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亦:人間金劍 扭轉乾坤

王子亦

標籤:

【大紀元10月15日訊】最近的廣東太石事件和重慶特鋼事件充分說明,在中國大陸這樣一個自下而上呈金字塔型的集權專制社會,社會各階層民眾的任何行動,一旦與遍布於社會高層至低層的敗壞特權集團的非法既得利益發生衝突,敗壞的特權集團會從社會金字塔頂部開始,調動和集中整個專制社會的全部暴力力量從上而下的對社會各階層民眾的任何正當和合理行為予以最為慘無人道,最為血腥的瘋狂鎮壓,直至明目張膽的殘酷殺戮。

中國大陸社會不僅專制腐敗,而且邪惡至極。說中國大陸社會專制,是因為這個社會是中共邪黨一黨獨裁;說中國大陸社會腐敗,是因為從農村基層到政府中央,貪官污吏遍地,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大行其事;而說中國大陸社會邪惡至極,是因為整個社會,從中共邪黨,江羅劉週四大元凶,到各級政府部門,再到被深度欺騙迷惑不明真相的社會民眾,無不徹底拋棄了基本的道德規範追求,在不同成度上參與了對信奉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的修煉群體,最善良無辜民眾的長時間,大範圍和高強度的鎮壓迫害,從歧視誹謗到污衊攻擊,從敲詐勒索到搶劫掠奪,從綁架洗腦到「勞教」「判刑」,從灌食電擊到毆打虐殺,從酷刑折磨到恐嚇暗殺,從公然鎮壓到陰暗迫害,從造謠蠱惑到真相封鎖,這一切的一切,無不在詮釋著當前的中國大陸社會「邪惡至極」的可怕性質。

中國大陸社會的邪惡至極的性質是這個社會最主要的性質,決定和制約著中國大陸社會專制腐敗的的重要性質。所以,正如關於重慶特鋼事件的報導中所揭露的那樣:「上面已經說了,重特人再去公共場所靜坐請願的,就以「法輪功」的名義再來鎮壓群眾!去了再打!」,這並不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當中國大陸社會專制腐敗的性質受到衝擊否定的時候,其背後那個最關鍵,最主要的性質——邪惡至極的性質就迫不及待的又要出面試圖展開公開的邪惡表演了,就是:以鎮壓「法輪功」的名義來鎮壓群眾。也就是說,當一般的敗壞特權集團勢力不足以威脅恐嚇鎮壓社會民眾的正當要求和合理行動時,這一般的敗壞特權集團勢力就要借助敗壞特權集團勢力內部的邪惡勢力,也就是最邪惡的鎮壓迫害「真善忍」道德信仰的中共邪黨江氏流氓黑幫勢力來對付鎮壓迫害殺戮要求正當合法權利的一般社會民眾了。

由此看來,那些爭取「民主」的民運人士,那些維權人士,按照目前的方式方法,無論怎樣的維權和民運,最後都無法真正實現自己的目地。因為,民運人士的「民主」力量對抗專制獨裁力量,維權人士的法律人權力量對抗犯罪腐敗力量,那是同等層次的一物降降一物,還有對抗堅持的可能,但是,當專制獨裁力量和犯罪腐敗力量背後有全然不顧任何道德規範,直接鎮壓迫害「真善忍」真理的邪惡至極的流氓黑幫邪教邪惡勢力這一龐大後台靠山的扶持和源源不絕的黑暗能量輸入時,任何民運人士的「民主」力量,任何維權人士的法律人權力量在短兵相接時都將兵敗如山倒,潰不成軍!因為民運人士和維權人士的力量在邪惡勢力的強大力量和龐大體積面前,不但弱不禁風,而且微不足道。這兩股力量來對比,完全不是可以等量齊觀,相提並論的,因為這完全是有數量級差別的力量對比,這是有層次水平差別的力量對比!

所以,民運人士無論以任何「政黨」形式,採用什麼樣的「政治」方式和手段,提出什麼樣的「民主」口號,維權人士無論依照任何的法律人權根據,採用什麼樣的「絕食請願」,「靜坐請願」,集會遊行示威等等形式,可能會打擊削弱中國大陸社會的專制腐敗勢力,但是卻根本不能傷及中國大陸社會專制腐敗勢力背後起決定性作用的極端邪惡勢力的絲毫!一旦這股極端邪惡勢力出手,其要針對的一般社會民眾群體立刻面臨大山壓頂式的壓倒性巨大暴力鎮壓和卑劣迫害!

