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187)

曹雪芹

大觀園的煙水樓閣映襯著紅樓夢。(夢子/大紀元)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第九十六回 瞞消息鳳姐設奇謀 洩機關顰兒迷本性(上)
話說賈璉拿了那塊假玉忿忿走出,到了書房。那個人看見賈璉的氣色不好,心裏先發了虛了,連忙站起來迎著。剛要說話,只見賈璉冷笑道:「好大膽,我把你這個混賬東西!這裏是什麼地方兒,你敢來掉鬼!」回頭便問:「小廝們呢﹖」外頭轟雷一般,幾個小廝齊聲答應。賈璉道:「取繩子去捆起他來!等老爺回來問明了,把他送到衙門裏去。」眾小廝又一齊答應:「預備著呢。」嘴裏雖如此,卻不動身。那人先自唬的手足無措,見這般勢派,知道難逃公道,只得跪下給賈璉碰頭,口口聲聲只叫:「老太爺別生氣!是我一時窮極無奈,才想出這個沒臉的營生來。那玉是我借錢做的,我也不敢要了,只得孝敬府裏的哥兒頑罷。」說畢,又連連磕頭。

賈璉啐道:「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這府裏希罕你的那朽不了的浪東西!」正鬧著,只見賴大進來,陪著笑向賈璉道:「二爺別生氣了。靠他算個什麼東西,饒了他,叫他滾出去罷。」賈璉道:「實在可惡。」賴大、賈璉作好作歹,眾人在外頭都說道:「糊塗狗黨的!還不給爺和賴大爺磕頭呢!快快的滾罷,還等窩心腳呢!」那人趕忙磕了兩個頭,抱頭鼠竄而去。從此街上鬧動了:「賈寶玉弄出『假寶玉』來。」

且說賈政那日拜客回來,眾人因為燈節底下,恐怕賈政生氣,已過去的事了,便也都不肯回。只因元妃的事忙碌了好些時,近日寶玉又病著,雖有舊例家宴,大家無興,也無有可記之事。到了正月十七日,王夫人正盼王子騰來京,只見鳳姐進來回說:「今日二爺在外聽得有人傳說,我們家大老爺趕著進京,離城只二百多里地,在路上沒了。太太聽見了沒有﹖」王夫人吃驚道:「我沒有聽見,老爺昨晚也沒有說起,到底在那裏聽見的﹖」鳳姐道:「說是在樞密張老爺家聽見的。」王夫人怔了半天,那眼淚早流下來了,因拭淚說道:「回來再叫璉兒索性打聽明白了來告訴我。」鳳姐答應去了。

王夫人不免暗裏落淚,悲女哭弟,又為寶玉耽憂。如此連三接二,都是不隨意的事,那裏擱得住!便有些心口疼痛起來。又加賈璉打聽明白了,來說道:「舅太爺是趕路勞乏,偶然感冒風寒,到了十里屯地方,延醫調治;無奈這個地方沒有名醫,誤用了藥,一劑就死了。但不知家眷可到了那裏沒有。」王夫人聽了,一陣心酸,便心口疼得坐不住,叫彩雲等扶了上炕,還扎掙著叫賈璉去回了賈政,「即速收拾行裝,迎到那裏,幫著料理完畢,既刻回來告訴我們,好叫你媳婦兒放心。」賈璉不敢違拗,只得辭了賈政起身。

賈政早已知道,心裏很不受用,又知寶玉失玉以後,神志惛憒,醫藥無效;又值王夫人心疼。那年正值京察,工部將賈政保列一等;二月,吏部帶領引見。皇上念賈政勤儉謹慎,即放了江西糧道。即日謝恩,已奏明起程日期。雖有眾親朋賀喜,賈政也無心應酬,只念家中人口不寧,又不敢耽延在家。

