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希臘神話黎明女神離開提索奧努斯的啟示

文/埃里克·貝斯(ERIC BESS)翻譯/陳遇
奧羅拉離開提索奧努斯
弗朗切斯科·索里梅納(Francesco Solimena)的作品《奧羅拉離開提索奧努斯》(Aurora Taking Leave of Tithonus),1704年。油彩、畫布,201.9 x 59.7公分。蓋蒂博物館(J. Paul Getty Museum),加州。(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905
【字號】    
   標籤: tags: , ,

奧羅拉(Aurora)是希臘羅馬神話中黎明的化身。她是泰坦巨人的女兒,也是奧林匹亞最早的12位主神之一。她是日月之神的姊姊,同時也是風與星辰之神的母親。

在《阿芙蘿黛蒂讚歌》(Homeric Hymn to Aphrodite)的荷馬詩頌中,奧羅拉(又叫厄俄斯,Eos)愛上了凡人提索奧努斯(Tithonus),她被他俊美的外貌迷住了。有一天,她駕著馬車綁走了提索奧努斯,從此將他留在身邊。由於奧羅拉實在太喜歡他了,便請求宙斯將他變成長生不死的神,宙斯同意了她的請求。

許多年過去了,提索奧努斯開始逐漸地衰老。他的頭髮開始變白,這足以讓奧羅拉和他產生距離。她這才想到,自己當初只有請求宙斯讓他獲得永生,卻沒有要求讓他永保青春。因此,提索奧努斯可以長生不死,但他的外貌卻會不斷地老化。

等到提索奧努斯更老的時候,奧羅拉就不再像他年輕的時候一樣愛他了。不過,她仍然想照顧他,因此將他安置在自己的宮殿中,一個可以令他感到舒適的地方。

最後,歲月完全吞噬了提索奧努斯,他已經老得無法動彈了。奧羅拉便將他帶到她明亮的房間中,在那兒他不停地叫喊。有些文獻中寫到,她最後把他變成了一隻蚱蜢,每當聽到它鳴叫時,便會讓奧羅拉想起他。

奧羅拉離開提索奧努斯
弗朗切斯科·索里梅納(Francesco Solimena)的作品《奧羅拉離開提索奧努斯》(Aurora Taking Leave of Tithonus),1704年。油彩、畫布,201.9 x 59.7公分。蓋蒂博物館(J. Paul Getty Museum),加州。(公有領域)

《奧羅拉離開提索奧努斯》

義大利畫家弗朗切斯科·索里梅納(Francesco Solimena,1657─1747)在晚年時完成了這幅作品《奧羅拉離開提索奧努斯》(Aurora Taking Leave of Tithonus)。

索里梅納將這幅畫的右上半部以奧羅拉作為視覺焦點。奧羅拉坐在雲朵上,暗示著她是天神的身分。天使們服侍在這位黎明之神的周圍,替她戴上花冠,又帶來一支火炬,奧羅拉用這支火炬將昏暗的背景照亮。

提索奧努斯則出現在畫面對角的左下半部。他年老的形象和奧羅拉完美理想的青春容貌形成對比。橫臥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單,提索奧努斯舉起左手遮住眼睛,似乎無法承受奧羅拉火炬散發出的強烈光線。

真理與愛的永恆之美

對我來說,奧羅拉和提索奧努斯的故事不僅是一個追愛或衰老的簡單故事而已。這幅畫作和這則希臘神話對我們今天有什麼啟發呢?

我認為奧羅拉恰巧是黎明女神非常有意思。什麼是黎明呢?它是做什麼的呢?黎明是黑夜轉為白天的時刻,這時候太陽的光芒照亮了原本黑暗的地球。

索里梅納在描繪奧羅拉的時候,特別將她畫在雲朵上,手中拿著火炬。而畫面的背景則是藍黑色,奧羅拉正準備履行她的職務,照亮黑暗的大地。

這幅畫有可能是在暗示著我們與神的關係嗎?是否透過加深我們對神聖真理和偉大慈愛的瞭解,有助於暴露出我們心中原本看不到的黑暗角落呢?

在畫中,奧羅拉的頭上冠以花環。一旁的小天使拖著一整盤花,而奧羅拉的左手中也握著一小束花,花在此是美麗的象徵。天使們將美奉獻給奧羅拉,意思是作為一位女神,她得以擁有天神之美。

而在故事中,奧羅拉之所以愛上提索奧努斯是因為他的美貌,後來離開他是因為他衰老不再俊美了。若奧羅拉得以保有神的美貌,為何她會被凡人的美迷住呢?

她手中的火炬或許可以提供我們一些線索。美貌,至少是視覺上的美,只有在被光照亮的情況下才能看到。我認為在神聖的真理與無邊慈愛的照耀下,我們的心靈也會是美的;這是用神的光耀填滿我們心靈的黑暗處,使之也閃耀著美麗。

那麼,是否提索奧努斯原先的俊美是結合了形體上的美,以及追求神聖真理與愛這種心靈之美呢?若是的話,或許他的衰老是由於他逐漸放棄了對於神性的追求。

畫家索里梅納在描繪提索奧努斯時,將他的手擺在衰老的臉龐前,擋住了奧羅拉的光。他用手製造陰影,讓天神的光沒辦法照射過去。

若奧羅拉的火炬代表著神聖真理與愛,那麼提索奧努斯的手是否意味著對其的抗拒呢?有趣的是,提索奧努斯用象徵著五官之一的手,舉起來遮住了其它四個感官——眼睛、耳朵、口、鼻——所有他用來感知世界的感官。

是否提索奧努斯試圖遮住五官,將他們留在黑暗中以拒絕神的真理與愛呢?或許他不斷地衰老,讓奧羅拉對他失去興趣,是因為他忘了持續追求對真理與愛更深更廣的認識,反而關注在塵世的事物而使他的心靈逐漸黯淡。

我們是否可能重新喚起我們對於神聖真理與慈愛的嚮往,讓我們也值得擁有天神之美?

許多人生旅程都是從一個問題開始的。什麼樣的問題可以引導我們踏上一個更光明美好的心靈之路,藉由神聖真理和愛昇華至永恆之美的境界呢?

傳統藝術作品有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可以指向肉眼不可見的東西,從而引發我們思考:「這對我、對每位觀眾意味著什麼?」「它如何影響了過去,又會如何影響未來?」「它對我們身而為人的經驗有什麼啟迪?」

作者簡介:

Eric Bess是一位美國寫實藝術家,目前是視覺藝術博士研究所(Institute for Doctoral Studies in the Visual Arts,IDSVA)的在讀博士生。

原文The Eternal Beauty of Divine Truth and Love: ‘Aurora Taking Leave of Tithonu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