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格庵遺錄》是一部天書(二)

二、《格庵遺錄》特點
金剛山人口述 南師古 代傳 正浩 破解
font print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15日訊】
(一)《格庵遺錄》內容特點是爲大法弘傳鳴鑼開道

世上縱有諸多關於末世的預言,但所有此類預言書無法與《格庵遺錄》相媲美。

《格庵遺錄》與其他預言書不同,它是專門預示末世出大聖人傳大法、度衆生的預言書,是一部爲末世特殊時期弘傳法輪大法而特意安排故意泄露天機的“天書”。其目的是喚醒沈迷於金錢拜物主義的世人,心覺法輪大法傳播,切不可失這一“前無後無”之良機。

(二)《格庵遺錄》表現手法特點是形象化

《格庵遺錄》以多種角度、多種形象啓迪世人,以生動的形象給人留下深刻的印像。構成《格庵遺錄》的六十篇,每篇都貫通生動的形象,使其形象栩栩如生,令讀者頗有身臨其境之感。

僅是描繪法輪、法輪圖卻用“弓弓乙乙”、“落盤四乳”、“雙弓兩乙”、“石井”、 “兩白”、“石井昆”、“磐石井”、“弓弓不和向面東西背弓之間出於十勝”,“弓弓相和向面對坐 灣工之間出於神工”,“左乙相交一立一臥 雙乙之間出於十勝”,“四口合體八禮之田四口之間 出於十勝 骸垢洗凈淋浴湯田 五口達交達成之田 五口之間出於十勝 脫劫重生變化之田 精脫其右米盤之圖落 盤高四乳出於十字”,等等衆多的形象詞。

(三)《格庵遺錄》敍述特點是詳盡細微

《格庵遺錄》中如述“末運論”,從末世之初至新的世界之誕生,將其過程分階段一一道出,並對其每個階段詳細敍述,使人猶如在讀一部史書或觀看一部歷史紀錄片,對其整個歷程歷歷在目,胸有成竹。又如,“末運論”、“生初之樂”、“隱秘歌”、 “弓乙論”、“甲乙歌”等更具代表性。

(四)《格庵遺錄》文章結構特點是“上下秩序紊亂”

《格庵遺錄》時而談東論西,時而穿插顛倒;時而談中國大陸情況,突然插入韓國,時而細談韓國,扭頭又論起中國。如,“兩弓雙乙知牛馬 田兮從金槿花宮 精脫其右米盤字 落盤四乳十重山 八力十月二 人尋人言一大十八寸 玉燈秋夜三八日 南北相和太平歌 欲識蒼生保命處 吉星照臨真十勝”,此處談論法輪接著說到信天村,突然插入朝鮮(韓)半島南北統一問題,之後又是“話歸正題”。又如,“南來鄭氏誰可知 弓乙合德真人來 南渡蛇龍今安在 須從白鳩走青林 一雞四角邦無手 鄭趙之變一人鄭矣”,談到南韓來真人,來弘法的人和破壞弘法的人都來到南韓,然後突然來一句必須隨從大聖人,此人代名詞爲“鄭”,即“正”,其實《格庵遺錄》談及的“鄭”與“趙”是同一人。

(五)《格庵遺錄》用詞特點是隱語、秘語貫通全文

《格庵遺錄》不懂破字法不可破解,不通易經不可破解。如,“八王八口”即“善” 字“三八日”即“春”字;“一大六角”即“天”字;“人言一大十八寸”即 “信天村”;“一釣三餌左右中”即“心”字;“一雞(雞)四角無邦手”即“鄭” 字;“女人戴禾”即“倭”字;“雨下橫山”即“雪”字;“十八加公”即“松” 字,等等。又如,“公事處當務事之人不聽 忽然心事禁不禁 龍蛇馬羊戊巳宮 白馬乘雲喜消息”,此“戊》宮”即中央,即中央公事處當權者不聽大聖人的話,鎮壓法輪大法,但忽然不知何由禁不住要予以平反,那是經“龍蛇”即二○○○年(庚辰)、二○○一年(辛巳),到了“馬羊”即二○○二年(壬午),二○○三(癸末)年起圍繞平反法輪大法的問題將會有激烈的爭論與較量。這裏指的是中國最高層當權者經二○○二年、二○○三年內部較量後,主和派得勢,並爲平反法輪大法開始實施其決策。

反正到了二○○三年有好戲可看,要麽鎮壓法輪大法的首惡者死亡,爲平反法輪大法掃清道路,要麽發生若干大事變,迫使中國最高層走平反法輪大法之路。再一例,在預告法輪大法將掀起三次高潮,道:“玄武鳥初聲時 鳥頭白未容”,“玄武鳥”,玄武屬“壬癸”,鳥即“酉”,“玄武鳥”即指癸酉,指法輪大法正式傳出的第二年即一九九三年將首次掀起高潮(據有關資料證實,法輪大法於一九九三年北玄武鳥”即指癸酉,指法輪大法正式傳出的第二年即一九九三年將首次掀起高潮(據有關資料證實,法輪大法於一九九三年北 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引起轟動);“青龍鳥再鳴 江山留支壯觀”,“青龍”是“甲乙”,“鳥”爲“酉”,“青龍鳥”即“乙酉”,“青龍鳥再鳴”何時?也就是第二次高潮在何時?第二次高潮在法輪大法得到平反後的二○○五年(乙酉);“朱雀之鳥三次鳴 昏衢長夜開東來”,“朱雀”即“丙丁”,“鳥”爲“酉”,“朱雀之鳥”即二○一七年(丁酉),即法輪大法第三次高潮時爲二○一七年。

