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鑰】不信鬼神的節度使遭報 冤死鬼等了30年

作者﹕泰源整理
報應之說,從古至今一直都在民間流傳,因果輪報,上天又曾饒過誰?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985
【字號】    
   標籤: tags: ,

報應之說,從古至今一直都在民間流傳,很多人都是相信善惡有報,相信來生輪報,甚或現世即報,但有的人就是不相信。因果輪報,上天又曾饒過誰?

唐朝將領嚴武(西元726年—765年,字季鷹),華州華陰人。他是唐朝中書侍郎嚴挺之的兒子。幼年時嚴武就顯露豪雄的性格。父親嚴挺之寵愛小妾阿英,冷落他母親裴氏。嚴武當時剛八歲,奇怪地詢問母親,母親告訴了其中的緣故。嚴武奮然拿起鐵錘來到小妾阿英的寢室,擊碎了她的頭。左右的人驚恐地報告嚴挺之說:「少爺戲殺了英。」嚴武辯解說:「哪有大臣厚待小妾而薄待妻子的,兒因此殺了她,不是戲殺。」

他的父親雖然屢次阻止他習武,但擋也擋不住。成年後的他,成了武將,在沙場立了功名。天寶十五載六月,他與賈至隨同玄宗幸蜀,獲擢升為諫議大夫,後來出任劍南節度使。唐代宗時,他大破吐蕃,因軍功晉升為檢校吏部尚書,封鄭國公。

嚴武任劍南節度使時十分放縱,花費無度,有時因一句話讓他高興,便賞賜鉅款。蜀地雖有富饒之稱,但因他強徵暴斂,鄉里為之一空,但外虜也不敢逼近蜀地邊境。

梓州刺史章彝曾任嚴武的判官,嚴武卻因小怒而殺了他。房琯以前任宰相的身分任巡內刺史,嚴武卻對他態度傲慢。嚴武與杜甫兩人友好,安史之亂末期,杜甫投靠嚴武。但是嚴武性情暴躁,因違逆他心意,曾經多次想殺杜甫,因為嚴母的奔救,杜甫才保住了命。

嚴母常擔心其子可能因為驕暴被誅,甚至連坐全家,使得家人遭難。永泰元年(西元765年)四月,嚴武在四十歲的壯年暴卒。死後,其母哭泣著說:「此後,我不用再擔心會淪為官婢了。」

年輕時的嚴武放浪形骸。他住在京城時,和一個軍使比鄰而居。軍使有個十六七歲未出嫁的女兒,容貌俊美,嚴武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看見了她,心中十分愛慕,便用錢賄賂她身邊的人,把她誘騙到他家裡。過了一個月,又偷偷地帶著她逃跑。他們逃出了東門,想跑到淮河泗水一帶藏身。

軍使見女兒突然不見,很是焦急,便訊問女兒身邊的人。受賄幫助嚴武拐騙的那人自知隱瞞不住,便說出了誘騙的經過。軍使一聽,大為憤怒,便告了官,並上奏皇上。

皇帝下詔令萬年縣捕賊官親自去捕捉,不得有誤。捕賊官接到詔令,便緊鑼密鼓展開行動,每天查訪了多個驛站。幾天下來,很快有了眉目,發現了嚴武的行蹤。

話說嚴武帶著鄰女逃出京城後,慌慌張張地來到鞏縣,打算從那兒坐船逃走。剛剛登上小船,就聽說捕賊官將要到了。他擔心逃脫不了,便灌醉軍使的女兒,趁夜半時分,解下琵琶弦,把她勒死,沉屍河底。第二天,捕賊官上了嚴武乘坐的小船,裡裡外外搜遍,找不著一點蛛絲馬跡。

這一天來了不速之客。 示意圖 。(Pixabay)

嚴武生性強悍,根本不相信鬼神巫祝之類。當他在劍南節度使任上,身患重病,有人勸他祈禱神鬼消災,他大怒,將那人推出去罰打了四十大杖。

一天中午,突然有個道士來到嚴武的官府,自稱是從峨眉山來的,要見嚴武。守門人知道嚴武不信神仙道士之類,便不讓他進去,也不敢去報告嚴武。道士不走,在門口厲聲高叫,守門人無奈,只好進去通報。嚴武覺得奇怪,便讓守門人把來人領進來。

道士剛踏上嚴公館台階,就大聲喝叱起來,好像在跟誰爭論,而且久久才停下來。道士來到嚴武的病床前,寒暄之後,便對嚴武說:「你有病,現在已經命在旦夕,你的冤家就在你的身邊,你為什麼還不懺悔自己的過錯?不謝罪?為什麼執迷不悟到這種地步?」

嚴武大怒,但沒罵出口。道士又說:「你想想,曾經有過負心殺害過什麼人的事嗎?」

嚴武想也不想就說:「沒有。」

道士說:「我剛才上台階時遇到一個冤死鬼向我披訴。開始我以為她是山精木魅,在你身上作祟,便對她喝叱責罵,但她還是不離開。」

道士又說:「她告訴我說,她被姓嚴的冤殺而死,現在上帝有令,要為她申冤。」

嚴武害怕,不禁問道:「那個冤鬼長得什麼樣?」

道士說:「那個女子十六七歲,脖子上像繫著一條弦。」

嚴武頓時冷汗涔涔,忙爬起來給道士磕頭說:「您真是聖明,我是冤殺過這麼個人,那您說我現在該怎麼做?」

道士說:「她想見你一面,你當面求求她。」

嚴武忙派人打掃了廳堂,撤去各種沒用的東西,在廳裡點上了香。道士讓人把嚴武抬到廳堂門內,沐浴更衣,手持笏板,留一個童僕在旁侍候。門堂外東側,還有一間小屋,道士也讓人清掃乾淨,然後垂下門簾。

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後,道士坐在堂外,開始施展法術。又站起身來用柳枝掃地,然後又回到座位上瞑目叩齒。過了一會兒,就聽東邊小屋傳出嘆息聲。

道士說:「娘子可以出來了。」話音落後不久,就見到一個披散著頭髮的女子,脖子上套著琵琶弦,掀開門簾走了出來。到了堂屋門口,她用手把頭髮往兩邊攏了攏,向嚴武下拜。嚴武見了她,又驚又愧,慌忙用手捂住臉。

女子說:「我跟你逃走,是我的行為失當,但並沒有辜負你,你為什麼那麼殘忍竟將我勒死。你要是怕被治罪,把我拋棄到什麼地方都可以,何必狠心殺死我?」

嚴武渾身瑟瑟發抖,忙磕頭懺悔,請求女子饒恕,並表示願意終生誦經為她祈禱超渡,厚贈紙錢作她冥間的費用。一旁,道士也懇切地替嚴武求情。

女子說:「我是被他親手勒死的,三十年前已經向上帝申訴了這件事,他報應的死期現在是不得改了,死期就在明天黃昏,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說完,女鬼便退了出去,剛走到東屋門前,就沒了蹤影。

道士也告辭而去。嚴武自知死期就在眼前,便忙著吩咐後事,到了第二天黃昏,他就一命嗚呼了。@*

資料來源:《新唐書》、《逸史》、《太平廣記》

─點閱【人生之鑰】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