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墨傳奇:紅樓夢系列(十)掙不斷命運枷鎖的賈寶玉(上)

原文/李敬, 改寫/道子
font print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很高興在「筆墨傳奇」中大家又見面了!今天要繼續跟各位談的是,《紅樓夢》中的精彩人物。

在《紅樓夢》裡有一個人,是從頭到尾貫穿全書的,而書中所有的富貴溫柔,繁華落盡,和他都有關係。這個人還有一個與眾不同、令人稱「奇」的地方,就是他出生時,嘴裡竟然含著一塊玉,據說,那玉上,還有「通靈寶玉」幾個字。因此,他的名字也就叫做「寶玉」了。寶玉、寶玉、我們今天要探討的,就是這個「掙不斷命運枷鎖的賈寶玉」!

(一)
在「紅樓夢」裡,記載著一個這樣的傳奇故事:

在很早很早以前,當時,女媧正在煉石補天。她在大荒山的無稽崖上,共煉成了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大頑石,但補天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還剩下一塊沒用,就留在青埂峰下。誰知這塊石頭自從經過鍛煉之後,靈性已通,可以變化成忽大忽小,來去自如。因為看到所有的石頭都有大用,只有自己無才,不能入選,就自怨自歎起來,日夜悲哀,慚愧不已。

有一天,他忽然看見遠遠走來了兩個人,一個是僧人,一個是道士,兩人都神采非凡,與眾不同。他倆在談笑間,忽然看到這塊鮮瑩明潔的石頭,而且又縮成像扇墜一樣大小,實在可愛。那僧人把玉托在掌上,仔細看著,笑著說:「看起來真有靈性啊!但是應該再刻上幾個字,使人人見了,都知道是件奇物。然後就可帶你到那花柳繁華之地,富貴温柔之鄉去經歷一番了。」那石頭一聽,大喜過望,高興的跟著他們飄然遠去了。

他們邊走邊商量著,要把玉帶到何處去呢?那僧人笑著說,「你放心吧!現在正有一些風流寃家,要一起投胎到人間,他們正要了結一段風流公案呢,這塊玉也在其中啊!這事說來好笑,當年這塊石頭,到各處去遊玩時,有一天,來到了警幻仙子處。那仙子知道他的來歷,就把他留在赤霞宮中,命他為神瑛侍者。有一次,他看到三生石畔有棵絳珠仙草,十分可愛,便每天用甘露去澆灌它,使它生機蓬勃,茁壯長大。後來這絳珠草既受到天地的精華,又得到甘露的滋養,就脫去了草木之胎,幻化人形,修成了一個女體。她常想:「自己受他雨露之恩,無以為報,如果他下世為人的話,我也要去同走一遭,但把我一生的眼淚還他,也還得過了!」因為動了這個念頭,所以有許多風流冤家都要一起下凡,共同去經歷一段夢幻似的因緣,了此公案」。那道人說:「果然好笑,從來沒聽過還有還淚這一說的。趁這機會我們也下世度化幾個吧!」僧人說:「正合我意也!」

(二)
所以,大家可曾記得,在《紅樓夢》中,我們第一次看見到那塊玉時,是什麼時候?又在什麼地方呢?

那一天,是林妹妹剛剛到榮國府的第一天,林黛玉和賈寶玉本是初次見面,但她一見寶玉,便大吃一驚,心裏想:「好生奇怪!倒像在哪裡見過的?何等眼熟!」而寶玉一見黛玉時,便笑著說:「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賈母笑說:「可又胡說了!你何曾見過她?」寶玉笑道:「雖然未曾見過,卻看著面善,心裡倒像是舊相認識,恍若遠別重逢一般。」隨後走近黛玉坐下,又細細的打量了她一番,問長問短。又忽然問黛玉道:「你也有玉嗎?」黛玉只說了句:「我沒有玉。想來那玉是一件稀罕物兒,豈能人人有的?」不想寶玉聽了這話,便發作起狂病來,摘下玉來,就狠命摔去,罵道:「什麼稀罕物,人的高低不識,還說『通靈』不『通靈』呢!我也不要這東西了!」嚇得眾人一擁而上,去拾那玉。賈母急得摟了寶玉道:「孽障!你生氣,打人罵人都行。何苦摔那命根子!」 這次我們只見他把玉狠命摔了出去,又被眾人很快揀了回來,沒看見那玉是什麼模樣兒,黛玉也沒看見。

