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佛羅倫薩畫家、雕塑家達‧芬奇的一生(三)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蓮譯
列奧納多‧達‧芬奇,《最後的晚餐》(The Last Supper),意大利米蘭聖瑪利亞感恩修道院(Convent of Santa Maria delle Grazie)餐廳壁畫,混合材質,約1495—1498年作,460×880 cm。(posztos/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350
【字號】    

接上文

這位天才的想法非同尋常:為了使畫作具有最強的浮雕感,他在陰影的暗度方面致力探索,尋找可以畫出更深陰影、比所有黑色都暗的黑色,以襯托光的明亮。最終,這種方法讓畫面如此深暗,以致沒留下一絲光亮,更像是為表現夜晚的效果,而不是白晝清晰分明的特點,這一切都源於對更強立體感和藝術完美極致的探尋。

列奧納多‧達‧芬奇,坐像衣褶草圖,布面水性顏料,作於1470—1484年間,26.6×23.3 cm,巴黎盧浮宮藏。(公有領域)

當列奧納多看到長相怪異的面孔——無論是蓄鬚還是留髮,都會興奮不已,他會一整天跟隨他中意的人,將其模樣銘記在心裡,回到家後,會把此人畫得分毫畢現、如在面前。這類頭像很多,有女人也有男人像,我們的《素描集》就收有幾幅他的素描,我已多次提到;比如亞美利哥‧韋斯普奇(Amerigo Vespucci)頭像,用炭筆畫的一幅非常精美的老人頭像;還有吉普賽頭領斯卡拉穆基亞(Scaramuccia)頭像,後來被聖洛倫佐教堂牧師、阿雷佐的多納托‧瓦爾丹布里尼(Donato Valdambrini)先生收藏,那是詹布拉里(Giambullari)留給他的。

列奧納多‧達‧芬奇,怪異的頭像,紙上粉筆畫,作於約1500—1505年間,39×28 cm,英國牛津基督教堂學院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他開始創作一幅「三王朝聖」(Adoration of the Magi,註1)題材的面板畫,其中有許多美妙的元素,特別是頭像。這幅畫收藏在佩魯齊敞廊對面的阿美利哥‧本奇(Amerigo Benci)宅邸,但也如他的其它作品一樣沒有完成。

列奧納多‧達‧芬奇,《三王朝聖》(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木板混合材質,1481—1482年作,244×240 cm,現藏佛羅倫薩烏菲茲美術館。(公有領域)

1494年,米蘭公爵喬凡‧加萊亞佐(Giovan Galeazzo)去世,盧多維科‧斯福爾扎(Ludovico Sforza)繼位。公爵久聞列奧納多大名,而且非常喜歡豎琴,於是將他召到米蘭,希望大師能為他當面演奏。列奧納多帶上他親手製作、幾乎全由白銀做成的馬頭形豎琴;這種新奇設計可以擴大和聲的音量、使音調更洪亮;憑藉這件樂器,他技壓群芳,從會聚一堂的樂師中脫穎而出。除此之外,他還是那個時代最出色的即席韻律詩人。公爵聽了列奧納多神妙的唱辭,被其天才深深著迷,感到難以置信:他懇請列奧納多畫了一幅包含耶穌誕生(Nativity)場景的祭壇畫,將其送給了國王。

列奧納多‧達‧芬奇,《最後的晚餐》,1498創作,460×880公分,混合畫法,意大利米蘭聖瑪利亞感恩修道院餐廳壁畫。(公有領域)

在米蘭,列奧納多還為聖瑪利亞感恩修道院(S. Maria delle Grazie)的多米尼克會修士們畫了一幅《最後的晚餐》(Last Supper),畫作優美絕倫,令人歎為觀止;他賦予眾使徒頭像如此的莊嚴優美,以致無法完成基督頭像,因為他不相信自己能畫出對基督形象至關重要的那種神聖氣息。這幅幾近完成的作品,米蘭人乃至外國人都一直對其懷有最崇高的敬意,因為列奧納多想像出、而且成功傳達出了使徒們希望知道誰會背叛主的焦急心情——正因如此,當他們無法理解基督話中的含義時,都流露出愛戴、恐懼、憤怒或悲傷的神情;給觀者帶來的驚奇,不遜於與之形成對比的猶大之頑冥、仇恨與背信棄義;更不用說作品每一局部的刻畫都精細入微,令人難以置信,就連桌布的質地都那麼逼真,真的亞麻布也不過如此。

