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專訪系列

謝田:中共沒錢救恆大 政治能阻骨牌倒下嗎?

人氣 4795

【大紀元2021年09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中國規模最大的地產開發商之一恆大集團債台高築,爆發理財產品「兌付風波」十多天,令很多投資者及中小企業陷入絕境,當局至今未出手救助。恆大9月13日晚發聲明承認「公司目前確實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但否認將破產重組。外界關注,這個負債近2萬億、牽涉廣大的公司是否能走出困境,並憂慮其財務風暴演變成中國版「雷曼」。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形容,恆大目前的財富危機是「灰犀牛」,並不特別讓人驚奇,因為中國房地產企業的高負債、樓盤銷售降低以及中共的相關政策,大家早已知道。謝田認為,恆大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可能像多米諾骨牌倒下那樣,拖累中國整個房地產行業,乃至中國的金融、銀行業,並引發社會矛盾。

事實上,負債率152%的恆大並非唯一踩了中共監管部門「三道紅線」的房地產公司。據中國社科院和中央財經大學等7月共同發布的《2021上市房地產企業競爭力研究報告》,觸及「三道紅線」的企業共有17家。謝田表示,踩了兩道和一道線的地產公司更多,這些踩線的企業都同樣存在爆煲風險。中國大部份大型房地產企業,背後都是中共不同派系的高層權貴家族在支撐,中國沒有單純的經濟問題,都有政治的因素在裡邊。他相信,習當局如追究恆大創辦人許家印背後的江系、曾系高層,他們不會束手待擒,雙方將「殊死群鬥」。

謝田相信,習當局如追究恆大創辦人許家印背後的江系、曾系高層,他們不會束手待擒,雙方將「殊死群鬥」。(大紀元製圖)

恆大問題令中共陷兩難 不救或致銀行破產

謝田分析,恆大的人民幣債務,中共也許可以用國有銀行處理一下,將其轉成銀行股份,用融資的方式抵消,但實際上這是把多餘的負擔全部分給了中國老百姓。「(原本)自己買房的時候,就要為權貴付出一大筆錢;現在等於說他們拉了一屁股債之後,最後你還要再負擔一次。」

而如果中共不救的話,恆大就必須拋售資產,或者資產被銀行收回,「銀行也要拋售,一拋售的話,整個帶動全行業價格就要崩盤,價格崩盤就會拖累更多的銀行破產。」

他繼續指出,恆大還有一部份外債,即美元債券,沒辦法通過「債轉股」和其它國內的融資方式解決,必須用美元來償還。最近SOHO中國的黑石收購被叫停,花旗和瑞信也不認為曾慶紅侄女創辦的花樣年的債券有任何價值,謝田推測,華爾街已經意識到,中共這些定時炸彈隨時可能爆炸,屆時外資將不再輸血。

中共要是接盤恆大外債,就要耗用外匯儲備還債,「中共有3萬1千億美元外儲,把外國投資的錢都扣除掉,可動用的可能就有幾千億。它為了一個恆大,可能就要花費800億和1000億,它根本救不過來的。」

「他(習近平)可能不救;或者救的話,可能會趁機撈一把,把這些江曾勢力、把許家印他們給剝奪掉;然後把這些債務推向中國老百姓;而優良資產可能就會歸習近平所有。」「我看中共顯然對救和不救,現在一直是猶豫不決,到現在也沒有(定論),它們現在內部在激烈的爭辯。」

恆大經濟危機導致社會問題

「時間不等人,恆大有八百多個房地產的項目現在停工,造成這些建築工人討債維權。」

謝田看到,恆大的經濟問題會衍生出社會問題,由於房地產企業拖欠的薪資太多太久,現在一些工人們學聰明了,要求每天幹完活工資日結,這開始越來越普遍,但房地產企業很難每天結算工資,「更多的建築工人可能就會離開這個行業。這個產業的本身建設、生產也會縮小一些。」

