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三)

文: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 翻譯:文青衿
《雅典學院》拉斐爾於1509─1510年為教宗儒略二世的「簽字廳」創作。公認是拉斐爾的代表作之一,也象徵著文藝復興全盛期的精神。這幅壁畫在虛構的建築場景中描繪了50位人物,包括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蘇格拉底和畢達哥拉斯等。中間最突出、最核心的人物是西方哲學的奠基人:柏拉圖(左)和他的弟子亞里士多德(右)。畫作現收藏於梵蒂岡博物館使徒宮。(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68
【字號】    

(上文:《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二)

前文回顧:因處理家事,拉斐爾不得不重返家鄉烏爾比諾。但他卻從未停止繪畫,並採用新畫法繪製。返回佩魯賈之後,他接到了各修道院和教堂的委任。當拉斐爾再次進入佛羅倫薩,由於受到米開朗基羅和達芬奇的造詣觸動,更加刻苦鑽研繪畫,終於實現了在藝術和技法上的驚人突破,在人物刻畫和細節等藝術表現上日臻完美。

之後,他被召回佩魯賈,繼續創作《卸下聖體》(The Deposition,也譯作《耶穌下葬》)。完成後,拉斐爾又返回了佛羅倫薩。在那裡,他收到了市民戴氏(Dei)家族的委任,繪製一幅祭壇面板畫,這幅畫將置於聖神教堂(S. Spirito,又譯:聖靈堂)【註1】的禮拜堂中。接下任務後,拉斐爾就著手繪製,很快便完成了草圖。

新的委任

建築師伯拉孟特(Bramante da Urbino)是儒略二世(Julius II)的主要規劃師,他是拉斐爾的遠親,也是同鄉。經由鴻雁傳書,他告知拉斐爾,教宗在梵蒂岡宮(Palazzo Apostolico)新建了一些房間,並同意由拉斐爾裝飾,給他展示才華和價值的機會。伯拉孟特的舉薦讓拉斐爾興奮不已。

於是,他放下在佛羅倫薩的工作,把幾近完成的為戴氏家族畫的面板畫留在了佛羅倫薩。雖尚未圓滿完成,但足以為其所用。所以在拉斐爾去世後,巴爾達薩雷‧達佩西亞先生(Messer Baldassarre da Pescia)便把畫作置於了自己家鄉的教堂中(Pieve)【註2】。

這樣,拉斐爾隻身來到了羅馬。到了羅馬後,他發現宮殿的大部分房間已經由多位大師裝飾一新,也有些藝術大家還在繪製過程中。

具體而言,其中一個房間的某個場景是由皮耶羅‧德拉‧法蘭西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註3】所完成;盧卡‧西諾雷利(Luca da Cortona)【註4】幾乎完成了一整面牆的藝術創作。阿雷佐聖克萊門特(S. Clemente)修道院的院長巴托洛梅奧‧德拉加塔(Don Pietro della Gatta)【註5】業已開始了些許繪畫工作。米蘭人布拉曼蒂諾(Bramantino)【註6】也畫過許多人物畫,大多是生活中的人物肖像,公認是非凡美麗的作品。

《雅典學院》(The School of Athens)

拉斐爾抵達羅馬後,受到教宗儒略二世的熱烈歡迎。拉斐爾在簽字廳(Stanza della Segnatura)【註7】開始繪製那幅經典的場景:神學家將哲學、星相學與神學完美融合。畫面超越時空,薈萃了當時及之前世界上的聖賢智者,在畫面中,他們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探討、辯論。

簽字大廳的壁畫不僅是偉大藝術家拉斐爾在梵蒂岡創作的第一部作品,還標誌著文藝復興的開始。最初,這裡是教宗儒略二世的圖書館和私人辦公室。1508年至1511年間繪製的壁畫旨在代表人類精神的三大類:真、善和美,並同時展示了那個時代的四大研究領域:法律、哲學、藝術和神學。(公有領域)
關於至聖聖事的爭論。拉斐爾,簽字廳濕壁畫。(公有領域)
簽字廳天花板。拉斐爾創作。(公有領域)

