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讀宋詞系列二之五:宋祁《玉樓春·春景》

【品讀宋詞】紅杏尚書宋祁 不負繁華春景

作者:蘭音
北宋名臣宋祁,有「杏花尚書」之雅號。圖為清董誥畫《二十四番花信風圖》之杏花和李花。(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官居尚書,文名遠播,享不盡榮華富貴,對於晚年的北宋名臣宋祁來說,這一生或許已經完滿。這一年春意正盛時,暖風薰然,宋祁和幾位好友踏春遊湖,只覺風光無限好,內心有說不出的歡娛暢快。

眼前的一切,就像他的人生一樣熱鬧繁華。湖面清波如薄紗微皺,遊人泛舟湖上,面對著綠楊如煙、紅杏盛放的景色,彷彿在畫中徜徉。宋祁原本陶醉於賞心樂事,然而夕陽西下,韶華將逝,讓他不由得想起平生經歷,不禁聯想到,漫漫人生路,歡樂之時太少,千金之富怎敵真心一笑?

大概到了他這個年紀,已經看透個人的榮辱得失,不再一味地傷春悲秋。他反而勸慰大家,舉杯遙祝夕陽,請它停駐片刻,再為錦繡繁花留下片刻的明媚霞光吧!

正是「一曲新詞酒一杯」,宋祁作為填詞大家,怎能不留下一首宴飲酬唱之作?於是便有了《玉樓春‧春景》一詞:

東城漸覺風光好,縠皺波紋迎客棹。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詞境賞析

一首讚美春光的《玉樓春》,抒發了詞人對美景和青春的眷戀,題材看似平凡,文字看似隨意,字裡行間卻流露出大宋才子特有的風華氣度。北宋初年,國力正盛,崇尚文化的國策,又讓這個中華王朝增添了許多風雅氣息。宋祁,才情縱橫的一代才子名臣,年華老去,風采卻不減少年,寫下這首熱情洋溢而流麗多姿的婉約之作。

宋祁因為《玉樓春》的「紅杏枝頭春意鬧」一句,得到「紅杏尚書」的雅號。圖為盛開的杏花。(Shutterstock)

「東城漸覺風光好」,上片以遊賞東城為起點,從詞人感受出發發覺了春天風光之美。在傳統五行文化中,春季、東方都和木對應,所以古人認為春自東來,賞春必然是在「東城」。句中「漸」字也很傳神,傳達出了詞人從容遊覽,逐漸發現芳春美景的過程,有種漸入佳境的意味。接下來,詞人將眼中所見一一描述,逐步展開東城外的春日畫卷。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泓春波綠水。微風吹拂,湖水蕩漾,層層波紋就像是皺起的細紗。水波慢慢展開、擴散,彷彿帶著盈盈笑意,召喚遊人的舟楫。所以詞人說道:「縠皺波紋迎客棹。」

《玉樓春》不講究對仗,詞人卻在上片結尾採用工整的對仗句,「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描繪出綠如煙、紅勝火的繁盛景致,成為全詞最知名的佳句。作者宋祁,還因為這句詞得到「紅杏尚書」的雅號。

初春時節,楊柳早早抽出嫩黃淺碧的枝芽,遠遠望去猶如一片如夢似幻的雲霧,也就是「綠楊如煙」。在乍暖還寒的天氣裡,寒氣正在逐漸消散,帶走嚴冬的沉悶,所以詞人用「曉寒輕」這一獨特的感受,傳遞出精神上的輕快之感。

最後的景色就更妙了。杏花紅潤嬌美,那鮮艷的色彩、搖曳的姿態,將人間妝點得更加嫵媚動人。句末的「鬧」字,採用擬人手法,使得爛漫春花綻放的形象呼之欲出,彷彿就在眼前。而且,它把無聲的靜物,化作有聲有色的動態場景,襯托出整個春天的生機盎然。正如《人間詞話》所評:「著一『鬧』字而境界全出。」

上片寫盡春日風光,到下片,詞人由景入情,轉向對光陰、人生的感慨。「浮生長恨歡娛少」,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回首往事,詞人只感嘆平生歡娛之時太少,憾恨之事苦多,因而「肯愛千金輕一笑」?他怎會吝嗇將千金之財,換取真心一笑?

