶領兩個警衛去附近有亮光的地方尋求當地漁民幫助。」

伍班長立刻明白丁祕書的意思,馬上站起來說道:「是,我即刻去尋找外援。」招呼兩個警衛向著岸邊深處走去。

半個小時之後,伍班長領著兩個當地漁民過來,一老一小,他們有一艘機動漁船,可以出遠海。

雙方開始用電子翻譯器交流,老人說他在打漁十幾年,去過日本北海道販賣漁獲,那裡有相識的魚販,可以把他們送到那裡。經過討價還價,以美金5萬元成交。

大家開始收拾行李和篝火,不到十五分鐘,回去取船的年輕人駕駛著一艘快艇出現在岸邊,這是一艘可以用作遠海觀光和釣魚的中性快艇,能夠乘坐二十人。

兩個警衛抬著一尊,另兩個提著箱子,大家開始涉水向快艇渡過去。

在他們走後的半小時,俄羅斯岸邊巡邏隊遵照上邊的指示來到這片海域,發現失事的直升機人員,以及岸邊的篝火堆。另一架直升機沉沒海水裡,沒有被發現。

從這裡到北海道最近處也有兩百多公里,所以快艇全速行駛也需要四個多小時。但眼見一尊呼吸越來越微弱,心臟病和身體急遽受涼,讓一尊的身體出現多發病狀,高燒和肺病一塊爆發,一尊面色赤紅,呼吸急促。

老漁民小聲對丁祕書說道:「不及時到醫院救治,這位大概支撐不到兩個小時。」

陳祕書和丁祕書面面相覷,實在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件事,如果回頭到俄羅斯也許會及時救治一尊,但他們就會人財兩空,人出不來,財物也會丟失。

果然才走了三分之一路程,一尊已經意識模糊,面色逐漸由赤紅變得發白、發青,最後停止了呼吸。

老漁民再次說道:「這個屍體不好帶上岸,會引起日本警方的懷疑,給我們帶來麻煩。」

大家聚在一塊商量如何處理一尊的遺體,陳祕書說道:「目前最可靠的辦法就是海葬,這也許符合他老人家的意願,魂歸大海。」丁祕書點頭稱是。

到了目前狀態,丁祕書講清楚了為什麼去日本的原因,大家都非常理解,知道俄羅斯人的不可靠。何況這些財貨人人有份,是他們未來在國外生活的本錢,不能失去。

於是眾人將一尊的遺體用大衣裹住,繩子捆綁好,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告別儀式,將一尊遺體拋向大海。

在泛著白沫的海面上,一尊遺體漂浮幾下,被海浪捲走了。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旦國內政治制度順應天意民意,我和弟弟將返回故鄉,為祖國為人民效勞,繼承媽媽的遺志,把祖國、把家鄉建設成真正的人間天堂。
  • 江澤民為自己家族拼命撈錢,並為共產黨培養出中國歷來最多貪官污吏,禍害無窮。
  • 但他能力平平,沒有政績可言,而且他帶頭貪腐,為中共培養出歷史上最多的貪官污吏。按黨章,黨的總書記只能連任一次,因此在十六大會上就要交權下臺。但這樣的榮華富貴、高官厚祿是他一生投機鑽營奉承拍馬的結果,他怎捨得放下。
  • 1982年的夏季,這位鄧大人從中共的休養聖地北戴河返回北京,但他的車隊在途經唐山的路上遇上一群手持菜刀的青年攔截。這些青年原是唐山地震時父母雙雙死去的孤兒。他們因找不到職業,生活無依無靠,後來他們聚集在一起拿菜刀在唐山的公路上攔汽車,靠敲竹槓為生,所以當地群眾稱他們是菜刀隊。
  • 鄧小平歷來就是毛共集團的高級殺人、害人、整人的急先鋒,他發動嚴打,殺害六四愛國學生運動,廢黜三任黨和國家領袖,篡黨奪權稱太上皇。他是手上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劊子手。
  • 周恩來在世時和毛澤東一起的幾十年中,帶給國家人民的是哀鴻遍野、屍骨堆山、血流成河、滿目瘡痍的國土。
  • 周恩來為保住自身的地位,卑躬屈膝做奴才給主子看。周恩來的表現不說堂堂總理,就是連做人的尊嚴都丟光了。
  • 周恩來受蘇聯命,作為中共代表派駐重慶,他在重慶除全力祕密向國民黨、政、軍、文、經、內派遣大量特務間諜進行破壞策反外,還協助毛澤東謀殺華中局書記兼新四軍政委項英,並派潘漢年去勾結日寇當漢奸,為日寇提供國民黨軍情報,達成日、偽、共三方共同攜手挾擊國軍的口頭協議。
  • 他出賣主權奉送領土,默認沙皇奪去的我國東北的大批領土,承認蒙古獨立。抗日時勾結日寇夾擊國軍,甘願當日本漢奸賣國賊,還多次面謝日本的侵華。他建政後又把中國的周邊領土送給越南、朝鮮、緬甸和印度等國。
  •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這個只是畫餅,按照總統府的意見,如果美軍真的派戰機協助平亂,俄羅斯只能口頭抗議,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則和未來的北京政府沒有了任何轉圜餘地,第二也是最關鍵的,俄羅斯確實沒有和美國常規軍事力量對抗的本錢,也不會因為東北三省和美國發生核威懾衝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