《雅典學院》畫面中稍遠的一側,是一些星相學家,他們在石板上劃寫著各種星相學的圖形和文字,藉由美麗的天使把它們送給福音傳遞者;傳道者便會將這些理論和理解向更多人闡述傳播。

畫面中下部台階上的人物是古希臘哲學家第歐根尼(Diogenes)【註8】,他手持卷宗。半依半躺在台階之上,陷入沉思。這個人物的刻畫構思非常巧妙:迥然不同的表現、孑然一身、疏於打理衣著,讓人物特點和學派理念躍然畫上。拉斐爾的表現手法獲得了極大讚譽。

《雅典學院》局部。古希臘哲學家第歐根尼(Diogenes)。(公有領域)

畫面中心是亞里士多德和柏拉圖,柏拉圖(圖左)手裡拿著《蒂邁歐篇》(Timaeus),亞里士多德拿著《倫理學》(Ethics);而環繞在他們周圍的,正是各哲學流派的偉大人物。

《雅典學院》局部。展現了信仰與理性的對話。中間人物為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亞里士多德手掌朝下,暗示他實踐倫理學的基礎。柏拉圖一手指天,暗示了他的宇宙觀,闡述他與亞里士多德分歧的哲學觀。(公有領域)

在小石板上用圓規畫圖形的星相學家、幾何學家也是美得難以形容。而在其中有一個身材健美、外表英俊的年輕人,正張開雙臂,俯身注視,充滿了景仰與驚歎。是以當時在羅馬的曼圖亞公爵費德里戈二世(Federigo II, Duke of Mantua)的原型繪製。

《雅典學院》局部。(公有領域)

畫面中的一個人物正俯首躬身,手裡拿著圓規,在石板上測量劃圓,這便是歐幾里得(Euclid)。而拉斐爾以他的舉薦人建築師伯拉孟特(Bramante)的原型創作。人像畫得逼真傳神,就如其人親臨現場。

《雅典學院》局部。手持圓規劃圓的是歐幾里得,希臘數學家,通常被稱為「幾何學之父」。拉斐爾以他的舉薦人多納托·伯拉孟特(Donato Bramante)的原型創作。(公有領域)

歐幾里得旁邊的那個背影,手裡拿著天球儀,是瑣羅亞斯德(Zoroaster)的畫像【註9】;旁邊有一位戴著黑帽子的年輕人,這便是拉斐爾,此壁畫的創作者。拉斐爾借用鏡子為自己畫了一幅肖像,以年輕的面龐出現,而且一臉謙遜,充滿了令人愉悅的優雅。

《雅典學院》局部。身披黃袍的背影,手裡拿著地球儀的托勒密(Ptolemy)是地理學家、數學家、天文學家;對面拿著天球儀的是瑣羅亞斯德(Zoroaster),被視為瑣羅亞斯德教的精神奠基人。戴黑帽的是古希臘畫師阿佩萊斯(Apelles),拉斐爾以自己為原型創作;旁邊的白衣人是普同占尼斯(Protogenes),古希臘畫家,阿佩萊斯的對手。拉菲爾也以當時的一位年輕畫家為原型創作。(公有領域)

那些傳道者的頭部和身體所展示出的美和善確是無以言表。拉斐爾將他們屏息凝神、專心致志的神情刻畫得逼真而傳神,尤其那些書寫、記錄的傳道者。比如聖馬修正從寫滿字元的小石板(小石板由天使扶著)上抄寫內容,記錄在冊。【註10】

《雅典學院》細部。瓦薩里認為畫中人物分別為:天使持石板,聖馬修抄錄;後世認為:持石板的是古希臘最傑出的科學家阿基米德(Archimedes),在展示他的原理;他對數學和物理學的影響極為深遠。畫面中奮筆疾書的是數學家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公有領域)

