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帖

林旒生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昨天与我夫人谈到江南的、此时的谷雨。

因现在这几天的雨,下得大,而且长,不由让我又想起我们过去江南的雨。

那江边芦洲滩头雨下打渔的渔翁,烟雨中青田间的青禾,雨雾里河边明月矶旁如星如月的小洞,都浮现在我眼前,从何说起?

且从那江南雨内的那三千古宅的某一处说起吧——

想这样的雨天,我记得花园内,虽已在夏至,但天气还并不热,而园内烘出类唐人诗句淡雅而如朝云的月季花香,在这样的雨天,花香与花瓣被洗得更纯净,我路过的时候,油然的感到此身仍旧是在春天的快意,此外还当时还莫名的觉得——似有过去曾经相熟相知的感觉。

此时在江南的古宅,我其实以为太空寂了,除了偶尔可以见到一只、二只避雨的八哥外,庭院的樱桃已经开过,樱桃树繁茂的叶子下也可能还留有几颗红透的樱桃,然而,古宅内太沉静了,雨声,雨声,雨声,古宅内只有潺潺的雨声,有些地方会传来不知是哪一家点驱虫的檀香,让人一下如返回到幽沉的古代,而雨水流入雕有蟠桃的破了残了的石花几上,因而更有几分无奈的落寞。

当投身郊外的青田,那就不一样了,那全是一片纯绿,江南的田野在夏、秋两季的雨中各有佳致,秋天的雨后,田地遍是衰草与枯麦,走在田间,微风夹着雨点,阴天的云下,没有北方的萧瑟,却是有一层唐宋山水清淡的空明,虽宛若古士子独行野陌闻得秋鸦之悲鸣于寒山,翩翩广袖下,还有一种荡漾在天底的含着麦味的青春之气,而此时的夏天间,就是彻彻底底的一整片的绿了,有的树上是满树的粉花,我不知其名,现在也不知道,在烟雨之中,当年的我唯感到它太高大。

至于长江边上的东西芦洲一带,却是另一番风景,俨然日本浮世绘中所画,但幽远过之,因已没有春日的粉桃白李之花点缀原来的玉山蓝河,江南的雨把长江浊黄浊浑,非是别物,只是泥沙而已,但此十里之滩,隐隐约约有几处拉网打渔的渔人,中穿蓑衣者,多是乡野老汉,一个人卷着裤脚,光零零的站在水中,悠然的拉网,悠然的放网,背后挂着一个竹制的渔篓,有时他们把渔篓放在水草笼中,还系着一只青壳红脚吐着泡沫的螃蟹,是河蟹,所以并不腥,而所见幽默的是往往在远方的水矶边有似学那渔翁的鹭鸶,它一动不动的在那里,我以为是木头,而它真的是很悠然呢——

是的,过去,在那江南的雨中,一切凡圣含灵似乎都很悠然,所以,我又忽然想起东坡书写的〈洞庭春色赋〉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文化之所以自成为“中国”文化,是因为她有她自我体现的中国式的一类神道三昧在里面,譬如最简单的同样是写字,惟独在中国成为一个独立的文化体系,极力的表现出这其中的“神道三昧”的特征,而也只有印受此文化中神道三昧的人也才可以鉴赏她,西方逻辑体系的文化就没有这个特点。
  • 胡公、温公自你们拿下薄氏谋反集团的CEO、但还留下他们的最高的后台BOSS,从现在各界的政治反应来看,态势未必能让二公可以继续“无为”下去,须知中国政治的历代党争,如唐之牛李,宋之元佑、庆元,明之东林,都是反反复复、成王败寇,而中共体系内的党争更是如此,失败者下场至惨!
  • 出方丈门外,松影婆娑,雪光淡淡的,那月轮不知何去,天上天下竟浮出一片青光,松味细细,譬如烹霞之密、之邈、之轻,忽然感到从所没有的幽微…
  • 她的脸,被她青云似的、湿漉漉的头发遮住,不能一下看见她的眼睛,她的肌肤在春 雨底下的幽云中竟透出玉一般的青光,樱唇如花,红得有些发黑,她默默的前行,我 跟随在后,雨点落在我的脸上,我奇怪着这样的一位女子。
  • 漫步在林下,与我江南的花山梅林不同,也不是另一类的空山灵雨,而是近似于南华秋水的高贤,上古的寂寞而又翩翩自在,感到从内到外近于透明的清净。
  • 此刻水边的莲花,猗猗朵朵修长而曼衍,望去不知涯岸,各以宝姿,妙现真仪,有的花冠纯白,青叶翻卷,有的赤菂丹葩,燃落朝霞,大观种种,真不一而足…
  • 在芙蓉庵的左右的确有一些芙蓉,而在前面却最让人称奇的是竟自然而成的十几亩的野葵花,逢春自生,夏至而盛,秋日便累累然的遍是如金云玄浪的葵花了。
  • 记得那是朝雨新晴的春晓,略红偏紫的桃花在碧瓦画檐的旁边葳葳的风动,空中还留有一些昨晚的雨气,而天上却已转来了青云,惊讶的是在诸天上花样的朵朵开遍。
  • 我是喜欢热闹的,但也无畏孤独,自小以来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孤独中度过,我临帖,我读书,我爬山,我冥想,我饮茶,我沉思,我观秋水,都与孤独为伴。
  • 犹记五代吴越国主寄给他夫人的信:“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想来应是暮春之时,山阴道上,浮青漾霞,燕子幽鸣,桃花飘举,意迟迟,美人归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