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故事:九天玄女

木木
font print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九天玄女,上古女神,人首鳥身。在蚩尤作亂時,黃帝幾次出兵都不能戰勝他,所以天帝派九天玄女下凡助戰。

黃帝玄女戰法》記述:「黃帝與蚩尤九戰九不勝。黃帝歸於太山,三日三夜,霧冥。有一婦人,黃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婦人曰:『吾玄女也,子欲何問?』黃帝曰:『小子欲萬戰勝』。遂得戰法焉。」又《玄女兵法》中也說:「黃帝攻蚩尤,三年城不下……」

九天玄女將戰法傳給了黃帝,包括:三宮五音陰陽方略,太乙遁甲六壬步斗法術,陰陽機要,役使鬼神書,四神勝負握機圖,五兵河圖策精訣,制妖通靈五明印等。聰明的黃帝很快掌握了這些法術。

此外,九天玄女還指揮著黃帝的兵士,到東海流波山上捉住了怪獸夔牛,用牛皮做了80面大鼓。這種鼓聲音非常響,一面鼓聲音可以傳6里,80面鼓可聲聞500里。如果連續敲擊,可以傳3800里。

就這樣,在九天玄女的幫助下,黃帝最終戰勝了蚩尤,並開始德化天下。
(本文摘編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由西醫專科醫師轉入中醫的王元甫醫師,21日晚上應邀到玉井鄉玉井區婦女成長學苑演講「中西醫的養生與保健」。王元甫醫師以他行醫二十多年的經驗,理論與實務相互搭配,以說故事方式深入淺出的,從台北市十大死因分析西醫保健及預防的重要性,再以《黃帝內經》引證古代醫道的傳承,說明古代中醫與現代中醫差別,最後談及古代道家的修煉,並與學員分享自己修煉「法輪功」多年的過程經驗,並讓學員現場體驗法輪功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
  • 《黃帝內經》是以「陰陽五行」解釋人體醫學之理,稱其為醫道,為治病、養生的聖經;老子《道德經》是以「道」為中心,解釋宇宙萬物運行之理,為道家修煉的聖經;兩者共同構成「道家」的核心。
  • 閒來無事,閱讀史書。中國的史書對遠古時期的描述是相當具有神話色彩的。比如盤古開天地,乃為宇宙之始。女媧泥土造人,從而有人。三皇五帝時期,天下大治,從天子到平民全部道德高尚,黃帝更是乘龍登仙。史書記載人類文化乃是神人所傳:倉頡造文字,神農嚐百草,有巢氏推廣了建築等等。大禹治水的豐功偉績更是後無來者,令擁有發達科技的現代水利工程師汗顏。需要指出的是,這些全部載於正史之中。
  • 傳說公元前大約兩千七百年,黃帝命大撓氏探察天地之玄機,推究五行之奧妙,始作天干地支。根據《五行大義》中記載,支幹者,因五行而立之。昔軒轅之時,大撓之所制也。蔡邕月令章句雲,大撓采五行之情,占斗機所建也,始作甲乙以名日,謂之干,作子丑以名月,謂之支。有事於天,則用日,有事於地,則用月,陰陽之別,故有支幹名也。
  • 大紀元徐竹思紐約報導)下週一至三(17-19日)到曼哈頓萬壽宮的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菜廚技大賽」的食客們可望嚐到中國菜系之首——歷史淵深的魯菜。17日初賽與18日複賽的魯菜指定菜分別是芫爆裡脊絲和溜魚片,還有大廚們自選的拿手絕活兒;19日百元以上頒獎宴的魯菜大餐,還是評委們特地挑選定購的。
  • 每個民族的起源都是關於神話的傳說,神州的神話從盤古犧牲開天地而折射出其敬天、效天為人;再到三皇「天地人」三才的智慧表達的是中華由道而儒的崇敬天地的自然神信仰,天地人三才有時間順序地各司其職,共創中國九州文明的一種和諧而非鬥爭的智慧。能具體讀到正統史家文字在是五氏、五帝的神話,《史記五帝本 紀》上記載:三皇(1)伏羲,女媧,神農,「五帝」黃帝、顓頊、帝嚳﹑唐堯﹑虞舜從原始石器時期,負命下世,開天闢地,傳授世人八卦﹑曆法﹑中醫﹑文字﹑耕作﹑和鑄造;崇德敬神,以身教化,於是神傳道德*智慧型包容文化的起源在近3000多年人神共世﹑傳奇般的年代被歷史系統的奠定。
  • 傳說中黃帝是上古帝王軒轅氏的稱號。姓姬,名軒轅,故稱為軒轅氏。據傳他出生幾十天就會說話,少年時思維敏捷,青年時敦厚能幹,成年後聰明堅毅。
  • 《黃帝內經》裡岐伯常被尊稱為「天師」。張志聰《黃帝內經素問集注》卷一:「天師,尊稱岐伯也。天者,謂能修其天真。師乃先知先覺者也。言道者上帝之所貴,師所以傳道而設教,故稱伯曰天師。」意思是指岐伯為懂得修養天真的先知先覺。相傳岐伯曾乘由十二頭白鹿拉的絳雲車,遨遊於東海中的蓬萊仙山,奉黃帝之命向仙人求不死之藥。
  • 當你能達到神清體淨時,你的身體就不會感到勞頓,你的心也不會為外界所動,你就可以長生了。要注重內心的修養,排除外界的干擾,因為過多的俗事會敗壞你的真性。我固守於養性,永遠心境平和清淨無為,所以活了一千二百歲,沒有一點衰老的跡象。得我道法的人可以成為一國之君,得不到我道法的人只能是世俗之輩。
  • 黃帝在首山採銅,在荊山下鑄鼎,鼎成,天上下來一條龍,垂龍髯來迎黃帝。黃帝上騎而去,他的左右上不去,抓住龍髯,結果把龍髯扯斷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