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十六)对语

作者:梅花一点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话不多,也许一切尽在不言之中,沉默也是微风拂面,窸窸窣窣的欢唱内心的自由,流浪者边走边无聊,时而自言自语,时而蚂蚁对语。

蚂蚁的触角,用细微的气味摸索着前进的道路,言语出发的路径,寻找到可口的食物。却不知道为何她们会提早的识破天气的热雨侵袭,早早就搬家到高处避难于世界末日之巅。流浪的蚂蚁从来和天地之气相通相关,是大自然的运气赋予的神秘灵性么?蚂蚁们能和天地对语,而四处避寒的流浪者如何与灵性的蚂蚁们对语?

繁华浮沉,乱世人情,世故俗雅,纷纷攘攘,来自何方的流浪者给予的对语的是完全的乞讨声。对方回复的会是什么呢?常常是无语的一瞥而过,也有单手的投掷,也有标准躬身,往往都是一言不发,散尽火花。流浪者对语着寂寞,和暗夜的沉睡一样昏昏然。流浪者心里呼唤的名字,需要对语何人呢?

曾有爱恋的过客想像着自己的缘分,把迷恋的心绪结合在无形的情网之中,忘记了对语的想像是来自已知的言语的词汇密码,在网里爬行着各种精彩绝伦的纹路,锻造了心意的勾连,却看不到名不了是怎么样的实质。流浪者曾经行走于这样的网路,反而常常被抛弃在对语外的遐想里。

宽容的天空和承载的大地,发现了很多可以对语的声音,相互喧哗,相互嘈杂,因为对语的对方在相互碰撞,也在相知相恋。或许,心里不仅仅在呼唤名字,还在呼唤真相的光芒和自在的天使的到来。那降临的或已降临,神圣的承载和神义的宽容细会到了对语的我和你。歌唱的声音穿越了洪宇,让听到的都来细听,让看到的都来细语。@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无所事事的人们依然在困倦中打着哈欠。流浪者寻找好自己不干不净的窝,以天为帐,以地为床,照样睡着了疲倦。
  • 如果亲爱的你,在思念,那么思念成为了你的衣裳,在你思绪里到处游荡,游动着你的幻觉和即将结下的新因缘,即使那条丝线连接的不是很紧凑,脉脉的无形之中,构造了你历史的未来和可能。
  • 轻轻的迈一步,不是跑步,也能前行。虽然在某瞬间里的某人的一小步,是全人类的一大步。然而,流浪的前行没有任何语言,更无法在我们知道史书里记载。
  • 安静的代价,是能够细细聆听到草丛里的蟋蟀的叫声,还有草儿抚摸摇摆着微风的经过。微微的声音代替了自以为的安静与回避般沉默的结局,耳朵们继续欢乐自己拥有的福气。
  • 有些所谓的现象,那不需要推理,花开花落,吃饭睡觉,行走坐卧,人们在面对的反应都很正常,如何需要推理呢?就如同风云莫测的天气,难道预报了阴晴那定是阴晴么?如
  • 似乎很偶然,一连串的雨滴打落几片树叶,夹着细细的寒意,确立了我们头脑里偶然的异象。偶然是真正不知道的无法解释的原因么?偶然发生在哪儿?为何雨点选择那片被打落的叶子?
  • 流浪者的足迹或许在寻找可以栖息的家园。若是黑暗崛起,夜黑风高,被驱逐的和自愿离开的,必然流散四海,直到觅得新生之地开辟荒凉的土壤。
  • 流浪的心绪,往往来自无所谓的胡思乱想,不息不止,川流不停,宛如河流,苦恼无休。人人都说,如果不思考了,那不就是死了吗?看似他们都认识到,死去万事皆空了,一了百了,死亡如同成为无止境的空寂。没有了如果,生死就走不到轮回里来,意识之中永远也止不住流淌的滴滴泪水和鲜血。
  • 各种带着各类风格和诗情的意义丛林里,流浪着一群孜孜不倦的探索者。有些耗子在捉弄花猫,有些瞎子在探摸大象,有些小虾嬉戏鲸鱼嘴,有些老虎陷落野猪洞。可惜可叹的是,这些奇怪的发现至少都属于被遗失的记忆,而不属于我们想像到的遗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