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火鳳凰

2023年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記
夏禱
圖為《創造亞當》,是米開朗基羅創作的西斯汀小堂天頂畫《創世紀》的一部分。(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7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我們生活在一場大瘟疫中。它爆發在人類文明致命的轉折點。

十四世紀,黑死病取走了歐洲一半人口的性命。之後,以佛羅倫萨為中心,開始了長達數百年,橫跨歐洲的文藝復興

現在,在這場大瘟疫之後,我們將穿越現代科技文明的廢墟,回到人類文明的泉源。

此時,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 邀請全世界藝術家一起來思索:在經過變形、抽象的繪畫一百多年後,如何把寫實繪畫放回主舞台,尋回創作的心法,再現藝術的曙光?

人類的重生

我們生活在一場大瘟疫之中。這一場橫跨全世界的大瘟疫已奪取了600萬人的性命。它爆發在現代科技文明的頂峰:二十一世紀,人類文明關鍵的轉折點上。

上一場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大瘟疫發生在十四世紀。長達六年的黑死病取走了歐洲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人口。在這場黑死病之後,十四世紀到十七世紀,以意大利佛羅倫萨為中心,開始了長達數百年,橫跨歐洲的奇妙時代。人們稱這時代為「文藝復興」。她的名字Renaissance,就是「再度誕生」。

文藝復興三傑之一拉斐爾(Raffaello Sanzio)《聖邁可屠龍記》(St Michael),創作於1504至1505年,收藏於羅浮宮。(公有領域)
米開朗基羅《西斯廷教堂天頂畫》,創作於1511至1512年間的文藝復興全盛期。(公有領域)

跨越被稱作黑暗時代的中世紀,從死神的鐮刀下幸運逃生的歐洲人對生活有著迫切的渴望。值得我們留意的是,劫後餘生的歐洲人不是從其它地方,卻是從西方文明的源頭:希臘羅馬文化中得到了啟迪。大劫後,歐洲藝術家在出土的古希臘、羅馬雕像中尋找靈感的泉源。而在來自中世紀修道院圖書館、沒落的拜占庭帝國的拉丁文、希臘文典籍中,歐洲文人、哲學家如飢似渴地吸取古人的智慧。

意大利半島坐落在古羅馬帝國的廢墟上。整個中世紀,人們沒有想到挖掘沉睡地底的羅馬。14世紀開始,出土的一棟棟古希臘羅馬建築,一座座優美有力的大理石、青銅雕像激勵著歐洲文人。他們開始在古人的遺產中尋找可以依循的典範。在意大利一些著名的城市:佛羅倫薩、威尼斯、羅馬、米蘭聚居著腰纏萬貫的富商,他們的後院中,出土的大量希臘羅馬雕像堆積如山。歷經浩劫的意大利人生活在古代的斷層上,生者與死者交相重疊,來自祖先的遺產賦予了生者勃勃的生機。

然而文藝復興不僅是模仿古典時代的文化藝術。修道院作坊的工藝傳統,比利時北部佛蘭德斯和許多國家的傳統都影響了文藝復興。這被稱為「重生」的時代,事實上,也是人類歷史上創造力最旺盛的時代。藝術引領著全新的創造和發明,開拓了前所未有的領域。人類帶著新生之後的好奇和勇敢,勇往直前。

歐洲藝術家吸收了古代歷久恆新的力量,更帶著輾轉傳來的、來自文明古國中國的科技:航海術(羅盤)、印刷術,大膽的尋找、創新,開闢新領地。在黑死病沖刷去了三分之二人口後,走過大劫的歐洲人洋溢著蓬勃的生機,從新出發,開創了近代文明。

米勒《種馬鈴薯的人》。米勒被視為最重要的寫實畫家之一。由於米勒,法國的寫實主義在十九世紀中葉成為重要的藝術思潮。(公有領域)
杜勒《玫瑰花冠盛宴》,1506年。西方文藝復興時代創造了許多虔誠神聖的宗教繪畫。這幅畫中,聖母瑪麗亞懷抱聖嬰,賜給眾人玫瑰花冠。在下一輪的世界性文藝復興時代,將創造出什麼樣的聖畫像?(公有領域)

文藝復興之後三百年間,人類文明歷經了一波接一波劇烈的衝擊。在發現古人那莊嚴的人的形象後,文藝復興逐漸向大膽的創新、人本主義、背離神、世俗化的方向前行。宗教革命、工業革命、啟蒙運動、法國大革命、浪漫主義,一波接一波的意識變革衝擊著人類。此後,文明以加速度推進,一步一步,直到我們來到了數碼化、人工智慧化的高科技後現代文明時代。

