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第奇學院的一天

Eric Bess撰文/吳約翰編譯
奧塔維奧‧瓦尼尼(Ottavio Vannini)作品《米開朗基羅向偉大的羅倫佐展示農牧神之首》(Michelangelo Showing Lorenzo il Magnfico the Head of a Faun)。1638─1642年創作,意大利佛羅倫薩彼提宮(Palazzo Pitti, Florence, Italy)壁畫。(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4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意大利文藝復興是個自由交流思想和追求卓越的模範時代。而發掘希臘古典文本和藝術作品,則有助我們探討人類存在的目的與潛能。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1389年─1464年)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15到17世紀一些重要人物都與美第奇家族和學院有關。馬爾西利奧‧費奇諾(Marsilio Ficino)是美第奇學院第一位將柏拉圖文本翻譯成拉丁文的學者作家,他還帶領學生討論柏拉圖哲學和基督教。雕塑家貝爾托爾多‧迪‧喬瓦尼(Bertoldo di Giovanni)教授古典藝術課程。其他著名人物還包括教宗良十世(popes Leo X)、教宗克萊孟七世(Clement VII)、教宗庇護四世(Pius IV)、教宗良十一世(Leo XI)、藝術家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建築師布魯內萊斯基(Brunelleschi),以及偉大思想家伽利略(Galileo)等。

如果你也是當時美第奇學院的一員會是什麼樣子?親眼目睹偉大的藝術家和思想家共處一室討論未來會是什麼樣子?現在,讓我們想像一下在美第奇學院的一天。

消失的聖馬可花園的牌匾。(Sailko/Wikimedia Commons)

美第奇學院的一天

時間來到15世紀末,我們在美第奇學院已有一段時間。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都將記載在歷史文獻裡。我們希望後代能真心認識到創立學院的智慧,並將之發揚光大。

當我們坐在雕塑花園一些學生作品之中時,最常在那裡看到年輕的米開朗基羅,他似乎是上帝指派來研究和創作具有無與倫比美感的作品。此刻,米開朗基羅在花園裡專心雕刻一位農牧神(faun,在羅馬神話中指主管畜牧的神,半人半羊)的頭部,以展示給「偉大的羅倫佐」(Lorenzo il Magnifico)。

其他年輕的藝術家正在為最近發現的古希臘雕塑品繪製草圖。貝托爾多‧迪‧喬瓦尼(Bertoldo di Giovanni,1420年之後─1491年)希望我們能先模仿這些古代雕塑,以便重現古代藝術的偉大。也許在模仿的過程中,我們能吸收到這些神聖藝術作品的特質。

左圖,意大利雕塑家朱利亞諾‧達‧桑加洛(Giuliano da Sangallo)手拿著意大利普拉托最富盛名的別墅設計圖,名為波焦阿卡亞諾的美第奇別墅(the Medici Villa of Poggio a Caiano)。右圖,米開朗基羅展示農牧神半身像。圖為奧塔維奧‧瓦尼尼(Ottavio Vannini,1585─約1643年)的作品《米開朗基羅向偉大的羅倫佐展示農牧神之首》(Michelangelo Showing Lorenzo il Magnfico the Head of a Faun)(局部),佛羅倫薩彼提宮(Palazzo Pitti)壁畫。(公有領域)

美第奇學院是鬆散管理。由於隸屬於美第奇家族,我們可以自由出席和討論柏拉圖、普羅提諾(Plotinus)和基督教等的思想。儘管美第奇家族成員出了幾位教宗,我們卻很少討論政治和教會事務。相反地,我們專注在像是真理、愛和友誼之類的主題。討論儘管有時很激烈,但大家都會彼此尊重。我們比較少關注「正確」的答案,與其關注已知的真理,我們更愛提出問題,探尋更高的真理。

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我們舉辦宴會慶祝柏拉圖的生日。學者馬爾西利奧‧費奇諾(Marsilio Ficino)在宴會上演講關於柏拉圖式的愛和友誼。他根據柏拉圖的著作詮釋愛的種類,有一種沒有激情的愛是對上帝默觀祈禱(註)(the contemplation of God)的分享,能把這種愛與朋友分享,就是神聖的愛。

費奇諾再次向藝術家重申他的觀點:我們創作的藝術要能指向天堂,而且要分享對神聖的沉思。因此,我們學院所鼓勵的藝術創作,就是基於對柏拉圖式的愛和友誼的理解而創作的藝術。

我們專心聆聽,從愛、友誼和上帝的理念中獲得的啟發來撰寫文章、創作藝術、臨摹作品和懷抱希望。由此而誕生新的寫作、繪畫和雕塑的藝術形式都將超越單純的技術層面。

馬爾西利奧‧費奇諾(Marsilio Ficino),出自多米尼哥‧基蘭達奧(Domenico Ghirlandaio)在佛羅倫薩新聖母瑪利亞禮拜堂繪製的壁畫。(公有領域)

每天我們醒來後,匆匆忙忙趕去上班上學。這樣的例行公式,幾乎定義了我們的生活。在這個創作系列中,我們將從忙碌、快節奏的現代世界中抽出時間,跳出日常,想像一下跨文化、跨時代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譯註:
the contemplation of God,基督教術語,意思是透過祈禱或默想,來感受上帝的力量,是一種對上帝單純的直覺凝視,因此能夠看見上帝神聖的本質。

原文:A Day in the Life: The Medici Academ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埃里克‧貝斯(Eric Bess)是位美國寫實藝術家,目前是視覺藝術博士研究所(Institute for Doctoral Studies in the Visual Arts,IDSVA)博士候選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