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溯源不需北京 專家再發公開信籲查

人氣 2302

【大紀元2021年06月30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6月29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國際專家第四封公開信要求徹查病毒起源,表示即使沒有中共配合也有可能完成,更多和中共利益相關科學家被曝光,美國奧運選拔賽鏈球運動員抗議國歌被罵翻,奧運還能非政治和公平競爭嗎?

31名國際專家發表第四封公開信要求徹查病毒起源,受Jesse Bloom工作鼓舞,專家表示即使沒有北京配合,通過系統搜索武毒所下線的文件、樣品和病原體數據庫,也有成功的可能,並要求公布武毒所和歐美合作者的通訊記錄。更多科學期刊、專家、媒體和中共關係被曝光,包括《柳葉刀》主編、大流行起源專家委員會多名成員。

美鏈球運動員拒絕向國歌致敬引發爭議,不尊重國家能代表國家參賽嗎?跨性別前男性參加奧運女子比賽是否有違體育精神?

疫情新進展

31名世界各地專家聯名公開信調查病毒起源,這是第四封公開信,我介紹過第三封公開信,即《科學》雜誌5月14日刊登的18位專家的文章要求調查起源,那是一個轉折點。

第四封公開信的專家表示,最理想的是北京配合,不過即使不配合,也有實際可行的成功機會。就是系統搜索武毒所下線了的文件、樣品和病原體數據庫。

這可能是受了Jesse Bloom工作的鼓舞,Hutchinson癌症中心的病毒進化專家Bloom恢復了被中方刪除的13個疫情早期基因序列,有可能幫助病毒溯源工作。

這正是西方媒體報導的這幾天對中共不利的三大發現之一,另兩個發現是,1)英國肯特大學模型發現中國最早病例可能要比承認的提前2月,2)澳洲科學家發現病毒在一出現時就有了對人體很強大的適應力,即比其它病毒對人體細胞有更強的親和力。

Bloom的主要發現是,海鮮市場相關的病毒並非原始病毒,而是早期幾個變異體之一,因為海鮮市場病人提取的病毒序列比晚些時候的病毒序列距離蝙蝠冠狀病毒更遠。

公開信還要求公布武毒所和歐美合作者的通訊聯繫記錄,包括和生態健康聯盟、美國發展署和NIH。

柳葉刀主編、大流行起源委員會成員有利益衝突

更多《柳葉刀》主編、大流行起源委員會成員的利益衝突,2月17日文章簽名者還有6名利益衝突者沒有披露,彭博社採訪唯一在武毒所工作過的外國專家為中共掩蓋,其本人也有利益衝突。

上次談到《柳葉刀》發表了達薩克重新提交的無利益相關的陳述,但並沒有承認自己的錯誤,達薩克也沒有承認自己原來的陳述隱瞞了利益衝突。

《柳葉刀》主編Horton一直在為中共辯護,還不僅在疫情上,在所有領域。而柳葉刀COVID-19委員會的主席Jeffrey Sachs則是為中共新疆集中營辯護的,他又任命達薩克領導其中的大流行起源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有12名成員,其中另有5人是2月17日文章的簽名者,而《柳葉刀》也沒有披露2月17日文章簽名者中有六名和達薩克的生態健康聯盟有關,不是該機構的主管就是合作者。

根據追蹤《柳葉刀》的英國《每日郵報》,《柳葉刀》正在準備發表另一篇聲明,認為病毒是通過中間宿主從蝙蝠跳到人類的。不過至少有4名原始簽名的專家迄今已經改變他們的觀點。

2020年5月22日,《​柳葉刀》發表了關於抗瘧疾藥羥氯喹用於治療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效果的研究論文。這篇論文從科學角度看漏洞百出,受到質疑後,進行臨床調查的一個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公司拒絕交出原始資料,《柳葉刀》被迫撤稿,但不承認錯誤。

這種沒有原始資料的論文本沒資格發表,更不要說在《柳葉刀》這種頂級期刊發表了。這只能用政治操作來解釋。但後果已經造成,包括CDC和WHO都以這篇假造的論文為依據進行治療指導。這最終是要追責的。

Horton本人早在2015年就接受了北京給予的最高榮譽。今年1月,《柳葉刀》拒絕了14名科學家的聲明,說自然起源並沒有結論而實驗室洩漏不應被排除,Horton回應說這不是優先考慮。很多人認為《柳葉刀》為了保護中共而已經拋棄了198年積累的聲譽和信用。