畫面中還描繪了一位老者,紙放於膝蓋上,抄錄著聖馬修記錄的內容。邊看邊寫,隨著筆的移動,他勾著頭,擰著下巴,專注於自己的工作,絲毫未覺察姿勢很不舒服。

《雅典學院》細部。這是瓦薩里描述的老者。後世認為此人是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約前610—前545),蘇格拉底之前的古希臘哲學家,據傳是「哲學史第一人」泰勒斯的學生。(公有領域)

除了充滿表現力的諸多細節,不得不提畫面的整體構圖,確實處理得恰到好處,既井然有序、凸顯層次,又合乎比例,這充分證明拉菲爾的超強實力和對藝術的駕馭力。人們可以看出,在所有以畫筆謀生的藝術家中,拉斐爾已經毫無疑問擁有了絕對的權威。

他還採用透視原理,將眾多大家匯聚一堂,以精緻入微、協調融洽的方式處理。讓儒略二世對其奉為至寶。儒略二世便將其他大師所繪製的作品,不論新舊,全部扔到地上。這樣一來,讓夜以繼日、孜孜不倦辛苦工作的拉斐爾獲得了獨享成功的榮耀。(待續)

本文(《藝苑名人傳》)作者簡介: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年)是意大利畫家、建築師及作家。他是世界上第一位藝術史學家,他最有名也經常被引用的著作:《最優秀的畫家、雕刻家和建築師的生平》「The 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1550)」,又稱為《藝苑名人傳》(Lives of the Artists)。這本書描述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跟北歐,傑出畫家、建築師跟雕刻家的生平及其重要作品。

註解:

【註1:S. Spirito全稱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 Santo Spirito,即佛羅倫斯聖神大殿,為佛市主要的教堂之一。】

【註2:在中世紀,pieve是有洗禮堂的鄉村教堂,一般設有鐘樓。周邊沒有洗禮堂的教堂都仰賴其洗禮儀式。】

【註3:皮耶羅‧德拉‧法蘭西斯卡是文藝復興早期的畫家、幾何學家。他的繪畫以其寧靜的人文主義、幾何形式和透視的使用為特點。他最著名的作品是聖法蘭西斯大教堂的濕壁畫《真十字架的歷史》。】

【註4:原文盧卡‧達‧科爾托納(Luca da Cortona),可能是作者筆誤,應該是盧卡‧西諾雷利(Luca Signorelli),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以擅用透視而聞名。創作於奧維多大教堂(Orvieto Cathedral)的巨幅壁畫《最後審判》是他最傑出的作品。】

【註5:原文Don Pietro della Gatta,可能是作者筆誤,應該是巴托洛梅奧‧德拉加塔(Bartolomeo della Gatta)。原名Pietro di Antonio Dei,意大利畫家、照明師和建築師。後成為修士。】

【註6:布拉曼蒂諾(Bramantino)是意大利畫家和建築師,活躍在他的家鄉米蘭。主要影響是寧靜、非自然的安靜主義古典主義。】

【註7:簽字廳是拉斐爾為梵蒂岡宮繪製的一組房間(拉斐爾房間,Stanze di Raffaello)中的一個房間。以「簽字廳」命名,是因教宗的大多數機要文件都在這裡簽署、蓋章,最終成為具有執行力的宗教信條。梵蒂岡宮中有一千多個房間,其中標誌羅馬文藝復興的盛大的壁畫系列中:最著名的有米開朗基羅的壁畫《最後的審判》、西斯廷小教堂的《創世紀》和拉斐爾房間的壁畫等。】

【註8:第歐根尼是活躍於西元前四世紀的古希臘哲學家,犬儒學派(Cynicism,也譯昔尼克主義)重要人物。該學派因創始人在一個叫做「快犬」的運動場演講而得名。該學派提倡回歸自然,清心寡欲,鄙棄俗世的榮華富貴。】