正在無計可施,只聽見賈母那邊叫:「請老爺。」賈政即忙進去,看見王夫人帶著病也在那裏,便向賈母請了安。賈母叫他坐下,便說:「你不日就要赴任,我有多少話與你說,不知你聽不聽﹖」說著,掉下淚來。賈政忙站起來,說道:「老太太有話,只管吩咐,兒子怎敢不遵命呢﹖」賈母咽哽著說道:「我今年八十一歲的人了,你又要做外任去。偏有你大哥在家,你又不能告親老。你這一去了,我所疼的只有寶玉,偏偏的又病得糊塗,還不知道怎麼樣呢!我昨日叫賴升媳婦出去,叫人給寶玉算算命,這先生算得好靈,說:『要娶了金命的人幫扶他,必要沖沖喜才好;不然,只怕保不住。』我知道你不信那些話,所以教你來商量。你的媳婦也在這裏,你們兩個也商量商量,還是要寶玉好呢﹖還是隨他去呢﹖」

賈政陪笑說道:「老太太當初疼兒子這麼疼的,難道做兒子的就不疼自己的兒子不成麼﹖只為寶玉不上進,所以時常恨他,也不過是恨鐵不成鋼的意思。老太太既要給他成家,這也是該當的,豈有逆著老太太不疼他的理!如今寶玉病著,兒子也是不放心。因老太太不叫他見我,所以兒子也不敢言語。我到底瞧瞧寶玉是個什麼病。」王夫人見賈政說著,也有些眼圈兒紅,知道心裏是疼的,便叫襲人扶了寶玉來。寶玉見了他父親,襲人叫他請安,他便請了個安。賈政見他臉面很瘦,目光無神,大有瘋傻之狀,便叫人扶了進去,便想到:「自己也是望六的人了,如今又放外任,不知道幾年回來。倘或這孩子果然不好,一則年老無嗣,雖說有孫子,到底隔了一層;二則老太太最疼的是寶玉,若有差錯,可不是我的罪名更重了﹖」瞧瞧王夫人一包眼淚,又想到她身上,復站起來說:「老太太這麼大年紀,想法兒疼孫子,做兒子的還敢違拗﹖老太太主意該怎麼便怎麼就是了。但只姨太太那邊,不知說明白了沒有﹖」王夫人便道:「姨太太是早應了的。只為蟠兒的事沒有結案,所以這些時總沒提起。」賈政又道:「這就是第一層的難處。他哥哥在監裏,妹子怎麼出嫁﹖況且貴妃的事雖不禁婚嫁,寶玉應照已出嫁的姐姐,有九個月的功服,此時也難娶親。再者,我的起身日期已經奏明,不敢耽擱,這幾天怎麼辦呢﹖」

賈母想了一想:「說的果然不錯。若是等這幾件事過去,他父親又走了。倘或這病一天重似一天,怎麼好﹖只可越些禮辦了才好。」想定主意,便說道:「你若給他辦呢,我自然有個道理,包管都礙不著。姨太太那邊,我和你媳婦親自過去求她。蟠兒那裏,我央蝌兒去告訴他,說是要救寶玉的命,諸事將就,自然應的。若說服裏娶親,當真使不得。況且寶玉病著,也不可教他成親,不過是沖沖喜。我們兩家願意,孩子們又有『金玉』的道理,婚是不用合的了。即挑了好日子,按著咱們家分兒過了禮。趕著挑個娶親日子,一概鼓樂不用,倒按宮裏的樣子,用十二對提燈,一乘八人轎子抬了來,照南邊規矩拜了堂,一樣坐床撒帳,可不是算娶了親了麼﹖寶丫頭心地明白,是不用慮的。內中又有襲人,也還是個妥妥當當的孩子,再有個明白人常勸她,更好。她又和寶丫頭合的來。再者,姨太太曾說:『寶丫頭的金鎖也有個和尚說過,只等有玉的便是婚姻。』焉知寶丫頭過來,不因金鎖倒招出他那塊玉來,也定不得。從此一天好似一天,豈不是大家的造化﹖這會子只要立刻收拾屋子,鋪排起來,這屋子是要你派的。一概親友不請,也不排筵席;待寶玉好了,過了功服,然後再擺席請人。這麼著,都趕的上;你也看見了他們小兩口的事,也好放心的去。」

