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马克思(9)

虚荣的马克思--鲜为人知的马克思之三
真言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不过,要深入把握马克思此时的内心世界,仅仅认识到这一步还是不够的,有必要对他所说的“我们自身的完美”做更细致的解读。

从《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的有关内容来看,作为一种精神价值,马克思所说的“我们自身的完美”,其实主要是指道德上的“完美”。再进一步说,这种道德上的“完美”又包含了两个不同的具体方面——一个方面是以个人道德境界的提高为核心的精神升华,它包括高尚的品质、坚强的意志和与千百万人相连的幸福感;还有一个方面则是由此获得的道德名声,诸如事业的延续,人们的敬仰。这也就是说,在道德“完美”的问题上,马克思关注的不仅是个人的道德升华,还有个人的道德名声。

那么,它们之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古往今来,提高自身的道德境界始终是有些人追求的人生目标。不过,同样是追求这一目标,人们的目的和动力却大不相同,如果说有人是想通过净化自己更好地为他人和社会造福,有人是想以此获得上帝的接纳进入天堂,有人是为了自我完善,做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好人,那么也有人则是为了在道德上高人一等,获得他人与社会的崇敬和褒扬。显而易见,不管是想通过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准更好地为他人和社会造福的人,还是想依靠道德净化获得上帝的接纳进入天堂的人,或是只想做一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好人的人,都不会把自己的道德名声太当回事,更不会热衷于谈论它;相反,但凡是因为道德名声而追求道德完善的人——哪怕这不是他追求道德完善的唯一动机,无一不把道德名声看得很重。作为中学毕业生的马克思不正是这样吗?当他在作文中阐述“人类的幸福”与“我们自身的完美”的一致性时,不但特意提及一个献身人类福利的人将获得“人人敬仰”,面对他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而且口吻中对此带着掩饰不住的羡慕和向往。试想,有哪个不关心个人道德名声的人会如此津津乐道于此呢?!

这一点从马克思对理想职业的看法中也可以得到佐证。按照《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的观点,最值得人们选择的理想职业具有三大标志,首先,它是“使我们最有尊严的职业”,其次,它也是“建立在我们深信其正确的思想上的职业”,最后,它还是能给人们“提供广阔场所来为人类进行活动”,接近“完美境地”的职业。可见,被马克思摆在第一位的也就是他最看重的是要使人“有尊严”。

那么,什么是马克思眼中的“有尊严”呢?他回答说,“尊严就是最能使人高尚起来、使他的活动和他的一切努力具有崇高品质的东西,就是使他无可非议、受到众人钦佩并高出于众人之上的东西。”(3)显然,马克思理解的尊严包括两重成分,一是具有“高出于众人之上”的“崇高品质”;二是因为具有这种“崇高品质”而受到众人的“钦佩”。可见,在马克思看来,有尊严其实就是在道德上高于众人,有受人尊敬的道德名声。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一版,第40卷第6页

即便仅凭这些我们还不足以断定在自我的道德完善和由此带来的道德名声之间马克思更看重的是后者而不是前者,不足以断定马克思之所以追求自我的道德完善完全是为了沽名钓誉,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对自我道德完善的追求并不纯净,明显参杂了追求个人道德名声的私心。

人生活在群体和社会中,无疑都需要得到他人和社会的肯定。但区别在于,有的人不是一般地需要这种肯定,而是追求和执著于这种肯定,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虚荣心。当然,不同的人追求和执著的对像不同,虚荣心的内涵相应也就不同。有的人追求和执着他人对自己容貌的赞美,有的人追求和执著社会对自身才华的首肯,有的人追求和执著于别人对自己财富和社会地位的羡慕,还有的人可能并不追求和执著这些,但追求和执著在道德上高人一等,追求和执着他人和社会对自身德行的称赞和仰慕,亦即自己的道德名声,这也是一种虚荣心,我们称之为道德虚荣心。显然,在马克思对于自我道德完善的向往中所参杂的那种追求个人道德名声的私欲,正是这样一种虚荣心!

在《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马克思曾专门谈到了人们在选择职业时所存在的“迷误”。他认为,神在人们选择职业时会给予他们以引领,“总是轻声而坚定地作启示”,但神的这种声音很容易被淹没。有时候,人们自以为是“神的召唤的东西”其实不过是一种自欺。马克思以虚荣心和幻想为例对此进行了分析。对于虚荣心马克思是这样说的:“伟大的东西是光辉的,光辉则引起虚荣心,而虚荣心容易给人以鼓舞或者我们觉得是鼓舞的东西”(4),进而让人们选择“伟大的东西”作为自己的职业。这种虚荣心其实也就是我们所讲的道德虚荣心。试想,为“人类福利而劳动”,让自己因此变得高尚完美起来,成为“人人敬仰”的伟人、完人和圣人,不正是这样一种“伟大的东西”么?马克思之所以向往这些,在很大程度上不正是因为它们的“光辉”能够满足他的道德虚荣心吗!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一版,第40卷第4页

综上所述,导致青年马克思打算献身人类福利的内在深层原因,并非是对人类的同情和关爱,而是为了让自己“趋于高尚”,在道德上变得完善;而推动马克思“趋于高尚”,追求自身道德完善的动力,在很大程度上又是为了使自己成为人们心目中的伟人、完人和圣人,赢得“人人敬仰”的道德美名。所以,满足道德虚荣心即便不是这个年轻人打算献身人类幸福的唯一动机,至少也是最重要的动机之一。既然如此,这样的志向究竟有多伟大和崇高也就不难判断了。(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还可以换个角度设想一下,如果马克思没有任何个人考虑,纯粹只是想献身“人类的福利”,那么在论述“人类的幸福”与“我们自身的完美”的一致性时,他会只强调唯有“为人类福利而劳动”才能达到“我们自身的完美”吗?
  • 由于传记资料的缺乏,我们对马克思的童年知之甚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从中学时代起,马克思就是一个虚荣的人。只不过他的虚荣与财富和地位无关,而体现为对个人名声的看重和追求罢了。
  • 马克思始终坚持,理论的发展应该先于行动,在发动革命之前,必须有某种理论去说明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以此作为所谓革命的依据。一个人如果不能为自己的行动找到某种合法化的基础,他就不能领导一场革命运动。
  • 马克思不但视自己为“奸诈的世界”的对立面,光明、真理和未来的化身,而且自以为有着“像上帝一样”的不可抗拒的威力,能够造出“击世的霹雳”,让“奸诈的世界”这个“庞然大物”在自己的挑战下轰然倒地
  • 如果说自信是优点,那么自负便有点过了,自大则不靠谱了,自大狂就可怕了,而一旦自大狂到了以救世主自居的份上,那简直就是疯狂了。马克思便是这样一个疯子。
  • 在马克思身上,这一点也得到了印证——面对着比自己强大得多的社会秩序,他被压制的控制欲同样也转化成了反抗和破坏这种现存秩序的强烈冲动。
  • 这件事足以表明,马克思对待儿女并不像他的崇拜者们描绘得那么开明,也有专制的一面,在这一点上他的控制欲也是显而易见的。
  • 虽说是马克思与恩格斯共同创立了共产主义思想,但在其中起主导作用的则公认是马克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