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的梦境与梦的艺术(下)

Ingrid Longauerová、张小清

安东尼奥‧德佩雷达(Antonio de Pereda)的《骑士的梦》,约作于1655年。(公共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2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Ingrid Longauerová、张小清综合报导)(续上篇
绘画中的梦境描绘与现实并存的时空维度,主人公在非自主的状态下与神或潜意识的世界相遇。

在古希腊神话中,梦被视作睡神修普诺斯的馈赠——作为黑夜女神倪克斯之子、死神塔纳托斯的孪生兄弟,修普诺斯是个颇“暧昧”的神祇,带来截然不同的几种礼物:休眠、梦魇,以及预言或预感(常藉由亡灵传递)。如果说夜晚的梦中常出现“遥视”景象或人神相会的超然体验,白日梦则更多寄寓着幻想或想像。

文艺复兴时期绘画中的梦多来自《圣经》、基督徒的幻象、古希腊罗马文学与神话,以及16世纪末的文学作品《寻爱绮梦》(The Strife of Love in a Dream)。在信仰题材之外,艺术家也常藉梦境来表现寓意、神话,或进行自由叙事。

二、寓言与警言之梦

文艺复兴大师拉斐尔(Raphael)的《骑士之梦》(Vision of Knight)作于约1504年,对此画的一种解释是:骑士梦中出现的两个女性形象代表了理想骑士应该拥有的三样东西:一柄剑、一本书和一朵花(象征恋人)。

拉斐尔(Raphael)的《骑士之梦》(Vision of Knight)作于约1504年。(公共领域)
拉斐尔(Raphael)的《骑士之梦》(Vision of Knight)作于约1504年。(公共领域)

文艺复兴大师米开朗琪罗有一幅传世的炭笔素描《人类生活之梦》(The Dream of Human Life),描绘一名年轻男子沉溺在不伦的梦境中,背景中的形象代表了七原罪,男子手扶的地球代表人类灵魂在善恶间的摇摆,而天使——善的使者则来到他耳边吹响长号,把他从不道德的梦境中唤醒。

米开朗琪罗,《人类生活之梦》(The Dream of Human Life),炭笔素描,约1533年作,英国科陶德艺术学院藏。(公共领域)
米开朗琪罗,《人类生活之梦》(The Dream of Human Life),炭笔素描,约1533年作,英国科陶德艺术学院藏。(公共领域)

此画另有几幅模仿之作,包括安东尼奥‧萨拉曼卡(Antonio Salamanca,1479—1562)的寓言版画《梦》(De Droom),以及16世纪意大利画家绘制的至少三幅油画。

安东尼奥‧萨拉曼卡(Antonio Salamanca,1479—1562)所作寓言画《梦》(De Droom)。(荷兰国立博物馆藏)
安东尼奥‧萨拉曼卡(Antonio Salamanca,1479—1562)所作寓言画《梦》(De Droom)。(荷兰国立博物馆藏)
《人类生活之梦》(The Dream of Human Life),岩板油画,米开朗琪罗追随者作于1533年至1564年间,伦敦国家美术馆藏。(公共领域)
《人类生活之梦》(The Dream of Human Life),岩板油画,米开朗琪罗追随者作于1533年至1564年间,伦敦国家美术馆藏。(公共领域)

安东尼奥‧德佩雷达(Antonio de Pereda)的《骑士的梦》约作于1655年。画中,一个年轻的西班牙贵族梦到了天使。天使手持旗帜上的拉丁文“Aeterna pungit et occident volt”意为:“最终它刺中并迅速杀死了对方。”“它”指旗帜中间描绘的弓箭。这幅寓意画是典型的巴洛克时期作品,向人提示死亡的不可免。

安东尼奥‧德佩雷达(Antonio de Pereda)的《骑士的梦》,约作于1655年。(公共领域)
安东尼奥‧德佩雷达(Antonio de Pereda)的《骑士的梦》,约作于1655年。(公共领域)

