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佛羅倫薩的雕刻大師多那太羅(三)

文/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 翻譯/陳遇
多那太羅的銅像作品《加塔梅拉塔將軍像》佇立在帕多瓦的聖安多尼聖殿廣場上。(sailko/Wikimedia Commons)
font print 人氣: 236
【字號】    

(接上文

(前文回顧:多纳托(Donato)於1403年出生於意大利佛羅倫薩(又譯:佛羅倫斯),他的親友都稱他多那太羅(Donatello)。他一生致力於藝術,不僅是一名卓越的雕刻家,也善於粉飾灰泥、透視技巧和建築設計。多那太羅的作品量非常龐大,展現出高度的優雅、設計巧思與卓越的技藝,公認他的作品比其任何工匠的作品都更接近經典的古希臘羅馬藝術。)

多那太羅的銅像作品《加塔梅拉塔將軍像》(General Gattamelata)。帕多瓦,聖安多尼聖殿廣場。(公有領域)

多那太羅的名聲一天比一天響亮,甚至連威尼斯的領主也聽說了,便請他為帕多瓦(Padua,譯註:威尼斯附近的城市)製作一座加塔梅拉塔將軍的雕像。多納太羅很高興地接下了這份委託,前往帕多瓦,在聖安多尼聖殿廣場(the Piazza di S. Antonio)上立起了騎在馬上的將軍銅像。將軍的坐騎活靈活現,隱約間還可以感受到馬的喘息和嘶鳴,而將軍則精神抖擻,充滿了自信。多那太羅在這件作品上證明了他的確是比例和鑄造銅像的大師,作品人物的動作、設計、藝術造詣、比例以及他的勤奮,都和古希臘羅馬的大師們可說是相提並論。不僅所有當時看到這件作品的人都感到驚奇,甚至到好幾代以後的人們看到這座雕像也一樣驚歎。帕多瓦市民更是為此感動至極,希望多那太羅能成為他們的榮譽市民,並竭盡可能地挽留他。

為了讓多那太羅留下來,他們又請他在方濟各教堂的主祭壇台座上製作淺浮雕,描述帕多瓦聖安多尼的事蹟。多那太羅對這幅浮雕也運用了相當準確的空間感,連該領域最優秀的大師們也對這件作品的藝術造詣、多變的組成,以及大量精美的人物和透視技巧而讚歎不已。

多那太羅在帕多瓦留下了許多作品,數不勝數,因此被當地市民稱為一場奇蹟,他在那裡也受到所有有識之士的賞識。不過,他還是決定要回到佛羅倫薩,因為他認為如果繼續待在帕多瓦,受到所有人如此高度的讚揚會讓他忘記自己的所學。所以他很高興再度回到自己的家鄉,在那裡他更常受到批評而非讚揚,但就因為這樣嚴厲的批評會促使他不斷學習,以達到更高的成就。

回到家鄉的托斯卡納地區後,他為蒙特普齊亞諾的教區教堂製作了一個大理石棺槨,上面有著非常美麗的場景雕刻。然後又和雕刻家安德烈·委羅基奧(Andrea Verrochio,譯註:達芬奇的老師)合作,為佛羅倫薩聖老楞佐大殿的聖器室做了一個洗禮盆。不久後,他又離開了佛羅倫薩前往羅馬,在那裡盡可能地臨摹古代的大師作品。

多那太羅的銅像作品《聖母與聖嬰》(Madonna and Child)。帕多瓦,聖安多尼聖殿。(公有領域)

若我們要對多那太羅的生活和所有作品進行完整描述,那將超出這本書原先規劃的篇幅,因為他不僅用雙手創造了無數偉大的作品,也做了許多小型的作品,像是替煙囪加上家族徽章或幫忙裝飾民宅的立面。

多那太羅的浮雕作品《入殮儀式》(The Entombment)。帕多瓦,聖安多尼聖殿。(公有領域)

據說,多那太羅的弟弟西蒙曾為教宗瑪爾定五世(Pope Martin V)製作一個棺具模型,在正式鑄造前,他希望多那太羅幫他看一下模型成品。因此,多那太羅便前往羅馬,那時正好遇上了神聖羅馬帝國的西吉斯蒙德(Sigismund)接受教宗安日納四世(Pope Eugenius IV)加冕的慶典。多那太羅和西蒙不得不一起投入在這場慶典的籌備工作上,不過也因此在那裡獲得了極大的名譽與榮耀。

簡而言之,多那太羅的舉手投足都令人欽佩,他的工藝技巧、藝術眼光、知識都是當今雕刻藝術和設計方面的第一把手。他值得更多的讚揚,因為在他的年代,除了柱子、石棺和凱旋門外,並沒有其它的古希臘羅馬雕刻出土。因為他的緣故,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開始將古代藝術引進佛羅倫薩,由多那太羅親自修復後,便一直收藏在美第奇家族的屋子裡,直至今天。

他是最開明、親切又有禮貌的人,對朋友比對自己還要細心;他從不在意錢,將錢放在一個籃子裡,用繩子吊在天花板下。他的所有工人和朋友都不用事先和他說就可以直接拿走他們需要的金額。他的晚年過得相當愉快,當他老到無法工作時,科西莫和他的其他朋友們都前來幫助他。

據說,在科西莫臨死前將多那太羅引薦給兒子皮耶羅,而皮耶羅也盡全力實現了父親的遺願,贈送了多那太羅一座農場,以農場豐富的產量供給他晚年的生活。多那太羅非常高興,因為這樣他就可以免於飢餓。不過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就將農場還給了皮耶羅,並表示自己不想要為了處理農場的行政事物和農民的問題而犧牲自己內心的平靜,他們每天都煩著他。多那太羅對這一切事物感到厭煩,寧可餓死也不要煩惱那麼多事情。

