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岳:中共急於加入CPTPP 透背後四大動機

人氣 3549

【大紀元2021年09月20日訊】中共商務部長王文濤9月16日突然向《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保存方新西蘭貿易與出口增長部長奧康納,提交了正式申請加入該協議的書面信函。

《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前身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共有包含美國在內的12個成員國,GDP總量約占全球近40%。2017年1月,前川普政府退出後,TPP改名為CPTPP。

CPTPP 11個國家主要是亞太和美洲國家,近5億人口,GDP總量約10.6萬億美元,在執行高標準的區域自貿協議同時,享受著互利互惠的貿易和投資便利。

早在2020年11月20日,習近平視訊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就表示,中方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中共為什麼對CPTPP這麼感興趣呢?首先是美國退出了,中共想乘虛而入,填補區域自貿協定的權力真空;另一方面,中共如加入,將享受工業品和農產品的低關稅或零關稅,對仍有30%多貿易依存度(外貿進出口總額與GDP的比例)的中共來說,無疑是利好的。

但CPTPP的準入標準較高,中共在很多方面顯然不達標,比如國企補貼、數據共享、市場開放、關稅壁壘等方面,中共是提不上檯面的。更主要的是,世界經過通過中共在WTO中的表現,見證了中共是個十足的規則破壞者,一旦準入,根本不會去履行約定義務。中共自知霸王硬上弓,難度較大。

那麼,為什麼中共突然在近日提出申請加入呢?這與當前中共所處內外交困的囚徒困境有關,特別是二次文革風浪逆襲和二三季度經濟下行造成的巨大壓力有著正相關關係。中共試圖利用加入CPTPP,向國際國內釋放持續開放信號,藉此遏制頹勢、提振經濟。盤點其具體動機,有如下幾點。

一、 試圖消弭文革2.0負面效應

中共8月17日的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釋放了「共同富裕」和第三次分配的信號,以及其後李光滿的一篇文革式檄文,伴隨著中共對互聯網企業和娛樂界的棒殺,讓國內外強力感受到一場新時期的文革運動已經到來,使本來就已經蕭條的中國經濟更加萎靡不振。

美國華爾街最大金主索羅斯罕見三次發文直指習近平是全球資本的敵人。而中國房企龍頭大哥恆大的債務危機又如雪上加霜,使中國的金融業處在了雷曼風險時刻。路透社刊文指出恆大事件引發全球投資人對中國的強烈關注。

這一切讓二十大前的北京政權感受到了不只是經濟金融上的壓力,而是強烈的政治危機信號。於是,中共的各路人馬紛紛授命出手解圍。

習近平的經濟智囊國務院副總理劉鶴10天內兩次出面滅火。9月6日劉鶴在石家莊「2021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開幕式上強調,中共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現在沒有改變,將來也不會改變;9月16日劉鶴在廣州重申中共堅持改革和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毫不動搖」,表示「堅持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大政方針不變」「堅決支持民營經濟健康發展」。

大外宣多維網,連日來刊登了多篇糾偏糾錯「文革論」文章,諸如《「新文革」論者錯讀了中南海力推實現共同富裕的底層邏輯》,稱「對中共最高層來說,卻絕沒有再發動一場文革使中國陷入內亂的意願」。

被稱為習近平智囊的鄭永年在微信公眾號上發表題為「逆全球化時代,中國更需要開放」的文章,其中重提其在《大變局中的機遇》的觀點稱中國,「不僅要開放,甚至要單邊開放」,即使你不向我開放,我也向你開放,這是單邊開放。

鄭永年在文中舉了正反兩個例子,一個是喬治‧凱南發表八千字長電報後不久,美蘇就發生了冷戰,原因是美蘇沒有經貿依賴。另一個例子是第一個工業化國家大英帝國通過單邊開放完成了積聚了帝國優勢。並指出中共只有在開放的狀態下才能實現可持續發展。

中共急於申請介入CPTPP協定,是基於上述的政治背景,釋放出的重頭信號應是政治性的,成功與否是下一步的事,目的是讓外界寬心,有替文革論緩解減壓的意涵,為共同富裕做蹩足的市場化辯護。

二、為經濟下行解危紓困

2021年下半年,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對宏觀政策極具挑戰。

8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為2.5%,扣除價格上漲,實際增長0.9%。4月至8月的增幅一路下滑,分別為:17.7%、12.4%、12.1%、8.5%和2.5%,四季度消費增長低迷為總趨勢;8月末M2、M1同比增速較7月再度收縮,證明貨幣流動性不足,市場需求無動力。

8月,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同比增長8.9%,增速較上期回落1.4個百分點,比2019年同期的投資額增長8.2%,兩年平均增長4.0%,較上期下滑0.3個百分點。其中,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增長10.9%,兩年平均增速為7.7%,比1-7月份減緩0.3個百分點;基礎設施投資同比增長2.9%,兩年平均增速為1.3%,比1-7月份減緩0.5個百分點。投資增速下滑,經濟下行壓力增大。

由於疫情影響,2020年上半年有二百多萬家企業註銷倒閉。2021年6月份的城鎮失業率為5.0%,16歲至24歲失業率高達15.4%,年輕人乾脆躺平了。今年上半年,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642元,扣除價格因素,兩年平均增長5.2%,低於經濟增速,意味著收入沒有完成目標。

8月PPI同比9.5%,其中,煉焦煤國內產能以及進口量雙重受限,供給緊張,煤價持續走高,煤炭開採及洗選業環比漲幅保持最大。8月製造業PMI小幅下滑,因原材料成本高位運行,疊加供應鏈運行不暢,導致生產指數下滑。