彭博社採訪了澳洲的Dr Anderson,她可能是唯一在武毒所工作過的外國人,她在那裡一直工作到2019年11月,她表示她沒有聽說過有人生病的事,不過哈佛的Alina Chan不這麼看。她引用《華郵》的文章質疑說,武毒所有專門的操作程序針對有外國人的時候,而且那麼多人在武毒所工作,她怎麼會知道所有的事?Alina Chan同時也質疑《柳葉刀》,不僅任命達薩克,也任命了在武毒所工作過的Anderson為它的大流行起源委員會成員。

奧運各種爭議

奧運會還沒開始,各種爭議就開始了,都和當今局勢有關。第一件事是奧運會美國奧運選手選拔賽,鏈球運動員Gwen Berry獲得第三名,在獲獎儀式上奏國歌時,Gwen Berry覺得自己被冒犯了,轉過身去表示抗議,並舉起一件寫著運動員活動份子的黑色T-shirt。

奧運以國家為單位組團 對國家表示敬意

表面爭議是,Gwen認為在她們站在領獎台時播國歌是給她的陷阱,而運動組織者表示那只是每天下午5:20定期奏國歌,和她們領獎巧合。前兩名獲獎者都面向國旗手放胸前。Gwen表示國歌從來都不代表她,她是為那些系統性種族主義的受害者抗議。

社交媒體熱議,很多人表示不滿,電台主持人Mark Davis說,這無關於國歌是否代表她,而是關於對使她實現奧運夢的國家表示敬意。

奧運不是以個人身分而是以國家為單位組團的,獲獎時演奏第一名運動員所在國的國歌並升國旗。我覺得如果運動員認為他/她反對這個國家的國歌國旗,她就不應該代表這個國家參加奧運,很多人要求把她從奧運隊除名是很有道理的。她仍然有抗議的權利,她可以加入BLM運動,或每天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門口抗議,沒有人能阻止她。

當爭取權利變成爭取特權 抗議失去正義性

當種族歧視種族隔離盛行時,抗議是正義的,是需要勇氣的。當種族歧視不再是社會主流,抗議變成了時尚和政治正確,爭取權利變成了爭取特權的時候,抗議就失去了正義性。

當然這是社會寵出來的。2019年,Gwen在智利的泛美運動會上舉起拳頭抗議後,2020年1月,美國奧委會決定禁止運動員在奏國歌時做出政治表達,但三個月後,又反轉了決定,允許用跪下或其它形式抗議。

當然也不能全怪美國奧委會,當大批政客對黑命貴下跪,第一個黑人總統大談把他推上總統位置的國家種族歧視的時候,奧委會當然不能免俗。

今年國際奧委會維持奧運規定,奧運會場內禁止任何形式的政治、宗教、種族宣揚,即禁止抗議。雖然我不看好國際奧委會,但這個決定還是值得讚賞的。

跨性別男性運動員將被允許參加女子比賽

此前還有一件事,就是跨性別男性運動員將被允許參加女子比賽,這是兩方面的,一是參賽國,今年新西蘭派出的由一名超重量級舉重選手,曾經是男性,現在以女性身分和全世界女運動員競爭。

支持和反對意見,反對意見顯而易見,不公平,因為跨性別者的前男性可能保留了男性的肌肉、力量和爆發力,對生理女性不公平。這也是為什麼生理女性參加男性比賽爭議很少,因為幾乎不存在不公平的結果,反正贏不了,也許根本就不值得去試。

需要討論的是支持者,主要觀點是:1)有條件開放(例如規定參賽者的睪固酮濃度等)或許未必是件壞事。2)運動項目中,每個人先天條件本來就有所不同,身高、體重、肌肉量、睪固酮濃度等都不相同,本來就難以完全排除;後天的體能訓練、經驗技巧、團隊策略在運動賽事中,也都可能會影響到比賽結果。並不見得所有「生理女性」在每種體育的項目類別,都會完全輸給「生理男性」。

第一個理由根本算不上理由,未必是壞事根本就不是應該執行的理由。第二個理由表面有理其實荒唐。體育比賽的核心就是公平競爭,所有規則都是努力保證公平的,如按體重分級別,測定藥物等,至於先天後天的差別,這不正是要比出來的差別嗎?因為無法做到完全公平就可以人為的製造更嚴重的不公平?這也是理由?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橫河觀點】愛國同心會中招 拜普會聯俄抗共?
【橫河觀點】董經緯兩個報導 哪個是真的?
【橫河觀點】替中共解套 誰是「有用的白痴」?
【橫河觀點】百年「喜」事喪辦 中共身分危機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大管家石剛被免職 李克強失影響力?
【拍案驚奇】習整肅瞄準高層 孟建柱也進射程?
【秦鵬直播】黃明志流淚回擊中共封殺:人們覺醒
【橫河觀點】福西兩大醜聞曝光 國會憤怒追責
【財商天下】人民幣飆漲 套利資本「興風作浪」
練乙錚:中共激化國際矛盾 製造冷戰局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