17世纪荷兰铜板画家博斯维尔特(Boetius Adamsz Bolswert)的《一个孩子的时间流逝之梦》(A Child Dreams of the Passing of Time)。

17世纪荷兰铜板画家博斯维尔特(Boetius Adamsz Bolswert)的《一个孩子的时间流逝之梦》(A Child Dreams of the Passing of Time)。(公共领域)
17世纪荷兰铜板画家博斯维尔特(Boetius Adamsz Bolswert)的《一个孩子的时间流逝之梦》(A Child Dreams of the Passing of Time)。(公共领域)

海因里希‧富塞利(Heinrich Fussli)1793年所绘《失乐园》(Paradise Lost)之一帧《牧羊人之梦》(The Shepherd’s Dream),灵感来自弥尔顿的同名诗篇。画家描绘仙女们正在迷惑一位路过的牧羊人。噩梦的使者马布斯女王坐在右角,仿佛在准备干扰牧羊人的沉睡。

海因里希‧富塞利(Heinrich Fussli)1793年所绘《失乐园》(Paradise Lost)之一帧《牧羊人之梦》(The Shepherd’s Dream)。(公共领域)
海因里希‧富塞利(Heinrich Fussli)1793年所绘《失乐园》(Paradise Lost)之一帧《牧羊人之梦》(The Shepherd’s Dream)。(公共领域)

 

三、神话之梦与现实之梦

意大利文艺复兴威尼斯画家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所作《沉睡的太阳神阿波罗、缪斯女神和传闻女神法玛》(Sleeping Apollo, Muses and Fama)。

意大利文艺复兴威尼斯画家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所作《沉睡的太阳神阿波罗、缪斯女神和传闻女神法玛》(Sleeping Apollo, Muses and Fama)。(公共领域)
意大利文艺复兴威尼斯画家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所作《沉睡的太阳神阿波罗、缪斯女神和传闻女神法玛》(Sleeping Apollo, Muses and Fama)。(公共领域)

康姆基斯(George H. Comegys)1840年所作《艺术家之梦》(The Artist’s Dream),画中的画家正在画室伏案沉睡,也许是在希求神赐予灵感,这时他看到了历代大师,包括乔舒亚‧雷诺兹爵士、鲁本斯、伦勃朗、提香、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等等。

康姆基斯(George H. Comegys)1840年所作《艺术家之梦》(The Artist’s Dream)。(公共领域)
康姆基斯(George H. Comegys)1840年所作《艺术家之梦》(The Artist’s Dream)。(公共领域)

日本浮世绘画家歌川丰国1854年所作《梦之桥》。

日本浮世绘画家歌川丰国1854年所作《梦之桥》。(公共领域)
日本浮世绘画家歌川丰国1854年所作《梦之桥》。(公共领域)

詹姆斯‧埃利奥特(James Elliott)的《孤儿之梦》(The Orphans Dream),作于1855年至1865年。

詹姆斯‧埃利奥特(James Elliott)的《孤儿之梦》(The Orphans Dream),作于1855年至1865年。(荷兰国立博物馆藏)
詹姆斯‧埃利奥特(James Elliott)的《孤儿之梦》(The Orphans Dream),作于1855年至1865年。(荷兰国立博物馆藏)

柯里尔和艾夫斯(Currier & Ives)所作《赛马者之梦》(The Jockey’s Dream),1880年作。

《赛马者之梦》(The Jockey’s Dream),柯里尔和艾夫斯(Currier & Ives),1880年作。(公共领域)
《赛马者之梦》(The Jockey’s Dream),柯里尔和艾夫斯(Currier & Ives),1880年作。(公共领域)

象征主义画家皮埃尔‧皮维‧德‧夏凡纳(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的《梦》(The Dream):“在梦中,他看到爱、荣耀和财富向他显现。”