到了晚上,黛玉因為摔玉的事情,淌眼抹淚,以為自己惹了麻煩。襲人便安慰黛玉道:「姑娘快別如此,將來只怕比這更奇怪的笑話還有呢!若為他這種行為傷感,只怕你傷感不完呢。快別多心了!」黛玉道:「姐姐說的是,我記住就是了。」然後問襲人:「究竟那玉不知是怎麼個來歷?聽說上面還有字跡?」襲人道:「全家這麼多人,誰也不知來歷,聽說,出生時是從他嘴裏掏出來的。等我拿來你看便知。」 黛玉忙止道:「罷了,此刻夜深,明日再看也不遲。」此後,寶玉和黛玉都住在賈母房裏,同桌吃,同室睡。再沒見黛玉提起過要看那「玉」的事。

(三)
其中最關心,最在意那塊玉的人,其實就是寶姐姐——薛寶釵了!在第八回中,我們也是借她的光,才把那玉的正反兩面,翻來覆去,看個清楚。並且從寶釵的口中,把那玉上的兩句話:「莫失莫忘,仙壽恆昌」念了兩遍。連她的丫環鶯兒旁邊都說:「這兩句話,和姑娘項圈上的話是一對兒。」寶玉忙要過寶釵的項圈,托了那鎖在手上,果然看到八個字:「不離不棄,芳齡永繼」。笑著說:「姐姐這八個字倒真與我的是一對。」因寶釵小時候就聽母親說過,那八個字是一個癩頭和尚送的,讓鏨在金器上,將來遇到有玉的人,方可婚配,所以她心裏是有數的。這命運的枷鎖早已牢牢地套住了寶玉了,寶姐姐正信心十足地,一步一步向他走來。但佔據他整個心靈的卻是林妹妹,而且他們倆人互相不放心,還是一再地彼此試探。這三人的關係,對寶玉來說,一方是掙脫不了的命運的枷鎖;一方是刻骨銘心的「真情」煎熬。難怪他每次,實在不堪承受時,就遷怒於他的「玉」,恨命地砸它。

(四)
老太太自從看見寶姑娘後,就喜歡她的和平穩重。寶玉的姊姊賈貴妃,打發夏太監送來的端午節的節禮中,單單寶玉的同寶姑娘的一樣,林姑娘的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的一樣。寶玉知道了,說:「這是怎麼個原故?怎麼林姑娘的倒不同我一樣,倒是寶姐姐的同我一樣!別是傳錯了吧?」他立刻讓丫鬟把他自己的份,送到黛玉那裏讓她挑。不一會兒丫環回來說:「林姑娘說了,她也得了,二爺留著吧。」寶玉見了黛玉又問:「我的東西叫你揀,你為甚麼不揀?」黛玉說:「我沒這麼大的福禁受,比不得寶姑娘,什麼金什麼玉的,我們不過是草木之人!」寶玉聽他提出「金玉」二字來,不覺心動疑猜,便急著賭咒說道:「不管別人說什麼金什麼玉,我心裏要有這個想頭,就天誅地滅,萬世不得人身!」(25回)