【註9:作者筆誤,背影應是托勒密(Claudius Ptolemaeus)。】

【註10:畫作中一些人物身分是確定的,但很多人物的身分是假設性的。從瓦薩里開始,畫面中有些人物得到了多重身分認同。後世認為:正在抄寫的聖馬修是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持石板的是古希臘最傑出的科學家阿基米德(Archimedes)。】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于英文《大紀元時報》。

(點閱【《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意大利的畫家和建築師羅曼諾(Giulio Romano,1499─1546年)出生於羅馬,十六歲就跟隨拉斐爾成為其主要的弟子和助手。由於拉斐爾承接的工作繁重,許多部分不得不交由助手完成,而羅曼諾就是其中的主力。他根據拉斐爾的素描繪製了大部分的梵蒂岡涼廊的壁畫、梵蒂岡室內壁畫《波爾哥火警》中的部分群像,和君士坦丁室壁畫的主要構圖和製作。
  • 1504年,未來的教宗(保祿三世)、時任紅衣主教的亞歷山大‧法爾內塞(Alessandro Farnese)在距離意大利羅馬西北處50英里的卡普拉羅拉(Caprarola)建了一座城堡。原先規劃為一座堅固的堡壘,用以抵禦敵人的入侵,不過防禦工事沒有完工,工程就停頓了。直到16世紀中葉以後,這座遺址才被亞歷山大的孫子賦予了新的生命。
  • 多那太羅的名聲一天比一天響亮,甚至連威尼斯的領主也聽說了,便請他為帕多瓦(Padua,譯註:威尼斯附近的城市)製作一座加塔梅拉塔將軍的雕像。多納太羅很高興地接下了這份委託,前往帕多瓦,在聖安多尼聖殿廣場(the Piazza di S. Antonio)上立起了騎在馬上的將軍銅像。將軍的坐騎活靈活現,隱約間還可以感受到馬的喘息和嘶鳴,而將軍則精神抖擻,充滿了自信。
  • 欣賞神韻作品,彷彿踏入了五千年歷史長河,縱覽波瀾壯闊、輝煌神奇。豐富多元的美,令人應接不暇——色彩美、畫面美、形體美、旋律美、內蘊美。壯麗的山川、古老的智慧、生命的真諦、道德的啟迪……觀眾的視覺、聽覺、情感與思維被充分調動,盡情感受傳統文化浸潤下的勃勃生機、神采與奧妙。
  • 碧雅翠絲‧波特(Beatrix Potter)的「彼得兔」(Peter Rabbit),最早出現在一封寫給她前家庭教師4歲兒子諾埃爾‧摩爾(Noel Moore)的圖畫信裡。信開頭寫道:「我不知道該給你寫些什麼,所以乾脆給你講個故事」。幾年後,波特借用那封信的想法創作了《小兔彼得的故事》(The Tale of Peter Rabbit)。
  • 多那太羅曾為當地的軍械公會(the Guild of Armourers)製作了一座身著鎧甲的聖喬治像(S. George),雕像的表情充滿著青春與勇氣、鎧甲的威武與不可一世的氣概,從冰冷的石頭中迸發出一股生命力。沒有一座現代人物的大理石雕像能夠像多那太羅的巧手,將自然和藝術表現得如此生動、如此精神抖擻。
  • 據說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有一種天賦,站在未雕塑的大理石前,可以「預見」即將完成的作品。美國雕塑家奧古斯都‧聖高登斯(Augustus Saint-Gaudens,1848─1907年)也是如此。
  • 多纳托(Donato)於1403年出生於意大利佛羅倫薩,他的親友都稱他多那太羅(Donatello),因此他在一些作品中也用多那太羅這個名字署名。他一生致力於藝術,不僅是一名非常難得的雕刻家和優秀的雕像大師,也是一名粉飾灰泥工匠,同時他也善於透視技巧,是受人尊敬的建築師。
  • 金文,通常是指鑄刻在商、周青銅器上的文字。與甲骨文有關聯,盛行於周。在挖掘出土的商周銅器上,銘文字數不等,從一個字到幾個字、幾十字、上百字。二三百字以上的也不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