在這股極端邪惡勢力面前,你跟它講「民主」,它就向你展示它的「大民主」,你向它講人權,它就向你展示它的「中國最好的人權」,你向它講法律,它就向你展示它的那一種又一種的「法律法製法治」,你跟它講任何東西,它都會向你展示它的那些比你講的「更好」,「好得多」的同類東西,反過來又嘲笑你自己所有的東西的「粗劣」,「幼稚」和「可笑」!而你稍微一揭露它那「大民主」,「中國最好的人權」和「法律法製法治」的真實面目和實質,它立刻就會以流氓無賴的手段,面目猙獰的施展最直接的暴力迫害讓你消聲閉嘴噤口!

為什麼是這樣呢?因為這是一股完全以「真善忍」真理為敵,從內到外徹頭徹尾都滲透著「假惡鬥」邪惡因素的極端邪惡勢力,這是一股自出現之日起就一貫行凶作惡,十毒俱全,萬惡不赦,不可救要的極端邪惡勢力。這是一股其意識,言論,行為,社會形態完全邪惡化的極端邪惡勢力。從根本上講,這是一股針對人類精神道德,真理信仰進行直接破壞的極端邪惡勢力!這是這股極端邪惡勢力最本質的存在「使命」。

既然這股極端邪惡勢力是針對人類的精神道德和真理信仰而來,那麼,要徹底鏟除消滅這股極端邪惡勢力,就只能直接依靠和汲取真理的力量不斷增強人類的精神道德力量和真理信仰力量才會真正實現。依靠什麼樣的真理?當然要依靠法輪大法「真善忍」這最高,最純正,威力最強大的真理!這就是為什麼無數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在遭受了這股極端邪惡勢力的萬般迫害之後依然能屹然不倒,堅強不屈的真正原因,每一個堅定的法倫大法修煉者的背後都有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直接的強大支持。這就是為什麼這股極端邪惡勢力在推行了6年的大迫害之後,法輪大法在悲壯而偉大的反迫害歷史過程中,氣勢反而越來越強盛,洪傳於全世界。正因為法輪大法是至高無上的真理,是任何邪惡勢力都無法破壞,都無法壓倒和戰勝的!

如果把中國大陸的全部社會生活整體當作一場戲,那麼,這場戲的主軸就是法輪大法的大洪傳和針對這股極端邪惡勢力發動的破壞性大迫害的反迫害。這是真正意義上的正邪大戰,正必勝邪!其他的任何一出戲,都是這一主軸戲的鋪墊,陪襯,旁白,解釋和造勢。說白了,人要吃飯,人吃飯為了什麼?任何人,在社會生活過程中都跑不脫跟「真善忍」真理的關係,任何人,都會對「真善忍」真理抱有一個態度,堅信同化,順應,認同,支持,否認,拒絕,反對,違背,破壞,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不同的態度正好標明了每個人自己各不相同的主軸戲角色。很多人,吃飯就是為了同化於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這就是法輪大法真正的修煉者;而有些人,吃飯就是為了專門來破壞「真善忍」真理的,就像那江羅劉週四大元凶,它們的行為確確實實在表明這一點。這就是兩類極端對立的主軸戲角色!對法輪大法「真善忍」態度的極端對立決定了自身角色的極端對立。

人們都知道「覆巢無完卵」的道理,當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都在遭受極端邪惡勢力破壞的時候,人們還想向極端邪惡勢力討要「民主」,法律,人權,各種權利,這不是南轅北轍是什麼?而且是最愚昧的南轅北轍,因為這是在正邪問題上的南轅北轍!難道人們追求的「民主」,法律,人權和其他的各種正當權利是來源於一股在極盡全力破壞「真善忍」真理的極端邪惡勢力嗎?難道連「真善忍」真理都要破壞,都敢破壞的極端邪惡勢力會把公正,公平和平等的正義因素注入到它號稱的「民主」,「法律」,「人權」,「權利」的那種東西里去嗎?它要破壞「真善忍」真理,它從何處得來的公正,公平和平等的正義因素?誰給它呢?從它自己的「假惡鬥」本性中來嗎?

