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28)

械鬥

胡椒粉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白鶴被處死,此事震動了整個苗國。但山螞蟥沒有任何收斂,正帶領甘家寨的人向丹洲寨逼來,一場廝殺在所難免。
「通、通、通、通」,丹洲寨鼓樓裏的大鼓敲響了,寨民們從四面八方湧來,男的手持武器:長矛、大刀、弓箭;女的拖兒帶女,一臉茫然,相互詢問發生了什麼事。大家心裏明白,這個鼓是不輕易敲響的,除非有外敵入侵或山洪暴發之類的事。敲鼓者是丹洲寨的寨老,名叫謝德修,長得又矮又壯又黑,大家叫他「黑牛」。
「你阿爸呢?」黑牛指著一位帶弓箭的小孩問。
「他生病了,我頂他。」小孩答,聲音無比細嫩,那弓箭比他的身子還高。
「怎麼是你來?你兒子呢?」黑牛問一位帶大刀的老人。
「咳咳!去南丹買棉花了。」老人一邊咳一邊說。
「那你的孫子呢?」
「孫子也一同去了。到底出了什麼事?」
黑牛提高聲音對大家說:「山螞蟥的人已經到了板江村的三疊石,馬上就要打進來了,不管什麼事,我們先去阻止他們再說!」
大家紛紛應聲,向寨外湧去。

所謂三疊石,是由三塊大石頭構成的一座小山,座落在板江村的一片平地之中,它是甘家寨和丹洲寨的交界。
要說打仗,丹洲寨的人並不怕山螞蟥,一是因為丹洲寨是大寨,人多勢眾;二是因為丹洲寨有地理優勢,該寨位於江中心,別人很難攻進來。因此,黑牛雄心勃勃地帶領丹洲寨的人渡江東進,再會同在此等待的板江村村民開向三疊石,很快與甘家寨的人形成對峙局面,雙方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山螞蟥,帶人闖入我寨來幹什麼?」黑牛開口就問。
「話要說清楚,這裏是三疊石,我們還沒有進入你們的地盤。」山螞蟥厲聲回敬。
「你們昨晚處死白鶴,大王已經震怒,他等一會就到來。」黑牛補充。
「嘿嘿!」山螞蟥奸笑:「白鶴是在我境內犯法,按照寨規,他應該被處死。大王是管不了的。」
「但是白鶴是漢人,應該交大王處理。」黑牛理直氣壯。
「別囉嗦!只要你們把劉三妹交出來,就相安無事。」山螞蟥命令道,原來山螞蟥是來要三妹的。
「什麼?」黑牛驚奇:「劉三妹是我們遠道來的客人,就算她犯了法,也由我們丹洲寨來處理,何須勞駕你們?」
「劉三妹與白鶴偷情,傷害倫理,違反寨規,按照我們苗人的法規,應予處死。」山螞蟥好像在宣判。
「不行!就算她該死,也應該交給大王處置,劉三妹不是你們甘家寨的人。」
「她也不是丹洲寨的人,她是漢人,我要親手殺了她,為我的弟兄們報仇!」山螞蟥咬牙切齒。
「為兄弟們?報仇?」黑牛萬般不解。
這時人們才注意到山螞蟥的人中,有幾個人是包紮了頭、手的。丹洲寨的人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大笑起來,對方被笑得有點不好意思。
「哈哈!有誰會相信,你們那幾條大漢,會被一個弱女子打得焦頭爛額。」黑牛譏笑道。
「當然,她一個女人是不可能傷得了我弟兄一根毫毛的,」山螞蟥靈機一動:「問題是有人幫著她,除了你們丹洲寨的人,還有誰會幫她呢?」
「沒憑沒據不要亂說話,不要以為我們丹洲寨的人是好欺負的。」黑牛嚴肅地說。
「那就只好讓刀來說話了。」山螞蟥大聲說:「弟兄們!準備動手!」
兩邊的人都騷動起來,刀對刀,矛對矛,雙方都很緊張,不敢輕易先動手,雙方的寨老也不敢最後下「開打」的命令。
「山螞蟥,你別忘了,我們比你們的人多。」黑牛直勾勾地盯著對方說。
「嘿!打架是靠勇猛而不是靠人多。」山螞蟥也不示弱。
「如果說勇猛,那就我和你一對一打,不需勞駕別人。」黑牛提議。
此言一出,雙方的人都歡呼雀躍,你一言我一語:
「好啊!你們一對一打,分出勝負再說。」
「你們兩人打好啦,何必興師動眾?」
「一人打贏全寨贏,一人打輸全寨輸。」
「打就打,不過……」山螞蟥有點心虛:「難道我們倆真的為了一個外來女子打嗎?」
山螞蟥的話音剛落,嘲笑聲便此起彼伏:「為女人打架好正常啦!」「不敢打就不敢打啦!不要裝蒜啦!」「少說廢話,動手啦!」「丟我們寨的臉!」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聲叫:「大王來了!」
大家讓出了一條路,只見苗王騎著馬,在幾個人的陪同下,來到了兩寨人群之間。

由於大王的到來,打仗的可能性明顯降低,在遠處焦慮不安的婦女們都鬆了一口氣,開始向前移動。
「都是那姓劉的不好,她來了之後,男人們就整天想打仗。」一位胖女人說了之後,見沒有人回應,又說:「如果我是寨老,我就把劉三妹趕出去。」
「也怪不了劉三妹,」旁邊的瘦女人搭腔了:「都是甘家寨的人不好,這不選那不選,偏偏選那山螞蟥當寨老。現在好了,大王親自來解決。」
「山螞蟥也不把大王放在眼裏,我看他是想自立為王。」胖女人聳了聳鼻子。
「嗨!你們看,甘家寨的人開始退了,上天保佑!」瘦女人大叫起來。

只見甘家寨的人紛紛往回走,走在最後的是低著頭的山螞蟥。
很顯然,雙方已達成協議。
甘家寨的人走了之後,人群久久不散,苗王仍然坐在三疊石下默默不語。
「如果今天真的打了起來,是不是苗人歷史上第一次為了外來女人而戰呢?」苗王問。
「好像是。」黑牛想了想說。
「如果我今天把劉三妹逐出苗國,是不是苗人歷史上第一次驅逐客人呢?」苗王又問,看來,驅逐三妹是甘家寨退兵的條件。
「肯定是。」黑牛不假思索。
「嗨!我很對不起劉三妹,」苗王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我隨你們一道回去,我要親自向劉三妹解釋,然後派人送她離去。」
「但是,大王,劉三妹失蹤一整晚了。」黑牛焦急地說。
「是嗎?」大王驚疑地看著黑牛。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4-30 3: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