列奧納多‧達‧芬奇,使徒聖約翰頭像,水彩,56.2×43.2 cm,法國斯特拉斯堡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據說,修道院院長急不可待,不斷催促列奧納多畫完這幅畫,因為在他看來,列奧納多半天半天佇立沉思很是奇怪,他希望他能畫個不停,就像在花園裡鋤地的那些工人一樣。他心懷不滿向公爵大加抱怨,公爵不得不派人找來列奧納多,委婉地加以催促,不過還是讓他知道,他之所以這麼做全是因為院長的懇求。列奧納多了解這位王子(即米蘭公國公爵——譯者註)智慧敏銳、眼光獨到,於是很高興就此問題與公爵進行了廣泛討論——他從未與修道院院長談過這些:他講了很多關於藝術的道理,讓公爵明白,富有天分的人在工作極少的時候也能完成極多,他們在思索創意、完善構思;腦海中構思好的形像隨之就可以用手表達和再現出來。

他接著說,有兩個頭像還需要他來完成:基督頭像,他不想在塵世間尋找模特,他也覺得不可能構想出那種美與天恩——基督作為上帝化身的體現;其次是猶大的形象,這也使他感到不安,此人在得到這麼多好處後,竟然如此殘酷地決意背叛他的主——創世之神,他認為自己沒有能力想像出其面容特徵。不過,他會為猶大找一位模特;如果最終找不到更好的,他也不應該想要用那位窮追不捨的無知院長做模特。這番話讓公爵大笑,他說,列奧納多所言極是。於是,可憐的院長在困惑中只好去催促花園裡的那些工作,再不打擾列奧納多了。列奧納多只完成了猶大頭像,堪稱背信棄義、毫無人性的傳神寫照;而基督頭像如前所述,始終未能完成。

列奧納多‧達‧芬奇,猶大頭像,《最後的晚餐》草圖,紙上粉筆,約1495年作,18×15 cm,英國王家圖書館藏。(公有領域)
列奧納多‧達‧芬奇,基督頭像,《最後的晚餐》草圖,約1494年作,粉筆粉彩,40×32 cm,意大利布雷拉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這幅畫不僅設計巧妙,而且繪製無比精到,高貴的品質喚起了法國國王想將其運至自己王國的渴望;他不計成本,想方設法尋找建築師,希望能打上木條和鋼筋將畫作安全運走。但此畫是畫在牆上,國王陛下的願望成為泡影,這幅鉅作得以留在米蘭人那裡。(待續)

列奧納多‧達‧芬奇,《最後的晚餐》(The Last Supper),意大利米蘭聖瑪利亞感恩修道院(Convent of Santa Maria delle Grazie)餐廳壁畫,混合材質,約1495—1498年作,460×880 cm。(Shutterstock)

譯者註:
Adoration of the Magi,又譯「三博士來朝」,西方傳統繪畫常見題材,表現東方三博士在一顆星(伯利恆之星)的指引下找到降生的耶穌,向他頂禮膜拜,並送上黃金、乳香和沒藥等禮物。此畫據推測為達‧芬奇受聘繪製的教堂祭壇畫。

本文(《藝苑名人傳》)作者簡介: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是意大利畫家、建築師及作家。他因1550年的著作《最優秀的畫家、雕刻家和建築師的生平》(The 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又稱Lives of the Artists,即「藝苑名人傳」)而被視為世界上第一位藝術史學家。瓦薩里的藝術史講述了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與北歐傑出畫家、建築師和雕塑家的生平及其重要作品。

原文Life of Leonardo Da Vinci, Painter and Sculptor of Floren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點閱【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一生】系列文章。)

(藝術專用)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 位於北卡羅萊納州的特賴恩宮(Tryon Palace)曾是英國殖民美國時期,設計最精美的總督府。特賴恩宮於獨立戰爭爆發前幾年,1770年興建完成,是為英國王室總督威廉‧特賴恩(William Tryon)而建。建造宮殿的巨額費用引起爭議,加劇了殖民地衝突。戰爭期間,特賴恩宮成為北卡州第一座國會大廈,也是戰後第一任新州長官邸。特賴恩多事與傳奇的過往,從它曾裝潢華麗、到建材被移作他用、屋內遭竊、被廢棄、遭祝融焚毀、被覆蓋,最終原地重建這些事情上可以得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