公正,公平和平等的正義因素只能從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中來。既然如此,不管是民運人士的「民主」,還是維權人士的法律人權,都要建立在認同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的基礎之上。認同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才能得到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的承認和支持。否則,不是偏離「真善忍」真理的髒「民主」法律人權,就是違背「真善忍」真理的壞「民主」法律人權,或者就是與極端邪惡勢力同流合污的「假惡鬥」「民主」「法律」「人權」!

這裡還想提醒一點,在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中,根本沒有「政治」和「政黨」的任何位置,連「宗教」的任何位置都沒有!所以,那些「政治」觀念太重,「政黨」色彩太濃的人士,包括很多民運人士,如果不放棄自己那「政治」和「政黨」觀念,根本就無法在將來的人類社會有任何好的大作為!一個滿腦子「政治」「政黨」觀念的人,如果真讓他有機會擔當哪個民族的大任,說不定他會為了自己的某個「政治目地」,為了自己所在的那個「政黨利益」亂來一次!能這樣嗎?哪個民族的大任交到這樣的「危險」人物手中,肯定就是哪個民族的大不幸!只有那些思想超越了所謂的「政治」「政黨」觀念,具有了更好,標準更高的思想的人才是那個民族所真正需要的人!什麼是更好更高的思想?現在很多人講「民主」,那是你在敬人,可是,任何民族的神,天地都是大過那個民族的,都是高過那個民族的,你不先講敬神敬天地,單講敬人,說要「民主」,這也高不到那去呀!所以,敬神敬天地才是更高更好的思想!單講敬人說「民主」,說不定這個「民主」是逆天叛道的怎麼辦?現代社會那些「民主」的國家裡逆天叛道的事情不是很多嗎?

真正認同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就要明白法輪大法的真相!但是,由於極端邪惡勢力的破壞,造謠,誣陷和鎮壓,迫害,信息封鎖,很多人不但沒有機會明白法輪大法的真相,反而受到極端邪惡勢力的迷惑,聽信邪惡勢力的謊言,把法輪大法當成「邪教」加以反對!這樣的大錯不是整個調了個頭兒的錯?這些人就像是被妖精假扮的「菩薩」形象迷住了肉眼,反而去要害那真正的菩薩一樣可笑可悲!還有很多人,認為那個邪惡勢力在歷史上滿口的「仁義道德」,實際上十毒俱全,所以他們就按照自己的狹隘經驗在那臆造想像,老是抱著一種錯誤的想法:法輪大法講「真善忍」,實際可能也做不到「真善忍」。這就好像是知道自己被妖精裝扮的「菩薩」形象騙了一次,等見到了真菩薩,就老是認為可能不是真菩薩。認同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就要分清正邪!分清正,就要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洪傳世界和反迫害的真相;分清邪,就要了解極端邪惡勢力是如何迫害法輪大法的,同時還要了解極端邪惡勢力的主體中共邪黨的真實歷史面目,就是《九評共產黨》揭露的事實。這是分清正邪同一件事的兩個方面。

分清正邪之後,首先就要遠離邪惡,拒絕邪惡,同時還要認同真理與正義!什麼是遠離邪惡?聲明退出邪黨組織才算從行動上真正完成了遠離邪惡,拒絕邪惡!認同真理和正義,重在內心的認同,只有內心認同了真理和正義,言語上和行為上才能自覺做到不反對真理,不破壞真理。內心了認同真理,並不是非要你出力支持真理,但是卻絕對的不能在言語上,行為上反對真理和破壞真理!否則,不就跟那股極端邪惡勢力走到一塊去了嗎?