賈政聽了,原不願意,只是賈母做主,不敢違命,勉強陪笑說道:「老太太想的極是,也很妥當。只是要吩咐家下眾人,不許吵嚷得裏外皆知,這要耽不是的。姨太太那邊,只怕不肯;若是果真應了,也只好按著老太太的主意辦去。」賈母道:「姨太太那裏有我呢,你去吧。」賈政答應出來,心中好不自在。因赴任事多,部裏領憑,親友們薦人,種種應酬不絕,竟把寶玉的事聽憑賈母交與王夫人、鳳姐兒了。惟將榮禧堂後身王夫人內屋旁邊一大跨所二十餘間房屋指與寶玉,餘者一概不管。賈母定了主意,叫人告訴他去,賈政只說很好。此是後話。

且說寶玉見過賈政,襲人扶回裏間炕上。因賈政在外,無人敢與寶玉說話,寶玉便昏昏沉沉的睡去。賈母與賈政所說的話,寶玉一句也沒有聽見。襲人等卻靜靜兒的聽得明白。頭裏雖也聽得些風聲,到底影響,只不見寶釵過來,卻也有些信真。今日聽了這些話,心裏方才水落歸漕,倒也喜歡。心裏想道:「果然上頭的眼力不錯,這才配得是。我也造化。若她來了,我可以卸了好些擔子。但是這一位的心裏只有一個林姑娘,幸虧他沒有聽見,若知道了,又不知要鬧到什麼分兒了。」

襲人想到這裏,轉喜為悲,心想:「這件事怎麼好﹖老太太、太太那裏知道他們心裏的事﹖一時高興,說給他知道,原想要他病好--若是他仍似前的心事:初見林姑娘,便要摔玉砸玉;況且那年夏天在園裏,把我當作林姑娘,說了好些私心話;後來因為紫鵑說了句玩話兒,便哭得死去活來--若是如今和他說要娶寶姑娘,竟把林姑娘撂開,除非是他人事不知還可,若稍明白些,只怕不但不能沖喜,竟是催命了!我再不把話說明,那不是一害三個人了麼﹖」襲人想定主意,待等賈政出去,叫秋紋照看著寶玉,便從裏間出來,走到王夫人身旁,悄悄的請了王夫人到賈母後身屋裏去說話。賈母只道是寶玉有話,也不理會,還在那裏打算怎麼過禮,怎麼娶親。

那襲人同了王夫人到了後間,便跪下哭了。王夫人不知何意,把手拉著她說:「好端端的,這是怎麼說﹖有什麼委屈,起來說。」襲人道:「這話奴才是不該說的,這會子因為沒有法兒了。」王夫人道:「你慢慢說。」襲人道:「寶玉的親事,老太太、太太已定了寶姑娘了,自然是極好的一件事。只是奴才想著,太太看去,寶玉和寶姑娘好,還是和林姑娘好呢﹖」王夫人道:「他兩個因從小兒在一處,所以寶玉和林姑娘又好些。」襲人道:「不是『好些』。」便將寶玉素與黛玉這些光景一一的說了,還說:「這些事都是太太親眼見的。獨是夏天的話,我從沒敢和別人說。」

