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是一個生命體

林善本
font print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一、漢字是一個生命體,它有聚、散、離、合,它有成、住、壞、滅。

在古代,「道」這個字,總是和「德」一家親,人們總是「道德高」,「道德低」的在談論著,老子寫下道家的精華五千言,就叫做「道德經」。到了現在,「道」與「德」,早已分道揚鑣,而和「路」聯在一起,人們看到的處處是「道路長」,「道路短」的。

「德」失去了「道」的陪伴,不甘寂寞也找來了「功」做伴,因為現代人喜歡做「功德」,卻不喜歡講「道德」。

再說「成」、「住」、「壞」、「滅」。世界三大古文字,其中巴比倫的楔形文字,埃及的象形文字(聖書體),都曾在歷史的舞台大放異彩,如今卻都已走入了博物館,只能供人憑弔,唯獨中華民族的漢字,走過三千多年的風風雨雨,如今卻老當益壯,大步走向世界的舞台。

二、美妙的漢字

1.漢字是神傳的文字

「倉頡造字,天雨粟,鬼夜哭」。

倉頡是黃帝的史官,他有四隻眼睛,是一個半神半人的人物。當他從天上帶來這種文字時,上天喜悅的祝福,並降下小米來慶賀。而妖魔鬼怪,看到人類有了文字,有了智慧,再也無法愚弄操控了,他們失去了衣食父母,只有連夜抱頭痛哭。

人們感念倉頡的貢獻,從南北朝時期,「倉頡」就和「至聖先師孔子」同受中國人的膜拜。

2.漢字每一筆一畫,都有它的內涵:

一個漢字往往就是一個博物館。

「漢字」是現今唯一能表意的文字,它的一筆一畫都蘊藏著極為豐富的信息,諸如造字時的社會發展狀況,經濟活動,文化思潮等等……。走進漢字,你就走進中華文化的博物館,足以讓你流連忘返。

譬如說「人」這個字,「楷書」的「人」,和三千年前的甲骨文的「人(圖1 ) 」,都是簡簡單單的兩畫沒有什麼變化。只是「甲骨文」的「人(圖1 )」看起來比較像真正的人,兩手垂在胸前,彎著腰。這表現出中國的「人生哲學」,人是最複雜的,連畫家都會感歎畫鬼容易畫人難。人世間的種種,確實很複雜,但人生真要那麼複雜嗎?簡簡單單的兩畫,不也是人生嗎?再複雜的問題,彎彎腰,賠個禮,不就變得簡單了嗎?從這簡單的兩畫,你也許可以看到更多,從「human」裡你能看到什麼呢?用電子顯微鏡,你也很難找到什麼。

3.漢字能跨越空間、時間的阻隔

1911年時,思想家梁啟超來到日據時代的台灣,訪問文學家林獻堂,他們一個說廣東話,一個說台灣話,二人一見如故,毫無阻隔,因為他們用漢字筆談,漢字是化解隔閡的和平使者。

4.漢字本身就是一個藝術品:

在日本,書法就被尊稱為「書道」。

5.漢字蘊藏無限的寶藏:

漢字是中華文化的橋樑,承載著博大精深的五千年文化,走進漢字,你才能走進中華文化的堂奧。

6.漢字的變遷反映時代的思潮

漢字從商朝的甲骨文,演變到今天的楷書,反映出不同時代的思潮。他走過了三千多年的風風雨雨,歷經蹣跚的腳步,如今卻老當益壯,大步走向世界的舞台,展現動人的光彩。

–摘自台灣未來科學文化研討會論文
【正見網2005年06月12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邪惡的黨在歷史上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九評共產黨》發表以來,人們認清了共產邪黨的流氓本性,退黨的大潮勢不可擋,截止2005年5月16日已超過155萬人,還在以每天2萬多的數字在遞增。可是,邪黨利用愚民政策,強制性地把惡黨的文化成年累月天天講,確實迷住了一些人的心竅,變異了人的觀念。比如說:解放前、解放後﹔新社會、舊社會﹔建國前、建國後。好象是隻有邪黨奪權後,才有了國家。我們中華古國五千年文明,邪黨的統治才不過五十幾年,也隻能是這歷史長河的1% 。可是這些詞語,都已經編輯進詞典、電腦的漢字輸入法裡邊去了,都已經變成了人們的習慣語言而不以為然了。我們再不能被愚弄了,必須澄清抹糊認識,肅清邪黨的遺毒。
  • 〔自由時報記者蘇威全╱綜合報導〕瀧澤秀明漢字能力差,劇本背不起來,同台合作演員前輩跟著遭殃?NHK今年的大河劇「義經」啟用人氣偶像瀧澤秀明挑大樑主演,果然在收視成績上大有斬獲,平均收視率高達22.5%,表現比起前年市川新之助的「武藏」、去年香取慎吾的「新選組」都要來得好,讓瀧澤秀明面子十足。
  • 】《1421年中國發現世界》一書的作者、英國作家加文.孟席斯表示,他們在加拿大臨北大西洋的一處半島上發現了鄭和船隊曾駐紮的基地,並表示在該處遺址墓中存有漢字,孟席斯表示,此次考古發現是600年前鄭和最先發現美洲大陸的最新證據。
  • 由於歷史的原因,中文網絡世界一直在使用兩種文字:簡體中文和繁體中文(又叫做正體中文)。因此,有時不得不進行簡繁轉換。一般的做法是將被轉換的文字拷貝或者選擇後,利用轉換軟件或者是在線服務進行轉換,費時費力。
  • 【大紀元6月7日報導】(中央社記者王曼娜香港七日電)香港大學語言學系今天公佈的一項研究發現,兒童書寫和繪畫,有助學習中文,
  • 張黑女碑
    《張黑女墓誌》是北碑精品,原碑不知何處去,拓本卻是勾起了幾百年的風雲,對中國書史風雲人物起了巨大的影響。
  • 虞世南的《孔子廟堂碑》是楷書名碑之一,有唐代楷法極則的讚譽。本碑得右軍體,風格特色如何表現?其唐拓本在宋代為何已貴於千兩黃金呢?你知道哪種拓本最好嗎?
  • 唐代楷書碑帖是楷書(正書)的標竿。在眾多大家中被戴上「楷書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書第一碑」講的是哪一碑帖呢?這些讚美由何而至呢?
  • 從英國、南非到日本發現的巴西變種,新冠病毒越變越多、越變越嚴重。(Shutterstock)
    預言中提到的人類末劫時的大瘟疫,其名詞中顯示的神示你知道嗎?本文深入解析,並說大瘟疫的肇因,助人深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