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程翔:中共曾勾結外國顛覆中華民國

人氣 1321

【大紀元2021年0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中共)動不動就說我們香港的抗爭者是受外國指使、拿外國人的錢,來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我覺得對我們香港抗爭者的這種誣衊,是完全沒有根據的。」反而,「如果套用在它自己建黨的過程中呢,就非常之貼切。」香港資深中國問題專家程翔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說。

今年是中共建黨一百周年,程翔表示,中共在蘇聯「第三國際」的扶植之下成立,最初的性質是第三國際中國支部,然後才是中國共產黨。

「第三國際」也叫「共產國際」,列寧1919年成立用來專門對外輸出革命,野心赤化全球,實質是全球顛覆各國政權的總指揮部。中共在成立初期沒有錢,也沒有理論和實踐,共產國際在「一大」主持制定了中共黨章,實質是執行蘇俄紅色帝國主義的東方路線。初期中共在政治、思想和組織路線無不聽命於蘇共,蘇共是中共的主心骨和靠山。

因此,中共在成立之初就是一個賣國黨,加入共產國際參與暴力革命,目的之一便是顛覆中華民國。

程翔說,中共從在上海開「一大」的第一天,就在接受共產國際的資金。「參與會議的每一個人,每一個代表都得到共產國際所發的路費。」「建黨初期完全是共產國際支援,所以呢中共才有一個外號叫做『盧布黨』。」

蘇聯境外勢力利用中共顛覆中國政府

程翔最近正在寫一個中共黨史的系列文章,是什麼促成他寫這個系列呢?他坦言,就是因為中共近兩年在打壓香港人時,「動不動就說我們香港特別是泛民主派的人、年青的人去勾結外國勢力,意圖就是奪取特區的領導權,從而以香港為基地顛覆中國(中共)的國家政權。這樣的廢話,聽了很多。」

他強調,香港人是為了自己和後代,而向中共爭取民主,根本不是什麼外國的問題,最簡單的事實就是,梁振英經常說,雨傘運動或者種種抗爭運動有外國資金,適當的時候他會將這些暴露出來。可是「到現在為止,我們看不到梁振英也好,中共也好,它拿出什麼確鑿的證據或者文件,來證明我們香港的抗爭者是受到外國的支持。」

「反而中共對我們香港人的指責,如果套用在它自己建黨的過程之中呢,就非常之貼切。」他指,中共在建黨初期完全是靠共產國際支援,到後來的整個奪取政權過程中,蘇聯一直都在背後大力支持。

事實上,中共紅軍的名字就是照搬了蘇聯紅軍;後來「聯蔣抗日」也是斯大林為了牽制日本避免其攻打蘇聯而發出的「最高指示」;1947年至1948年,中共與蘇聯簽訂《哈爾濱協定》和《莫斯科協定》,出賣祖國權益和東北資源,換取蘇聯在外交和軍事上全面支持中共,最終打敗了國民黨。

「過去來說,大家對這些『盧布黨』的說法雖然是有所聽聞,但是苦無證據,所以都以為只不過是國民黨對其對手的一些歪曲宣傳。直到『蘇共』解體之後,蘇聯的很多祕密檔案解封了,呈現了大量的資料。」

他說,蘇聯解密檔案顯示,共產國際當年從政治理論到具體的鬥爭方法,再到軍事援助,出錢、出人、出武器、出軍事訓練等等,全面支撐起了中共,「目的呢,是為了顛覆當時的中央政府,而且在『蘇共』的軍事支持之下,慫恿中國共產黨實行武裝割據,從而削弱國民黨的中央政府」。

中共誣衊香港抗爭者 所有罪狀都直指自己

程翔表示,拿中共今天詆毀誣蔑香港抗爭者的所有那些罪狀,一件件對照中共自己,全部非常貼切。如果將蘇聯的解密檔案翻出來看,就會更加清楚,事實是無從抵賴的。

「我們香港的抗爭者,只不過是要求中共,遵守它在《基本法》對香港人的承諾,讓我們香港人有雙普選,如此而已。但竟然被誣蔑為是引入外國勢力,妄圖顛覆中國政府,這些罪狀聽起來真是很嚇人的。」

基於這樣的原因,他覺得,很有必要去爬梳一下中共的歷史。「習近平不是說叫大家去學習黨史嗎?那麼我就響應習近平的號召,去深入地研究黨史,然後就將中共的真實的本質,呈現在大眾面前。」