皮耶羅嘲笑多那太羅的單純,但還是收回了農場,改以每週從自己的銀行撥出同等金額的津貼,以現金支付給他。多那太羅對此非常滿足。因此,他以美第奇家族的工匠與朋友身分度過了快樂的晚年生活。1466年12月13日,多那太羅永別於世,就如在身前一直相伴在科西莫身邊一樣,他被安葬在科西莫墓附近的聖羅倫佐教堂裡。

世界各地留下了無數多那太羅的作品,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一個工匠比他更辛勤工作。由於他對各種工作都樂在其中,對任何東西都願意嘗試,不會顧慮它的價值大小。尤其在雕刻藝術方面,他製作的大量浮雕、各式深淺的浮雕,對其發展有著不可或缺的影響,在他之後的所有優秀的雕刻家都可視為是他的子弟。在古希臘羅馬的黃金年代,藝術品都是透過許多人的共同合作才達到完美的,而在此時期,多那太羅是藉由他大量的作品,將藝術帶回到過去的完美水平。在他眾多的作品中,都結合了創新、設計、實踐、判斷力,以及天才所具有的種種品質。多那太羅有著高度的決心,總是準備好全心投入在所有工作中,而完成的作品總是比他原先的承諾要多得多。(全文完)

本文(《藝苑名人傳》)作者簡介: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年)是意大利畫家、建築師及作家。他是世界上第一位藝術史學家,他最有名也經常被引用的著作:《最優秀的畫家、雕刻家和建築師的生平》「The 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 (1550)」,又稱為《藝苑名人傳》(Lives of the Artists)。這本書描述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跟北歐,傑出畫家、建築師跟雕刻家的生平及其重要作品。

原文Life of Donatello, Sculptor of Floren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點閱【佛羅倫薩的雕刻大師多那太羅】系列文章。)

(藝術專用)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查茨沃斯莊園是英國最受歡迎的莊園之一,也是電影《傲慢與偏見》中達西莊園的取景地點。查茨沃斯莊園位於英國的地理中心,有著大花園和林地、涼亭小屋和壯觀的水景設計,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這座氣派穩重的巴洛克宅第。
  • 若要列舉世界上三位最偉大的雕塑家,首先印入腦海中的可能就是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多那太羅(Donatello)和吉安‧洛倫佐‧貝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但你知道貝特爾‧托瓦爾森(Bertel Thorvaldsen)這位雕塑家嗎?托瓦爾森相信,成為一位偉大的藝術家唯一的途徑就是遵循古典藝術。於是,他成為當代最優秀的新古典主義雕塑家。
  • 想像自己正在參加一場這樣的聚會,賓客中有許多您非常敬仰的偉人,甚至是神仙道人,如果您這時要拍一張照片發布到社交媒體上,您會怎麼替照片構圖呢?
  • 隨後,在繼續為梵蒂岡宮各居室作畫的過程中,他繪製了奧爾維耶托(Orvieto)聖體奇蹟、也稱博爾塞納(Bolsena)聖體奇蹟的場景。其中我們可以看到神父正在做彌撒,當他看到聖體因他的不虔誠而滲出鮮血,羞愧得面色發紅。他的眼中滿是畏懼,在聆聽講道的信眾面前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的手幾乎在顫抖,手勢透露出人在這種情形下會感到的驚恐。
  • de Gournay的總部設於倫敦,以豪華客製的手繪壁紙聞名,致力於將房間的牆面打造成像高級時裝一樣的精美。有趣的是,他們享譽國際的壁紙產品竟源自於中國的傳統工藝,在美麗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壁紙背後,隱藏著一段復興中國手繪絲綢工藝的故事。
  • 列奧納多的離去讓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無比悲痛,因為從未有人給繪畫帶來如此高的榮耀。他俊美奪目的外表能為每一個憂慮的靈魂帶來寧靜;他辯才無礙的言辭可以折服最為頑固的頭腦。他的體力可以壓住爆發的怒火;他能用右手擰彎門鈴鐵環或馬蹄鐵,就像它們是鉛製的一樣。他是如此寬宏大度,身邊聚集了眾多朋友,只要其擁有智慧和才能,就不論貧富予以支持。他的一筆一畫讓最卑微平凡的處所熠熠生輝;因此,他的降生真的讓佛羅倫薩得到了一件非常棒的禮物,而他的辭世則給這座城市帶來無量的損失。
  • 列奧納多新聖母大殿(S. Maria Novella)「教宗大廳」(Sala del Papa)的牆上繪製《安加利之戰》(Battle of Anghiari)的草圖,以表現米蘭公爵菲利波手下大將尼古洛‧皮欽尼諾(Niccolò Piccinino)的故事。他構思了一群騎兵爭奪軍旗的場面,他設計這一場面時的奇思異想,公認此畫為技巧高超的傑作。
  • 聖維特大教堂座落於布拉格西側的山丘上,俯瞰著這座古城。聖維特大教堂建於14世紀,當時布拉格是世界上第三大城市,緊接在羅馬和君士坦丁堡之後。許多君王在這座雄偉的哥德式教堂中接受加冕、舉行婚禮及入葬儀式,裡面也藏有無數的國家寶藏。
  • 那些看到列奧納多製作的巨大黏土模型的人發誓說,他們從未見過比這更優美、更精湛的東西;這件模型一直保存到法國人跟隨法王路易開進米蘭、將其打成碎片。他為這件雕塑做的一件公認完美無瑕的蠟製小模型也佚失了,同時丟失的還有他通過研究創繪的一本馬匹解剖學圖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