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屋(4)

当一个人宣称自己和上帝共度了整个周末,而且还是在一栋山间小屋里,有谁不会感到怀疑呢?这就是《小屋》的故事。
作者:威廉·保罗·杨(加拿大)

威严的格拉斯哥市政厅(天瑞/大纪元)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接续前文

◎5 猜猜谁来晚餐

转了几个弯后,他跌跌撞撞走出林间,来到一片空地。在远端的斜坡下,他再度看见了──小屋。他站立凝视,胃中一股搅动翻腾。

表面上看来,除了冬天剥除落叶乔木的树叶、四周覆盖着白皙的雪毯外,一切似乎依旧如昔。小屋本身看来死寂空洞,但当他注视着它时,它似乎立刻变成一张邪恶的脸孔,像某种恶魔的鬼脸般扭曲着回瞪他,向他挑衅。

麦肯无视于心中逐渐扩大的恐慌感,决意走完最后几百码,拾级走上门廊。

上回站在这道门前的记忆和惨状像潮水般涌至,他几经犹豫才将门推开。

“哈啰?”他叫了一声,但声音不大。

他清清喉咙再叫一次,这次大声了些。

“哈啰,有人在吗?”他的声音在空荡的屋内产生回音。

他感觉胆子稍壮,便整个人跨过门槛,然后停住。

就在他的眼睛渐渐适应幽暗后,他开始借着破窗筛入的午后光线辨别室内的细节。他踏入客厅,认出破旧的桌椅,当他的眼光移到自己不忍观看的地方时,难过得无法自已。

即使过了这几年,在找到蜜思洋装的火炉边,褪色的血​​迹在木头地板上仍清晰可见。

“对不起,亲爱的。”眼泪开始涌上他的眼眶。

终究他的心还是像洪流般爆发,释放出压抑已久的愤怒,从情绪的崎岖峡谷中冲刷而下。他举目望天,开始尖声叫出他椎心刺骨的问题:

“为什么?祢为什么让这种事发生?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有那么多地方可以见祢──为什么是这里?杀了我的宝贝还不够吗?祢就一定要这样捉弄我吗?”

在一阵盲目的愤恨下,麦肯抓起最近的椅子往窗户上砸,椅子裂成碎片。他捡起椅子的一脚,开始竭尽所能地破坏。他口中发出绝望又狂怒的呻吟与呜咽声,一边将自己的愤恨怒掷到这个烂地方。

“我恨你!”

狂乱之下,他猛烈地发泄怒气,直到筋疲力竭为止。

在绝望与被击溃的感觉中,麦肯瘫坐在血迹旁边的地板上。他轻触那片血迹。他的蜜思只剩下这个了。当他躺在她身边时,他的手指温柔划过褪色血迹的边缘,轻声低语着:
“蜜思,爸爸对不起你!我不能保护你,我找不到你,我对不起你!”

即使已经筋疲力竭,他的怒气仍翻腾不休,他再次把矛头指向冷漠的上帝,他幻想上帝就在小屋屋顶上方的某处。 “上帝,你甚至不让我们找到她,将她好好埋了。难道那要求算过分吗?”

随着各种混杂的情绪慢慢退去,痛苦取代了他的怒气,一波新的悲伤开始融入他的困惑中。

“所以祢在哪里?我以为祢想在这里见我。那好,我在这里,上帝。那祢呢?祢根本不见影子!我需要祢的时候,祢一直都不在──我小的时候祢不在,我失去蜜思的时候祢不在。现在也不在!祢算哪门子的‘老爹’!”他口出恶言。

麦肯静静坐在原处。那地方的空无侵蚀着他的灵魂。他那一堆混乱的无解问题和无的放矢的控诉都与他一起落在地板上,然后慢慢流失到一个寂凉的坑洞中。巨恸紧紧围住他,他几乎要欢迎这种窒息的感觉了。这种痛苦他知道,他和这种痛很熟,几乎像是朋友。

麦肯可以感觉到背后的枪,一种诱人的寒意紧贴着他的皮肤。

他抽出枪,不晓得自己该怎么办。

喔,不再关心,不再感到痛苦,不再有任何感觉。自杀?此时这个选项简直太吸引人了。

他心想:“那就容易多了,不再有眼泪,不再有痛苦……”

他几乎可以看见一道黑色缺口从他注视的那把枪后的地板上裂开,那黑暗吸走了他心中最后一丁点希望。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那么自杀会是对上帝的一记反击。

屋外的云已散开,一道日光突然洒入室内,正好刺入他的绝望核心。但……

小娜该怎么办?还有贾许或凯特或泰勒和强该怎么办?

他虽然渴望停止心中的痛,却知道不能再增添他们的伤痛。

情绪耗尽的麦肯恍惚地坐着,在枪的触感中衡量自己的选择。

一道寒冷的微风拂过脸庞,有部分的他想就此躺下冻死算了,他是如此疲惫不堪。

他往后面的墙上一靠,揉揉疲惫的双眼。他闭上眼睛,同时喃喃说着:“我爱你,蜜思。我好想你。”不久便毫不费力地沉沉入睡。

或许只过了几分钟,麦肯便猛地惊醒。他很讶异自己竟然睡着了,便快速起身,把枪塞回后面的腰带,将怒气塞回灵魂的最深处,朝门口走去。

“这简直是荒唐!我真是个大白痴!竟然会希望上帝真的关心我、甚至寄纸条给我!”

他抬头望着空荡荡的屋椽。

“我来过了,上帝。”他轻声说道。

“我再也不干这档事了。我已经厌倦了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寻找你。”

他边说边走出屋子。麦肯下定决心这是他最后一次寻找上帝。如果上帝要他,那么上帝必须亲自来找他。
他把手伸进口袋,拿出在信箱里发现的纸条,撕成小碎片,让纸片慢慢从指间洒落,被刚扬起的一阵冷风吹走。他这个疲惫的老人走下前廊,带着沉重的脚步和更沉重的心,开始徒步走回车边。(未完,待续)

——节录自《 小屋》/ 寂寞出版社

责任编辑:杨真

点阅【小说:小屋】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蹬着时髦高跟鞋的顾客摇摇晃晃,佩赫杜非但没有伸手扶她一把,还递了一本《刺猬的优雅》(The Elegance of the Hedgehog)给她。
  • 他回到空荡荡的公寓,拉上门闩。通往书橱后方房间的门依然开着,佩赫杜先生看着房里,看着看着,一九九二年的夏天仿佛从地板上浮现。
  • 但他对蒙塔纳路二十七号住户怀着奇异的感情,知道他们平安无恙,他不知为何觉得比较心安──以低调的方式尽自己的一份心力,用书帮忙他们。除此之外,他留在背景中,做画里的小人影,让生活在前方演出。
  • 以前,房间有窗帘,那边有照片、花和书,一只叫卡斯特的猫睡在沙发上。有烛台,有细语,有斟满的酒杯及音乐。墙上摇曳着影子,一个高大,另一个妩媚动人。这个房里曾经有爱存在。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我正在读拉丁文。我已经读好几天了,未来几天也要继续读下去。补考时间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当掉了。
  • 上星期五晚上,我们拉麦芽糖吃,是我们佛格森楼的舍监请所有没回家过节的同学吃糖。我们一共有二十二个人,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生和乐融融聚在一起。
  • 我已经把你的模样想得差不多了,也觉得挺满意的,可是一想到你的脑袋瓜,我就卡住了。我决定不了你的头发是白的,黑的,还是白黑灰混杂在一起,或者是一根头发也没有的秃头。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