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17)

結伴去苗國
胡椒粉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自從知道三妹「變心」之後,白鶴終日茶飯不思,夜不能眠。幾天下來,人也瘦得不成樣子,好在有父親的悉心照料,才得以挺過來。沒想到今天又傳來王家為三妹建樓閣的事,對白鶴的打擊就像雪上加霜。
「去苗國!沒有她也去!」經過一番內心矛盾之後,白鶴做出了這一決定。他要獨自前往苗國,他不在乎苗國是好還是壞,他只想離開這裏,他已失去在家鄉生活的信心。白鶴走出戶外,來到熱鬧非凡的矮山路,在人群中行走,為出遠門調適一下身體。
矮山路和往常一樣熙熙攘攘,街邊攤位有叫賣的,有賣藝的,還有設局騙人的。
在矮山路與慶遠街交界處,人們在圍觀一位賣藝的,他正在玩「硬功夫」,只見他運運氣,大喝一聲,用手劈木板,劈不斷,再劈,也劈不斷。賣藝人瞪了一眼旁邊的兒子,那眼神好像在說:「不是叫你鋸深一點嗎?」
無奈,賣藝人轉身對觀眾拱手表示歉意:「今天老夫運氣運不到手掌,讓我表演硬頭功。」一邊說一邊指著地上一堆磚塊:「誰來試試這些磚塊夠不夠硬?」
幾位觀眾拿起磚塊敲了敲,都說:「夠硬」。於是賣藝人「隨便」拿起一塊青磚,運運氣,大叫一聲,用磚劈頭,青磚應聲斷成兩截,眾人喝采。
路邊的這種小把戲,白鶴從不放在眼裏。他一邊走一邊盤算著去苗國的事。忽然,一句話「飄」進了他的耳朵:「苗國就是天堂,天堂就是苗國。」
白鶴順著話音望去,是一背對著他的男子,正坐在依山樓茶館裏靠窗的位子,一邊享用螺螄湯粉,一邊與鄰桌的老人閒聊,他就是阿榮。
「你也要去苗國?」白鶴跨進茶館上前問道。
「是的,無論如何我要去苗國,我實在受不了啦。那些惡霸貪官狼心狗肺無惡不作,終有一天遭惡報!」阿榮說完反問道:「你也要去苗國?」
「是的,我在這裏也實在受不了啦,」白鶴覺得遇到了知音:「只是我還決心未定。」
「嗨!這要什麼決心,」阿榮吞下一口螺螄湯後說:「苗國是天堂,人人開開心心過日子。」
就在兩人談得投機,決定結伴去苗國之時,藍媽媽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
「苗國有什麼好?」藍媽媽大聲說:「告訴你們吧,那裏很窮,每天只有晚上有飯吃,早餐和中餐都只能喝粥,遇到天旱,還要挖山芋充飢。」
「有這麼苦嗎?」阿榮半信半疑。
「天寒地凍,連厚一點的棉衣都找不到,那種日子真可怕。」藍媽媽繼續說。
「真是如此可怕嗎?」白鶴不敢相信。
「比這還可怕呢!」藍媽媽一臉嚴肅:「如果你生病了,要到漢人那裏找大夫,不瞞你說,我父親就是得不到醫治病死的。」
「你是從苗國來的?」阿榮忍不住地問。
「怎麼不是呢?我從小就住在苗國,」藍媽媽如數家珍:「那裏沒有私塾,小孩子都是和牛啊羊啊一起長大的。」
「這麼說,苗人都不識字囉?」白鶴有點沮喪。
「當然不識字啦,只是聽說最近有了一間私塾,是漢人進去開的,藥店就從未聽說過。」
阿榮和白鶴互相望了一望。兩人的神情都很失望,苗國似乎不是天堂。
阿榮好像想起了什麼:「聽說苗國沒有豪強惡霸,沒有人伸手要黑錢,沒有冤枉下監獄,也沒有『莫壞人』。這也是假的?」
「什麼——莫有——壞人?哪裏會沒有壞人哪?」藍媽媽說:「不過,沒有貪官和黑獄這倒不假,就算是苗國國王,也不會欺負你。」
藍媽媽不明白阿榮說的「莫有壞人」是什麼?其實阿榮說的是他家鄉的一個姓莫的惡霸。