(五)
又有一次,五月初一,正逢清虛觀裡打醮,賈母就帶著寶釵、寶玉、黛玉等去看戲。觀裏的張道士親自出來迎接。這張道士,王公貴胄都稱他為「神仙」。因常與榮、寧兩府往來,這府裏的夫人小姐也不避諱。所以賈珍帶著他到賈母跟前,躬身陪笑說:「張爺爺進來請安。」張道士就問過老太太福壽安康,又特問哥兒安好,寶玉趕忙過來,給張爺爺請安,張道士抱住了寶玉,誇他同當年的榮國公一個樣子,然後說:「前日在一個人家看見一位小姐,今年十五歲了,生的倒也好個模樣兒。我想著哥兒也該說親事了。但不知老太太怎麼樣,小道也不敢造次。」賈母道:「上回有個和尚說了,這孩子命裏不該早娶,等再大一些再說吧。」

然後張道士取來一個托盤,要求將寶玉的玉請下來,托出去給那些道友們見識見識。賈母聽說,便命寶玉摘下通靈玉來,放在盤內,那張道士兢兢業業的捧出去了。賈母和眾人四處玩了一會兒後,剛上樓去看戲,賈珍就來報說:張爺爺送玉回來了!只見張老道的托盤內,托著那塊玉,還有三五十件賀禮,有金璜、有玉塊兒的,都鑲滿了珠寶。這時寶玉坐在賈母旁邊,用手翻弄那一盤子禮物,一件一件的挑給賈母看。賈母看見有個赤金點翠的麒麟,覺得很眼熟,寶釵便笑道:「史大妹妹也有一個」。寶玉說:「怎麼我沒見過?」探春笑道:「寳姐姐有心,不管什麼她都記得。」黛玉冷笑著說:「他在別的事上用心還有限,唯有在這些人戴的東西上十分留心。」寳釵聽到了,就只能回頭裝沒聽見。

(六)
看戲回家後,賈母看得出來,因為張道士為寶玉說親,寶玉心中不自在,回家來生氣,口口聲聲說,從今以後,不再見張道士了。而黛玉看戲又中了暑,所以第二天賈母就不再去了。 因為黛玉病著,寶玉放心不下,不時來問。黛玉說:「你只管看你的戲去,在家裏作甚麼?」寶玉正因昨兒張道士提親心裏不受用,今見黛玉如此說,心裏想:「別人不知道我的心還情有可原,怎麼連她也奚落起我來呢?」因此心中比以前更煩惱百倍。若是在別人跟前,絕對不能動肝火,但因為是黛玉說了這話,由不得立刻沉下臉來,說道:「我白認識你了!罷了!罷了!」黛玉冷笑兩聲說:「你白認識我了嗎?我哪裡像人家,有什麼金啊玉啊配得上你呢?」寶玉氣得直瞪著雙眼,問道:「這麼說,你是安心咒我天誅地滅嗎?我就是天誅地滅,與你有什麼好處?」黛玉才想到他是賭過咒的,是自己說錯了,便哭起來,說:「我要安心咒你,我也天誅地滅!何苦來!我知道,昨日張道士說親,你怕阻了你的好姻緣,你心裏生氣,來拿我煞性子!」

這「好姻緣」三個字,越發觸怒了寶玉,心裏乾噎,口裏說不出來,便賭氣從頸上抓下那通靈寶玉,咬牙狠命往地下一摔,道:「我砸了你完事!」偏那玉堅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風不動。寶玉見沒摔碎,便回身找東西來砸。黛玉見如此,早已哭起來,說:「何苦來,你砸那啞吧物件。有砸它的,不如來砸我。」二人鬧著,紫鵑和襲人忙來勸解,他二人卻越鬧越大,最後還是賈母帶寶玉出去了,方才平服(29回)

