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16)

茶館遭劫

胡椒粉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依山樓茶館的客人,千奇百怪。醉酒鬧事的有,拖賬賴帳的有,就是從來沒有打劫的,不過今天不同了,隔壁客棧裏,有一位名叫阿榮的小夥子,就在房內演練打劫。阿榮個子不高,濃眉大眼,他從柳州來,打算到苗國去。到宜山時,身上的盤纏用完了,無計可施想到了打劫。只見他將一把短刀藏在身後,坐在椅子上叫一聲「打劫啦」,同時站起來摸身後的刀,不是取不出刀就是刀掉地上。演練好幾次,仍然很不熟練。

在藍媽媽的茶館裏,客人們並不知道要大禍臨頭,各自對著自己面前的美味佳餚埋頭苦幹。阿秋和阿立正在一邊吃雞一邊喝酒,他們倆破天荒第一次喝酒,倆人飲酒被嗆而咳嗽不斷。臨桌的還是那位經常討酒喝的瘦猴,不過今天不同了,他今天有錢,不需要討酒,正在獨自飲酒。
「咳咳!平生以來第一次喝酒,也算不枉此生啦!」阿立一邊咳嗽一邊說。
「說得對!對酒當歌,人生幾何!」阿秋附和道。
「又是以茶代酒,充闊老!」瘦猴探過身體以鄙視的語氣說。
一句話不說,阿秋遞了一杯給他。瘦猴嚐了一口,嗯,果然是酒。
「以酒代茶,真浪費!」瘦猴不改嘲諷地語氣,反正今天不用討酒喝。
阿秋和阿立不予理會,繼續對酒當歌。
「哎……事情都過去了,我們不必為這件事而難過下去,」阿立自我安慰:「藍媽媽已原諒我們,白鶴也不怪罪我們,我們應該開心一點。」
「我就是不服氣。說我們愚蠢,我們怎麼算愚蠢呢?比我們蠢的人應該還是有的吧。」阿秋憤憤不平:「說我們辦事不牢,但我們也不是每一件事都辦不成功呀!」
「如果不是他們那個不倫不類的口令,我們也不會這麼慘呀!」阿立不服氣。
「對呀!怎麼能怪我們呢?都怪那個害人的口令!」阿秋也憤憤不平。
「不過無論如何,是我們害了劉三姐,實在對不起她。」阿立還是有一點內疚,說完,他突然激動地站了起來,舉起酒杯叫喊:「我發誓,從今以後再也不喝酒啦!」
「這和喝酒有什麼關係?」阿秋大惑不解:「我們又不是因為喝了酒而誤事的。」
「不喝酒都誤事了,喝了酒不就更誤事了嗎?」阿立用教訓的口氣說。
「說的也是。」阿秋糊裏糊塗。
「如果我再喝酒,五——雷——霹——頂!」阿立尖著嗓子叫道,然後一飲而盡。
「霹誰?」阿秋問。
「霹我!」阿立吞下口裏的酒說。
「來,那你再喝一杯吧」阿秋遞上一杯說:「我從來沒見過五雷霹頂是什麼樣的。」
「好!喝就喝,誰怕誰!」阿立伸手接過酒杯,把頭一仰,滴酒不留。
「對!霹就霹,誰怕誰!」阿秋在一旁助威。
就在阿立斟酒之即,臨桌獨自飲酒的瘦猴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走到阿秋阿立面前教訓起來。
「我看你們八成是喝醉了。」瘦猴帶著滿身酒氣說:「年輕人,在酒杯麵前要克制點,喝醉了很容易做蠢事的。」
瘦猴說完,醉醺醺地走出了茶館。正好遇到迎面走來的阿榮。
「喂,年輕人,孤州客棧在哪?」瘦猴醉醺醺地說:「如果你把我帶回孤州客棧,我就賞你半兩銀子。」
「半兩銀子?」阿榮瞪大眼。確認自己不是在夢裏後,就環顧四周,赫然發現孤州客棧就在街對面,頓時心花怒放。於是他牽著瘦猴的手,迅速橫過馬路。
「好啦!你已經到了孤州客棧,賞錢!」站在孤州客棧門前,阿榮欣喜若狂地伸出了手。
「這——麼——快?」瘦猴大聲吼叫,把阿榮嚇了一跳,心想這老頭要抵賴。當瘦猴從衣袖裏掏出銀兩,放到自己手心時,阿榮提著的一顆心才放了下來。
「拿去吧!下次為老人帶路要走慢一點!」瘦猴臨走前還教訓了一句。
阿榮手捧著銀兩,高興得全身發抖。我的天哪!這麼容易就得到二兩銀子,如果再來一兩個酒鬼,他就不用打劫了。阿榮想入非非,決定再繼續尋找,看看哪裏還有酒鬼。
阿榮大步走進了依山樓茶館,四周看看,餐堂裏只有兩位年輕人,他們是阿秋和阿立。「看看他們是不是酒鬼,如果是,我就發財了!」想著想著就向阿秋和阿立走去。
「你們聽說過孔夫子這個人嗎?」阿榮恭敬地問。
「孔夫子?」阿秋一臉茫然。
「孔夫子?好像是孔明的父親吧。」阿秋吃不準地望向阿立。
「我記得是孔明的兒子,否則怎麼叫孔夫的『子』呢?」阿立強調了「子」字。
「看來八成是醉了。」阿榮想,然後清了清嗓子,厲聲問道:「請問你們可以借給我二兩銀子嗎?」
