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谢田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九个与美国有关。是美国的“阴谋”成就了中国的荒谬,还是中国的荒谬引发“殖民经济循环”?图为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今年二月在长沙火宫殿品尝湘菜。(Getty Images)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2月22日讯】天涯社区的论坛里,“祥林嫂丈夫”提出了中国经济的十大荒谬。不知作者自认是祥林嫂的哪个丈夫转世,是第一任的祥林还是二任的贺老六,亦或两人的合作。当年这个为政治服务、刻意渲染的故事,赚了国人许多同情的眼泪。但当时就觉得,鲁四老爷挺好的,祥林嫂在他家打工,变得又白又胖;锅里煮的猪羊,让我们直流口水。善心人柳妈去庙里捐门槛赎罪的建议,则让我们暗自惊奇,唤起了那些久违了的、被深深压抑的概念和情感。

作者说,几年前他们提出这些现象时,承受的压力巨大。说句玩笑,如果他们自称是被狼吃掉的娃娃阿毛的父亲,也许压力会少一些、同情会多一些。但无论如何,这些问题很有趣、也蛮深刻。许多中国老百姓据说都“很想不通”它们。与乡亲们一起想一想,发一家之言抛砖引玉,也不啻乐事一桩。

“中美国”经济共同体

“祥林嫂的丈夫”发现,中国人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资源被摧毁,医疗住房等福利被强制压低,以此形成的低工资和廉价劳力,生产出廉价的商品,换到了美国造币厂印制的美元,然后再换成美国国债、企业债券和股票。美国呢,再用中国购买美国债券和股票的钱,到中国去收购企业、银行和矿山。最后的结果,就是中国的资源、产业、银行,越来越多的成了外国人的财产。

总的说来,作者的描述基本准确。只不过,那些所谓的“外国人”的财产,许多不在外国人手中,而在中国人自己的手里,是在很一小部分的中国人的手里。这小部分人是谁呢?他们就是邓小平所说的“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等到天安门广场也像开罗的解放广场那样响起独裁者的丧钟之时,国人就会知道瑞士银行的五千账户内,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钱了。

有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和美国在经济上已不再是两个独立的国家,而变成了一个新型经济共同体--“中美国”。在这个经济共同体中,中国人生产,美国人消费。更准确的说,是中国人在生产低档产品,美国人生产高档产品;美国人在消费和借贷,而中国人在穷人借钱给富人,以自己的通胀为代价,把剩余的价值以特权的名义存入了瑞士的银行。

十大荒谬九个有关美国

中国经济的所谓十大荒谬现象,九个居然都与美国有关。这很有意思,是“中美国”殖民经济共同体的“阴谋”成就了中国的荒谬,还是中国的荒谬引发了“殖民经济循环圈”的形成?中国社会矛盾加深和财富流失扩大,跟这些有什么关系呢?“祥林嫂的丈夫”认为,如此荒谬的现象,在引发国人的震惊和愤怒时,也孕育着对中国人、中华民族的“蓄意谋杀”。是谁在蓄意的准备谋杀、谁会从谋杀中获益呢?

十大荒谬的第一个,是中国是美国第一大债主,但为什么中国又要优惠引进外资。这个问题问的好。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近一万亿美元,但过去三十年间,中国各级政府又以优惠政策吸引外资近一万亿美元。“优惠”是有成本的,它意味着对外资让利,在牺牲国人的利益。如果出口赚的外汇不用来购买美国国债,而是对自己投资,那岂不是既肥水不流外人田、还没有外资撤离的风险吗?中共为何不做呢?这个问题需要中共国务院和政治局来回答,他们不愿提供答案的原因,就是中国既往的做法,是对他们的巧取豪夺、从中渔利有利的。人们需要把穆巴拉克家族的700亿美元乘上三、四百倍,才能算出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级别(部级)以上的官员的欲壑是多少。

十大荒谬之二,是问到底物质财富是财富,还是美元欠条是财富;荒谬之四,是问为什么将物质财富出口换成美元欠条,然后在国内增发人民币。从财经的角度看,两者都是财富,一个是实物财富,一个是金融财富。正常经济体系中,两者的转换是很容易的,但在中国,实物财富转换成金融财富通过出口创汇实现,但金融财富(外汇和美国公债)则不能随意转换成中国百姓需要的物质财富,比如优质的外国产品。这是中国的进口限制和汇率操控造成的,而截留外汇、囤积外汇的实现,必须以在国内增发人民币为代价。中共特权是造成这两项荒谬的基础,它也是中国目前通货膨胀的原因。

荒谬之三,是为什么中国有钱搞出口退税,但没钱将住房、教育和医疗推向市场化,让老百姓自己解决问题。中国每年出口退税,让出口企业贱卖商品来补贴外国消费者,每年支出达5,000亿人民币。理解了前两种荒谬的原因,这个问题的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荒谬之五,是为何不增发人民币给百姓,使国人皆大欢喜,而非要将物质财富送到国外。荒谬之九,问引进外资的美元实际无法使用,为什么不印钱给百姓办厂?这两个问题问的很可爱,这好比是说,虽然你共党官员在强拆我的房屋,我还是觉得你们在“为人民服务”。中共为何不发人民币给百姓、反而通过高房价把钱收回呢?《红楼梦》里的贾珍说的最明白,“这够做什么的?”“不和你们要和谁要去?”

荒谬之六至八,问为什么企业和银行交给外国人管理或卖给外国资本家?为什么中国的银行法规定不能借钱给自己的政府,而能借钱给敌视中国的美国?如果中国真的雇佣职业经理人管理企业和银行,情况会简单许多。问题恰恰在于,管理者不是职业的经理,而是中共的高干及其纨裤子弟,他们控制着利润最丰厚的金融体系。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人们就该知道中国人、中华民族的“蓄意谋杀者”属谁了。

十大荒谬之末是社会问题,它问发展经济为何,是提高百姓生活水平、还是增加外汇储备。“祥林嫂丈夫”好像知道问题的答案,但明知故问。中国国富民穷,4.3亿人每天消费低于7.2元人民币,是赚了一堆美元欠条的红朝根本无暇顾及的。好在,解决问题的曙光,已经在埃及金字塔那边显现出来了。◇

本文转自211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13/9070.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1-02-23 1: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