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新疆再現「平庸之惡」 堪比納粹看守

人氣 1544

【大紀元2022年11月27日訊】11月24日,被封控了100多天的烏魯木齊人等來的不是自由,而是一場將10個居民活活燒死在樓裡的大火以及官方罔顧事實的另一番說辭。

起火的住宅樓位於天山區,該區區長在發布會上表示,「網上所傳樓層門用鐵絲捆綁的圖片為移花接木、惡意拼接」,「小區不存在鐵絲捆綁的問題,樓棟所有住戶門、單元門均未封閉」,因為「11月12日起,事發小區由高風險降為低風險區」,且「自11月20日起,小區居民已經實行錯峰有序出戶下樓,在小區內活動」。一篇已在牆內被404的文章對這一官方說法精闢地總結道,「路是通的,他們不跑」。

快要被火燒死了都不跑,烏魯木齊人是被封傻了嗎?更令人感到困惑的是,既然火災是「因家庭臥室插線板著火引發」,並且「接到報警後,消防第一時間趕赴現場處置,急救、應急、公安等力量也迅速到現場開展救援行動」,樓裡的10個人也是因「不跑」而喪命,那麼烏魯木齊市長又為何要「向全市人民表示歉意」呢?他口口聲聲說的「已經成立聯合調查組,將依法依規嚴肅追責」的又是何人何事呢?

看來,「所傳樓層門用鐵絲捆綁」並非是捕風捉影。有知情者截圖證實,事發小區居委會於11月21日給「各位居民」發消息,要求「本小區實行靜默3天」,「所有居民不得出家門,做到『足不出戶』,所有單元門上封條」,並聲稱「解除時間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大家」。但直到11月24日晚,業主們也沒收到任何「解除」靜默的消息。有網友查到,「11月25日,這個小區依然是屬於國家規定的高風險區」。而不少當地人也發帖證實,烏魯木齊「這100多天,就沒幾個低風險小區。低風險,就沒幾個允許下樓的。允許下樓的,也只是在規定的時間」。

中共防疫向來無人性,三年來,大陸各地小區、單元樓、甚至居民自家的大門被封死的情況難道還少嗎?別說著火了出不了屋、出不了樓,眼看著病死、餓死了,都不讓出門的不大有人在嗎?在極端的、不留活路的封控下,以極端方式來解決問題,比如跳樓自殺的人已不在少數。從夏天到冬天,烏魯木齊的老百姓就這樣死死被封在家中100多天,已經病死、餓死卻無人知曉的又有多少呢?

四川前不久發生地震,居民從家中跑到樓下時,曾發現單元門已被封死。有幸能跑出單元樓的,也會被小區門外的防疫人員攔住。那時,居民們等來的同樣不是逃生的最佳時機,而是一句怒斥「樓沒塌呢,跑什麼跑」。遇地震要跑,遇火災當然也要跑,這是人的本能和基本常識。烏魯木齊官方闢謠時連是否符合常理都顧不上了,能自證清白、能掩蓋得了真相、能堵住悠悠之口嗎?

實際上,各地的「層層加碼」最令人感到觸目驚心的就體現在封門上。樓門被封還不算完,小區外還要加裝鐵皮門、鐵絲網。不把小區改裝成監獄,不讓人絕望地感到求生無門、無路可逃,駐紮在各地的「清零」執行者們是決不會罷休的。既然舉國上下如此統一,烏魯木齊的事發小區又怎會例外?

一聽到區長說,居民可「在小區內活動」,輿論就炸鍋了。那些親歷者、知情者們都在反問政府,「為什麼不說一下消防車為什麼進不了小區,為什麼不說一下消防車到了你們還在拆隔離網和鐵皮?」要知道,事發後在網上傳得滿天飛的不只是關於「樓層門用鐵絲捆綁」的圖片,還有不少證實光「敲那些地樁,移除那些鐵柵欄」就「耽誤了一個多小時」的視頻,當地官方又為何要區別對待呢?

