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九十五)简易

作者:梅花一点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

流浪者流浪何方?或许再简单不过了,就是跟着感觉走。感觉在哪儿?或许就在心里,或许就在不经意里,或许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反正流浪者的流浪一直都在四处招摇,却没有招来任何值得在意的追逐和渴求。流浪者几乎是百无聊赖的成就着继续的流浪。

在纷纷扰扰的红尘滚滚里,世间炎凉没有留下任何简单明了的因缘,复杂的常态不断的搅扰着自以为拥有答案的高傲者和懒惰者。即使天真的情结飞翔在小天使的翅膀上,也不会把人世的污浊点染了多少欢乐和纯洁。再简单再容易的事情,莫过于流浪者继续不断的流浪步伐而已,能够增加或许还有蚂蚁们的忙忙碌碌吧。

世间一切,不仅迷雾重重,也如迷宫般四通八达,何来简易的大道理呢?时间的流转,变化着万物的各类新面孔,未知一直在未来的某天继续着自己的发现或者发掘。怎么样的简易才能在世间真正的立足呢?寻不到的简简单单,就这样容易的发生着么?一切不变的都在变化着,流浪者该怎么掌握这样的世事无常?

复杂也罢,无常也罢,再怎么简易都没有露面的机会。谁能有这样的洪力,谁能有这样的意志,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星系的一个摆尾,地球也不知道被抛到哪儿了?粒子的闪灭,瞬间的生死好似无所知其踪影,难道也不够简单明了的说明着世间复杂无常的起源么?正话反说,流浪者的心绪摇摆着流浪者自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的么?

大道至简至易,直指人心。行者们唯有依此主神所赐洪福,再达人世唤起世人的正念,一念之间,举手之际,慈悲救度无量,济世于正道。@*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流浪的困苦,乞讨的艰辛,无法阻止流浪者的前行步伐,疲倦到了天涯海角也依然沦落为一无所有的孤单。然而也总是有发生例外的情况,流浪者休憩而倚靠的苹果树会砸来一颗苹果,让流浪者减省了半日的乞讨,就像偶遇山泉的涌出而滋润了旅行的干渴。
  • 人类不仅要清扫垃圾,大自然也会巧妙的自我设计了清扫垃圾的一切方式,使得流浪蚂蚁们的忙忙碌碌并非可有可无,反而也是识别风卷残云的晴雨变换标识。
  • 窗口的张望,在很多方式里,难道除了眼睛,怎么会没有鼻子、耳朵、口、手、皮肤一起共同来四处张望呢?
  • 回收站的肮脏和肥沃,如同莲藕的生长之地,最污秽之地的魔炼反而锻造了一朵朵灿烂圣洁的莲花。这个不是比喻,是行者们真实而遥远恒古的助师征伐,在层层诸神眼里认为不可能的事却在实现着,实现着圣莲们的纯正芬芳沁香布满寰宇。
  • 一曲《高山流水》的空灵玄妙,是用什么办法打开了一幅幅神境般山山水水的意韵?习练到底运营着怎么样的法则,在神妙莫测的古往今来穿梭着技能的变化,连真真假假也能出现在人为的幻化挥手之间么?
  • 心的认可只在自以为的自己之中,至于这样的“我”算不算真正的自我仍然有诸多的疑问,流浪者之所以不停的流浪或许也与此相关。有了这样的自我中心,中土的世界就浮现在世人本来就浑浑沌沌的视野之中来了。
  • 旋转的流浪者会把自己弄得晕头转向,失去了方向感和稳定的步伐。不管流浪到哪儿,不管经历了什么,不管是否开心快乐,也不管是否悲伤忧郁,流浪者只能在自己的流浪里旋转,没有逃避的办法,只能踏实的步伐。
  • 乞讨帽子搜集到的硬币,是多是少,都无法明确叫花子是否继续明天的乞讨,难道千万富翁都不会去向别人乞讨么?流浪者的步伐到底行走了多少步,或许来不及计算了,然而大致的里程还是有个大致的数据,流浪者的浪迹天涯能遥远到何处呢?
  • 行者们排除了自身的杂念,破识着世俗凡间的真真假假,重新来锻造人类的新纪元,在正念正行里展示出纯正圣光的神韵和意境。
  • 轮回之中,过客如烟云,不论是转生荒凉还是投胎繁华,恩恩怨怨也会转换成为今生的爱恨情仇,生命出世的意愿毕竟还是在交换着某种冥冥的机遇吗?流浪者心灵品质的诞生,为什么一直没有得到交换的可能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