「恆大它還搞了什麼足球啊,又搞了礦泉水呀,還有什理財產品啊,恆大財富這些。如果沒有恆大集團房地產主業的支持,那些都完蛋。」

恆大恐成首先倒下的多米諾骨牌

謝田認為,恆大房價一旦開始下跌,人們反而不買了,因為擔心明天價格更跌,這一等待又會造成房價繼續下跌,「再繼續下去,不光是恆大的房地產會下跌,所有的房地產都會下跌,所有房地產它們的問題都會浮出水面。」

他說,房價下跌會直接導致企業負債率過高,「它的負債率是按它現在欠的債務跟它的資產比率。它的資產降低的時候,它的負債率就迅速增高,大量的就會踩線⋯⋯一旦踩了三道紅線以後,按中共現在的管控金融方法,就不能再借到新的貸款,它們的惡性循環就開始,它就會有更多的破綻。」他形容,「就像落潮的時候,所有裸泳的人都會露出來,所有的岩石,所有下面的暗礁也都會露出來。」

他肯定,恆大危機非常嚴峻,確實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當然會引發中國版「雷曼風暴」;給中共來處理緩解這個問題的時間也不太多。「我想恆大可能是第一個棋子,第一個倒下的多米諾骨牌。」

中國地產巨頭暴富過程:權貴瓜分國家及百姓財產

謝田指出,中國房地產大企業的成長和暴富過程,基本上是中共權貴集團掠奪國家財產和老百姓財產的過程。

他表示,現在看到的那些中國著名的房企,在1992年到1995年之前大都不存在,1992年中共搞國有企業轉制,將其股份化、市場化、私有化,導致國有財產漸漸被中共約200個最大的家族瓜分。

外界熟知李鵬家族掌控電力企業,還有的家族掌控金融企業、通訊企業、交通企業等等,「但是所有人都多多少少參與了房地產企業,因為中國這些富豪大多數人,都是從這個房地產行業起來的。」

謝田進一步指出,所有這些大的房地產企業一開始發家的過程,都不為人所知,而是某些人一下子就腰纏萬貫。「1990年代中期,突然一下子遍地出現;然後2000年中期左右,都在香港上市。前十年它的成長過程,我們很少看到,它究竟怎麼把第一桶金賺起來的?沒有一個像正常的企業,如香港的企業,你都知道它怎麼一步步起來的。」

「這些人那錢都是從中國國有銀行來的。」許家印2018年也直言不諱:「我和恆大的一切都是黨給的。」

謝田分析了中共權貴的斂財過程:通過許家印這樣的白手套設立地產公司,然後國有銀行給公司大量貸款,政府批給其土地;一批一批的地賣出,把樓價炒上去,地價越來越高,它可以貸的款就越來越多;再到香港上市,把香港人的錢也拉進來,越滾越大。

「這十幾年、二十年就是他們的黃金時期,大量的財富轉入這些白手套的後面,中共的權貴手中。」

謝田表示,當樓價格節節上升的時候,民眾就更急著要去買房。「現在一半的中國民眾的儲蓄都是零,沒有儲蓄了。以前中國人不是這樣的⋯⋯(以前)亞洲人中國人,他們的儲蓄率都是20%、30%這樣。」

他指出一個奇怪非常不合理的現象:有些房地產企業強烈地虧損,但大面積借債給自己分紅,香港的利率大概是1%左右,但他們需要10%才能借到,甚至借高利貸20%、30%利率都有,「他們不在乎也不害怕。」「許家印是有(恆大)70%的股份,但是實際上我相信,很多錢是通過他轉給了後面那些權貴人士。」

這就造成那些地產公司賣掉房子賺錢;不賣房子虧損,去借錢也可以賺錢,「再把這些資金轉移到權貴手中去,現在面臨的問題就在這裡。」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港加聯主席籲加拿大挺港人抗共
【珍言真語】周小龍:議員未盡職 藝術中心受打壓
【珍言真語】程翔:黨內有人對文革2.0不滿
【珍言真語】練乙錚:文革2.0恐波及香港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歐金中揮刃輿論沸騰 胡錫進心驚?
【秦鵬直播】大陸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產稅或出爐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陳歌辛農場受難
【新聞看點】黨報詭異捧習父子 反習勢力蠢動?
【拍案驚奇】中共是台獨鼻祖 升級三空軍基地
【財商天下】第一網紅papi醬關閉 傳媒風聲鶴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