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article
  • 據中國官方的新聞媒介報導,中國的長江三峽水庫自六月一號開始蓄水以來,截止到六月四號當地時間晚上8點,水庫壩前水位已經上升到114米。具有千年曆史的巴東城已經在六月三號全部被江水淹沒。中國的三峽工程在爭議聲中開始,到現在依然爭議不斷。 長江三峽地區,是所謂的中華文明的發源地之一。那裡風景如畫,幾千年來,歷代文人詩人和平民留下了無數謳歌三峽的繪畫和詩歌。“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就是中國古代著名地理學者和文學家酈道元在他的名著 中國的三峽工程,從設想開始,到開始施工,一直存在激烈的爭議。工程的推動者認為,建設三峽,征服長江,讓千萬年來自由流淌的長江發出電力,讓三峽水庫蓄水控制洪水,這都是造福於民、造福子孫的大好事。但是,批評者認為,三峽工程的推動者借助中國官方的新聞媒介大力宣傳的好處,大都是欺騙,這種做法,對不起祖先,也對不起後人。
  • 這是一個關系到21世紀中國先鋒詩歌能否走出上一個世紀90年代的低谷并承接詩歌繼續革命重任的關鍵問題。面對這樣的問題,任何“渴望回到個人、回到一种不被人注意的詞語的黑暗中”的想不“介入”之“規避”的投降主義想法,這不僅是不可能的,也是極為“謊謬”而且亦是行不通的。
  • 為了“詩歌的糾正”,接下來,王家新再一次把“目光投向希內”:“因此,我愿繼續以《1969年夏天》的為例,進一步考察希內是如何置于(而不是避開)各种壓力和要求下實現這种‘詩歌的糾正’的。”王家新在此先是提出并似乎是肯定了這樣的“要求詩人肩負起社會責任,要求詩人‘站在受壓迫的一邊’,代表‘沉默的大多數’,要求詩人表達他們‘共同的心聲’,要求詩人為時代或民族‘代言’而不是從集體行軍中溜掉,等等。
  • 暑假快要到了,牛古兒童劇場將於六月二十八日起巡迴全台演出「天鵝妹妹」兒童音樂劇十四場;這齣戲不同於以往以動物為表現主體,從台灣社會現實生活中取材,並以描寫祖孫傷情,到面對最摯愛的親人生命終結的生命教育素材,以兒童的角度來觀察社會的動態。牛古兒童劇場指出,這齣戲是從生活找題材,從生命找素材系列創作的起點,劇團希望能以更細膩表達文字音樂劇的型態,以創作兒童詩歌的決心創作劇本;再加上這次邀請到長期從事兒童音樂教育及專研作曲家鄭啟宏合作,共同經營出如詩如畫的兒童戲劇作品。 這齣戲於六月二十八日起到十二月將陸續巡迴新莊、嘉義、桃園等,年底十二月十二日起在台北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演出六場;詳情可洽(02)89112238。
  • 在我情竇初開,不得已訴諸筆端時,發現大學裏賣的地下刊物上印有現代詩歌,於是買來作上課時的私下讀物,遺憾的是它們和那些讓我昏昏欲睡的教材一樣難懂,讓我無法借鑒,但從此知道它們叫「朦朧詩」。到德國後有機會膂識了他們的作者,幾位「異議」名人。跟其中之一同行時,我提起「文革」,他說他們那時把收穫的金圓財寶等都如數上繳了所以他們沒有「打砸搶」,就是說這位詩人和他的詩一樣「朦朧」,他對「文革」壓根兒沒作任何反思。而另一位朦朧詩人則對我說,你們女人就知道寫真情實感。當時我忙著躲避他口中吐出的臭煙,所以無暇也無心與他辯論。但我想他們大概是在獨裁專政下先是不能,然後是不願寫心裏話,所以練出了做文字遊戲的特技而我動筆的初衷是為了表情達意,與人交流,讓別人明白我的心思,我只想達到認識自己、世界和上帝的人生目的。或許這跟我是女人有關係
  • 在陝西省高考語文閱卷工作接近尾聲時傳出消息,以一首209字的現代詩歌獲得作文滿分。經核實,原來詩歌的作者是渭南市瑞泉中學一名理工科應屆畢業生,名叫吳斌。
  • 今年全國高考作文題目給出韓非子的寓言《智子疑鄰》,要求考生就“感情親疏和對事物的認知”這個話題寫一篇文章,字數不得少于800字。陝西一名考生在作文時另辟蹊徑,寫出一首現代詩歌,閱卷老師認為這篇僅有209個字(含標題題記)的詩歌作文既切合題意,又具備优美的詩韻,便判了滿分(60分)。
  • 有一種弦律經常在心底升起,成為我面對朝陽與星辰時最動人的詩歌
  • 近史百卷皆瑣碎,讀罷長嘆無古人,緣何宋書不釋手,皆因風波立一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