「不——行!」阿秋怒吼起來。:「我絕對不會把錢借給陌生人!」
「對!我們決不會上你的當!」阿立激動時和阿秋的表情一模一樣。
阿榮灰溜溜地坐到了一邊自言自語:「看來八成醉的酒鬼,剩下二成必是錢沒有醉,此事還得靠自己!」於是他手握刀柄,閉上眼睛,準備大叫一聲站起打劫。
「要吃點什麼?」老闆娘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把他嚇得差一點摔下椅子。
「要……要……哦!我不要什麼,哦不!來一碗白癡粥吧。」阿榮胡亂應道。
「這邊一個白癡。」藍媽媽尖著嗓門對裏叫。
白癡粥其實就是白粥,只是煮得黏糊一點而已。
驚魂稍定後,阿榮重新坐了下來,對自己說:「看來事不宜遲。」於是他再次閉上眼睛,鼓足勇氣。終於喊出「打劫啦!」三個字。這三個字,他已經練了一千遍。他一邊叫一邊站了起來。就在他大叫的同時,「彭」的一聲大門被踢開,也在同一時間傳來了「打劫啦」三個字。而且聲音如同洪鐘,遠遠蓋過阿榮的嗓音,一個滿臉凶相的大漢,大得像一頭水牛,把大門「塞」住。手裏提著一把巨大無比的關刀。
這頭水牛一邊走一邊指著瑟瑟發抖的阿秋和阿立:「打劫啦!打劫啦!跪下!跪下!你們都跪下!沒你們的事!」接著又命令阿榮跪下。在場的人都能感覺到水牛氣浪,在大家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時,水牛已經移到了藍媽媽跟前:
「老闆娘,聽著——!」水牛命令道:「我要你怎麼做,咳,咳,咳,咳,你就怎麼做。咳,咳,咳,咳,否則我就殺死你!咳,咳,咳,咳,」說話時伴著雷鳴般的咳嗽聲。
藍媽媽早已嚇得雙腿發軟,無力站起來,也不敢站起來,只會把頭埋在她那乾癟癟的胸前:「是,是,是,你要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我要、咳,咳,我要、咳,咳,」水牛越咳越大聲。
「你到底要什麼?你說吧!」
水牛一個勁地咳,咳得山搖地動。幾隻蟑螂從桌子底下被震了出來,四處逃竄。
水牛還在咳嗽,只是在咳嗽的尾聲裏隱隱約約聽到「我要……,我要……。」
「你到底要什麼?你說吧。」藍媽媽緊閉雙眼,重複著這句話。
水牛止不住咳嗽,蹲下猛烈咳嗽。這千鈞一髮的情景被阿榮發現了。他猛然醒悟,舉起椅子,用力砸向水牛的頭……
咳嗽聲停止了,一切都停止了。
「怎麼沒聲音了?」
「是誰幫他止咳的?」
「不知道!」
阿秋和阿立你一言我一語地站了起來,面前是威風凜凜的阿榮和驚魂未定的藍媽媽,還有那條趴在地上的「水牛」。
「什麼止咳,是好漢制服了他!」說完後,藍媽媽對阿榮不停地磕頭:「你真了不起,救了我們的命,你真是英雄好漢啊!」
「是啊!英雄豪傑!」阿秋和阿立齊聲附和。
「你真是好樣的,這麼大條水牛你都能制服。」阿秋虔誠地請教:「嗨!豪傑,告訴我們,你是怎樣制服他的?」
「我這麼一拳,這麼一腳,再轉身來一個飛腿,他就被打倒了。」阿榮吹牛時臉一點也不紅。
「真了不起,你是幹什麼的?」阿立早已佩服得五體投地。
阿榮得意洋洋地說:「我叫吳習榮,江湖上稱我為阿榮,從柳州來,打算到苗國去,但走到這裏,錢就用完了,我才打劫……」發現說漏嘴,立即改正:「我才打——算——節——省用錢,所以只喝白癡粥不吃飯。」
「哇!不吃飯也這麼有力!吃了飯豈不是可以打死老虎!」阿秋敬佩不已。
「好啦!先別說這麼多,」阿榮指著地上說:「幫手把他綁起來,等一會送官去。」
於是找來繩索,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把還在昏迷中的水牛綁了起來,與此同時,藍媽媽早已從廚房裏端來酒菜:「你真可憐,來來來,隨便吃,再拿些銀子去。」一邊說一邊塞上幾兩銀子。
阿榮一邊接過銀子一邊謙讓地說:「不好不好,用你的錢,怎麼行呢。」
「你制服了劫匪,保住了我們的命,這點錢算什麼?」藍媽媽說。
「那就多謝了!」阿榮這才對收下銀子心安理得,心想,去苗國的盤纏是足夠的了。(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4-06 1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