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山作品赏析

林玉山作品赏析: 山水画 (1)

山水画 (1)
作者﹕梅溪子
  人气: 161
【字号】    
   标签: tags:

前言——本系列文章以图画鉴赏者的角度来解析谈论﹐整理出来综合艺术界公论及个人观点呈现给读者﹐分享有关笔者最喜爱的一些林玉山画伯作品之赏评。

通论——世界各地山水美景﹐有赖艺术家们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去观看/赏识/绘画。听说高人讲﹐大意说画家的天职在于纪录/呈现/彰显人类正的美好的事物。大自然山水的鬼斧神工让人们赞叹起敬﹐写生以求形似而且神似﹐眼到/手到/心到﹐写实精谨而不匠气﹐写意简笔但非乱来变异﹐写真也应现其内涵神韵方能使人敬仰天地奇妙。因此画国画更需要文学修养﹐还有人品要好﹐真璞/踏实/诚意/坚忍﹐才能“外师造化﹐内得心源”。早在日据时代嘉义大老诗人就曾赞许曰﹕玉山下笔见天真,匠心独运巧调均。其实是玉山伯自少身体力行﹐随时随地写生素描﹐观物之生﹐数十年经验累积去整合布局描绘﹐自是“熟能生巧”。

图一赏析——玉山伯绘画基本功扎实﹐又性喜旅游写生﹐汉学渊博读史通经的他本身为诗人﹐所以不时多多写生而能“师法自然”﹐有文人墨客灵敏的视觉知觉感觉﹐物我相融“天人合一” ﹐绘事当然诗情画意。仁者乐山﹐1932年画家曾夫子自道﹕我欲凌空挥健笔﹐早收丘 丘壑列胸中。依据旧时欧游写生素材及见闻心得﹐玉山伯在1988年绘作铁力士雪山小幅画 (如图示)﹐尺寸仅48 X 70 公分﹐但画面倒是表现得巍巍大观。照古传标准“绘事六法”之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等等来鉴赏﹐此画六法面面俱到﹐尤其创用所谓“玉山皴” ﹐以及层次分明/前后立体感之笔法深获我心。此图融汇古今中外﹐瑞士雪山景色以华夏笔墨加用东洋胶彩点染呈现﹐应该视为台湾画家求变求新山水国画的最佳杰作之一。

参考资料——
林玉山画论画法(1988林玉山刘墉合编台北出版)
云山碧海: 林玉山画集(1997国立历史博物馆出版)
林玉山: 师法自然(2004国立历史博物馆出版)
观物之生: 林玉山的绘画世界(2004国立历史博物馆出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许多识货的艺术爱好者或专业人士眼中,《最后的审判》毋庸置疑是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创举。
  • 古希腊的著名悲剧《伊底帕斯王》就从一场瘟疫揭开序幕。底比斯国王伊底帕斯面对肆虐全国的瘟疫束手无策,因而派人前往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求神谕,经过一番曲折和调查,得到的答案却是最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弑父娶母的逆天罪恶引发了这场灾难!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罗伦斯的卡尔米圣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内,这里保存了文艺复兴早期最重要的壁画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并不在于题材,而是马萨乔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创新的壁画技巧描绘圣彼得的故事。
  • 纳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腊神话
    我在社群网站上分享作品,同时渴望获得别人按“赞”鼓励。诚实说来,发文获得越多赞数,我对自己的满意程度就越高。但这些赞数和我对它的渴望实际意味着什么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没有遗漏任何东西”,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画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说。诚然,普桑作品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为他笔下每一幅画作背后的根本依据。
  • 在罗马的恢复与重建当中,教宗克里门七世决定继续装饰西斯汀礼拜堂,为自己任内留下艺术巨作。或许有感于人类的罪孽,他选择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而最理想的艺术家人选,自然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发现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拾级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 这并不是西方社会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纪,欧洲就经历过黑死病,一种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欧洲爆发(14世纪)的五年之内,估计就有超过2千万人丧命,是当时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后便消失了,但300年后又再次卷土重来。
  • 《创世纪》 工程结束后,米开朗基罗立刻着手教宗灵寝工作,想一口气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开朗基罗和教宗的继承人签署新合约 ,将陵墓修改为挨靠着墙的壁墓,大为缩减原来的规模。接下来三年间,米开朗基罗完全投入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两个奴隶像。
  • 晚祷
    这些人并不是在崇拜艺术本身,而是它代表的东西。举例来说,在俄罗斯东正教中,圣像长期以来被视为神圣的物件,并不是因为它的颜料和笔刷,而是因为这些图画开启了连接天堂的一扇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