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政工牵藤(5)

作者:宋唯唯

家乡,艳阳天,油菜花铺天盖地,播种过的原野上,春麦茸茸地绿了一层。(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牵藤在下午的满室西晒里,擦玻璃,拖地,她出着大力气,做得挥汗如雨的,荷荷站在她身边,她热乎乎的肉气,铺面而来,中年妇人,熟透了的肉气,带着汗水发酵了一日的味道,令荷荷觉得亲,还有种,近乎沮丧的难过,她心疼她的劳苦,陀螺似的一天运转。她母亲从田里割稻子回家,在暮色里也散发着这样的汗气。

牵藤铺床,整理沙发的时候,荷荷就在一边入神地看着,看牵藤拍打着沙发的靠枕,抚平沙发套上的褶纹,她有着一双神奇的手,手过处,床面平服得像熨斗熨过的一样。她再折好四角,掖在席梦思下,铺上枕头。她做完,拽一拽床单,服帖帖地拽起一条痕,松开手,依然是整张平展滑顺的床单。她得意地向荷荷看一眼:“怎么样?学会了吧?”

荷荷呢,光是抿着嘴笑,她佩服着牵藤姐,笑容里都是服气。她们整理好,用驱蚊香氛水朝房间角角落落都喷洒了一回,关上门。

小宝一家人正围在一张大桌前,吃饭。饭桌上坐了一家子,老少三辈人。家常饭菜也是晚宴,荤素凉菜盛在各色的小菜碟里,酒,酒杯,砂锅煲汤另搁在竹片上。餐桌上,每个人的一套餐具,碟子、筷夹、汤碗、饭碗,餐椅前铺排着餐巾。连小宝也有一张餐椅,高高地,人搁在里头,被圈起来,面前有小桌板,搁饭碗。牵藤笑咪咪地将钥匙亲手交回给女主人。小宝妈妈端着一只碗,舀饭往小宝嘴巴里喂,母子俩都围着兜兜,桌面上,地板上都抛洒着饭粒,她头也不抬地接过钥匙,装进兜里。这家的男人,也都是不和佣人招呼的。只有奶奶,好心地挽留牵藤也上桌一起吃—–都这么晚了,一个人也是要吃的,不是么?

牵藤哈哈地爽朗地笑着摆手,又嘱咐荷荷听话,哈哈笑着告辞出了门,她看见荷荷坐到奶奶身边,姿态怯怯地,生怕出错地,拿起一双筷子,端起了饭碗。

外头的天黑下来了,麒麟峪的房舍里,四处都点燃了灯。风从梧桐山背后浩浩荡荡地翻卷过来,满山的草木,林荫道上的花木,在风里飒飒作响,翻成涛声。牵藤汗涔涔地站在风口里,她嗅得到风里带着海盐的气息,新鲜的、泛咸的.海风的气味是刚刚炒过的黄金的气味,浩浩的、凉凉的、透透的吹拂着人,若是乡间,这样的一场好南风在盛夏,是最叫人欢喜的。炊烟袅袅里,等着大人从田里回来。灶锅里的绿豆粥,下午就熬起,夜风里粥面起了一层膜,她期望大人快点吃,夜快点深,村庄睡着了她的夜世界就登场了,谷场上云集着村子里的年轻人,邻村的年轻人,那时候她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的男人,其实是谷场上的小伙子之中最不声不响的那一个,但他会吹笛子,笛声在玉一样的月光下,他有一双晶晶亮的黑眼睛……她走在风里,闻得到的是自己的汗垢气息,觉着饥肠辘辘的饿。

夜色里,花雨漫天的灯火城池,牵藤熟悉夜色里的深蓝大道,一如熟悉晨光里的这条长街。她在天桥下的小摊上买了一点吃食,这城市的路边摊从来都是膏腴丰足的,烤红薯、煮玉米、炸臭豆腐、烙葱油饼,韭菜盒子,西北牛肉面,沙县小吃店的蒸饺、拌面,麻辣烫小摊的水煮,都是三五块钱就吃得饱,吃得香的。夜色里灯火明亮一如白昼,那些推车的档口,是牵藤所熟知的。她坐在小桌边,歇一歇脚,吃上一碗麻辣凉皮,一串辣极了的烤韭菜或一个鸡翅膀。喝一杯冰凉甘甜的甘蔗汁。(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圣荷西州立大学江宇应教授(Dr. William Jiang),学识渊博,见解独特,精通英文和西班牙文,拥有4个美国名校硕士学位与1个博士学位。他建立了大学入学辅导机构──长春藤指导(The Ivy Advisor),将自己积累多年大学入学辅导知识和经验传授出来,帮助众多华人子弟考入理想大学。
  • 【本报讯】应亚特兰大华人笔会的邀请,美国华裔女作家陈谦将于2013年6月底访问亚城。6月29日(星期六)下午2点半,将在北部的Johns Creek市的OCEE图书馆举行演讲会。
  • 毛泽东在垂暮之际曾一再自况道,其大意是:俺今生干了两件大事,一件是把蒋介石赶到了台湾;一件是搞了文化大革命。
  • 近日,姜戎小说《狼图腾》改编的电影《狼图腾》票房已经破亿,此前有关原著小说的争议再度被提及。蒙古族作家郭雪波表示,狼从来不是蒙古人的图腾,宣扬狼精神是反人类的法西斯思想。
  • 笔者接待了一双当事人,分别是以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在狱已经关押八年之久的许某的妻子和张某的女儿。研究了她们交来的十余斤重资料,一、二审判决、裁定,公检法各阶段的证据,惊讶感慨。案情并不复杂,证据繁杂是为了掩盖事情的本质,一、二审判决各30000余字,写得比莫言的中篇小说要长,是为了涂抹出漫天乌云,让你分不出东南西北,不明白者甚至认为两位审判员可做大作家。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林荫道两端的公寓楼,静静地泊在晨光里。牵藤笑咪咪地和楼门保安道过早安,就上了电梯。这是她一天里的第一个笑容,那种带点羞涩、拘谨,脸红红的笑容。一个得体的家政工的笑容。
  • 据说这是家乡的风俗,新娘第一次上婆家要跑得快,今后这个家才发得快。 我们家的宴席是摆在院坝里的,叫做坝坝宴。
  • 地里的禾苗干得成了柴禾,一根火柴就能把地里的庄稼烧得干干净净。我们家乡的姑娘长大了都想嫁到山外去,那里自然条件好,劳动轻松还吃得饱饭。
  • 事情过了一个月,我才知道,不是区上没有通知我,而是我的大学名额下到公社时,被人替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