在越來越異化、外星科技化的時代氛圍中,古典時代和諧的典範被邊緣化,甚至遺忘。取而代之的是多元化,與倫理、傳統、自然逆反而行,失序的科技文明。此時,文藝復興創造的一幅幅美善絕倫,以古典時代精神為典範的油畫、教堂穹頂溼壁畫已成絕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榮耀上帝的巨幅繪畫不再。整個二十世紀,變異的各類現代畫風突起,畫布上是變形的人物、風景、不知為何物的抽象畫,在心靈發生突變的畫家筆下,生病扭曲的萬物。

古人有一句話:「前進就是後退」。這句話在我們的時代得到了悲劇式的印證。對於走到今天的全體人類來說,立在橫掃全球,來自新冠病毒的大瘟疫中回望我們的來時路,我們清清楚楚看見:我們的前進就是我們的後退。我們的每一步大步前行、蛻變,往往就是我們致命的陷阱。

世界文明的「文藝復興」

在我們這個時代,出現了這場大瘟疫。封城中,門窗閉鎖、街心寥落,各國大都會提前出現了現代文明的廢墟。人類數千年來建立的文明秩序逼近危險的邊緣。

在古今中外預言中,都提到了這一次大瘟疫將大肆掠取人類的性命。然而正如黑死病之後輝煌的文藝復興,當這場大瘟疫終於消歇,人們將相互擁抱,慶祝這劫後餘生。正如每一次文明被毀滅之後,人類在上天如乳汁傾倒而下的甘霖中繁衍、化育,浴火重生。在漫長的歷史中,一回又一回,以堅韌頑强的生命力,人類渡過劫難,再度開始。

然而我們生活在與文藝復興迥異的時代。我們面對的不是古典文明浮出地表的廢墟,卻是現代科技文明的廢墟。掘地七尺,穿過現代科技文明那荒涼的廢墟,我們將抵達地底那其實埋得不深的,在現代科技文明之前,人類文明輝煌的遺址。

與十四世紀至十七世紀歐洲文藝復興不同,這一回,在大瘟疫之後,我們面前出現的將不是西方文明的源頭,而是古老東方文明,神傳文化的源泉。我們將看見的,是那五千年悠久文明的中心之國:中國瑰麗的傳統,她浩大的精神文明。

在古羅馬、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倫帝國相繼滅亡之後,中國是世界上倖存的,唯一連續不斷的文明古國。在今天,這唯一倖存地球上的文明古國是人類文明的精神家園。是所有人類最終的家園。當所有高科技文明的廢墟崩落,中心之國榮耀的遺址和精神浮出地表。她承傳不絕,直到今天的優雅傳統出現在我們面前,帶領我們前行。

作為人類文明的精神家園,保存至今的中國傳統有如一把鑰匙,是人類追尋來時路、啓程返回家園的一條通天之路。中心之國:人類最初和最終的家園。因此,她無與倫比的文化傳統不只是屬於中國人,而是屬於全體人類。屬於上下求索、渴望回歸的全體人類。

這不是我們的癡心臆想,卻有一個明晰的預表:那就是如今把中華傳統文化、樂舞放到世界舞台上,掀起一場世界性「文藝復興」的神韻藝術。從各民族觀眾熱烈的反響中我們看到,神韻樂舞中展現的古老文明,這古老文明中無與倫比的美善,深深觸動了迷失在地球上很久的人類。

其實,人類等待神韻所展現的「文藝復興」已經等了很久、很久了。唯有這能解釋各民族顔色各異的眼睛裡流下的、來自心靈深處的淚水。

在這場大瘟疫之後,中華神傳文明將帶領人類走回傳統的正道。而傳統是什麼?走回傳統的意義又是什麼?對於全體人類來説,這件事意味著什麽?唯有通過神韻樂舞在世人心中引起的震撼、渴慕,唯有通過人們在劇院中流下的不知來自何方的淚水,我們才能有所體悟。

也就是說,那將是一件感天動地、何等稀奇、何等偉大的事件。

2019年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主辦方、嘉賓和部分獲獎選手合影。(戴兵/大紀元)

穿過現代科技文明的廢墟

西方文藝復興時代的藝術家所面對的,是劫難之後再度開始生活的歐洲。他們的榮耀和使命,是將地底挖掘出來的希臘、羅馬雕像展現的完美的人的典型展現在自己的雕刻刀和油彩下。他們的使命和面臨的難題是如何把變化中的佛羅倫薩、威尼斯中的居民,他們的生活、性格、他們可敬可哀的愛與生命如實展現出來。

隨著財富的積累和各領域中揭竿而起的革命,在時間的轉輪下,歐洲迅速變化。此後,人類的面容、身姿、情感,他們的所思所想,甚至於他們的靈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有這些變化都已忠實的展現在橫跨二十世紀的各流派現代繪畫中。無論是印象派、未來派、達達、寫實、超級寫實,都是人類在時間中無比誠實的自畫像。是誠實而叫人傷懷的人類自畫像。

正如古代預言所揭示,在這場大瘟疫之後,我們將穿越這現代科技文明的廢墟,回到合乎天道、平和自然的古代,人類文明的泉源。

與此同時,新唐人舉辦的「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漸成規模。2023年,第六届「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鄭重邀請全世界的藝術家一起來思索:在變形、反美學、反傳統的繪畫盛行一百多年後,我們如何把忠於真實、忠於自然、忠於人的寫實繪畫放回藝術的主舞台,再造人類藝術的輝煌?

