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洪患古鉴 河洛与大禹治水

简淑惠
  人气: 16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4日讯】洪水滚滚而来,人为技术错误造成大灾难的历史不断重演。回顾远古中国的治水历程,可以发现防洪的智慧妙方,古人早已为今人备齐。

洪水滚滚之灾除了在中国频传外,近日中国与韩国间的鸭绿江也是江海漫涨使当局只得赶紧撤离居民,而巴勒斯坦由于洪灾,今年8月26日当局下令五十万名城镇居民撤离。

史上十大人为灾难

美国Discovery频道编排了一期名为“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灾害TOP10”的专题节目。当报导逆向排名至TOP.1,世界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人为灾难,居然就发生在中国!

据Discovery节目报导:1975年8月,河南板桥水库因暴雨发生垮坝,九县一镇东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现场打捞起尸体十万多具,后期因缺粮、感染、瘟疫又致十四万人死亡。二十四万余的死亡人数直逼次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因工程质量粗劣、日常疏于维护,至灾害发生时,十七个泄洪闸只有五座能正常开启。


2010年7月18日,重庆所见之处一片水乡泽国。(AFP)

事件发生于1975年8月初,一场台风引发了当地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暴雨。在迟迟等不到上级泄洪的指示下,8日凌晨,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冲出板桥水库的决口,以每秒六米的速度铺天盖地向下游冲去。仅仅六个小时,板桥水库就向下游倾泄7.01亿立方米洪水。至遂平县境内时,水面宽十公里,水头高三至七米。昔日人欢马叫的遂平县城,顷刻之间一片汪洋。沉睡在梦乡中的人们,在浑然不觉中变成沉溺水底的冤魂。洪水呼啸着向下游奔去,所到之处,水库垮坝,堤塘溃决。决口的洪水与上游来水合二为一,汇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铺天盖地的淹没了下游的城镇和乡村。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成为世界最大最惨烈的水库垮坝惨剧。

洪水堵与疏

洪水自古有之,可惜大禹治水的智慧似乎被遗忘了,在科技发达的今日筑坝围堵,重拾治水不力的鲧的方法。古代尧在位时,黄河流域多次发生大洪水,庄稼被淹了,房子被毁了,百姓饥苦,民不聊生。尧召开部落联盟会议,商量治水的问题。他征求四方部落首领的意见,这时首领们都推荐鲧。

鲧花了九年时间治水,没有把洪水制服。因为他只懂得水来土掩,造堤筑坝,结果洪水冲塌了堤坝,水灾反而闹得更凶了。

舜接替尧当部落联盟首领以后,亲自到治水的地方去考察。后来舜任命鲧的儿子禹代替鲧治理洪水,禹吸取其父鲧治水失败的教训,而领着助手,仔细看察地形地势,踏遍九州大地,以疏濬法取代防堵法,开山劈石,经过十三年的努力,终于把汹涌洪水引到大海里去,地面上又可以供人种庄稼了。

当时,黄河中游有一座大山,叫龙门山(在今山西河津县西北)。它堵塞了河水的去路,把河水挤得十分狭窄。奔腾东下的河水受到龙门山的阻挡,常常溢出河道,闹起水灾来。禹到了那里,观察好地形,带领人们开凿龙门,把这座大山凿开了一个大口子。这样,河水就畅通无阻了。

禹凿龙门的传说最早见于《墨子.兼爱中》:“古者禹治天下,西为西河渔窦,以泄渠孙皇之水。北为防原泒,注后之邸,池之窦,洒为底柱,凿为龙门,以利燕、代、胡、貉与西河之民。……”,此言禹之事。今山西、陕西中间的黄河,古人称作西河。禹凿龙门是为燕、代、胡、貉与西河之民得利。但在大禹那个时代,就当时的生产工具与技术水平是很不容易的。大禹治水的事迹传至后代,大禹成了治水的代表人物,后代的人都称颂禹治水的功绩,尊称他是大禹。

疏九河此事见于《尔雅.释水》,文中指出太史、复釜、胡苏、徒骇、钩盘、鬲津、马颊、简、洁等九河的名字。九河故道经流之地,均在黄河下游,即今河北、山东之间平原上。黄河中下游流经黄土地带,饱含泥沙,在禹治水以前,当夏秋两季常在东方大平原上泛滥。这里的主流有十几条,大禹顺水势之自然,把主流干道加深加宽,使“水由地中行”,上流有所归,下流有所泄,使九河不至为患,东方水患得到治理,于是人民可以“降丘宅土”,发展农业生产。正如史籍所载:“禹疏九河,瀹济漯而注诸海”,“然后中国可得而食也”。