王夫人拉著襲人道:「我看外面兒已瞧出幾分來了,你今兒一說,更加是了。但是剛才老爺說的話,想必都聽見了,你看他的神情兒怎麼樣﹖」襲人道:「如今寶玉若有人和他說話,他就笑,沒人和他說話,他就睡,所以頭裏的話卻倒都沒聽見。」王夫人道:「倒是這件事叫人怎麼樣呢﹖」襲人道:「奴才說是說了,還得太太告訴老太太,想個萬全的主意才好。」王夫人便道:「既這麼著,你去幹你的,這時候滿屋子的人,暫且不用提起,等我瞅空兒回明老太太,再作道理。」說著,仍到賈母跟前。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且說賈政這日正與詹光下大棋,通局的輸贏也差不多,單為著一隻角兒死活未分,在那裏打劫。門上的小廝進來回道:「外面馮大爺要見老爺。」賈政道:「請進來。」小廝出去請了,馮紫英走進門來。賈政即忙迎著。
  • 卻說馮紫英去後,賈政叫門上人來吩咐道:「今兒臨安伯那裏來請吃酒,知道是什麼事﹖」門上的人道:「奴才曾問過,並沒有什麼喜慶事。不過南安王府裏到了一班小戲子,都說是個名班。伯爺高興,唱兩天戲,請相好的老爺們瞧瞧,熱鬧熱鬧。大約不用送禮的。」
  • 一日賈政早起,剛要上衙門,看見門上那些人在那裏交頭接耳,好像要使賈政知道的似的,又不好明回,只管咕咕唧唧的說話。賈政叫上來問道:「你們有什麼事,這麼鬼鬼祟祟的﹖」門上的人回道:「奴才們不敢說。」
  • 清代文學泰斗曹雪芹的巨著《紅樓夢》是十八世紀我國封建社會沒落時期的一部大百科全書。曹雪芹以其淵博的學識、豐富的閱歷,用他一支生花妙筆,融天文地理、經史子集、詩詞歌賦、琴棋書畫、花鳥蟲魚、醫蔔星算、風土人情、衣食住行等諸方面的知識於一爐,且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
  • 話說賴大帶了賈芹出來,一宿無話,靜候賈政回來。單是那些女尼,女道重進園來,都喜歡的了不得,欲要到各處逛逛,明日預備進宮。不料賴大便吩咐了看園的婆子並小廝看守,惟給了些飲食,卻是一步不准走開。那些女孩子摸不著頭腦,只得坐著,等到天亮。園裏各處的丫頭雖都知道拉進女尼們來預備宮裏使喚,卻也不能深知原委。
  • 且說那日寶玉本來穿著一裹圓的皮襖在家歇息,因見花開,只管出來看一回,賞一回,嘆一回,愛一回的,心中無數悲喜離合,都弄到這株花上去了。忽然聽說賈母要來,便去換了一件狐腋箭袖,罩一件元狐腿外褂,出來迎接賈母。匆匆穿換,未將通靈寶玉掛上。
  • 話說茗煙在門口和小丫頭子說寶玉的玉有了,那小丫頭急忙回來告訴寶玉。眾人聽了,都推著寶玉出去問他,眾人在廊下聽著。寶玉也覺放心,便走到門口,問道:「你那裏得了﹖快拿來。」茗煙道:「拿是拿不來的,還得托人做保去呢。」
  • 過了幾日,元妃停靈寢廟,賈母等送殯去了幾天。豈知寶玉一日呆似一日,也不發燒,也不疼痛,只是吃不像吃,睡不像睡,甚至說話都無頭緒。那襲人、麝月等一發慌了,回過鳳姐幾次。鳳姐不時過來,起先道是找不著玉生氣,如今看他失魂落魄的樣子,只有日日請醫調治。煎藥吃了好幾劑,只有添病的,沒有減病的。及至問他那裏不舒服,寶玉也不說出來。
  • 中視「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與北京電視台合作的「紅樓夢中人」大型選秀會歷時三個多月,本週六(三月十七日)將播出台灣區總決選時況,並邀重量級評審名製作人王偉忠、名主持人蔡康永、舞台劇團團長郎祖筠參與評選,選出陳靖婕、王小菲、謝俊慧、許姿婷、段君潔等美女,代表台灣赴北京,與大陸其他九區萬中選一的優勝者一較高下。節目裡憲哥不但「裝娘」扮賈寶玉,與參賽美女合演「黛玉葬花」,還調侃兩位女主持人笑說:「Selina臉太大,只能演薛寶釵,Hebe比較適合演林黛玉。」讓Selina哭笑不得。
  • 台灣阿罩霧林家添丁,卻伴隨一個不能說的秘密:第五代的林文察,是巨大金人手捧「金鼇」入夢而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