很多人有疑問,老是不明白法輪大法的修煉者為什麼要傳播法輪大法的真相,為什麼要揭露法輪大法修煉者遭受的邪惡迫害,還有很多人不明白法輪大法修煉者為什麼要傳播《九評共產黨》和勸人退出邪黨組織。很多人被那股極端邪惡勢力自己製造用以栽贓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口號所迷惑:法輪功在參與政治。

其實,到底是怎麼回事,打個比方大家可能會清楚。比如說,某個高官為了謀取勢力自己搞黑社會,充當黑社會的黑幫老大,然後作為主謀犯下了很多人命案,當他的罪惡被暴露出來的時候,按照法律規定帶著合法的逮捕令執法的警察去逮捕他時,這個高官喊:「你們警察為什麼要來逮捕我,你們想跟我爭官位的嗎?不是來爭官位的,是不是來搶我的黑幫老大的位置的?」這時這個犯下罪行的高官這樣的謬論和鬼話能成立嗎?警察是不是要為了避免這個高官製造的「嫌疑」而放棄逮捕這個罪犯高官呢?當然不能,因為警察是在嚴格按照法律的規定,在這個高官有謀害人命的犯罪嫌疑情況下來執法逮捕他的,這是來奪他的官位,是來搶他的黑幫老大位置的嗎?這完全是這邪惡的高官放出的罪惡煙霧。他的官位不是他的私人財產,是被某個機構授予的,可以被這個機構收回和剝奪;他的黑幫老大位置本身就是非法邪惡的,遵守法律的公民哪個會追求這種骯髒黑暗的東西?這是一個比方,還打一個比方。一個富豪,很有錢的富豪,犯下了經濟詐騙重罪,在他去銀行提取了巨款準備回來逃走的時候,碰到了來逮捕他的警察,這時他向街上的人大喊:「警察來搶我的錢拉,警察來綁架我敲詐我的巨額財富拉!」他這樣的叫喊能管用嗎?如果街上哪個糊塗人聽信了他的謊言,說要「見義勇為」的出來幫助這位富豪免遭「搶劫」和「綁架」,這個糊塗人不是把自己往監獄裡送嗎?

同樣的道理,法輪大法修煉者傳播法輪大法的真相,根本原因是極端邪惡勢力通過無恥的造謠謊言污衊法輪大法是「邪教」,只有把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法輪大法的真相講出來,人們才能避免被欺騙,被迷惑,被蠱惑而仇視、反對、破壞法輪大法真理,人們才能在認同法輪大法真理的情況下得到法輪大法真理的最大保護。法輪大法修煉者揭露法輪大法修煉者遭受到的邪惡迫害,是因為針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邪惡迫害確實發生了並且還在繼續,這並不是在無中生有的捏造事實,揭露這些邪惡的迫害事實,就是要人們看清極端邪惡勢力的真實罪惡行為,避免受到它的欺騙而去支持它的罪惡,去參與它的罪惡,去配合它的罪惡。至於傳播《九評共產黨》和勸人退出邪黨組織,根本的目地就是要讓人們看清這股極端邪惡勢力的真實面目,看清它的邪教本質,看清它無惡不作的歷史面目,使人們遠離它,使人們脫離它,使人們放棄對它的幻想,使人們從它的罪惡中脫身,使人們從它自身不斷臨近的毀滅中死裡逃生,保全人的生命,使人們避免在上天清算它的一切罪惡,徹底銷毀它的時候被當成它的成員一併被淘汰的悲慘命運!

這一切完全不是所謂的要去「參與政治」,這完全不是要奪取這股極端邪惡勢力目前保持的所謂「政權」。它說「法輪功參與政治」不就是同上面的的那個高官殺人犯和富豪詐騙犯污衊前來執法逮捕他們的警察是來「搶官位和搶巨款」一樣的荒謬無恥嗎?它不就是想憑藉自己的「政治」身份和私有「政權」來掩蓋自己的邪惡罪行和逃避正義力量對它的罪行追究嗎?這難道不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嗎?古代的李白和陶淵明不願「摧眉折腰事權貴」,斷然「不為五斗米折腰」,難道今天那些信奉法輪大法「真善忍」無上真理的修煉者會去稀罕什麼世俗「政治」,會去稀罕和追求那權勢「政權」?他們是在為真理,為法輪大法「真善忍」無上真理大行於天下而做!任何人,任何勢力,不管它的身份如何,地位怎樣,在真理面前,要阻擋真理的道路,它都是把自己放在了最邪惡的位置之上!而這股極端邪惡勢力,是在公然的針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無上真理的直接破壞,這個世界上所有事物中,「最邪惡」的萬世罪名不標放在它頭上還能標放在誰頭上呢?根本是非它莫屬!這樣的邪惡事物,難道還不應該徹底清除它,勸人遠離它,勸人脫離它,勸人擺脫它嗎?難道還要信任它,配合它,崇拜它,支持它,加入它,增強它,維持它,服務它嗎?誰真這麼去做都避免不了這邪惡的選擇與罪惡的行為而引發的上天對自己的嚴厲懲罰!