諸神重返

「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要求藝術家呈現人類被遺忘很久了的,高貴的精神。圖為美國畫家清心榮獲第三屆「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金獎的作品《迫害中的堅定》。(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組委會提供)

對於所有認真對待生命、對待藝術的藝術家來說,這是一個可貴的機緣。

誠然,穿越整個新世紀,寫實繪畫並沒有消失。在近幾年,她更在一些人的努力下,悄悄回返繪畫藝術的主舞台。然而新唐人舉辦的「全世界寫實人物油畫大賽」致力於重現的,不只是寫實繪畫的高超技巧和有深度的人物畫,而是繪畫背後人的精神。她所致力於展現的,是去除了後現代變異的心理、意識、技法,深入人類高貴純粹的心靈,有所奮鬥,有所戮力,忠誠純粹的人物畫像。

「全世界寫實人物油畫大賽」有一個不與人同的地方;她要求藝術家呈現人類被遺忘很久了的,高貴的精神。她要求藝術家展現人們不太留意,不太相信,甚至不敢提及的神聖。她要求藝術家展現人類被忽視了的神性。而這正是早期文藝復興藝術家汲取神話和希臘、羅馬雕像奧妙的靈性而致力於呈現的。

到這裡,我們抵達了這場大瘟疫之後即將開展的時代。許多古代預言預示,大難之後,是諸神重返的時代。是一個謎底揭曉,人類智慧開啟的時代。通過這場末世大難,人類好比從一場大夢中醒來,看見了跨越千萬年的真實。橫越萬丈惡水,人類看到了迷失千萬年的自己,看到了輪迴輾轉,奧祕的真實。

歐洲文藝復興時代,對神話和人之神性的描繪貫穿了一幅幅典美動人的繪畫。一種超越地上世俗生命的美與莊嚴一回回地展現在米開朗基羅、拉斐爾、波提切利的人物畫中。那幾乎是一個人神共在的時代。絕美的神浮出水面,讓人膜拜,成為美的典型。而那卻是以人世間最美的人為模特而模畫的。

站立在人類文明的這一端,「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歷屆得獎作品所展現的,是一種截然不同的神聖。是一種截然不同的神性。

這些繪畫展現了人神共在的奧祕。而有時,人身上無比的堅毅所展現的神性,或者人在修煉中達到的超凡的境界、人純潔的正信,是人神共在的見證。

有時我們也會在這些繪畫中看見神所行的奇跡。在這時,在現代繪畫中消失了的神翩然回返,給予人安慰,給予人信念,就像是從來不曾遠離。

更多的時刻,作為我們這時代忠誠的人物寫實繪畫,這些畫家把畫筆轉向了人在塵世中剜心透骨的試煉。人在塵世中歷盡艱辛,九死無悔,洗去塵土重量的神聖過程。在文明的這一端,藝術家以人受苦的肉身,以人磐石一般的正信來呈現人的神性。

這和我們這個時代所歷經的歷練有不可切割的淵源。站立在離神最遠的地方,站立在神被放逐的末世,人以自己全部的生命來通過考驗,印證自己高貴的人性和不滅的神性,以把神放回人類的地平線。

未來於焉開始

荒蕪了百年的現代藝術正在經歷自我挽救的工程。大賽邀請畫家們畫出此時此刻人類的集體畫像,為我們可哀可感的生命留下證言。2023年,大瘟疫中,我們重新思索人類的命運。

無論什麼族裔ヽ膚色,大賽邀請全世界優秀的畫家把他們的視線ヽ畫筆調轉向「人」。這是一件無與倫比的事件。描繪不同膚色髮色的人物畫像充滿了無窮的可能。人的力量、情感南轅北轍。同樣的,「真實」本身的深淺也南轅北轍。人物寫實油畫這一題材的涵蓋面之廣,本身就是對我們自身生命深淺,視野遠近的一種挑戰和叩問。

在無數的可能之中,你要創造出什麼必然來?你要如何洗去現代繪畫的陰影,從無限的可能中提煉出一個偉大的必然?你要如何通過你的畫筆呈現「人」?在整體人類的命運中,她們扮演了什麼角色?在這人生大戲中,他們正在演出那悲慘的、那喜劇的哪一幕?