他準備分期分批,來寫下中共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政黨,它怎樣起家的,以及它100年來的殺人歷史。「我們知道,中共之所以這麼快能夠建立起政權,其實是兩件事,一個就是當年靠殺人立威;第二就是靠宣傳,宣傳就是欺騙。暴力和欺騙,是中共迅速拿到政權的一些很根本的原因。」

中共對中國人民的所有承諾無一兌現

「中共這100年來,對中國人民做出過很多承諾,但是沒有一個承諾是兌現的。」他舉例說,中共沒掌權之前,承諾在掌權之後,會把中國建成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人們問它,什麼叫民主什麼叫自由?它就說林肯所說的『民治民有民享』,羅斯福總統所說的『四大自由』。」

因為它講得特別好聽,很多人當時信以為真。「但是結果呢,一到掌權之後,就把專政這兩個字寫進它自己的《憲法》,從此中國就走上一個人道主義大悲劇的時代。」

他列舉,中共在歷史上不斷背棄它對人民的承諾。中共1951年與西藏政府代表在北京簽署雙方《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又稱「西藏17條」,明確規定「對於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變更」,「有關西藏的各項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強迫」等等,其實就是「一國兩制」。

然而中共在1954年頒布的《憲法》即取消了《十七條協議》裡西藏特殊自治狀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體化。1959年共軍攻入拉薩開始血腥鎮壓,達賴喇嘛逃亡印度,中共宣布和平協議無效,並解散西藏噶廈政府。後來文革中,無數寺廟被砸爛,僧人被遊街示眾,西藏90%的寺廟遭到破壞。

「當時信誓旦旦,說要遵守這個承諾,結果又是背棄這個承諾。再看看我們香港,《中英聯合聲明》,當年也是信誓旦旦的,拿去聯合國登記,以彰顯它信守諾言的決心。但是曾幾何時,又被它單方面地宣布失效。」

他直言,中共百年來作出了很多很多承諾,但這些承諾到最後都一一破滅了。所以他覺得,需要將這百年來中共的謊言做一些歸類總結,「我就憑自己的能力,做得多少就多少,務求還歷史一個真實的面目」。「當然我最希望就是,我的這個系列能夠引起廣大讀者的興趣,然後大家共同來爬梳這些原始材料。」

他的一些朋友,提供給了他很多蘇聯的解密檔案資料,他從這些資料裡面得以一窺中共真實的一面。「我希望廣大讀者都能夠由這個解密檔案入手,去找出中共政權,它的本質到底是怎樣的。」

習近平搞個人崇拜美化文革

程翔表示,現在中國的大環境就是,習近平徹底拋棄了鄧小平的路線,有跡象看到他要逐步走回毛澤東的路線。

他說,鄧小平不敢徹底否定毛澤東,但他對文革是持徹底否定態度的,1981年中共《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已經說得很清楚,將文革認定為一場災難。

而今建黨一百周年,習近平又出了一本中共簡史,此前建黨70周年和90周年的時候,中共也曾出過兩套黨史。「你將這三套黨史拼一起看,看到第一就是,習近平在營造著他個人崇拜。」

他統計,「習近平做總書記10年都還沒到,但他的篇幅占了他那本黨史的27%,就是三分之一那麼多。你想一下他9年,只不過是黨史的十分之一不到。這完全是一個對他個人崇拜的做法。」

所以他認為,中共最新的黨史,簡直就不是黨史,而是「黨史習近平化」,「將整個黨史這麼大篇幅放在習近平一個人身上,這個是完全不對稱的」。

第二他認為,新黨史準備為文革翻案。建黨70周年和90周年出的那兩套黨史,都對文革持嚴重的批判態度,都有內容「專章講文革的成因,文革的後果,還有文革造成什麼災難,特別是今後要怎麼防止文革的發生」。

但是,在習近平的新黨史裡面,文革在目錄裡消失得「無影無蹤」。

「文革這兩個字有出現,但是那本書的目錄裡面,完全看不到文革兩個字。就將文革歸類在『艱辛的探索』這個章節裡面。」「完全淡化文革這場災難對中國帶來的一些不良的影響。」