有的人說:「法輪大法跟我沒有關係!」,他的表面意思是我不會反對法輪大法,但是我也不支持法輪大法。仔細分析分析,這一句裡大有問題。說「法輪大法跟我沒有關係」,其實不就是講這個話的人在講自己要斷絕跟法輪大法的一切關係嗎?一個人,要斷絕自己與法輪大法的一切關係,這是個什麼事情呀?他不就是要斷絕自己與「真善忍」真理的關係嗎?一個人要斷絕自己與「真善忍」真理的一切關係,會有什麼結果呢?不講其他的吧,就說這個太陽是真的,這個地球是真的,這個空氣是真的,這個水是真的,這個人類社會是真的,這個人要斷絕自己與「真善忍」真理的一切關係,不就包括了要斷絕自己與「真」的關係嗎?要斷絕自己與「真」的一切關係,不就包括了斷絕自己與這真的太陽,真的地球,真的空氣,真的水,真的人類社會的一切關係嗎?那這個人自身還怎麼繼續存在啊?他的生命還能繼續維持下去嗎?他整個不就完全徹底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嗎?他自己不就完全沒有了嗎?這不是荒謬絕倫的想法嗎?

有的人就想:按照你的推斷,我斷絕自己與法輪大法的關係,怎麼就變成斷絕自己與「真善忍」的關係了?他的意思是我要斷絕自己與法輪大法的關係,而不斷絕自己與「真善忍」的關係。還有人要賭氣:我不認同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我就不能認同別的,另外的,法輪大法之外的「真善忍」了嗎?他認為法輪大法「之外」也有「真善忍」,他不認同法輪大法的「真善忍」,只認同法輪大法「之外」的「真善忍」。就來舉個例子,大家都知道愛因斯坦發現了「相對論」,如果有人想學習了解「相對論」,他這樣想:我可以學清華大學的「相對論」,我可以北京大學的「相對論」,我可以學哈佛大學的「相對論」,我可以學劍橋大學的「相對論」,為什麼就非要學你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呢?能這樣想嗎?所有的「相對論」不都是愛因斯坦發現的同一個「相對論」嗎?任何人知道的「相對論」不都是首先從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那來的嗎?愛因斯坦以外的人說自己知道的「相對論」不是從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那來的,他不就要麼是在故意搗亂,進行學術剽竊,要麼是個真正的無知白痴天才,他前面的那句話能當數嗎?

同樣,「真善忍」真理不就是從法輪大法來的嗎?法輪大法的師父把「真善忍」真理向人類一開講,不就等於同時把「真善忍」真理傳給了全世界,全人類嗎?「真善忍」真理不就是由法輪大法的師父傳給了人類之後,人類才知道的嗎?任何一位法輪大法修煉者都知道「真善忍」真理,沒有一個不是從法輪大法得來的,任何法輪大法修煉者都不會否認這一點!把「真善忍」這三個字刻在石頭上,寫在一本書上,這石頭,這本書就能說這些字代表的「真善忍」真理不是來自法輪大法?就能說自己這裡的「真善忍」不是屬於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是法輪大法「真善忍」以外的「真善忍」?哪有什麼「真善忍」以外的「真善忍」啊?任何人,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想到的,說到的,看到的,寫到的「真善忍」真理不就是那同樣的無所不在,容涵一切的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不都是法輪大法中的「真善忍」真理?誰要說自己想到的,說到的,寫到的,知道的「真善忍」是法輪大法「之外」的「真善忍」,他要麼是狂妄無知,在不知天高地厚胡說八道,要麼是在大發魔心竊道盜法,要麼是在妖言惑眾蠱惑人心破壞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可以帶來一切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其中就包括專門給人類帶來的屬於人類自己的那一切最美好的事物。一個人,作為一個人來說,真的要跟法輪大法斷絕一切關係嗎?真要這樣,就不說這個人怎麼邪,就說這個人怎麼這麼傻,這可是真正的傻!把這個人放到那,無論怎麼樣看他,他都是真正的傻!因為他等於要跟一切最美好的事物斷絕關係,他自己選擇這麼干的,這不是真正的傻嗎?

