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岳飛;文天祥;唐太宗

font print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26日訊】
岳飛
(一)
近史百卷皆瑣碎,
讀罷長嘆無古人,
緣何宋書不釋手,
皆因風波立一人。

(二)
岳家忠烈垂清史,
衝天正氣動蒼穹,
聖人歸去長河下,
千載再無《滿江紅》。

文天祥

(一)
文章萬卷又何益,
多與長江作水流,
零丁洋上一聲嘆,
餘音回盪已千秋。

(二)
文山先生魂歸處,
松柏長青燕鵲飛,
螻蟻億萬作塵土,
丹心一粒史生輝。

唐太宗

(一)
太宗威德壓萬尊,
五千華夏無來人,
歷代頌歌皆失色,
只因初唐有世民。

(二)
盛世天朝隨風逝,
故都長安化煙塵,
總有光芒照後世,
太宗威儀千古存。

【明思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胡秀云,女,35歲,家住遼宁省鳳城市。2002年9月28日早7時許,她与曲金娥、王維鳳等五名基督徒正在鳳城市紅石鎮的劉正榮家聚會。突然劉正榮跑進屋說警車正朝她家方向開來,六名基督徒聞訊便從后窗逃散,當胡秀云跑到官道溝村的岔道口時(距劉家已1公里左右),就听身后有人大喊:“站住,不許動!”緊接著兩輛警車便停在她身旁,從車上跳下的是紅石鎮派出所警察劉貴波等四人,他們不容分說將胡押上警車,車開到劉正榮家門前時便停住,警察隨即沖進劉家開始搜查,沒收了兩盒詩歌磁帶和一歌本后,又將胡押至該所。
  • 女基督徒張炬煒,女,48歲,住遼宁省丹東市振興區。2002年10月11日晚6時許,在家中听到有人敲門,當其母親打開門時,振興區六道溝派出所的徐所長等五人闖了進來,警察直奔其張的房間,并四處亂翻,當他們翻出了一本《圣經》和几盒詩歌磁帶時,徐所長陰沉著臉朝張炬煒說:“你不該有這些東西,跟我們走一趟!”接著,徐所長等人將張炬煒推上警車押至該所,當晚12時許又將其押往丹東市看守所。
  • 2002年11月14日上午9時許,家住遼宁省開原市的趙桂君正在本市三家子鄉三家子村趙忠福家的一間屋內(此房是租來給外出傳道人住的)洗衣服,突然听見院內有響聲,出去一看,三家子鄉派出所所長吳文眾已翻牆跳入院內,當她打開大門時,被稱為大老王的副所長、司机邱剛已經堵在門前,吳所長惡狠狠地盤問道:“你是不是信邪教的?還有人哪去了?”說罷便在屋里搜查起來,沒收了一部詩歌本,隨即將趙押至派出所。
  • 因為沒有暫住證,剛大學畢業找到工作,准備用工資為父母還債的孫志剛被人活活打死,到現在已經兩個月了。“南方都市報”和其他媒體對此事件的第一次報道是在4月25日,現在,10天已經過去了。在這十天內,全國各階層無數的人們,用電話,用网絡和電子郵件等方式要求當局調查,處理這一事件并公布真相和處理罪犯,無數的人們用散文和詩歌,用捐款等方式表達了自己的悲憤和期望。但是,廣東省和廣州市政府,還有公安部,卻仍然沒有任何正式的回應。
  • 真象傳單送您家 您知真相我願了 永遠記住真善忍 您的未來無限好
  • 中國新詩浩浩蕩蕩,歷盡滄桑,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自1919年爆發“五四”新文化運動暨中國新詩揭開現代序幕以來,直至20世紀90年代末即1999年止,中國新詩走過了整整一個20世紀的近百年歷史,再至千禧年剛過的今天,已經到了世紀之交的“大十字”路口。回首往事,縱向昨天的自己,如煙如夢;展望未來,橫向暫新的世界,重任在肩。在這樣一個縱橫捭闔、千年交匯、日月交叉、陰陽互位、承上啟下、左顧右盼的大遷徙、大轉折、大更新、大切換的“大十字”路口,我們緬怀詩歌歷史、開拓詩歌未來,不能不慷慨万千、激情滿怀,同時也不能不懮思忡忡、耽心重重:中國新世紀詩歌道路怎樣走、華夏創世紀詩歌走向勢如何?
  • 南加州中文學校國語演講暨詩歌朗誦比賽頒獎典禮,5月18日在亞凱迪亞高中舉行。180多名個人和6個代表隊獲獎。各組第一名的學生當場表演朗誦和演講﹐匯報學習中文的成績﹐他們字正腔圓﹑聲情並茂的精彩表演﹐令在場的眾多老師家長們深感欣慰鼓舞。
  • 據中國官方的新聞媒介報導,中國的長江三峽水庫自六月一號開始蓄水以來,截止到六月四號當地時間晚上8點,水庫壩前水位已經上升到114米。具有千年曆史的巴東城已經在六月三號全部被江水淹沒。中國的三峽工程在爭議聲中開始,到現在依然爭議不斷。 長江三峽地區,是所謂的中華文明的發源地之一。那裡風景如畫,幾千年來,歷代文人詩人和平民留下了無數謳歌三峽的繪畫和詩歌。“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就是中國古代著名地理學者和文學家酈道元在他的名著 中國的三峽工程,從設想開始,到開始施工,一直存在激烈的爭議。工程的推動者認為,建設三峽,征服長江,讓千萬年來自由流淌的長江發出電力,讓三峽水庫蓄水控制洪水,這都是造福於民、造福子孫的大好事。但是,批評者認為,三峽工程的推動者借助中國官方的新聞媒介大力宣傳的好處,大都是欺騙,這種做法,對不起祖先,也對不起後人。
  • 這是一個關系到21世紀中國先鋒詩歌能否走出上一個世紀90年代的低谷并承接詩歌繼續革命重任的關鍵問題。面對這樣的問題,任何“渴望回到個人、回到一种不被人注意的詞語的黑暗中”的想不“介入”之“規避”的投降主義想法,這不僅是不可能的,也是極為“謊謬”而且亦是行不通的。
  • 為了“詩歌的糾正”,接下來,王家新再一次把“目光投向希內”:“因此,我愿繼續以《1969年夏天》的為例,進一步考察希內是如何置于(而不是避開)各种壓力和要求下實現這种‘詩歌的糾正’的。”王家新在此先是提出并似乎是肯定了這樣的“要求詩人肩負起社會責任,要求詩人‘站在受壓迫的一邊’,代表‘沉默的大多數’,要求詩人表達他們‘共同的心聲’,要求詩人為時代或民族‘代言’而不是從集體行軍中溜掉,等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