經濟下滑的壓力增大,導致中共急於尋求國際市場。儘管中共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成員國,且RCEP15個成員國GDP體量大,達26萬億美元。但RCEP成員國之間產業結構差異性小,多是生產國,資源少、消費不足,中共覺得占不了什麼便宜。而CPTPP 11個成員國之間,在資源要素、產能和消費需求三方面都比較均衡與合理,其互補性切合中共的需要。據中國社科院專家分析,中國加入CPTPP將會拉動GDP增長0.74%至2.27%、出口增長4.69%至10.25%。

三、尋求全球圍堵突破路徑

近期,中共持續煽動民族主義爆燃和散發出的文革氣息,刺激了國際社會更加警惕。本週,美、英、澳三邊結成新的聯盟,打造安全戰略夥伴關係(AUKUS),開展防務和科技合作。美英欲幫助澳洲建造八艘核動力潛艦,輔助其成立一支核潛艇艦隊。

澳大利亞和中共的關係因為疫情追責而降到冰點。中共利用外貿狠踩澳洲,中共製造的南海軍事危機,對南太平洋的澳洲也是一種可以延伸的威脅。澳洲軍事力量上並不是強悍,核潛艇艦出航時間可長達2個半月,隱蔽性強,且可掛載多枚魚雷和導彈,較常規艦艇攻擊性大大增加。

AUKUS的誕生引發中共強烈跳腳,顯然,中共對三邊聯盟應對共產極權擴張感到很大壓力。另外,從2017年被美國重啟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也在拜登政府的倡導下即將開展面對面會晤。《日本經濟新聞》9月18日援引一份資訊說,Quad華盛頓高峰會議將探討如何在成員國之間建立一個強大的芯片供應鏈,這是四國防範中共的專制擴張而做出的必要動作,同時似乎也是往中共的傷口上撒鹽,因為中共卡脖子的芯片產業使得中共的經濟發展缺乏科技動力。

此外,中共在台海和沖繩島的軍事挑釁,引發了美國、英國、印太、澳洲和日本等世界民主國家和地區與中共之間新一輪的軍備競賽,這對經濟不景氣的中共來說,是一項危險倍增的遊戲,擴軍備戰、兵凶戰危的前提是要燒錢。美蘇冷戰期間的大國軍備最終將前蘇聯的經濟拖垮,加上官員的腐敗,前蘇聯最終解體。

CPTPP本來就意涵排共,中共卻楞要把熱臉貼上冷屁股,也實在是窮途末路,為尋找突破途徑而猴急亂拳出。

四、衝擊美國全球貿易主導地位

二戰後,美國在國際金融及全球貿易中一直扮演著無可撼動的主導地位。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後,更是將治理的觸角延伸至印太區域,這讓試圖打造全球治理北京模式的中共十分不爽。儘管美中貿易戰目前處於冷凍階段,但近期,拜登政府正醞釀啟動「301條款調查」,對中共高額補貼的產業可能不是利好的消息,或將逼迫中共重新回到貿易談判桌前。

中共此時祭出申請加入CPTPP大招,是瞅著美國沒有回到該協定來的空窗期,企圖通過獲得經濟利益與地緣政治效應來衝擊美國全球貿易主導地位,至少會給美國在亞太區域經濟合作與分工及相關產業鏈等方面的主導地位設置障礙。

如果中共真的能夠入圍CPTPP,也會給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結算體系帶來衝擊,中共一定會利用其成員國的話語權,通過台上台下兩面手法與其它國家簽署貨幣互換協議,推動人民幣結算框架合作,從而將人民幣國際化推向世界舞台。

9月18日,中共央行、外匯管理局共同起草了《關於銀行業金融機構境外貸款業務有關事宜的規定(徵求意見稿)》,允許境內銀行在經批准的業務範圍內對境外企業直接開展境外人民幣貸款業務,並允許境內銀行向境外銀行融出一年期以上中長期資金,便於境內銀行與境外銀行合作開展貸前調查和貸後管理。

中共此舉很明確,一方面是拆除跨境外匯貸款業務的壁壘,保障境外企業的資金鏈穩定性,另一方面是助力人民幣國際化。也就是說中共全球治理的野心正在從外貿向金融迸發擴張。

世界將再次引狼入室?

因CPTPP在全球自由貿易協定中扮演越來越大戲份,台灣也在積極申請加入。中共突提申請,也有擠壓台灣國際空間的意圖。

但中共是個標準的規則破壞者,從WTO到世衛組織,再到世界銀行都被中共潛規則了,都直接或間接成了中共做大的幫凶。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後的中共,不再韜光養晦而是戰狼出洞,凶相畢露,讓世界譁然。

加入CPTPP需所有成員國都同意。澳大利亞貿易部長特漢表示,在中共讓所有成員國確信其遵守現有的貿易協議及對世界貿易組織的承諾前,不會讓其加入CPTPP。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對中共能否遵守CPTPP的規範內容表示深度懷疑。

CPTPP會再次引狼入室嗎?應該不會了,中共恐怕此次只是做白日夢而已。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玩弄WTO 世界終於失去耐心
王赫:欲加入CPTPP,北京打何算盤?
劉鶴發聲挺民企 分析:急滅文革2.0之火
中共申請加入CPTPP 專家:被接受機率低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共產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珍言真語】潘焯鴻:港發人民幣債券 考驗富豪
【馬克時空】藉「機」摸透Su-30 印日年底進行聯訓
【舞蹈三劍客】意外發現:京劇挑戰
【新聞大家談】法國參議員李察訪台幕後故事
【未解之謎】失而復得的孩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