答案很簡單:對中共來說,消防是自己人,屎盆子不能隨便扣;而P民則是分分鐘可被拿來背鍋、定罪的。況且,無條件服從「清零」,堅守「平庸之惡」,早就是各地的基層管理者、小區保安以及119(消防)、110(公安)、120(急救)已達成一致的共識。

說到「平庸之惡」,這個概念最早源於猶太裔思想家漢娜·阿倫特撰寫的《耶路撒冷的艾希曼:關於平庸之惡的報告》一書。書中的主角阿道夫·艾希曼是德國納粹時期的高官,他因執行將猶太人送往集中營、並將其屠殺的「最終方案」而在二戰後被送上法庭,判處絞刑。世界著名影片《朗讀者》中的女主角也曾是一位有著「平庸之惡」的看守,她在押送一批猶太人到奧斯維辛集中營的途中,將他們關在失火的教堂中,寧可眼睜睜看著幾百名猶太人被燒死,也不打開教堂的大門,給其逃生的機會。

百度百科將這一反映納粹罪行的詞條收入其中時,或許都未曾料到,這種「在意識形態機器下無思想、無責任的犯罪」會在疫情當下的中共國如此泛濫、猖獗。拿烏魯木齊來說,此次事發小區的管理者、保安以及將整座城市大部分小區單元樓都封死長達數月之久的主政官員與納粹時期的看守、軍官又有何區別?若真要一比高下,人家行惡所針對的尚且是異族人,而如今「清零」的執行者、服從者們卻不惜將殺人害命的「平庸之惡」施加在本國同胞身上,這不比納粹的黨衛軍更冷血、更扭曲、更無人性?

今年5月,清華大學某院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中國疫情期間所造成次生災害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糖尿病,只因其致死率突然暴增80%;排在第二位的則是自殺。看著非新冠死亡事件在各地頻發,越來越多中國人都在絕望地怒吼,「這是謀殺」、「殺人的就是過度防疫」……然而,即便大家都認清了慘烈的現實,中共也繼續打死不認。

早在年初,西安就已經曝出了幾個因封城所導致的病死、餓死、流產、自殺事件。中共官方不追責、不安慰死者家屬以及無數精神也因此而飽受創傷的民眾,而是乾脆將大棒揮向美國的《紐約時報》,大罵《中國鐵腕病毒清零政策背後的百萬「螺絲釘」》一文的作者「將中國抗疫比作納粹屠殺」,「誣稱」那些「清零」支持者、服從者、執行者們犯下了「平庸之惡」,「其心可誅」。

儘管中共口誅筆伐,但最終都無法否認,西安的確在「應對疫情爆發過程中」發生了「極端案例」。只是,按中共的黨性邏輯,被「清零」屠殺的不過是「一些」而已,人數並未超過死於納粹之手的「數百萬猶太人」,因此認為不應該「將他們(「清零」執行者)與納粹時期支持屠殺猶太人的德國人相提並論」。

看來,黨性邏輯就是這麼混帳、無恥:殺幾個人根本不算事,替暴政殺人的劊子手也不算是凶徒。於是,三年來,不服從「清零」的有關人員所遭受的政治處罰遠比那些害死人命的要重得多。連擺在眾人面前的犯罪事實(封樓門、小區門,不讓人逃生、擋著消防車救火)都不承認,又怎會有發自內心的「歉意」?又怎會去「嚴肅追責」?既然連殺人害命都不違背中共的意識形態、黨性原則,對其惟命是從、俯首帖耳的人又怎會有「平庸之惡」呢?

難怪共產紅潮所到之處,總是伴隨著戰亂、饑荒、屠殺和恐怖。不認為自己是在作惡,自然就會無止盡地惡下去。不認為殺人有罪,「用刀把子殺,用飯碗殺,用輿論殺」,如今再加上用「靜默」殺,用「清零」殺,就會無休止地在中共治下的中國頻繁上演。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新疆官方否認逃生通道被鐵絲捆綁 引發眾怒
【一線採訪】烏市民眾抗議封城 多小區解封
南京等地高校學生悼新疆火災死者 抗議清零
袁斌:事先設計好的胡鑫宇事件新聞發布會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七千人大會 習不敢開 開年三大關
【熱點互動】氣球炸落 北京慌了 德國急查間諜
【秦鵬觀察】習誤判氣球事件對美國的影響?
【中國禁聞】中共間諜氣球入侵 重創美中關係
【全球新聞】美揭中共間諜氣球艦隊 多次穿越美國
【新聞大家談】中美關係冰封 平流層較量開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