(六)《格庵遺錄》詞意表達特點是藏而有露

《格庵遺錄》最大的特點也許是秘藏天機,擇時問世,以配合天象變化。那麽,此書定會藏而不秘,終使世人知其真諦爲目的。

因而,筆者看來,除了幾處之外,在一般性的問題上,《格庵遺錄》名爲“隱頭藏尾”,實則以此爲名,故意泄露其秘。

(七)《格庵遺錄》語言表達特點是漢、韓文混用

《格庵遺錄》個別處使用音譯,一些助詞用韓文(朝鮮文)之故,破解此書,非韓國人或起碼是懂韓文的人莫屬。如,“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爲”,“花花”韓語發音示意爲“直”,“草草”韓語發音示意即發牢騷。顯然,這裏是指亂說,那麽“心欲花花 守言何草草爲”,即心裏本想守住,爲何卻亂說?《格庵遺錄》此類句子屢見不鮮。而且,第一篇《南師古秘訣》至第二十一篇“隱秘歌”全是漢文,而第二十二篇“弄弓歌”起共三十五篇是漢、韓文混用。但即使是漢、韓文混用之篇,大部分以漢字爲主,不懂韓文也知其大概。

(八)《格庵遺錄》文體結構特點是“歌”、“論”並茂

《格庵遺錄》文章結構上的特點是歌論並茂。如,“甲乙歌”等以“歌”命名的篇幅有二十四篇,“末運論”等以“論”命名的篇幅有幾篇。當然,從文體角度去看,《格庵遺錄》畢竟與文學或文化書籍不同,本書似乎注重“歌”與“論”的形式。然而,細讀便知,本書在表達和陳述上根本沒有既定的框架,不苟形式隨心所用。

故而在以七言一句的結構中,既不講平仄也沒有對仗,時而冒出六言一句、五言一句著實有些唐突與生硬之感,有礙流暢之嫌,並且在句子用法上,似乎注重其意而未重視漢文音律。筆者認爲,這一切是由於出自韓人之手所故。因而除了漢文學家與中文教授,對韓國人來說,並不感到有何不流暢之嫌。但《格庵遺錄》以歌論文體各篇組成全文的確是個特點,總體思路起伏連綿而自成體系,頗有特色。

博大出版社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序:本篇立意明确,重點敘述了法輪大法弘傳的歷程中,法輪功將掀起三次高潮,并再一次忠告世人抓緊得法修道。在此批評了修煉界的“假鄭”。
  • 本篇主要談論了法輪功與鎮壓法輪功兩大陣營的大將人物與各自所起的作用。其中也談到了鎮壓法輪功的主謀前世的一些情況,指出他犯下的滔天罪行“血流成川僧血”。
  • 本篇論“十勝”,其“十”也喻“一字縱橫”,而“一字縱橫”之意爲天地之間縱之橫之無所不通,故“十勝”即大法大道即法輪大法。本篇論十勝也與論“兩白”、“三豐”相同,強調“天理十勝”而否定“地理十勝”,並強調修心才是修道之根本。
  • 序:本篇“兩白論”無論談到該“兩白”形象還是論到其“兩白”的內涵都比較具體与形象。“兩白”与“三丰”是“十胜”的重要內容,也是大法大道修煉之根本。本篇明确指出,新宇宙里新人類將由修煉法輪功的人所組成。
  • 序: 本篇題目為“雞龍論”,《格庵遺錄》第三篇与本題相同亦為“雞龍論”。另有兩篇為“雞龍歌”与“雞鳴聲”。足見《格庵遺錄》為了強調修煉而“獨具匠心”。本篇与第三篇不同在于側重談論了修煉与在韓法輪功弘傳地區。
  • 序: 本篇是《格庵遺錄》中,屬于用易理重點論述法輪大法三個歷史時期路程的一篇。本篇以“三數秘”引路,探其弘法時期的三大脈絡,展現了法輪大法弘傳終將迎來“日光東方光明世”的歷程。提示其生、長、成之路程是乃天運所定。
  • 序:本篇“胜運論”顧名思義是論大圣人弘傳法輪大法之胜運。本篇以“白虎當亂六年起 朴活將運出世也”,明指二○○四年起中國最高層中將有人開始主導平反法輪功,還法輪功創始人以清白是誰也阻擋不了的天運。本篇論及法輪功創始人“胜運”,再度頌歌大圣人,并喻韓國弘法“胜運”無疑。
  • 本篇主要談論了大聖人。在前篇“勝運輪”裏稱大聖人爲“紅桃花”,是與本篇“桃符神人”其意相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