說到這裡,那麼對於人類社會,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也會給人類社會帶來最美好的一切;對於中國大陸社會呢,當然也不例外。中國大陸社會是專制腐敗邪惡至極的社會,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同樣要給這個社會帶來最美好的一切,那麼就要從根本上清除一切不好的事物,或者把不好的事物變成好的事物。那麼首先就要清除邪惡至極的極端邪惡勢力,至於那些專制腐敗勢力將來怎麼樣,這裡不討論,這裡討論是如何將那股邪惡至極的極端邪惡勢力徹底從中國大陸社會清除掉!這個根本問題解決了,其他的問題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中國大陸社會是一個金字塔型的自上而下集權社會,這就決定了在中國大陸社會解決任何大的社會問題的最好方法就是按照金字塔型的形式從金字塔的頂點開始突破再自上而下的推行。

所以,在廣東太石和重慶特鋼這樣的事件中,如果沒有社會金字塔頂端的突破,民眾的任何行為都將受到極度的暴力限制。這就包括網絡評論人士希望的維權民眾或其他的社會民眾來自發的集體閱讀傳播《九評共產黨》和自發的集體大規模聲明退出邪黨組織的行為!

這裡又打個比方,中國大陸社會是座髒兮兮的金字塔,人們希望把他洗乾淨,那麼這個水是從底下往上沖洗比較好呢,還是從頂部往下淋灌,將髒東西自上往下沖刷比較好,比較快,比較省時省力呢?毫無疑問,當然是把放水的水龍頭架在金字塔的頂部開始沖洗,把髒東西往下衝最好了!這個用來沖刷清洗金字塔的水也是要有選擇的,不能拿那髒水來沖洗,要拿那乾淨的自然之水來沖洗金字塔!那就是關於法輪大法「真善忍」真理一切真相的自然之水最乾淨,這樣沖洗過後的中國大陸社會才最乾淨!

這就是為什麼有很多人希望中國當前的最高領導人胡錦濤能把握歷史的機會,帶領中國大陸社會民眾一起停止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大迫害,同時解體清除中國大陸社會的那股極端邪惡勢力的根本原因所在!但是,按照目前的情況,他很難有這樣的作為!那麼,他一個不做,就會有另外的人來做!所謂「天無絕人之路」!什麼樣的人來作呢?這裡就借用《推背圖》第四十六像那個頌曰:「有一軍人身帶弓 只言我是白頭翁 東邊門裡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裡面的那個話,說這個人是「金劍勇士」。這個人到底是誰,筆者也不得而知,就是筆者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可能到時大家就都知道了!但是肯定不是筆者我本人!因為筆者連軍人都不是,而且我也不喜歡弄弓弄槍的!根據筆者個人的猜想,老天爺肯定在有條不紊的安排這件事了!一旦出現,整個中國大陸社會都會震動的,因為只要把有關法輪大法真相的錄像片和《九評共產黨》及退黨錄像在中國大陸所有的電視台三天之內連續公開播放,中國大陸社會的整個乾坤就徹底扭轉過來了!三天之內扭轉一個社會的乾坤,這個社會能不震動嗎?肯定有震動的,但是這是震動而不是動亂!那時的人們肯定震動得沒有了心思睡覺,哪還有心思去動亂?

此文主要是想先向人們傳遞一下這一方面的相關信息,個人看法,順便破解了幾個小謬論供大家參看!裡面的條理可能有點亂,東講西講的!請大家見諒!誰有更好更鼓舞人心的看法,多在網絡上交流啊!(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王子亦: 中共、毛相互之間關係剖析及胡的機會
關於在中國大陸發起「全民反迫害」運動的倡議和基本模式探討
王子亦:傳播《九評》入太石,開演歷史壓軸戲
王子亦:讀《法輪大法學會公告》所想到的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嘯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新聞看點】習講話兩版本 中共大使巴國驚魂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