詞人在朝做官,政務纏身,又經歷過幾次仕途起落,自然會有世事無常、浮生如夢的感觸。人到暮年,他越發感到生命的可貴,何必為了浮名小利在宦海中苦苦掙扎,迷失了本心呢?趁著大好春光,難道他不應該拋開俗世煩擾,盡情享受大自然賜予的美景嗎?

「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雖然流光容易把人拋,但是詞人還是振作精神,把酒暢飲,藉此勸說夕陽暫緩落山的腳步,在花間多停駐片刻,為他們的宴會多保留一抹霞光吧!在下片,詞人以樂觀的精神,傳達出輕財惜時、及時行樂的意味。筆法一氣貫注,在一片樂景中流露出對生命的省思。

詞人背後的故事

宋祁,字子京,他和哥哥宋庠都是北宋初期的大才子,通過寒窗苦讀、科舉考試而躋身朝堂,因而譽滿天下,並稱為「大小宋」。更為傳奇的是,他們那次科考,宋祁文章最為出眾,被考官擬定為第一,宋庠則排在第三。但是臨朝的章獻太后認為,長幼有序,弟弟不應排在哥哥前面,於是重新調整名次,把宋庠排在第一,宋祁被判為第十。

宋祁的人生中也許充滿許多遺憾,但是他不顧世俗眼光,活出了自己的姿態,在歷史上留下了一個永不老去的「紅杏尚書」。示意圖。(Pixabay)

雖然宋祁和狀元郎失之交臂,宋家卻流傳出「一門兩進士,兄弟雙狀元」的佳話。兄弟倆也是叱吒風雲的朝臣,哥哥宋庠一路做到了宰相,宋祁也官至尚書。特別是宋祁,精通詩文詞賦,負責編修《新唐書》,在文學和史學領域占有重要地位。

同時代的蔡襄,名列書法宋四家之一的文士,曾評價宋祁為人「英采秀發」,「久視之無一點塵氣,真神仙中人也」。而宋祁的生平事蹟,更成了文人們津津樂道的談資。自金榜題名後,宋祁一直奉行他在《玉樓春》中的行樂理念,享受著功名帶給他的榮華富貴。「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就是他生活的寫照。

古代的筆記小說,多次提到宋祁是怎樣「肯愛千金輕一笑」的。比如,宋祁常常在高樓大廈中廣邀賓朋,宴飲笙歌不斷,傳出「不曉天」之名。原來,他特意在門窗處蓋上幾層厚重的簾子,屋內點燃明亮的蠟燭,這樣大家聚會時就看不到天色變化,等到眾人曲終盡興時,才驚覺天已大亮。宋祁的宴會,總是這樣通宵達旦,極盡歡樂。

他在家辦公的時候,更是把書房裝扮得燈火通明,侍女們在一旁紅袖添香,儼然一座「富貴溫柔鄉」。宋祁就是在這種華麗旖旎的環境下,完成了二十四正史之一的《新唐書》。

可以想像,宋祁府上一定姬妾成群。有一次,他在外赴宴,吩咐太太給自己送件外衣。由於他沒有明確指明請誰來送,結果太太們每人都送來一件,數一數,竟有十幾件之多。宋祁覺得,無論穿誰送的衣服,都會讓其他美人傷心,只好自己頂著寒風回家了。

宋祁大半生都過著享樂甚至是奢華的生活,他的詩詞大多表現宴飲遊樂、離愁閨怨等內容。他的人生,正像「紅杏枝頭春意鬧」那樣繁華似錦。但實際上,宋祁耽於享樂的另一面,卻是心憂國事、有治世之才,堪稱賢臣。在邊境戰事緊張的情況下,宋祁上疏天子,提出了著名的「三冗三費」觀點,直陳時弊。之後,他著有《御戎論》七篇,提出寶貴的鞏固邊防的策略。

另外,宋祁及時行樂的生活理念,或許也是出於對生命和時間的珍惜。他早年的生活非常艱苦,潦倒貧困,體弱多病,而且年紀輕輕失去雙親。宋祁的仕途也並非一帆風順,有過多次被貶官、外放的經歷。因而他才三十多歲,就形容憔悴,在詩中以「衰翁」自嘲。一個人嘗盡人間悲苦,美好青春不再,當他憑藉一己才華扭轉命運時,怎麼會不加倍珍惜快樂的時光呢?