新黨史對文革的結論「只不過是抄回1981年那個決議」,但是之前的兩本黨史,「都很強調要怎樣防範文革捲土重來」。

從習近平新出的黨史對文革的態度,就知道「習近平呢,是有心、有意去為文革平反」。

香港大學出現學生告發老師

《港版國安法》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通過的,因此程翔覺得對香港非常不利。《港版國安法》通過時候只說追究四類行為,但實際上影響已經是全面性的。

「今天最新的消息說,香港大學已經出現那些學生去檢舉老師講話、講課的內容不符合《港版國安法》的精神,去告發那些老師。我們知道文革的時候,一個最為人詬病的就是夫婦互相檢舉,子女去檢舉父母,學生去檢舉老師。這是使整個社會沒有了基本道德倫理一些做法,但是今時今日居然發生在香港大學,這個所謂最高學府裡面。」「令人不寒而慄。」

慶祝建黨100周年之後,中共會如何處理香港的問題?他覺得,香港的政治氣氛只會更加肅殺,這是非常值得大家擔憂的。

中共可能在香港鼓譟「愛國就要愛黨」但沒市場

2019年6月12日,香港萬人包圍立法會,圖阻《逃犯條例》修訂二讀。港警與市民在金鐘等地發生衝突,有警員甚至直接瞄準記者射擊。警方公布當天施放240發催淚彈、19發橡膠子彈、3發布袋彈、33發海綿彈,包括記者逾80人受傷。警方施暴直接引發港人「6·16」200萬人大遊行,拉開了浩蕩的「時代革命」序幕。

即將到來的6月12日被認為是反修例兩周年紀念日,屆時中聯辦、駐港國安公署、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以及解放軍駐港部隊四個駐港機構,將在灣仔會展中心聯合主辦「中國共產黨與『一國兩制』主題論壇」。程翔表示,這當然是中共建黨100周年的一個活動,現在全國各地、各單位都在籌備慶祝,如今在香港免不了也要搞這些東西,這麼做無非就是要宣傳,「中國是要靠共產黨才行了」。

他估計,這個論壇之後,針對香港特區的情況,中共可能會進一步拋出,為什麼愛國就要「愛共產黨」論調。

「對香港來說,我們一向都認為黨國是不應該混為一體的。中共已經花了很大力氣去闡述為什麼愛國就一定要愛共產黨,甚至要愛黨的主要領導人等等。我覺得它在這個100周年的紀念活動,一定會很突出,香港人愛國就一定要愛黨這個觀點。」

當然「大家心裡都明白,是沒有市場。但是仍然有一眾藍絲會表示支持。」

香港親共藍絲口是心非 也知中共信不過

程翔說,其實看看藍絲的表態,是很虛偽的。藍絲一直都講支持政府、支持祖國,「但是為什麼這次政府呼籲大家去打疫苗,竟然接種率是全世界最低?」「藍絲如果是真的這麼支持政府、支持祖國,大家打疫苗的時候就不會出現這麼尷尬的局面。」

「(港府)擔心疫苗過期作廢,就想著去送給外國。然後又要動員一眾有錢人出來搞獎勵,比如信和,找一套1,000萬的房,來鼓勵大家打疫苗(信和華置打針抽樓活動);然後最近好像是李兆基?又送黃金鼓勵大家去打疫苗。」

他請大家想,如果香港真是多數人支持特區政府和中共,那麼只要政府發動藍絲去打疫苗,就一定可以把疫苗的接種比例大幅度提高,可是事實並非如此。這說明第一,香港人多數是厭惡中共的;第二,那些藍絲也是口是心非的,「口頭上是說支持你政府,支持你祖國,但是身體最實際,對你政府沒信心,對你國產疫苗沒信心」。

他認為,香港人不願冒著身體危險去接種。所以表面上看,有些人好像支持特區政府、支持共產黨,但是心裡大家都很清楚,它們是信不過的。「即使在中共的高壓下,今年的六四還有這麼多人以不同形式,來表達不滿和抗爭的意志,我覺得這正是中共最頭疼的問題。」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霸氣哥:精神超越肉體 堅守香港
【珍言真語】陳清華:香港終局?六四永不忘(下)
【珍言真語】澳門六四集會違法?區錦新:荒謬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四大滅絕」香港上演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周偉雄:港人莫放棄 將來再起
【思想領袖】希斯:取消文化興起令人生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