攝影大師布列松說:「要讓人看見要不是因為你、人們將永遠無法看見的事物。」在這危險的時代,你看見了誰?為什麼你揮起你的畫筆,決定讓全世界看見她?對於人,對於人的生命,你有了什麼全新的理解?是否,你將把他放置在人類失去了許久的天地之中,還給她最大的背景?然後,你是否有足夠的勇氣,把神的形象一起放回來?

橫跨荊棘叢生的現代藝術,我們將創造出什麼樣的寫實風格,把生命還給畫布上的人?十九世紀法國寫實藝術家米勒說過:「觀看,真正的觀看,是一種理解。」在提起畫筆之前,我們是否用力觀看過這個世界?觀看之前,我們是否調整好自己的心,讓心純淨、廣大,足以包容最大的畫布,最沉重的畫像?

人類深陷藝術的困境一個世紀了。面對這困境,我們為什麼而畫?為誰而畫?你是否想過,我們如何走出這困境?你肩上的擔子是空的,還是滿的?是輕省的,還是沉重的?或者你選擇不要任何擔子?

是否,我們能夠把宇宙納入咫尺的畫布,尋回我們遺忘了太久的,藝術的真理?

今年,在這大瘟疫時代,畫家們將畫出什麼樣的人物寫實畫?在此人類共負一軛時,我們將拿彩筆畫下何物?藝術家的自我消失在包容最廣的畫筆之後,呈現最廣闊的真實。

而放在更大的背景中來看,什麼是寫實?我們選擇描繪人類生存場景中哪一部分作為我們最緊急的真實?數千年來的人物畫像中,哪些是我們熱愛不渝的?熱愛不渝,因為她描繪了和我們一樣困頓的人。描繪了人不可磨損的力量。人内部發出的光。

跨越這場大難,一個全新的時代即將開始。穿過現代文明的廢墟,新一輪的人物寫實繪畫正在浮現。為了這藝術的火鳳凰,我們也要重新生活。

未來從這裡開始。

第六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

第六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正式接受全球報名。(新唐人)

報名截止:2023年1月15日

公布入圍畫家名單:2023年1月31日

入圍作品寄至大賽組委會:2023年3月1日

作品展覽暨頒獎典禮:2023年6月(美國,紐約)

大賽獎項:

金獎10,000美元(一名)

銀獎3,000美元(兩名)

銅獎1,500美元(三名)

傑出技術獎1,000美元(若干名)

傑出人文獎1,000美元(若干名)

傑出青年獎1,000美元(若干名)

優秀獎(若干名)

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的詳細資訊,請訪問https://oilpainting.ntdtv.com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1月26日下午,在2019年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開獎之前,主辦方召集選手們召開座談會。會上選手們走到台前,敞開心扉介紹自己的畫作,創作的背景以及個人故事;最後評委主席張崑崙教授給大家總結這次展覽的作品以及畫家如何創作高質量的傳統畫作,以引領人類社會的審美潮流。
  • 冬天裡,梅花凌寒傲雪的風姿令人敬佩。在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中,也有一朵潔白無瑕的雪中梅,綻放出聖潔之光。
  • 11月30日,2019年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舉行最後一天的拍賣活動,共有47幅決賽作品和幾幅在比賽期間完成的畫作與觀眾見面,現場買家對十余幅作品舉牌出價。有購得作品的買家表示,這些作品今後一定會升值。
  • 「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是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國際文化藝術比賽系列賽事之一,以其致力於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寫實油畫藝術而著稱於世。即日起,第六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正式接受全球報名。
  • 毛公鼎,西周晚期青銅器,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毛公鼎是特定禮器,高貴華典、古意盎然,與散氏盤、大盂鼎、虢季子白盤並稱為四大國寶。
  • 這幅畫全以毛巾沾墨拍打而成。我們先把毛巾弄濕再沾上墨汁,在紙上輕輕拍打,時濃時淡,時聚時散,輕盈地拍出一幅構圖。等水墨全乾了再層層上色。
  • 在校園內的一個小角落裡種有一大叢仙人掌,五六株雜亂的長在一起,長得很高很茂密。因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學生們打掃校園時也都離它遠遠的。不過,在這些畏人的針刺叢生的隱處,竟然有小雀兒在那裡築巢,既隱密又安全。
  • 自晚清翰林王懿榮發現甲骨文後,許多學者、名人參與甲骨文研究,其中一些人進行臨摹與書法創作,遂使甲骨文書法藝術再生…
  • 甲骨文是商至周初之際契刻在龜甲獸骨上的文字。它是三千多年前漢代文字發展成熟的體現,是遠古盛世文明的時代象徵,藴含著中華文明的基因。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經龍潭到楊梅,沿路邊玩邊寫生。途經楊梅鎮附近的某一個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對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齊排列的茶園以及山後的一批高樓大廈,櫛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樓,美得令人驚羨。(當時的寫生稿放在《徐明義畫集四》P.74頁,可與此圖相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