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丛谈:王勃止吟的启示

作者:庄敬
font print 人气: 3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王勃是唐代的著名诗人,他有一次路过南昌,到都督阎伯屿家中赴宴,在宴会中,即席著文,写出了脍炙人口的〈滕王阁序〉,其中有两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使满座的人都很惊佩,叹为奇思妙笔!谁知不久,王勃竟在海上落水淹死。当时有个老渔翁把他的尸体打捞起来,在海滩一隅 ,掩土为坟,加以安葬。

据当地民间传说,从此每夜都能听到坟里有个声音,在洋洋得意地吟诵那两个佳句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海边的渔民听多了,渐渐地厌烦起来,却又没有制止的办法。还是那位老渔翁,年高智广,幼年读过几句诗书,他想到:这个王勃,反反复复地吟诵那两个句子,无非是自夸自赏罢了。我只要指出他句中的毛病,击中了要害,他就无颜再吟了。于是,他对着坟头说道:“你这个王勃,每天夜里念个没完,也太自信了。其实,你的句 子还有个小毛病: 那‘与、共’两字,就很多余。删掉它们,只写成:‘落霞孤鹜齐飞,秋水长天一色 ”才更加简洁精炼呢!”

奇怪得很,经老渔翁这么一批评,王勃的坟中立刻吟诵中止,寂然无声。从此,海边又归于安静。

这个民间传说故事,说明文艺作品的语言,需要简洁精炼。最理想的作品应该是: “增一字便觉其多,减一字便觉其少”,就像人的双眼一样,增加一只眼晴,三只眼,不好看;减少一只眼睛,独眼龙,也很丑!老舍说:“世界上最好的文字,也就是最精炼的文字,哪怕只有几个字,别人可是说不出来。简单、经济、亲切的文字,才是最有生命的文字。”

那么,怎样才能把文章的语言,写得简洁精炼呢?

一、深入生活细观察。生活是文艺创作的源泉,优美的语言也只能从生活的海洋中去吸取。例如王维的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概括生动,准确自然,气势宏伟。被王国维赞为“千古壮观”的妙语。但这样的诗句,王维在京城时便写不出,只是到了开元二十五年(纪元737年),王维被排挤出朝廷,离开京城,前往边地时, 仔细观察、体验了苍茫辽阔的边地风光,才写出来的。如果脱离生活,闭门造车,仅凭冥思苦想,绝对写不出优美的作品。

二、善于集中巧剪裁。把要写的内容,分类排队,适当安排。按照主题思想的需要,进行剪裁。该弃则弃,该略则略,却把主要精力,集中地用在最能“出戏”(即最富艺术性)的地方,详为铺排,着力点染。绘增五色,既错彩而镂金;入木三分,更穷形以尽相。挥洒妙墨即如雨,务使佳句更似云!必须防止:不分主次,眉毛胡子一把抓;不辨轻重,西瓜芝麻同样捡。

三、字斟句酌多修改。好文章都是改出来的。传说欧阳修写〈醉翁亭记〉,原来的开头是“滁州四面皆山,东有乌龙山,西有大丰山,南有花山,北有白米山,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后来,有人指出:开头写了这么一大堆山,实在太啰嗦了。欧阳修接受意见,改为“环滁皆山也。”仅存五字,但却已将前意概括无遗,使文章简洁精 炼。使该文,千百年来,传诵不绝。

有一位评论家曾经指出:“言简意赅的语言,能够使人牢牢紧记;冗长的文字,却很难在记忆中长存。所以,我们一定“不要把时间、才力和劳动,浪费在空洞、多余的语言上。”(歌德语) @#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蛙鸣的特点是多而无益,多而不当;鸡唱的特点是少而有益,少而精当。鸡唱与蛙鸣比较起来,堪称以少胜多、以一当十。我们从事文艺创作也应该是这样。要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表现力更强一些,蕴藏量更多一些。
  • 所谓衬托,实质上就是一种间接描写。如欲写甲,并不从甲的本身着笔,或者说不单纯地从甲的本身着笔,而从乙或丙那一边绘形绘声,恣意尽力,使人透过乙或丙,间接地却又是更深刻地去认识甲。
  • 艺术欣赏中,确实常常有这种情形:你说得“少而精”,读者却联想得“多而深”,你越说得“钜细无遗”,读者却越感到“厌烦无味”。
  • 清代著名艺术家郑板桥,平生最擅画竹。他在六十岁以“始余画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层功力,最为难也。进六十以后,始知减枝、减叶之法。苏季子曰:‘简炼以为揣摩。’文章绘事,岂有二道? ”
  • 文艺创作确实是一件艰苦的劳动,需要的是认真而严谨的态度。不细心地调查研究,“想当然”的率意之笔,往往会产生谬误,闹出笑话。
  • 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而警语,又是语言中的耀眼的明珠。古今中外一切优秀作家的文学作品中,无不呈现出丰富多彩、璀璨夺目的警言隽语。这些警语,常常使读者一见钟情,过目不忘,而记忆终生。
  • 优秀的文艺作品,都是“枝干挺秀”,并且“花叶芳菲”的。用那位作家的语汇来说,就是既有“情节概貌”,又有“片刻详情”。
  • 钟隐作画喜欢别出心裁,另辟蹊径,落墨挥毫,常能大异于人。传说有一回,他到某收藏家那里去作客,从收藏家的画柜中,见到几位前 代画家所绘《雀鹰图》,有的把雀鹰画得怒目圆睁,凌空扑下;有的画雀鹰正在追捕 它要猎取的对象。钟隐很是喜爱。
  • 这部古典小说少用冗长的景物描写,更不用繁琐的内心剖白;而是多用白描,艺术成就甚高,魅力极大。白描,的确是我国传统的艺术技巧;这份优秀文艺遗产值得我们认真的总结和继承。
  • 汉武帝思念李夫人,恍惚中看到她那娉婷玉姿,隐约可见,却又不甚分明;呼之不应,接之不近。愈发增添了他的渴念之情,因感而作歌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