(七)
這塊玉,不僅讓「金玉良緣」的枷鎖套在寶玉身上,令其痛苦終生。不管寶玉如何狠命地摔,用力地砸,它都紋絲不動。原來這玉不僅決定了寶玉的婚姻,還真的與寶玉性命息息相關。有一次,寶玉因馬道婆做法陷害,不省人事,躺在床上身熱如火,口內囈語不斷。百般醫治,並不見好,全家人圍著哭,最後也只好準備棺材了。這時,只聽見空中隱隱有木魚聲,並聽念道:「……有那人口不利,家宅不安,逢兇險,中邪祟的,找我們來醫治。」賈母聽見,忙說:「快請進來。」賈政也想到,這麼深的宅院,為何得聽的這樣真切,心中也覺稀罕,命人請了進來。眾人舉目看時,原來是一個癩頭和尚與一個跛脚道人。賈政問他們:「人中了邪,不知有何仙方可治?」那道人笑道:「你家現有稀世之寶可治此病,何須問別人呢?」賈政聽了這話,心便動了,從寶玉脖子上取下那塊玉來遞與他二人。那和尚接了過來,放在手掌上,長嘆一聲說:「青埂峰下,別來十三載矣!人世間光陰迅速,但塵緣未斷,奈何奈何!」然後又念念叨叨,不知說了什麼瘋話。最後和尚摩弄著玉,長歎一聲念道:

「粉漬脂痕汚寶光,房櫳晝夜困鴛鴦。
沉酣一夢終須醒,冤債償清好散場!」

念畢,遞與賈政,說:「此物已靈,不可褻瀆,三十三日後,身安病退,包管好了。」說完飄然遠去。(25回)

至於和尚那四句話,大意是說:「寶玉整天整夜的困在富貴的溫柔鄉里,和姊妹丫環們一起廝混。通靈寶玉受到脂粉的汚染,失去了先天的寶光。人的一生,像是一場夢,終歸要醒的,但須等到苦難受盡,業債還清時,才好散場哪!」

今天到這裡就先告一段落了,寶玉的故事,接著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呢?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謝謝!@*

——新唐人電視台節目.筆墨傳奇〔紅樓夢系列〕第十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天我們要接著跟大家談談上集介紹的精彩人物--「晴雯」,以及她的故事,我們的主題是:「勇晴雯屈擔虛名而夭亡」。
  • 話說鳳姐正與平兒說話,只見有人回說:「瑞大爺來了。」鳳姐急命」快請進來。」賈瑞見往裏讓,心中喜出望外,急忙進來,見了鳳姐,滿面陪笑,連連問好。鳳姐兒也假意殷勤,讓茶讓坐。
  • 話說鳳姐兒自賈璉送黛玉往揚州去後,心中實在無趣,每到晚間,不過和平兒說笑一回,就胡亂睡了。
  • 今天我們還是要緊接著上集,跟各位繼續來談紅樓夢中,「平生遭際實堪傷的香菱」。

    (一)
    在上一集的最後,談到在眾丫鬟中,香菱是與眾不同的。提起香菱的不同,在薛寶釵,把她帶進大觀園的那段日子裡,倒是特別值得一提。

  • 話說鳳姐兒自賈璉送黛玉往揚州去後,心中實在無趣,每到晚間,不過和平兒說笑一回,就胡亂睡了。
  • 三國故事中,神卜管輅,神醫華佗,隱士婁圭,每一個名字都很燦爛。光輝的名望下,交織著精采的傳奇,神奇的故事。吾輩津津樂道,談論不衰……
  • 鴻篇巨著《西遊記》中,第一回就出場的樵夫只是閃了一個身影,就徹底消失了。他是凡夫過客,還是洞見前緣的神者?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了不解的懸念。重新品讀原著,方覺字裡行間含蘊的又一新意。
  • 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東方庭院,也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古典文學。沒有那一簇簇葉面舒張,深碧漫展的芭蕉葉,開在白粉牆邊,湖石畔,生在三月的薰風裡,長夏的庭院中。古老的文學,沒有那一襲輕碧濃綠的芭蕉,千年來,那夜夜夜夜的雨,竟落向何處呢?那夜雨裡,那孤獨的,冤屈的,寂寞的,抑鬱的,在人世間受遍磨難的孤苦靈魂,又與誰共鳴?
  • 今天我們要給大家介紹的故事是「圯橋進履」。這個故事啊,涉及到二個主角,我們逐一給大家介紹一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