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用傾聽與陪伴接納憂鬱的他

林馨語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15日訊】演藝人員在螢光幕前總是光鮮亮麗的,葉歡、程秀瑛和紀寶如三人也是如此,在七月份即將出刊的上百家雜誌上,她們綻放自信、神采奕奕的笑容,為「抗憂鬱的好『伴』法」廣告代言,她們說,「傾聽」和「陪伴」永遠是陪伴憂鬱症患者走過生命低谷的最好辦法!

葉歡.信仰幫助走出自我囚禁

十年沒聽到葉歡發行新專輯的消息了,歌迷在網絡路上留言說:「當今的流行樂壇聽不見葉歡的聲音,也就少了那一份深刻蘊含的美,是難以原諒的錯誤。」台灣的樂壇至今還有很多人懷念葉歡的歌聲。

從小,二姐和葉歡年紀相近長相相似,常被認為是雙胞胎,但是長大後,二姐脫俗的美和聰穎的氣質,成為所有人目光的焦點,葉歡說:「我永遠被暗示自己很糟糕。」踏入演藝圈後,這個沒被關愛的孩子,抓到機會全力以赴,追求事業上完美,也因此「容易一戳就破」。

一場情傷意外地引爆她的憂鬱症,生命的重量找不到支撐點,開始不斷向黑暗的深淵墜落。

葉歡說:「一開始,我並不知道自己是憂鬱症,我以為只要給我一段時間,自己就會痊癒,就像感冒一樣,其實不然。」沒有辦法控制的嚎啕大哭,傷心好像永無止境似的,常常有莫名奇妙的恐懼襲來,被大片大片的寂寞籠罩,最糟的是,所有這些感覺,都沒人能瞭解。

葉歡開始去看朋友推薦的精神科和心理諮商,在專業人士的帶領下,走出自我囚禁的第一步。但是最關鍵的是,從小被人當做比較對象的二姐,走進了她的生命,把葉歡接到自己家中,替她準備三餐,上班前甚至體貼的租了錄影帶。「即使我沒刷牙,沒洗澡,邋裡邋遢的,她永遠無條件的接納,沒有任何的批評。」

最後,讓葉歡的生命有重大改變的,就是信仰。她在去年四月受洗為基督徒,她說:「有了信仰的根基,加上親友的陪伴與扶持,還有醫療資源的協助,我相信我可以安然度過。」

紀寶如.學習傾聽和陪伴

五十年代紅遍台港兩地的天才童星紀寶如說起陪伴自己大兒子走過憂鬱症的歷程,數度哽咽。

一九七一年,當時還是童星的紀寶如,以一首《萬里尋母》感動許多觀眾的心。十九歲不顧父親反對,和余天的弟弟余龍結婚,但沒多久厄運降臨。一場KTV火警奪走十六條人命,余龍是其中一名罹難者。紀寶如獨自扶養三個孩子,曾經到酒店上班,並且染上了酗酒的習慣。

兒子十六歲那年,面對高職聯考的壓力直奔台北找媽媽,面對失控大吼大叫的孩子,紀寶如狠甩了兒子一巴掌。那夜兒子不停地以頭撞牆、送醫住院後認不得人,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紀寶如悔恨自責,即時花更多時間陪伴兒子,跟他講道理也沒用。

後來紀寶如在教會中看到教友們陪伴兒子的方式,讓他盡情傾訴他的想法,一陪就是幾個小時,她開始學習傾聽和陪伴的功課,現在,兒子康復了,有了工作、有了女友,她開心地告訴人們:「只有讓自己堅強起來,把愛填滿,才能帶給別人力量。」

程秀瑛.走過情緒的重感冒

程秀瑛十七歲進華視,演出八點檔第一女主角,二十一歲獲得巴拿馬影展最佳女主角,二十三歲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演藝事業如日中天的她赴美讀書五年,再回來演藝圈時,接的戲碼多是女主角的姐姐或媽媽。有人說她:「錯過最好的時機,可惜了。過氣了。」

沮喪的她把自己封閉起來,整天不吃不喝,也不接電話,足不出戶,一直想死。那年她三十歲,罹患精神官能憂鬱症,接受治療十年。十年來,她在精神科醫生的建議下,藉由藥物的協助、定時就醫。現在,她走出人生低潮,寫劇本、寫散文,卸下演員的外衣,把憂鬱症患者的真實生活,以及如何找到出路的成長故事記錄出版。

現在的她認為「憂鬱症只是情緒上的重感冒」,需要藥物的治療之外,還需要親朋好友同理心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她希望社會不要用異樣的眼光來看待憂鬱症的患者,走出戶外,她大聲疾呼:「憂鬱症不是神經病,我們需要大家的接納。」◇

──本文轉自第76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之一
http://mag.epochtimes.com/078/4945.htm(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