皮埃尔‧皮维‧德‧夏凡纳(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的《梦》(The Dream,局部),1883年作,巴黎奥赛美术馆藏。(公共领域)
皮埃尔‧皮维‧德‧夏凡纳(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的《梦》(The Dream,局部),1883年作,巴黎奥赛美术馆藏。(公共领域)

C‧D‧韦尔登(C.D. Weldon)画、S‧J‧费里斯(S.J. Ferris)1883年蚀刻的铜版画《梦境》(Dream-land)。

C‧D‧韦尔登(C.D. Weldon)画、S‧J‧费里斯(S.J. Ferris)1883年蚀刻的铜版画《梦境》(Dream-land)。(美国国会图书馆藏)
C‧D‧韦尔登(C.D. Weldon)画、S‧J‧费里斯(S.J. Ferris)1883年蚀刻的铜版画《梦境》(Dream-land)。(美国国会图书馆藏)

理查德‧诺里斯‧布鲁克(Richard Norris Brooke)1893年所作《史瓦尼河》(Way down upon the Swanee Ribber)。

理查德‧诺里斯‧布鲁克(Richard Norris Brooke)1893年所作《史瓦尼河》(Way down upon the Swanee Ribber)。(纽约公共图书馆藏)
理查德‧诺里斯‧布鲁克(Richard Norris Brooke)1893年所作《史瓦尼河》(Way down upon the Swanee Ribber)。(纽约公共图书馆藏)

@*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艺复兴是西洋艺术的一个颠峰时期,许多重量级的大师在此时诞生,也留下了许多后人难以超越的成就。当然,一个伟大时代的艺术成就不能只归功于少数天才,它必然是累积了许多代人的智慧和经验,才能孕育出成熟的审美观和精准的表现技法。
  • 西方绘画题材中,圣母、圣婴和天使一直是最受欢迎的题材之一。人的天性都是崇尚善与美的,除了宗教的需要之外,画家也经常藉由圣母子或天使的纯洁和神性,来尽力表现他心目中至真至善的美好形象。
  • 连环画,《浪子归来》, Murillo, 穆里罗
    在西方艺术中,圣经《浪子回头》(Prodigal Son)的故事可说是最经典的创作取材,这是关于一个败家子犯错、悔改而后受到宽恕的故事。
  • 利奥塔尔, 粉彩画, 《拉维尼家早餐》, 早餐, 美术馆
    乍看之下,《拉维尼家早餐》画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场景:一对母女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类似的场景家家户户随处可见。不过再仔细一瞧,您会发现画中精辟独道地表现出了人性之美。
  • 建筑, 黄金比例, 达芬奇, 帕德嫩神庙, 黄金矩形, 建筑师, 詹姆斯·史密斯
    “当时的建筑师们从自己的形貌和大自然中观察到了黄金比例,他们了解了创世的本质”
  • 梯田很好看,很入画——看它们有秩序地一字排开,由上而下,整齐的横向排列,农田间点缀些许的农作物或一些草绿色的稼作,颇真是“丰草‧鲜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际,田间波光潋滟,银白色的水田被细小铁线条似的田埂隔开成大小不同的块面图案,更是赏心悦目。
  •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乌克兰女画家安洁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用银针笔(silverpoint)将历史建筑的美提升到了另一境界。“对我来说,每件作品所要传达的氛围和情感是最重要的元素”,多利巴说。在每一幅作品中,她都试图将那个场所散发出的神秘感或当下的感受描绘出来。
  • 我差不多每天都会去桃园市芦竹区的乡下散步,经常看到有些爱花人士在他们家的前院栽种各类花草或小灌木。
  • 在桃园县大溪、龙潭甚或是新竹县的关西、竹东一带,因为临近中央山脉,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变,美景处处。往往此时看是一景,绕个弯却又是另一处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给。
  • 玉琮是人间献给神的最高敬意,是祭祀天地的礼器,承载着天人合一的文化。五千年前的玉琮蕴藏着“密码”更是与众不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