「這——就——夠——了!」阿榮大叫起來,好像在溺水時抓到了救命的稻草:「我寧願夏吃野草冬穿單衣,也不願受貪官惡霸的氣,我一定要去苗國!」
「聽說苗國『男的想婚就娶,女的想婚就嫁』果真如此?」白鶴問。
「這也不假,那裏沒有明媒正娶,沒有父母包辦,更沒有指腹為婚。」藍媽媽證實道。
「這——就——夠——了!」白鶴也大叫起來,好像漫漫長夜見到了曙光:「我寧願不讀經書,不知書識理,只要能自由婚嫁就行。我一定要去苗國!」
雖然苗國很窮很落後,什麼都沒有,但阿榮所追求的「沒有惡霸貪官」和白鶴所追求的「自由嫁娶」卻是苗國唯一擁有的東西,他倆決定一道投奔苗國。
「真是不可思議,你們寧願有病不醫也要做苗人?」藍媽媽大惑不解。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藍媽媽一邊抽泣一邊來到後院,這裏是藍芬和三妹經常嬉戲玩耍的地方,藍媽媽不禁觸景生情地嚎啕大哭起來。也不知哭了多久,只是哭著哭著,好像隱隱約約有人在叫自己。
  • “我打算和白鶴聯繫上,一起逃跑,逃到苗王國去,以前我和白鶴也商量過這事。”三妹滿懷信心地說。
  • “什麼疑神疑鬼,”王夫人不甘示弱地反駁:“一個弱女子會有如此大的力氣嗎?別說打爛門窗,我看她連打爛碗的力氣都沒有,這裏邊沒有破綻嗎?”這一點,王夫人和劉家的看法是一致的。
  • “腳不沾地”遊戲是一個人負責捉人,另外幾個人躲避,躲避者在被捉到之前,只要腳是離地狀態的,就可免被捉,例如坐到地上雙腳抬起,又如跳起攀上樹枝而雙腳離地,如果在被捉到以前來不及離地,就算輸了。
  • 白鶴閃電般地撿起信件,快速地掃了一眼,態度也迅速改變:“好啊!三妹,終於和你聯繫上了,謝謝都老!”然後就旁若無人地叫了起來:“不管什麼力量都阻擋不了我們!”
  • 白鶴的父親是一位教書先生。他的頭髮和鬍鬚都是銀白色,而鬍鬚長到足可遮住肚臍。他開辦的私塾“龍江書院”,就設在江邊的積古山下。
  • 聽說劉三妹被抓了回來,小員外匆匆趕回家,作為“新郎”,他最關心的不是三姐是否安然無恙,也不是要和她“夫妻複合”。說出來都難以置信,他趕回家的目的是要幫助劉三妹逃離。他的這項秘密,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除了丫鬟阿香之外。確切地說,阿香才是真正的策劃者。
  • 看著看著,白鶴的呼吸要停止了。因為那窗臺上出現了劉三妹的身影。不可能!這不可能是真的!三妹是絕對不會移情別戀的!但面前這位為人斟酒、有說有笑的毫無疑問就是三妹。而且,而且,而且那歌聲,天哪!三妹那再熟悉不過的歌聲從樓上傳來,像重拳擊打在他的心上,白鶴癱倒在地上。
  • 白鶴是絕對無法接受三妹變心的,這一點,三妹自己也很清楚。但假裝「變心」以贏得機會再伺機逃跑又是她不二的選擇。
  • 依山樓茶館的客人,千奇百怪。醉酒鬧事的有,拖賬賴帳的有,就是從來沒有打劫的,不過今天不同了,隔壁客棧裏,有一位名叫阿榮的小夥子,就在房內演練打劫。阿榮個子不高,濃眉大眼,他從柳州來,打算到苗國去。到宜山時,身上的盤纏用完了,無計可施想到了打劫。只見他將一把短刀藏在身後,坐在椅子上叫一聲「打劫啦」,同時站起來摸身後的刀,不是取不出刀就是刀掉地上。演練好幾次,仍然很不熟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