大禹完成治水任务后,接替舜正式成为部落的领袖,成立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朝代——夏朝。

大禹精神感动天

相传大禹为民治水的精神,感动天神前来相助,天帝派伯益焚烧山林沼泽的草木,畅通水道;应龙帮忙测量,导引水路。伏羲赠“玉简”,以测量天地;神龟献“洛书”,依此法治水。神女瑶姬用神力帮忙打通巫山水道,洪水直向大海奔去。

伏羲氏时,黄河出现龙马(龙背马身的神兽,生有双翼,身披龙鳞),背负河图献给伏羲氏,伏羲以此作八卦。大禹治水时,洛河中浮出神龟,背负洛书数献给大禹,大禹据此制定《洪范》这部治国大法,洪范即天地宇宙间运行之大法则。《易经》:“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此一图、书经古人整理,即今人所知《易经》之始,《参同契》之初。据说,所谓洛书,是刻在龟背上而出于洛水;而河出图,则指一块刻有许多资料的玉质马形出于黄河之上。河图、洛书是宇宙天体运行的法则,是神传的智慧法宝。 ◇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8期【天像人间】栏目(2010/09/02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0/8439.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央社台北17日电)4月底以来,暴雨洪涝造成中国广东、福建、广西、湖南、江西、湖北、重庆、四川、贵州、安徽、云南等11省区市水患。截至目前有1518万人受灾,死亡101人,经济损失超过人民币80亿元。
  • 中国华南多达10个省分,从本月13日开始便连续降下暴雨,目前已造成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等省,根据中国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和民政部的统计,此次水患已造成147人死亡,93人失踪,千万人受灾,堪称中国百年以来最严重的水患。据中央气象台预报,未来三天,南方各省还将有暴雨,局部地区有特大暴雨,对已出现水患的局部地区,将造成更严重的伤害;其中,江西、福建两地已发出最高级别的警示灯号。
  • (据民视新闻报导)中国南部接连遭遇一波波的豪大雨,造成洪水肆虐,总计有9省发生水患,受灾人数超过上千万人,死亡人数达132人,直接经济损失达150多亿人民币。
  • 自6月13日开始,中国南方多个省降下暴雨持续至今。中国官方21日最新公布的受灾数字显示,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等省的水患已造成175人死亡,另逾百人失踪。严重水灾影响到1千多万人,经济损失超过20亿美元。
  • 罕见大水灾,江南遍地哀。
    中共假恶暴,百姓年年挨。
  • 中国新疆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初步统计,年初至今,新疆累计有58个县市发生洪灾,受灾人口高达97.6万人,直接经济损失约人民币18亿元。
  • 今年三月,中国大陆刚连续报道云南、贵州等五个西南省市出现六十年以至百年一遇的严重干旱;进入六月,广东肇庆、韶关、惠州、广州、东莞、河源、梅州、汕头和茂名等十三个地区又出现百年至五百年一遇暴雨;七月十九日以后,再传来四川全省共有十四个市(州)六十八个县(市、区)遭“超历史”洪灾肆虐;同时,陕西、山东、安徽等长江、淮河流域遭遇比一九八九年的百年不遇水患更大的洪灾,洪峰冲击三峡大坝,太湖、洞庭湖、鄱阳湖皆告急……。
  • 面对大陆各处饱受洪灾之苦的百姓,作为一名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退休高级工程师,我感到很痛心。为什么年年治水,而中国水旱灾害却还是这么多呢?归根结底是专制政体造成的。无论是治理淮河的半途而废、推行错误的“三主”治水方针、忽视河流的整治、把“以泄为主”的防洪工程变成“以蓄为主”、用群众运动代替专家决策、忽视水利科研、盲目上马大批愚蠢工程、排斥不同意见、用人不当等等,这些都是体制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中国的水患就无穷。
  • 黄帝时代“筑城邑,造五城”。天子居所有聚落之“中”,被称为“都”,其他的聚落则称为“城邑”。城邑依照城主身份的尊卑来分等级,由此可知,在黄帝时代不仅已经存在着城镇,且各城镇间已经区分出规模等级。舜的时代,大道行聚天下成都邑。三皇五帝时代启迪先民“天圆地方”的观念与“择中”的思想及道德规范和修炼回归文化。
  • 天圆地方宇宙观具体显现在三皇时期的聚落建筑型态上。目前出土的这个时期的聚落面积通常不大,年代较久远的聚落多呈圆形或不规则的环状,后来渐渐多为四方形,方形的城镇自此成为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当时的聚落不仅已经形成城镇的规模,其内部更具备了城市规划与功能分区的痕迹。神农氏时期已经有市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