品讀《玉樓春》,讓我們認識了一個熱愛春天、積極生活的才子宋祁。他就像是夕陽下枝頭上的杏花,哪怕韶光即將逝去,依然肆意綻放屬於它的美麗,最終占盡春日風光。宋祁看似美滿的人生,也有許多缺憾,但是他不顧世俗眼光,活出了自己的姿態,在歷史上留下了一個永不老去的「紅杏尚書」。

點閱【品讀宋詞】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這句話是怎麼來的呢?唐朝詩人任華曾說:「人謂爾從江南來,我謂爾從天上來。」後來白居易任杭州、蘇州刺史,飽覽當地美景,寫下「江南名郡屬蘇杭」的詩句。或許從唐朝起,蘇杭就和天堂仙境產生了聯繫。再到南宋時期的范成大,他撰寫《吳郡誌》時,記錄下那句諺語,從此「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就成了蘇杭最具知名度的廣告語。
  • 在這個系列的前兩集,我們分別賞析了兩宋才子蘇軾、才女李清照的作品,今天要講的這位詞人很特別,和這兩位大詞人都有關係。他繼承了蘇軾的豪放詞風,因而被合稱「蘇辛」;由於他和李清照是同鄉,又有相似的名號,因而又被合稱為「二安」。他就是南宋著名的詞人辛棄疾。
  • 宋詞,好像離我們的生活很遙遠,其實它就是歌詞,是配合當時的流行音樂而創作的。可能你會說,今天的流行歌詞,為什麼不像宋詞那樣成為經典、成為一代文學呢?恐怕一個主要的原因是,那些詞作者,比如蘇軾、歐陽修、李清照等,個個都是名垂青史的文豪啊!
  • 歷史上的父子文學家不在少數,詩歌有曹操和曹丕、曹植兄弟,文章有蘇洵和蘇軾、蘇轍兄弟。詞也不例外,在宋代名聲最大的就是「大小晏」了,也就是晏殊和晏幾道父子。晏殊是一位才高德韶的宰相詞人,他的小兒子晏幾道青出於藍,被譽為宋朝創作小令的第一人。
  • 岳飛
    宋朝是一個風雅繁華的時代,也是一個熱血悲壯的時代。靖康之難後,歷史上湧現出一代代捨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們要介紹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詞人的填詞大家。
  • 和美的姻緣令人羨慕,但畢竟世事難料。如果兩人不幸分開了,那深切的思念與無盡的追憶,定格在文字中,更有著悱惻動人的力量。南宋初年,就有這麼一對年輕的夫妻,原本才華相當、兩心相許,但不過兩三年,丈夫迫於母親的壓力,不得不與妻子離婚,多年來兩人音訊全無。某一天,丈夫在一座「沈園」遊賞,偶然遇到了前妻和她現在的丈夫。
  • 遊子思鄉,怎一個「鄉愁」了得。床前的明月光,城中的玉笛聲,鄰船的同鄉人,都能觸動他們的情感。他們還會想像,故鄉的梅花或許如期綻放,重陽的登高之行恐怕又少了自己一人,這就是遊子特有的鄉情。
  • 浩如煙海的古詩詞中,傷春悲秋、離愁別緒是一大主題。一個「愁」字,古人用了太多、太美妙的詞句去形容它:愁有長度,李白說:「白髮三千丈,緣愁似個長。」愁有重量,李清照說:「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愁有空間,柳宗元詩曰:「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愁也有時間,馮延巳詞曰:「河畔青芜堤上柳。 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
  • 春色滿園,芳草翠柳,美麗的景色為何讓人心生愁緒?是感慨光陰的飛逝,還是嘆息理想的落空,是思念魂牽夢縈的伊人,或是為無法擺脫的莫名心情而傷懷?
  • 淳熙六年(1179年),南宋詞人辛棄疾已經四十歲了,這是他離開家鄉、南渡入宋的第十七年。這一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多了幾場風雨,也似乎變得更加短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