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56)

仙逝

胡椒粉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李小牛怎麼會死呢?
“離開柳州之後,他就開始咳嗽,”三妹強忍悲痛:“到了廣東,就咳得更厲害,有時還吐血。”
“大夫怎麼說?”藍媽媽問。
“大夫先是說他得的是百日咳,後來又說他得的是肺癆。”三妹已泣不成聲。
“肺癆!”藍芬尖叫:“那是不治之症來的!”
原來,三妹帶著小牛,跑遍廣東四處求醫,看了許多大夫和江湖郎中,沒人能醫好他的病,最後客死他鄉,埋葬在陽春縣的銅石岩下。帶著阿牛哥的靈位牌,劉三妹周遊各省,四處唱歌。從廣東的陽春到湖南的冷水灘,從貴州的都勻到雲南的麗江。三妹把歌聲帶到了村村寨寨,據說三妹所到之處,本來不會唱歌的村鎮,後來都唱了起來。三妹漫無目的地走,無止境地唱,不知不覺中竟回到了廣西。
大家聚精會神地聽完劉三妹的經歷,不覺天已大亮。
“我出去買早市,回來再和你商量下一步的事,”藍媽媽嚴肅地說:“記住,不管怎麼樣,你得趕快離開這裏,官兵不會放過你。”
說完後,藍媽媽提著籃子走了,其餘的人不願離去,大家圍著三妹問長問短。
突然,遠處傳來歌聲。是一年一度的“三月三”都洛歌墟,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走!唱幾首再說。”劉三妹終於抵擋不住誘惑。
一呼百應,大家興高采烈地向都洛墟場奔去。

三妹的歌聲再度響起:
唱過一山又一山,
唱過一灘又一灘,
唱盡人間的苦難,
唱到滿山杜鵑開。

早起的農夫停下手中的活路聽歌;還賴在床上的人推開窗戶尋找歌聲的來源,私塾裏的學生停止了朗讀。

藍媽媽趕早市回來,提著滿滿一籃子的田螺和配菜,要為三妹煮一鍋美味的螺螄湯。藍媽媽一邊踩著聽到的歌樂哼唱著山歌,一邊盤算著怎樣才能讓三妹避開官府的耳目。走著走著,突然停了下來,仔細聽歌,藍媽媽聽出遠處傳來的是三妹的歌,不好!會出事的!“唰!”的一聲,藍媽媽扔下手中的籃子,朝著歌聲的方向沖去。
晚了!藍媽媽來晚了!當她到達水泄不通的都洛墟場時,已見到大隊官兵包圍上來。
“三妹快跑——!”藍媽媽不顧一切地大聲叫喊。
沒等三妹反應過來,莫老爺的管家莫進財已出現在面前,顯然他是引路的,身後的過江龍一聲令下,眾官兵向劉三妹猛撲過去。
三妹轉身飛跑,像小兔子一樣奔跑在熟悉的鄉間小路上,把緊隨其後的官兵拉開了一大段距離。跑著跑著,三妹漸漸感到體力不支,眼看官兵越來越近,三妹決定使出絕招。她停了下來,慢慢轉身,做了一個深呼吸,突然大聲喊叫。那聲音好像五雷霹頂,直沖雲霄,天搖地動。倒下一大片官兵,頭破血流。後邊的一看情況不妙,抱頭捂耳,四處逃竄。
三妹贏得時間再次起跑,沒多久,官兵們也重整旗鼓,緊緊追趕。
當官兵再次逼近時,三妹使出全身力氣,再次狂叫,又倒下一片。
這樣反復幾次後,三妹已精疲力竭。
“前面是小龍潭,把她逼向龍潭,她怕水的,她無路可逃了!”莫管家大叫。
“對!”過江龍命令道:“你們輪番衝鋒,別讓她喘息,她會耗盡體力的!”
在官兵們的輪番衝擊下,劉三妹顯然越來越難“支撐”。
“好!車輪戰術,定叫她插翅難飛!”莫管家一邊說一邊習慣性地點人中,突然,莫管家驚奇地發現,點住人中時,幾乎聽不到三妹的叫喊聲。試了幾次確實如此,莫管家高興無比。
“按住這裏!快!這裏!”莫管家點著人中,大聲地提醒過江龍。
過江龍憤怒地踹了莫管家一腳:“都什麼時候了,還搞這些!”
莫管家幾次想解釋得明白一點,但過江龍都不與理會,加上要躲避飛來的砂石和雜物,誰也沒空理會莫管家。最後,莫管家點住人中獨自站了起來,迎著飛來的砂石和退下的士兵向前走去。過江龍很快明白是怎麼回事,他也試著點人中,確實有效。於是他也站起來,一手持刀一手點人中向前走去。過不了多久,所有的士兵都點著人中向前沖去。
望著步步進逼的官兵,劉三妹驚恐萬分,她不知道為什麼官兵們都手點人中,也不知道自己的“威力”為何失效。只見她一邊拖著疲憊的身子後退,一邊嘗試變化音調,試圖恢復自己的“威力”,但無論怎麼變,都無濟於事,畢竟她已精疲力盡。
三妹最後退到無路可退了:身後是深不見底的小龍潭。
望著四面圍上來的官兵,三妹用盡最後的力氣去叫喊,但叫喊聲只能“吹”彎小樹、掀起砂石,卻阻擋不了手點人中的官兵。
三妹意識到已走投無路了,在官兵和潭水之間,她寧願選擇水,儘管她終生畏懼水。劉三妹大叫一聲,縱身跳下小龍潭。“轟隆”一聲巨響,掀起一陣巨浪,整個龍潭都在震動,人們四散逃去。
就在大家驚魂稍定,看著那漫出的潭水漸漸回流之時,突然,又一聲巨響。潭中飛出一條紅色大鯉魚,帶著一道紅光。魚背上載著一人,仔細一看,正是劉三妹。
載著三妹的鯉魚在龍潭上空稍作停留後便向遠空飛去,越飛越遠,越來越小,最後消失。
就在目瞪口呆的人們回過神來,仰著的頭也慢慢放下之際,大地微微顫動,潭水再次上漫。天空中那消失點又出現,越變越大,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楚,是那條紅鯉魚隻身飛回來啦,只見鯉魚俯衝下來,身上的鱗片一塊塊脫落,魚體漸漸變成一座小山向下沖來。
“轟隆隆——”小山重重地插在龍潭邊。

斗轉星移,時過境遷,唯有那紅鯉魚化作的石山——立魚峰,仍聳立在柳州城中的小龍潭邊。劉三妹的故事,連同她的山歌,代代相傳。

(全書完)
                                    2007年7月30日於雪梨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6-25 10: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