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千年洪水與百年紅黨的民族災難

人氣 416

【大紀元2021年08月03日訊】今年7月20日河南鄭州下暴雨,消息開始傳出是地鐵站淹死人,屍體躺在地上的照片流出來,當局無法否認;豈料又傳出京廣路隧道也被淹沒,後來拖出兩百多輛私家車,當局說只死6個人。最後拖出兩部公交車,窗子全用黑布遮住不讓人看到裡面。依照慣例,用黑布遮住的車窗,裡面如果不是不想被人認出的高幹,就是不想讓人看見的死人。然而死亡數字沒有增加,因此謎團重重。

當局為了推卸罪責,誇大說是千年一遇的大水,還有人說是5千年一遇。中國人號稱有5千年文化,也就是說河南仰韶文化以來的最大洪水。不知道那時的結繩記事是如何記載洪水規模的,怎麼知道是五千年以來規模最大的?

1949年中共建國以來最大的洪水災害大約是1954年、1975年、1991年、1998年與今年。最大一場應該是1975年8月上旬的河南水災,一天降雨1300毫米,受災縣29個,人口1千100萬,兩個大水庫與數十個中小水庫決堤,京廣鐵路鐵軌被沖走45公里遠。當時文革期間,以階級鬥爭為綱,全部保密,死亡人數至今沒有公布。上述數字是我的一位水利部門的朋友告訴我的。其後錢鋼在上世紀末出版的《二十世紀中國重災百錄》中說死了8.5萬人。當時已經講「千年一遇」了。

1991年的大水主要在長江下游,1998年大水主要是長江中游,今年又回到河南。

今年河南水災宣布的受災人口是1391.28萬人。但是1975年全省人口7000萬,現在則是9936萬。按比例計算,還小於當年。1975年的水災在河南南部駐馬店,小縣城居多,這次則是省會鄭州與豫北最大城市新鄉人口密集地區。這次有常莊水庫(中型)泄洪,上午泄洪,到深夜才緊急通知,人早就「或為魚鱉」,是最大人禍。但是當局一直迴避不說。其他數字很難比較,這次用3小時雨量而不是一天,受災農作物1450萬畝,但不知幾個縣市。

中共報導災情的慣例是縮小死亡人數,誇大經濟損失數字。前者關係到官員的罷免,因此到現在才死99人(編者按,截止8月2日,官媒報道死亡人數上升為302人),不輕易越過3位數的紅線;後者關係到中央與外界的賑災金錢與物質,這是貪官污吏的重大財源。2008年的汶川地震,誰查貪官污吏全被抓去判刑。1991年的水災,我在香港寫文章要求聯合國或國際紅十字會派員監督外界捐款的使用,被香港新華社利用左報批判一個月說我「反華反共反昏了頭」,回鄉證隨即被沒收。可見擋人財路罪大惡極。

1991年是中共建黨70周年,7月初大水包圍了中共建黨所在地上海與第二次開會地點的嘉興南湖。那時六四屠殺剛過兩年,所以我說是「天怒人怨」的天人感應,也引發中共暴怒。1975年大水是文革浩劫第9年,毛澤東、江青還不想結束也引發天怒,第二年還有唐山大地震最後逼死老毛。1998年是中共15大第二年,江澤民不肯交出權力,再多做一屆。今年7月23日是中共建黨100周年,習近平恢復終身制兩年之後,河南民眾再度墮入水深火熱之中。河南是中華民族的發源地,河南人是最純粹的中華民族,這不是給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狠狠打了一巴掌?

毛澤東是相信天人感應的。1976年3月8日,在吉林市北郊發生了一次罕見的流星雨即隕石天文事件。4月下旬毛澤東默默的仰望天空,然後對他的貼身服務員孟錦雲說:「我相信啊,中國有一派學說,叫做天人感應。說的是人間有什麼大變動,大自然就會有所表示,給人們預報一下,吉有吉兆,凶有凶兆。果然這一年毛澤東自己就死而結束文革。在河南暴雨前夕北京也下暴雨,未來就看看是否也能夠應驗在習近平身上。但成事在天,謀事在人,中國人要擺脫洪水紅黨的浩劫,還得自己奮起。

——RFA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組圖:大陸近期遭暴雨突襲交通癱瘓
【有冇搞錯】49年以來最大洪災 三峽扛得住嗎?
河南鄭州大雨持續 災民被困不見官方救援
鄭州男驚險救妻 地鐵五號線仍多人失聯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Y-20U加油機也擾台 中共想太多了
鄭文傑:倫敦唐人街襲擊事件早有預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