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酒无名会AA 匿名有必要苦衷

人气 418

【大纪元2017年03月10日讯】英文缩写AA代表聚餐后各自付账,但在美国AA通常指协助酒瘾者纾解问题的戒酒无名会。酒精成瘾被认为可治愈,但需要时间和耐性的疾病,AA以“无名”形式进行有必要的苦衷。

一群人围坐成圈,看来有点宗教仪式氛围。参加者先报名字,说明自己的状况,再谈酗酒对人生的影响。有人说家庭破碎,有人说失去工作,也有人说酒后暴力、一夜情和车祸。参加者什么阶层都有,许多是所谓的“正常人”。离开聚会后,各自回到自己的人生,继续与酒精对抗。

这不是电影剧情场景,而是每天发生的事。“戒酒无名会”(AA)是全球性自愿组织,台湾也有,透过定期聚会协助酗酒者戒酒与纾缓酒瘾,活动匿名进行,会中谈话仍有法律责任,但参加者无须忧虑雇主或同事知道,影响就业。

当酗酒成习者说,“我要去开会了!”听得懂的人总会给予会心微笑和祝福眼神。

酒精成瘾缘由不一,校园饮酒是美国严重的社会问题,酗酒习惯也从青少年一路进入成年。美国国家防止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资料显示,2015年,26.9%的美国18岁以上成年人过去1个月曾过量饮酒,7%过去1整个月过量饮酒.也就是每12人中就有1人有酗酒问题。

压力是酗酒恶化的重要因素。瓦尔加斯(Elizabeth Vargas)曾是美国广播公司(ABC)晚间新闻主播,酗酒让她失去婚姻,几乎丢了工作,严重时,曾在播报前红酒下肚,配音时许多字念不出来。

“羞耻”是酗酒恶化的帮凶,社会多认为酒精过量是涉及道德的行为问题,不是“疾病”。酒瘾患者不喝时是正常人,黄汤下肚就成了另一个人。

瓦尔加斯对抗酒瘾多年,数度出入勒戒所,状况时好时坏,女性和公众人物的身份让她更为焦虑,不过她决心将仍在进行式中的经验公诸世人,让美国社会对酒瘾症有更多了解。

居住在华府,曾在教育部任职的R.H.也有相同问题。他每天都在和酒精的致命吸引力对抗,发作时,总在AA、酒吧和超级市场的酒架之间挣扎。

最糟的状况是他曾酒后驾车肇事,车辆全毁,所幸未有伤亡,警察到场时发现后座还有两箱啤酒,R.H.进了维吉尼亚州拘留所10天。

R.H.长期参加AA聚会,情况好时可两周不碰酒,他竭力不让雇主知道问题。但酗酒严重影响情绪和工作,过多的病假最后让他失业,赋闲在家,掉入酒瘾问题的恶性循环。

R.H.的妻子不离不弃,酒驾肇事终于学到惨痛教训。出狱后,情况大幅改善。他感谢上帝没有让自己愚蠢的行为夺走别人和自己的命。

戒酒无名会有传统或个别方法,在安全的环境里,协助酒瘾者打开心胸,面对问题,离开同温层回到现实世界后,有能量正面看待生活。(转自中央社)

相关新闻
托比麦奎尔坦承曾接受戒酒辅导
酒醉开车 梅尔吉勃逊被判三年缓刑
部落趴趴走 阿嬷倡节酒
经济衰退破产者众 德国创支援团体相互取暖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微视频】巴尔说什么?美联社断章取义下结论
【重播】白宫发言人麦肯纳尼新闻发布会
【横河直播】宾州案上诉最高法 林鲍联手战乔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