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每天吃什麼,都是神安排

秦自省
font print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晉國公韓滉在中書省時,曾經召見一個下級官員,那個官員沒有按時到達,他很生氣要鞭打他。那個官員說:「我那兒還有所附屬,正在公幹,未能馬上趕到,不是我有意拖延時間,實在脫身不得。請求寬恕我的罪過。」韓滉說:「你是宰相屬下的官員,還能再屬何人?」那個官員回答說:「我還兼職,在陰間做官。」韓滉認為他不誠實,就說:「既然你還屬於陰司,你具體負責什麼工作?」那人回答說:「我負責管三品以上官員的食物。」韓滉說:「如果是這樣,你可知道:我明天會吃些什麼?」那個官員說:「這不是小事,天機不可先洩,也不能張揚,請允許我寫出,封箋。您明天三餐飯吃完後,再拆封,驗證,看我寫的內容是否正確。」

於是,此事算過去了,但是,韓滉把那人先關了起來。

第二天,忽然皇上詔令韓滉進宮去,談完了話,正趕上御膳房奉飯,其中有糕糜一碗,皇上拿出一半賜給韓滉。韓滉覺得很好吃,很是欣喜。皇上又賜給他一些吃了。退朝以後,韓晃感到有些腹脹,回到私宅,把醫生叫來一診視,說:「食物堵塞,應該服用少量的桔皮湯。到夜裡,可以再吃些稀粥。」

到了第三天,韓滉病好了,想起前天那個官員的話,一看他事先所寫的封箋,吃的內容,和實際情況,完全一樣。因此,韓滉對那個官員,便刮目相看,立即把那個官員請來,虛心的問他說:「人間的飯食,都事先寫有安排的冊籍嗎?」那個官員回答說:「三品以上的官,每天吃什麼,都事先安排,寫有冊籍支出。五品以上的官,是十天安排一次,寫有冊籍支出。六品到九品的官,是按季度預先安排一次,寫有冊籍支出。那些沒有祿位的人,是每年安排一次,寫有冊籍支出。」

看來,人的一生都是天定的,所以不可為了名利,去爭去鬥。那是枉費心機,徒增禍患。還是安心安份,修身修口,進德進知,順其自然為好。

(事據《前定錄》)

(本文轉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南宋時,毗陵(今江蘇省鎮江市東丹徒)名醫,同時也是進士的許知可,曾經做過一個夢。夢中有一位客人來謁見他,許知可引進室內相見,兩人坐定以後,來客問可知:你生平也有所恨不能如願之事嗎?
  • 南宋時,錢塘有個人叫劉實,字若虛,一輩子奮鬥於科場考試。紹興五年(西元1135年)參加省試,寓居在北山僧捨。劉實的僕人王高服侍慇勤,在他身邊已多年了,一天夜裡...
  • 唐玄宗在開元末年夢見有人對他說:「請你拿著手巾五百條,袈裟五百領,到回向寺裏去佈施。」他醒來後,就問身邊人回向寺在什麼地方,大家都說沒有什麼回向 寺。於是,唐玄宗派人找道行高深的僧人,讓其去尋訪回向寺。
  • 南宋時荊南某位太守有個女兒,已經18歲了,長的非常秀雅俊美。父母為她找了個門當戶對的女婿。並且挑選了一個黃道吉日,過幾天就要成親了。就在這天晚上,太守的女兒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人告訴她:「你父母給你找的這個人,並不是你的丈夫,你們不會成親的。你的命運早就定好了,你的丈夫是金君卿,不可能是別的什麼人。」
  • 明朝萬曆年間,安徽休寧有一位儒士程學聖,拜洪甲為師,對於為人處世的道理相當明白,立心和操行都沒有諂曲。
  • 晉安帝的時候,冀州桑門有個法珍和尚告訴他的弟子普嚴說:「嵩山的神告訴我,江東有個劉將軍,是漢家的後代,他應當做皇帝。我把三十二枚璧玉和一塊金子給了他,是劉氏幾代次數的卜算。」普嚴把這事告訴了同學法義。
  • 三千人名的發現,更顯現了神奇,昭示了神佛的存在,且告諭世人:一切都是安排,任何人不可出於私利,而任意胡為。你任意妄為,也達不到目的。因為神沒給你安排。
  • 唐憲宗時宰相李蕃,其在任時知無不言,言而敢諫,深受皇帝器重。
  • 馬鐸,長樂(今福建長樂縣)人士,永樂九年(1411年)他以歲貢生的資格入會試。有一天,他正趕路,見一女屍暴露在路邊,於心不忍,脫下自己的衣服將屍身蓋住,並將其移至一古墓安葬。這樣一來就耽誤了不少時間,眼見得曠野茫茫,夜幕四垂,正淒惶間,忽見遠處有一點微微的燈光。他走過去一看,原來是疏林中有間茅屋,就大著膽子叩門求宿。不料開門的卻是個素裝少婦。那少婦不卑不亢,詢知來意後,便答應借宿。這使馬鐸倒有些猶豫。他回頭一看,天已大黑,而自己奔波一天十分睏倦,只好硬著頭皮進裡屋歇息。他低著頭不敢看那少婦,也不多說話,放下行李,納頭便睡,很快就進入了夢鄉。及至醒來,天已黎明,便匆匆告別那少婦打算趕路。那少婦不說別的,口占一絕道 :
  • 龔孝拱,清朝著名學者龔自珍之子。他在文學、史學上,頗有造詣。然而,他恃才而傲,好謾罵他人,有時用白眼看人。世人畏懼他的容貌,視其為怪物,每次見到他,就繞道而行。龔孝拱有著令人畏懼的容貌。說起他的來歷頗為傳奇,民間傳說他是毒龍降世。昔日毒龍曾經為非作歹,它又是如何成了寺中護法,又獲得機會降世為人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